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最坏打算

第五百三十一章 最坏打算

  施耐德显然也注意到李继峰的情绪,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话锋一转道:“李老板在担心什么,我大概也能猜到几分。  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请李老板放心,我们海汉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伙伴。如果李老板有安全上的顾虑,我们也很欢迎你举家迁往琼州岛定居,在那里肯定可以得到我们全方位的保护。”

  李继峰干笑道:“在下没什么好顾虑的,只是最近外面的流言蜚语不少,在下有点担心这些市井传闻会影响了贵方的清誉。”

  李继峰可不敢在施耐德面前表现出犹豫不决,首鼠两端的模样,要是让海汉人起了疑心,这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合作关系也未必保得住李家。虽说李家现在的生意已经做得非常大,但其地位也并不是无可替代,为了追求更多的利润,他们目前的主营业务已经从传统项目逐渐转到了和海汉人合作的领域,而想要抱上海汉这条大腿的商家,在广东这边早就排起了长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想着能把李家挤出去,海汉要找一个替代品并不会太难。

  施耐德笑道:“外面有什么风言风语也很正常,毕竟我们谈的生意都是几十上百万两银子的大买卖,觊觎这些财富的人不会少。不过李老板可以放心,只有我们海汉认可的商家,才有资格参与到赚钱大计中来,其他人就算再怎么折腾,呵呵……如今这琼州岛也不是谁都能插一脚进去的地方!”

  李继峰应道:“海汉各位首长的行事,在下自然是很放心的。不知这次的发布会上,首长们可有什么具体的指示?”

  “谈不上什么具体的指示,只是希望你们能够清楚自己的立场,明确态度,到时候能够坚定地站在海汉这一边。”施耐德顿了一顿,才接着说道:“毕竟我们提出这个计划,肯定会出现很多的质疑声……”

  施耐德说到这里拖长了声调,李继峰很识趣地接过话头:“届时在下和关系交好的几家商行会一起出面,力挺贵方的新计划,只要有大把银子砸下去,那些质疑贵方的声音自然就会消散了。”

  “我就喜欢跟李老板你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轻松愉快不费力,说话一点就透,特别省心。”施耐德毫不吝啬地称赞道:“如果和我们打交道的商家都能有李老板这样的觉悟,那我可就真是省心多了!”

  李继峰心想要是谁都能做到我这种地步,那“福瑞丰”还混个屁啊!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外面的各种传闻之多,让他李继峰的心思都已经有些松动了,就更别说那些外围的合作商家了。如果说其中没有人开始打别的主意,李继峰也是决计不信的。海汉人应当是已经察觉到了这种潜在的风险,所以施耐德才会亲自出动,来李家父子落脚的商栈拜访。

  在镇南港这么一个小地方,海汉的大掌柜去造访广东实力最雄厚的大商家,自然是避不过有心人的眼睛,只怕还没等施耐德走出这商栈的大门,港口小镇上就至少有一半的人知道这消息了。就算李继峰什么都都不说,大概也会坐实了“福瑞丰”跟海汉人穿一条裤子的立场。

  即便等到股东大会上李继峰不表明态度主动去澄清某些对海汉不利的传闻,人家也会认为这是“福瑞丰”早就从施耐德这边吃到了定心丸,搞不好李继峰只是为了能独吞更多的股份才保持了暧昧的态度。这种可能性李继峰自己能想到,他当然也知道会有其他人朝着这个方向去想,“福瑞丰”在股东大会上出不出这个头,整个形势都仍然会在海汉人的掌控之中。更何况李继峰也不敢确定,海汉人在找上自己之余,有没有在暗中去联系别家作为候补,自己这边要是一退缩了,说不定就有其他人冒出来抢“福瑞丰”的位子了。

  李家父子三人低眉顺眼地送走了施耐德,回到书房把门一关,李继峰便立刻吩咐道:“老二,你明日便先搭船返回广州,清点一下家产。”

  李魄瞪大了眼睛不解地应道:“父亲这是何意?”

  李继峰道:“海汉人要是拿琼北的土地出来公开招商,这事肯定会传到官府耳中,到时候两边的条件谈得拢还好说,如果谈不拢那就得开战了。你想想,要是大明跟海汉开战,谁会第一个倒霉?”

  拿一群入侵琼州岛的海盗都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大明现在自然也没有能跟海汉人全面开战的能力,顶多就是宣战而已。不过即便是宣战,为了彰显明廷的威严,肯定也还是得砍些脑袋下来比如说一直贴着海汉人大发其财的某些买办阶级,像“福瑞丰”这样尽人皆知的商号,只怕就是第一批打击对象。

  先前李继峰对于海汉在琼州岛事件上的态度还不是很确定,因此只嘱咐两个儿子不要在外谈论此事,但刚才跟施耐德面对面地谈过了之后,李继峰已经从他所说的话语中体会到了隐晦的信息海汉会逐步公开其把控琼州岛局势这件事,而且会通过多种方式来迫使广东官府接受这个现状。

  如果能成功,那么大家就继续跟着海汉人赚钱发财,至于琼州岛应该归属于谁,有资格参与此事的商人们大概都会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一方,而不是讲求什么对朝廷和皇上的忠诚。如果这种努力失败了,那现在跟海汉混得最起劲的这帮人全得倒大霉,说不定就会被官府当成替罪羊来收拾了这帮人每家都是大肥羊,抄家弄出来的银子搞不好可以供广东官府打点朝廷摆平海汉侵占琼州岛这件事的影响了。

  李继峰就算相信海汉人的实力能够扛得住大明的责罚,但他一个商人可扛不住官府的怒火,早点做些应变的准备是很有必要的。李奈的反应比他二哥要来得快一些,已经回过神来:“父亲的意思是,将家产清点后,先转移一部分出去?”

  李继峰点点头道:“先把现银清点出来,留下需要周转的份额,其他的存进海汉银行里去!”

  “可是如果官府找海汉人的麻烦,肯定会连海汉银行一并查封啊!”李魄不解地问道。

  李奈解释道:“二哥,你跟海汉银行交道打得少,对此有所不知。我们存进去的银子,不管去向如何,只要拿着海汉银行开给我们的银票和存折,海汉人就是认账的。哪怕这银子已经被官府给罚没了,我们一样可以去别的地方把银子取出来,官府总没法去三亚查封海汉人的银行吧?”

  “海汉若是不认账怎么办?”李魄还是有些担心自家银子的安全。

  李继峰摆摆手道:“无需担心,海汉人把信誉看得比银子更重要,他们的名声和信誉,又岂是我们家这些银子能买到的东西?若是不认账,那他们在在广东福建推行了几年的流通银票和银行制就统统作废了。孰轻孰重,海汉人会比我们看得更清楚。”

  李魄迟疑道:“光是李家庄银窖里的银子,只怕就有四五十万两之多……”

  “别管多少,现在使不上的银子都尽数存到海汉银行里去!”李继峰没等李魄把话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头:“即便股东大会上需要再向琼州岛那边投钱进去,我们也不用现银了,直接从账上划钱给海汉人就行!”

  李继峰这个决心下得是相当的大,的确是因为目前的形势已经不容他再继续左顾右盼地观望下去了。他现在已经没法再倒向明廷一边,只能选择上到海汉这条船,并且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大明跟海汉真的翻脸宣战,那么李家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连夜卷铺盖跑路,不然恐怕就逃不了一个抄家的下场。

  从当天晚上开始,李家父子落脚的商栈便突然成了镇南港的社交热点,各家商行的老板排着队登门造访。不用多说这些人都是收到风声之后来找李继峰这个“消息灵通人士”打探内幕的,毕竟施耐德那边闭门谢客,唯一的官方消息渠道就只剩下李家这边了。

  李继峰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哭笑不得,心知自己又是被海汉人利用了一把,但偏偏还不能表露出任何的不满情绪。他又不能过多地透露海汉人接下来的打算,因此只好苦口婆心地劝说每一个登门造访的对象,让他们安心回去等待消息。当然仅仅是说点不着边际的话肯定是起不到足够的安抚作用,李继峰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拍着胸脯向众人保证,只要海汉人继续推出招商的项目,“福瑞丰”一定还是会第一个跟上支持,并且投入的资金不会少于过往的任何一次股东招商会。

  李继峰就算相信海汉人的实力能够扛得住大明的责罚,但他一个商人可扛不住官府的怒火,早点做些应变的准备是很有必要的。李奈的反应比他二哥要来得快一些,已经回过神来:“父亲的意思是,将家产清点后,先转移一部分出去?”

  李继峰点点头道:“先把现银清点出来,留下需要周转的份额,其他的存进海汉银行里去!”

  “可是如果官府找海汉人的麻烦,肯定会连海汉银行一并查封啊!”李魄不解地问道。

  李奈解释道:“二哥,你跟海汉银行交道打得少,对此有所不知。我们存进去的银子,不管去向如何,只要拿着海汉银行开给我们的银票和存折,海汉人就是认账的。哪怕这银子已经被官府给罚没了,我们一样可以去别的地方把银子取出来,官府总没法去三亚查封海汉人的银行吧?”

  “海汉若是不认账怎么办?”李魄还是有些担心自家银子的安全。

  李继峰摆摆手道:“无需担心,海汉人把信誉看得比银子更重要,他们的名声和信誉,又岂是我们家这些银子能买到的东西?若是不认账,那他们在在广东福建推行了几年的流通银票和银行制就统统作废了。孰轻孰重,海汉人会比我们看得更清楚。”

  李魄迟疑道:“光是李家庄银窖里的银子,只怕就有四五十万两之多……”

  “别管多少,现在使不上的银子都尽数存到海汉银行里去!”李继峰没等李魄把话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头:“即便股东大会上需要再向琼州岛那边投钱进去,我们也不用现银了,直接从账上划钱给海汉人就行!”

  李继峰这个决心下得是相当的大,的确是因为目前的形势已经不容他再继续左顾右盼地观望下去了。他现在已经没法再倒向明廷一边,只能选择上到海汉这条船,并且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大明跟海汉真的翻脸宣战,那么李家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连夜卷铺盖跑路,不然恐怕就逃不了一个抄家的下场。

  从当天晚上开始,李家父子落脚的商栈便突然成了镇南港的社交热点,各家商行的老板排着队登门造访。不用多说这些人都是收到风声之后来找李继峰这个“消息灵通人士”打探内幕的,毕竟施耐德那边闭门谢客,唯一的官方消息渠道就只剩下李家这边了。

  李继峰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哭笑不得,心知自己又是被海汉人利用了一把,但偏偏还不能表露出任何的不满情绪。他又不能过多地透露海汉人接下来的打算,因此只好苦口婆心地劝说每一个登门造访的对象,让他们安心回去等待消息。当然仅仅是说点不着边际的话肯定是起不到足够的安抚作用,李继峰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拍着胸脯向众人保证,只要海汉人继续推出招商的项目,“福瑞丰”一定还是会第一个跟上支持,并且投入的资金不会少于过往的任何一次股东招商会。...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