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战后压力

第五百二十八章 战后压力

  相较于分散部署在琼北地区的一个步兵团,目前在琼州海峡执行封锁任务的海军混编舰队虽然兵力不如陆军,但其日常军费开支却是要比陆军高多了。  光是两艘旗舰每天的消耗,就相当于的陆军的三分之二还多了,这对于坐镇府城指挥全局的颜楚杰来说,绝非只是签个字就算了事。

  “来人呐!”颜楚杰开口吩咐道:“去把后勤部门的徐毅仁找来。”

  勤务兵领命而去,不多时便带着一名男子回到了颜楚杰办公的地方。这名男子穿着一身迷彩服,而不是现在民团军的灰布军服,只有资格较老的民团军才知道,这种花里胡哨的海汉式军服可是第一批入伍民团军才有幸能拥有的装备,而这批人里面目前还留在民团中服役的,几乎都被提拔为连排一级的军官了。

  徐毅仁便是这群“老兵”中的一个尽管到现在的军龄也仅仅只有三年而已,但在海汉民团中就已经是资格最老的归化民军人了。他也是第一批投军的人当中为数不多几个能识字算数的优等生之一,入伍之后就直接被连部征去做文书工作了。去年顺化战役期间,徐毅仁也跟随大部队出征去了安南,并且很好的地完成了组织后勤辎重运输的任务。战役结束之后,徐毅仁便因其表现被调去了后勤部门任职,目前已经是一团后勤部门的仓储事务主管。这次民团军占领琼北,分别在琼州府城和儋州都设立了军用物资配给中心,而徐毅仁就被分配在府城这边任职。

  “徐毅仁,现在这边的安南精煤还有多少储备?”颜楚杰开门见山地问道。

  徐毅仁连忙应道:“上一批从安南运来的精煤是半月之前,共十四万斤,运抵本地之后海军就直接装走了一半,不过算算日子,大概三五日之内就会回来补煤了。眼下仓库中大约还有不到五万斤煤,昨天团部发来通知,安南的运煤船需要整修维护,大约要十日后才能再次运煤过来了。”

  这些从安南运来的精煤主要的供给对象是两艘混合动力战舰上的蒸汽锅炉,其次还要作为出海舰队在海上做饭烧水的主要燃料。最近海军舰队在琼州海峡出航的密度十分频繁,王汤姆又有意识地要训练主力舰上水手熟悉蒸汽动力推进方式,这燃煤的消耗自然就不是小数字。而陆军的后勤部门也同样是将煤作为了燃料使用,对炊事班而言,这可比烧柴方便多了。因此这十几万斤煤看着不少,用起来却非常快,一次从安南运百十来吨煤过来并不能使用太久。

  当然这问题并非没有办法解决,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多运一些过来。然而安南方面的海船近期都在忙于将数千人的“海盗部队”送回驻地,船期安排上也存在着很大的压力。

  颜楚杰微微点头道:“那现有的燃煤储量,如果照目前的消耗速度,是撑不到下次安南运煤过来了?”

  “至少会有八到十万斤的缺口。”徐毅仁立刻应道。

  “物资供应有出现缺口的风险,怎么后勤部门没有打报告上来?”颜楚杰的语气突然变得肃然起来:“燃煤可是战略物资,供给中断,影响部队作战,这个责任由谁来负?”

  徐毅仁身子一颤,连忙解释道:“卑职知错!只是此事已在三天前与陆军沟通过,让其在下次运煤之前暂时停止使用燃煤,改用干柴。另外也已经从本地收购褐煤,以保证海军军用燃煤的供应。”

  颜楚杰听了这番解释之后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库存的燃煤,全部暂时封存,优先供应给海军使用。安南那边我会让人催一催,让他们尽快运煤过来。行了,你先回去做事吧。”

  打发走了徐毅仁,颜楚杰再看了看桌上王汤姆的申请报告,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丝苦笑。王汤姆一开口就要一千吨煤,然而现在仓库里就几十吨存货,根本无法满足海军的需求。颜楚杰提起笔划掉了报告上关于燃煤的这一行字,然后在后面写下了“供应不足,酌情处理”。

  接着颜楚杰又起草了一封电报,让通讯部门联系大本营,安排货船从胜利港运送一批燃煤过来。虽然琼北地区也有一些小煤矿,但本地出产的褐煤易风化、燃点低、发热量小,又不易储存和长途运输,因此海军也并不喜欢用这种低级煤。而海南岛上只有胜利港的海军物资仓库中才有大量的安南精煤储备,相较于十天后才能出货的黑土港,还是从南边的胜利港运过来比较快,反正那边储备的军用燃煤暂时也派不上用场,倒不如先运到琼北这边来应急了。

  至于王汤姆提出的第二个申请,要求往选定的军港地区派驻工程队,颜楚杰也只能表示很无奈。

  虽然军方已经在开始着手组建自己的专属工程建设部门,但由于总体技术人员的缺乏,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大部分都集中在建设部里,军方要进行大型基建项目的时候也还是只能求助于建设部。而建设部的主要技术力量现在几乎都集中在琼西,参与昌化石碌项目的建设。

  虽然交通线的建设工程已经快要完成,但这条交通线两端的工程量也同样可观,执委会为了能够让琼西的矿业基地早日投产,甚至不惜延迟了对中南半岛几处要害地点的开发。海口军港项目与这些在建工程相比,很难说哪个更重要一些,军方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向执委会继续陈情,申请从建设部调派人手过来实施军港项目。至于能不能成,那就不是颜楚杰单方面能够决定的事情了。

  对于海汉来说,占领琼北地区的战略意义虽然很大,但在此之后所需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可观。海汉固然从中收获了大片的统治区和多达十几万的人口,然而这些资源并不能马上转化为收益,至少也得一年半载之后才会逐渐有所回报。然而在此期间的经费支出和物资消耗却是一天都不会暂停,海汉派驻到新占领区的数千人员,每一天的衣食住行都是要花钱的,何况还有诸如筑路、建港、修桥之类的大量基建工程要在琼北实施。海汉通过各种商贸活动在三年间积攒下来的财富,有相当一部分都得在最近一段时期内砸在琼北了。

  而且这种投入的影响范围还不仅仅只限于海南岛,安南和广东方面同样也受此影响。大量的人员、物资在此期间要来回进行调动,而这样占用海上运力的做法势必会影响到正常的商贸活动。例如为了实现数千人在安南和海南岛之间的转运,安南方面不得不暂停了所有的商业海运,将运力全部投入到人员和物资运输中来。琼北的燃煤供应断档只是其中一例,琼南的工业区也同样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影响,已经逐年减产的木炭作坊又重新开始满负荷运作起来,以此来抵消部分因为煤炭供应不足而造成的负面影响。

  面对如此巨大的投入,执委会当然也在考虑其他的解决方式例如沿用多次,已经充分证明其可用性的集资筹款开发模式。

  11月20日,“琼联发”在香港岛南端的海汉新港召开“崇祯三年股东大会”,所有大大小小的股东即便不能亲自到场,也都派了代表过来参与。

  这次会议之所以放在香港岛,而不是像往年一样放在三亚,是因为近期三亚地区,或者准确地说是整个琼州岛的港口,都暂时对大陆海船封航,非海汉海运部和海军所属的船只,都是只准进不准出,以防止海南岛的真实状况过早泄露出去。考虑到“琼联发”的股东绝大部分都是在大陆定居,于是海汉商务部才会将这次的股东会议放到了珠江口的新港进行。

  从去年10月香港项目启动,到目前正好过去了有一年时间。海港西南侧在原时空名为鸭脷洲的小岛现在已被新港港务管委会命名为“镇南岛”,而这个港口也就顺理成章地被称为了“镇南港”。岛上已经修筑了起了显眼的灰色混凝土炮台,南北两侧各有十五门长身管大口径岸防炮对准了进出港湾的航道口,拱卫着这座新兴的海港小镇。

  由于海南岛战事的需要,原本驻扎在这里的广东舰队大部分都已经南下,只留了两艘“探索级”战船在这里驻扎,不过北边的水师早就不会再来这边巡航,因此倒也没什么外部威胁可言。镇南港这边还驻扎了炮兵和步兵各一个连队,另外还配有五十人的治安警察队伍,对于这么一个常住人口还不到两千的小港口来说,防御力量已经算得上非常可观了。

  镇南港附近被山地包围,平坦的陆地面积比较有限,而且基本都在开发时期就被海汉招揽过来的各家商号给瓜分干净了。因此港湾小镇上几乎全都是一家接着一家的商栈,连片的货仓库房,而少量的本地居民要嘛搬到了镇南岛上的水兵居住区,要嘛就迁到了附近的山坡上由海汉人统一指挥修建的居住区。

  相较于面积狭窄的万山港,能够容纳更多船只进港停泊的镇南港显然更受到广大海商的重视。特别是来往于广东、福建两省之间的海商,都很乐意将这里作为航路中的补给点和货运中转站。

  珠江流域的肇庆、广州、惠州这几个地区的海商,现在都习惯到万山港这里来采购由福建运过来的货物。而福建海商将货物运到这里交易,也可以免去要被朝廷征收的赋税,同样也是十分乐意。因此这里的建成时间虽然不长,但繁荣程度却并不亚于东南沿海地区一些著名的港口。

  而且来往于此的客商都很清楚,这个岛虽然名义上是属于大明的领地,但这镇南港却是海汉人说了算。在海汉人的地盘上做生意,第一不用担心强买强卖受到欺压,第二不用担心有各种诈骗之类的事情发生,第三如果有周转不灵的状况,海汉人是很乐于借钱出来帮忙的。基于这样的一些理由,来到这里的海商们已经并不在乎这个港口的实际归属究竟是海汉还是大明,就算真被海汉占了,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起码赚到口袋里的银子是实实在在地增加了。

  在会议召开之前的两三天时间里,从广东各地赶来的股东和商号代表陆续抵达镇南港。虽然海汉人的临时改期通知有一点仓促,但和海汉有着深度合作的股东们都很清楚,每次股东大会除了报告项目的运作状况之外,还有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分红。镇南港项目从动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正式的运营也快有大半年了,海汉人选了这个时候开股东会,很有可能是这地方已经有了稳定的收益了。

  当然了,按照海汉人办事的风格,除了分红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他们惯常会在股东大会上进行的“惊喜发表”。

  所谓的惊喜发表,就是海汉人在每年的股东大会上都宣布一些新的经营项目,而这些项目往往都超乎了股东们的想象,并且都拥有极好的投资前景。按照海汉商务部部长施耐德的话说,这就是海汉为合作伙伴们准备的一场惊喜和福利,只要成为海汉的商业伙伴,就无需担心生意的前景。而这也成为了海商圈子里广为传播的一个话题,每年到了股东大会举办之前的一段时间,福广两地的大商家们都会暗自猜测海汉人又会拿出什么样的新项目来进行招商。甚至还会有好事者开出彩头,引人下注赌个结果。

  股东们抵达镇南港之后,熟识者自然会互相走动拜访,也会谈及到这次股东大会上极可能出现的“惊喜发表”,各种猜测都是层出不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