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二十二章 说客

第五百二十二章 说客

  从王尊德下令通知海汉出兵,到形势逆转,民团军击退海盗收复琼州岛上失陷的城池,前后不过才半个月时间,但对于一直苦苦等候消息的王尊德来说,却每天都是如坐针毡。  如果琼州岛真的被一群海盗攻占哪怕只是半个岛,王尊德也无法推卸作为两广总督需要承担的责任,到时候卸任都是轻的,搞不好还会被贬职责罚。

  民团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就收复失地,毫无疑问已经超过了王尊德的预期,他本来只期望海汉人能够在府城协防,一直撑到大陆这边完成兵力调集之后赶去增援为止。然而大陆地区的兵力集结并不是那么顺利,截止两天前,王尊德下令调集的军队只有七成到位,兵力尚不足万人,而所需的随军物资则只有五成到位。

  这样的准备状况,王尊德可不敢下令让军队开拔去琼州岛,那边的城池已经丢了,驻军也被打散了,要是一个不小心再把大陆的援军折进去,那就很难再向朝廷隐瞒真相了。

  王尊德心中兴奋,忍不住站起身道:“先派人去琼州岛验证战果是否属实……且慢,海汉人不是有千里传讯之术吗?让他们通知琼州官府,速速将战果统计之后呈报上来!”

  “大人……”刘迁小心翼翼地说道:“海汉人还附有一些建言,望大人能够予以采纳。”

  “说吧,可是讨要官职?待战果清点之后,本官自当上书朝廷,为其请功。大了不敢说,封几个千户,本官还是能办到的。”王尊德捻着胡须,不紧不慢地说道。

  琼州岛乱了这么一通,驻军也不知被打散了多少编制,但战后清算,肯定是有军中将领要出来背锅的。到时候腾几个千户位子出来,安顿海汉人的军头,也是清理之中的事情。反正大明这两百多年在琼州岛上随意册封的民间武装也不是少数了,几乎每个大点的黎苗山寨都有世袭官职,朝廷再封几个头衔给海汉人也不会少块肉说不定还能就此多出一支可加以利用的武装力量。

  刘迁不得不再次提醒道:“大人,那些海汉人……对我朝的官职并无兴趣。”

  “唔……”被刘迁这么一提醒,王尊德也想起海汉人一年前就曾经谢绝过广东官府的册封,要是他们打算讨个官来做,那个时候就已经松口了,不会等到如今这个时候。

  王尊德沉吟道:“莫非是此次作战开销太大,想找朝廷要些补偿?若他们有这个想法,那日后倒是可以在贸易上加以照顾。”

  王尊德所能做到的极限,顶多也就是让海汉以后需要向官府上缴的各种税赋减免一些,变相来给予一些经济上的补贴。至于要让官府从官库中拿钱倒贴民间武装,那肯定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刘迁迟疑道:“钱财方面的事情,其实海汉人也并不是特别计较,这次大人下令在省内调兵,筹集物资,海汉人也捐了五千两银子。卑职认为海汉人花钱并不抠门,他们所提的要求,与钱财并无直接干系。”

  “那到底他们所求何事?”王尊德听到这里也有些纳闷了,一不要官职,二不要钱,这些海汉人不是一向都以精明著称,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路数?

  刘迁应道:“海汉人称这些时日虽然夺回了几处城池,但由于贼寇兵力远胜民团,因此乡间还多有流寇逃窜,而琼州各县的驻军已被打散,一时难有作为。此外海汉民团还有大量伤兵需要就近医治疗养,故海汉人申请能够在遭遇匪灾的各地城池驻军,以进行善后事宜。”

  王尊德想了想,觉得这也是情理之中的要求,便点点头道:“此事可行,不过他们在每座城池内的驻军不得超过两百人,其余人员可在城外驻扎,以免节外生枝。”

  刘迁应了一声,又继续说道:“海汉人还有一个要求,便是要大人以朝廷名义发个告示,让民团在当地能够有权限处理海盗余孽和奸细,并代理地方上的政务。”

  “有很多海盗奸细?”王尊德没有急着表明态度,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刘迁答道:“据海汉人传讯所说,仅在府城之内就抓捕两百余人。若不是他们及时赶到,恐怕就被内应钻了空子开城门放贼寇入城了!

  “贼寇竟然如此猖獗!”王尊德也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儋州、临高、澄迈等地的官府衙门据说都已经毁于战火之中,儋州的黄知州在城破之时便自尽殉国了,而临高、澄迈等地的官员,也都被贼寇掳走,暂时不知下落。这些地方的政务军务,目前都是由海汉人在代管。至于具体的官员缺额情况,估计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有详细结果报上来。”刘迁按照海汉人给他准备好的说辞,一步一步地对王尊德进行着劝说。

  这次海汉人送来战况通报的时候,也没有打着空手来,刘迁在海汉银行的帐号上凭空加了二千两银子,条件就是让他说服王尊德,同意海汉接下来所提出的一些条件。刘迁虽然已经察觉到了海汉人花钱买自己当说客的不轨企图,但前面已经收了好几千两银子,海汉人承诺今后还会有大把的银子,刘迁实在是抵抗不了这样的诱惑。

  何况海汉人还给了他一条后路,如果今后王尊德因为之前的事情迁怒于他,海汉便会保全他全家老小去往琼州岛,接受海汉庇护。

  现在广东有哪些人接受了海汉的庇护,刘迁还是有数的,无一不是省内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而海汉这个庇护可并不是嘴巴上说说而已的,当初番禺李家庄被流寇军围困,连官军都不敢出兵去救,最后还是海汉人出兵解围,原因就是李家早就被纳入了海汉庇护之下。打那之后,海汉人的庇护,就如同是一道咒语,吸引了不少缺乏安全感的大户人家加入到海汉的贸易网络当中。

  既有银子可拿,又有后路可退,刘迁真的找不到一条拒绝海汉人的理由。于是他就收了银票,再次充当了说客的角色。

  本来刘迁认为海汉人的这种措辞未必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但何夕告诉他,这其中的关键便是双方掌握的信息完全不对等。现在琼州岛的一切都在海汉掌控当中,而两广总督唯一所能得到的信息来源却是海汉这边。琼州岛与大陆之间的所有官方信息渠道都已经被海汉封锁,要等到民间渠道慢慢将琼州岛上的状况传到大陆这边,至少也是一两个月之后的事情,而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海汉完成自己的计划了。

  换句话说,王尊德现在所能了解到的信息,只是海汉想让他了解的内容而已,而他能够凭借这些信息作出的决定,也就很难逃脱对海汉有利的方向了,充其量只是有利的程度不同而已。

  刘迁这样说了之后,王尊德果然大为焦虑:“若是地方上没人主持政务,那是万万不可的,你速速拟好文书,让府城先派出人员前往各县临时代为处理,海汉当可派人协助。另外让海汉人赶紧统计官员伤亡状况,也好赶紧上报朝廷,调配人手弥补缺额。”

  何夕在看过总督府发出的公文后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可比我们当初计划的还要顺利多了!王尊德根本就没起什么疑心,还在催着我们赶紧办事!”

  旁边坐着的马力科应道:“王尊德也没办法,这大概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他要想了解实情,除非亲自跑到琼州岛上去看。他要是真敢去,那我们就索性把广东一起给占了!”

  “占了也没办法治理。”何夕笑着摇摇头道:“这次占领的地区,县城最少配置三个人的领导小组,州城五人以上,府城是邱元带了一个工作小组过去,据说总揽整个琼北地区的建设规划。这一口气就从大本营又分出去好几十个人,还仅仅就是一个琼州岛而已。要占广东,那估计很多地方都只能交给明人自己打理,执委会能放得下这个心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马力科点点头对何夕的看法表示赞同:“归化民干部现在虽然也培养了不少,但多数只能照章办事,能独挡一面的人还是太少。上次回三亚开会,我跟陶总也讨论过这个干部储备的问题,他认为起码还要两到三年的时间,巩固好我们在琼州岛的统治,完成基层归化民干部的储备,才能继续向外扩张。”

  “两三年能走完这几步就算不错了。”何夕盘算道:“打完琼北之后,怎么把岛上这二十多万人口全部变成归化民,就是执委会要头疼的事情了。这事说难不难,但说简单也不简单,短时间内肯定是完不了这项工作。”

  “这事暂时也轮不到我们来头疼,还是先把手头的事情办好吧,赶紧给大本营发电报,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马力科起身道:“这个时候,我也得出去放放风了。”

  马力科所谓的放风,也是后续计划的一部分。琼州岛出了这么大的事,数个州县被攻破,当地的官府被捣毁,大量官员不知去向,广东官方对于这种状况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等局势平静下来,广东这边肯定要选派一批官员去琼州岛上填补空缺职位。而选派哪些人去,这对于海汉在琼州岛的统治肯定会有很直接的影响,因此驻广办可不会坐视机会错过,而是要主动出击,由马力科出面向一些选定的大户通气吹风,让他们背后的官员能够早点开动起来,抢占先机。

  驻广办提前选定的人,自然都是与海汉利益密切相关的既得利益者,这些人即便是拿到朝廷吏部补缺的调令去琼州岛上任,海汉这边想要控制他们也会更为容易一些。

  而正如何夕所预料的那样,大本营在接到驻广办发回的电报之后并没有轻松多少,执委会反倒是为此连续召开了两晚的会议,讨论接下来在琼北地区的策略。

  其实大的方向早在行动之前就已经确定,无非就是控制军政大权,逐步吸纳当地民众进入海汉体系。当然这些工作在攻打琼北之前就已经在进行,现在只不过是把台面下的手段公开化,以加快海汉制度推广的速度。

  但就算是大的目标一致,也仍然还是会有不少的分歧产生,比如琼北各个城池是保持现有的社会制度,还是立刻就在当地开始推广海汉的这套制度,其实还是有不同的意见存在。

  赞成者认为目前就应该趁热打铁,趁着民心朝向海汉的时候,尽快完成当地的政权交接,让民众能够早点开始适应海汉的社会制度。而反对者则认为过于急躁的操作方式会让民众感到不安,甚至有可能会激起民变特别是考虑到琼北地区有大量的地主阶级,冒然在当地推行海汉这套土地公有制,肯定会遇到很大的压力。虽说有海汉民团的部队在北方坐镇,要对付普通的地主武装轻而易举,但执委会并不愿意在已经取得控制权的区域内再搞大规模的武装镇压。

  最后经过讨论,在琼北的制度推广还是要分两步走。

  赞成者认为目前就应该趁热打铁,趁着民心朝向海汉的时候,尽快完成当地的政权交接,让民众能够早点开始适应海汉的社会制度。而反对者则认为过于急躁的操作方式会让民众感到不安,甚至有可能会激起民变特别是考虑到琼北地区有大量的地主阶级,冒然在当地推行海汉这套土地公有制,肯定会遇到很大的压力。虽说有海汉民团的部队在北方坐镇,要对付普通的地主武装轻而易举,但执委会并不愿意在已经取得控制权的区域内再搞大规模的武装镇压。

  最后经过讨论,在琼北的制度推广还是要分两步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