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二十章 占领府城

第五百二十章 占领府城

  “看样子我们来得太快了,这府城的压力还不够大啊!”望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王汤姆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而他们的任务,便是在今晚完全取得琼州府城的军事控制权。

  晚八点,按照预定的时间,城内各处的民团军开始同时发动,用“清除海盗奸细”的名义,要求所有卫所军立刻解除武装,听候安排。卫所军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刚刚还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民团军突然就齐刷刷地把枪口指向了自己,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只有极少数人意识到了民团军这么做的用意,试图要进行反抗,然而立刻就被民团军以“奸细”的罪名进行了镇压。

  提前安插在卫所军里的带路党,此时便开始带节奏了:“海盗从儋州一路打过来,府城这边居然连预警都没有收到,果然是有内应!”“什么!我堂堂大明卫所军中出了一个叛徒!”“刘二蛋啊刘二蛋,想不到你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居然也背叛了朝廷!”

  对于信息掌握量完全不平衡的两方来说,弱势的一方很容易就会被另一方有意识散布的信息给带偏。对海盗缺乏了解的卫所军便是如此,只要有少数人在中间带一带节奏,立刻就有很多盲目跟风的人附和起来。而海汉民团这种强行解除武装的举动,也并没有引发出大的冲突,带头反抗的人被镇压之后,剩下的人基本上都选择了顺从。

  钱天敦和颜楚杰分别坐镇城南和城北,指挥当晚的行动。城门和交通要道的武装清剿都比较顺利,卫所军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抵抗,民团这边甚至都没有开过枪,就很能顺利地拿下了三处城门和南北、东西两条贯穿城区的大道。

  但在清理城北的各处衙门时,民团军终于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麻烦,不得不动用了武力,击溃了试图反抗的一伙明军。而当听到枪声的官员们试图查明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被民团军在无声无息中实施了软禁,连自家院子都出不去了。

  民团军彻夜未停,城里的民众一整夜都听到民团军的脚步声在街上来来去去,间或还有一阵一阵的枪声传来,许多人都是缩在被窝里吓得整夜未眠,唯恐下一刻就被外面的乱兵冲进自己家中。

  清剿行动一直持续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才告一段落,红着眼睛王汤姆和颜楚杰在城中间的一家酒楼里碰面,吃个早饭顺便通报一下昨晚的行动结果。

  “算你运气好,抽到城南了,城北这帮孙子折腾了整整一夜!”颜楚杰慢条斯理地撑了一个懒腰,很是忿忿地说道:“我这边一晚上抓了两百多人,城北的牢房都塞不下了,只能临时征了一个院子,先把人关起来。”

  王汤姆笑道:“你别嫌麻烦,你们陆军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昨晚我抽空看了看钱天敦送过来的报告,光是府城周边方圆这百十来里,大大小小的地主就有两三百户,等回头清查土地才有得你叫苦的时候!”

  “谁说不是啊!”一向以坚毅果敢著称的颜楚杰脸上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到时候征地必定会起很多纠纷,一出事就得我们民团出面镇压,这差事可不太好干……先不说这个,现在府城这边已经基本控制住了,我看今天就可以跟钱天敦那边联系,开始逐步移交控制区。”

  王汤姆点点头道:“那我回头就联系他那边。抓起来那些本地的官员怎么办?”

  颜楚杰道:“按照执委会的安排,基层的办事人员全部暂时留用,至于掌印的大官……回头就安排押送他们去江边,交给你的人了。”

  按照事前的计划,在对琼州府城实现了控制之后,民团军将要把这里的高级官员全部先集中起来,秘密送去三亚那边进行囚禁,以防止他们在这边就地组织起某些反抗举措。至于这些人会被囚禁多长时间,那就要视他们的思想改造进展和海汉与大明之间大的局势走向而定了。

  而海军的作战任务,到这个时候也算是告一段落,虽然接下来他们还得继续保持对琼州海峡的封锁,但军方认为广东方面在短时间内并没有派出大批战船来琼州岛的可能。不过王汤姆打算趁着这个难道的机会,在琼州海峡里举行军事演习,好好演练一下舰队的协同作战能力。

  在10月20至23日期间,民团军共有近三千人的部队进驻到琼州府城内外,并进行了多次的“全城清剿海盗奸细”的活动,前后有五十余人在这几天的清剿当中丧生当然这其中并没有海汉民团的人,基本上都是试图反抗的大明军中人员。

  在城内的民众还不太明白事态走向的时候,数十名本地高官已经被秘密押解出城,送上了停在南渡江上的帆船,然后一路送去三亚了。而琼州府城的控制权也就彻底易主,从大明换成了海汉。在接连进行了三天的封城令之后,城内的民众终于可以自由地走上街头,看一看海汉民团所张贴的安民告示。

  府衙门口,一群民众正围观墙上贴出来的安民告示,一名书生站在最前面,摇头晃脑地念道:“……为平定匪乱,现琼州府城之治安管辖权暂由海汉民团代管,一应民政事务,皆由府城临时管理委员会承担……”

  人群中有人出声问道:“这个临时管理委员会是个什么衙门?怎么以前没听过?”

  有人低声解释道:“这管理委员会,乃是海汉人创的衙门,他们的港口码头,都是由这个衙门进行管理,权力大着呢!”

  又有人问道:“那这府城现在是大明做主,还是海汉做主?”

  这问题问出来,一下就没人应声了。这告示上虽然写着由海汉人的新衙门暂时代管本地政务,但下面盖着的大印依然是琼州知府,谁也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妄言前几天城里可是抓了不少人,谁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是真奸细,有多少是因为说错了话。

  不过问话的人显然不打算就此罢休,见周围没人应声,便自顾自地说道:“海汉人管的地方,人人都衣食无忧,也不用担心海盗打过来,我看比大明管着要好多了!要是这地方被海汉给接管了,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类似这种在围观人群中带节奏的人,几乎在每处告示张贴点都有。执委会对于占领后的宣传工作极为重视,为此专门开了好几次的筹备会,并且从各个部门抽调精干人员协同行动。执委会的要求是在占领北部地区之后的很短时间内,能够让民间对海汉的看法趋向于正面。特别是对海汉取代大明,在北部地区实施管理权限这件事,执委会希望能够以尽可能平静的方式让民众去接受现实。

  这件事进行起来自然不太容易,所以海汉必须要安插大量的喉舌在民间,利用这些伪装成普通百姓的人来发声影响周围的民众。这种比较原始的水军能够取得多大的效果,执委会没人敢打包票,但这无疑是影响民意的最佳手段之一,而且成本极低,操作起来也没有什么技术门坎。

  人群中有人出声问道:“这个临时管理委员会是个什么衙门?怎么以前没听过?”

  有人低声解释道:“这管理委员会,乃是海汉人创的衙门,他们的港口码头,都是由这个衙门进行管理,权力大着呢!”

  又有人问道:“那这府城现在是大明做主,还是海汉做主?”

  这问题问出来,一下就没人应声了。这告示上虽然写着由海汉人的新衙门暂时代管本地政务,但下面盖着的大印依然是琼州知府,谁也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妄言前几天城里可是抓了不少人,谁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是真奸细,有多少是因为说错了话。

  不过问话的人显然不打算就此罢休,见周围没人应声,便自顾自地说道:“海汉人管的地方,人人都衣食无忧,也不用担心海盗打过来,我看比大明管着要好多了!要是这地方被海汉给接管了,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类似这种在围观人群中带节奏的人,几乎在每处告示张贴点都有。执委会对于占领后的宣传工作极为重视,为此专门开了好几次的筹备会,并且从各个部门抽调精干人员协同行动。执委会的要求是在占领北部地区之后的很短时间内,能够让民间对海汉的看法趋向于正面。特别是对海汉取代大明,在北部地区实施管理权限这件事,执委会希望能够以尽可能平静的方式让民众去接受现实。

  这件事进行起来自然不太容易,所以海汉必须要安插大量的喉舌在民间,利用这些伪装成普通百姓的人来发声影响周围的民众。这种比较原始的水军能够取得多大的效果,执委会没人敢打包票,但这无疑是影响民意的最佳手段之一,而且成本极低,操作起来也没有什么技术门坎。...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