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兵临城下

第五百一十七章 兵临城下

  尽管着火之后联军部队迅速进行了扑救,但事后的清点发现县衙里的各种文史资料和档案还是被烧掉了三分之二。  剩下的部分大多也被扑火时泼进去的水浇了个透,还能派上用场的比例着实不多了。

  郑廷在查看过火场之后也只能自认倒霉,让人将阵亡的士兵尸骨收敛了,至于该如何向钱天敦交差,这个锅只能推给被抓获的澄迈知县等人来背了。郑廷还特地叮嘱了看守俘虏的士兵,不要对其过多施虐,免得逼死了元凶就没人背锅了。

  郑廷这支部队在澄迈县城过了一夜,留下了三百人看守城池,剩下的部队便出城向着东北方向的琼州府城继续推进。而此时从临高县乘船出海的大部队,已经于一天之前在琼州府城西北海岸登陆。

  十天之内组织联军连续进行两次大规模登陆,不论是对参战部队的体力,还是对各个部队和运输部门之间的协同能力,都是一次极大的考验。

  钱天敦骑在一匹深棕色的战马上,静静地看着正在海岸上整队集合的部队。几门沉重的攻城炮陷在了海滩上,辎重部队正用木板和草垫铺设一条通道,然后试图用畜力将这几门炮拉出来。这个时候儋州失陷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了府城,而攻城部队想要拿下这个目标,有可能会采取强攻的手段,口径巨大的攻城炮也正是为此准备的。

  到目前为止,燎原计划执行得还算是比较顺利,从儋州向西一路推进的过程中并没有遭遇到比较像样的抵抗,一州两县三场战斗,都是在半天之内就拿下,以极低的伤亡率,俘获了超过一千五百人,并对这大小三座城池都完成了实际控制。

  至于那些散布于城池周围的农庄、村落,联军并没有急于去作清剿,他们的任务就是拿下琼州岛北部的主要的战略节点,至于这些地盘的全面清理工作,未来将由海汉民团接手之后再来进行。

  琼州岛北部的土地所有状况远比南部复杂,这边的人口密度和耕地开发程度都远远超过了以前地广人稀的南部,海汉执委会要在北部推行土地公有制,势必会遭遇比南部激烈得多的反对和抵抗。因此联军在快速推进期间并不理会主要城池之外的聚居地,而是把这些麻烦都留给了将来负责接盘的部门。

  “去通讯排问一下,海军那边有什么最新的消息?”钱天敦下令道。目前伪装成海盗的一支海军舰队正游弋在琼州海峡,对琼州府城附近的海岸线进行封锁。

  很快海军的回复就送到了钱天敦手上,海军在过去的两天中,已经截获从琼州府城出发前往大陆方向的船只十二艘,其中九艘是商船或民船,而另外三艘则是前段时间剿灭水师中留在水寨没有出战的小型战船。这几艘船去往大陆的目的,自然就是为了告急求援了。

  琼州的驻军有几斤几两,外人或许不清楚,但琼州府城的高官们心里还是有数的。儋州城失陷的消息传到府城这边之后,立刻就炸了锅。虽说在此之前的一两个月中就已经有消息称海盗会攻打琼州岛,但官方并没有把这种民间传闻当中预警来看待,也没有进行什么相应的准备,但前些日子派出去的那支舰队迟迟没有消息,已经让官员们越来越感到不安了。

  数千海盗偷袭儋州城,而且仅仅半天就拿下了城池,儋州大小官员数十人,竟无一人逃出来。而海盗攻下儋州之后并没有急于洗劫城池,而是继续向东推进,丝毫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从这只言片语的消息当中,其实也可以解读出不少的信息了。

  首先府城这边派出去剿匪的那支舰队很可能已经是凶多吉少海盗既然有足够的运输力投送数千人在儋州湾登陆,那么其船队规模肯定是远远大于水师的舰队了,而他们在水师出发多日之后才向儋州投送兵力,那水师应该就没有在海上错过他们的可能性,换句话说,这伙海盗极有可能是先打败了大明水师,之后才在儋州实施了登陆计划。

  其次海盗登陆后只用半天就拿下儋州城池,除了说明其战力可怕之外,同时也表明了这并不是毫无准备的突袭,能够数千人渡海而来,行军二十里之后立刻攻打一座坚城,只要用脑子想想就明白这绝对是筹划许久的一次行动,而非这伙海盗的一时兴起。

  第三,海盗没有在儋州停下来洗劫,而是继续往东推进,这也正好印证了传闻中海盗是想攻占琼州岛的说法。而从儋州往东推进,最大的一个目标毫无疑问就是府城了。要占领琼州岛,这里肯定是必攻之地,而在儋州与府城之间,根本就没什么像样的防御据点可言,甚至连拖慢他们推进速度的机会都没有。如果对方真的安了心要攻打府城,两地间相距两百里,推进到府城附近也就是几天的事情了。

  因此府城这边在进行备战的同时,也派出了信使前往广州求援。不过这种求援手段显然很难避开海汉的耳目,这边刚刚出南渡江,那边海上的舰队就已经得到了电报通知,单独出海的船想要逃脱有准备的拦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参谋部所制定的作战计划可并不是一味的拦截,而是要通过拦截为海汉后续所要采用的手段制造出足够的紧张气氛。钱天敦在看过海军的报告之后,便又下令道:“通知海军的人,可以松口子了。”

  松口子并不是放任府城这边的达官显贵乘船逃往大陆,而是让府城派出的信使有机会能够把琼州岛遭受海盗攻击的消息送到广州,然后以此来为海汉下一步的军事介入制造舆论基础。

  而军委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也并没有打算一上来就要强攻府城,毕竟这里是琼州治所,同时也是目前琼州岛北部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把这地方打烂了,最终还是得自己花钱来重建,那样实在太不划算。如果可能的话,军委希望能够以一种和平的方式来接收这座城市。

  这并非不可能的任务,参谋部早就对此有了全盘计划,至于最后能不能实现,很大程度上还得看各个部门的协同配合能力了。如果实在行不通,那就只能指望费了不少劲运到这里的近二十门攻城炮教做人了。

  10月11日,联军大部队推进到琼州府城以西十里处,并在这里会合了匆匆从澄迈县赶来的郑廷部队。而琼州府城的驻军也并没有坐以待毙,由一名参将率领了两千人的部队,来到城外准备接战。

  然而按照参谋部的作战计划,钱天敦率领的联军并没有快速扫荡府城驻军的这个任务,准确地说,联军的任务其实是围困府城,为接下来的海汉介入争取更好的条件,而非击溃这里的驻军之后迅速占领府城。

  面对前来邀战的明军,钱天敦的命令显得简短而无情:“用炮火轰走他们就行了。”

  于是联军中的两个炮兵连迅速在阵前展开,架设火炮,装填弹药,后对着一里外还在傻里吧唧看热闹的明军阵营进行了五轮速射。

  在这种距离上,小口径火炮的准头和杀伤力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然而还是给明军造成了一定的伤亡。明军倒是没有因此而马上选择退缩,而是同样推出了自己阵中的火炮,试图要跟对手过一过招。但他们的这个企图立刻就遭受了打击,海汉炮兵阵地上的指挥官用望远镜看到对方也祭出火炮之后,立刻就指挥炮兵集火,用火力密度来弥补精度和杀伤力上的不足。

  仅仅进行了三轮射击,刚刚推上明军前线的一架火炮便被集火的炮弹所击中,飞起来的炮身直接砸死了旁边的两名炮手。尽管明军依然硬着头皮架设了火炮,跟海汉进行了几轮对轰,但显然明军的火炮射程太吃亏,根本就无法给海汉阵营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在零星的炮战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付出了三十多条性命的明军悻悻地选择了后撤。

  钱天敦也没有让麾下的部队继续追杀,现在只需要安排好各部的行军和驻扎地点,然后逐步完成对府城的合围就行了。联军所负责的作战任务,到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完成了九成。钱天敦已经打算坐下来看戏,静观事态发展了。

  但作为联军将领来到这里的郑廷对于海汉的这种安排并不是很理解,很快便找到钱天敦进行询问:“钱将军,此时敌军败退,为何我军不趁胜追击?若是我们此时出动骑兵,衔尾追击下去,说不定可以一举夺下城门,攻入琼州府城!”

  钱天敦摇摇头道:“郑将军,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这府城好打,但光是打下来不够,怎么才能够让大明朝廷承认我们海汉对琼州岛的实际控制,这才是这场战争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我们之前的快攻,现在的慢攻,所有的战术安排,其实都是为了实现这个目的。”

  郑廷不解道:“贵方不愿跟大明闹翻脸,这个道理我是明白的。但这慢攻的打法,如何能够拿下这琼州府城?”

  钱天敦笑着卖关子道:“不用急,慢慢看,过些天就会见分晓了。”

  在接连数次主动进攻都被联军打退之后,明军这边的士气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虽然他们是主动发起攻击的一方,但根本就没办法给对手造成有效伤害,不管是火枪还是火炮,在射程上都差了对手一截。指挥作战的参将甚至让人从城墙上撤下来两门口径更大的火炮,指望用这两门的射程给对手带去一点教训。然而没想到对手的阵中并不仅仅只是有那种打出拳头大小炮弹的小口径炮,而是也有能打出好几里地的重炮,不管是射程还是精度,明军好不容易运到火线上的大将军炮依然是不如对手。

  第二天双方继续再战,经过了一夜休整之后,钱天敦这次派出了安南部队的排枪阵上前接战。之所以排安南军上去打这个头阵,倒不是钱天敦担心自家部队的战损,而是民团军所装备的武器都是短程大威力火枪,在射程上还不如安南军所装备的三亚产老式火绳枪和燧发枪,玩排队枪毙这一套战术,让安南军的部队上去更为适合。

  经过海汉培训出来的安南军仗着手里的火器犀利,迅速就在交战中取得了明显的优势。大明这边虽然也装备有不少火枪,但其比例只占到总体兵力的三成左右,而安南军的火枪兵比例高达七成以上,仅仅是火力密度就不是同一个级别的了。再加上安南军单兵武器具备的性能优势,双方的战损比竟然高达一比八以上。明军军力本来就很有限,自然撑不起这么快的消耗,只交战片刻便鸣金收兵了。

  大概也是意识到了己方在武器和战术上的吃亏,当天下午,明军继续后撤,然后这一撤就没有再停下来,一路撤退进了府城里。

  联军此时在府城以西的兵力,大概只有四千左右,但在占据了战场上的优势之后,钱天敦还是指挥部队,肆无忌惮地对琼州府城进行了合围。

  当然以现有的兵力,真正意义上的四面合围其实是做不到的,基本上也就是在东南西三道城门之外扎下营寨,布置阵地,封锁进出城的通道而已。也好在琼州府城只有三道城门,否则联军这兵力想要围城还真有点捉襟见肘。

  此时参与这场战争的已经远不止联军这几千人马了,随着自西向东的攻势推进,联军在沿途也征发了大量民夫,负责后勤辎重的运输。至于粮食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后勤部门早就为了这场作战准备了足足可供五千人补给两个月的粮草。只要劳动力足够,能保障食品补给从海岸线送到作战地点的补给线就行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