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势如破竹

第五百一十六章 势如破竹

  在打下儋州之后,这里与琼州府城之间就只剩下临高和澄迈两处小县城了,而根据前期侦察摸底的情况来看,这两处县城兵力有限,城防羸弱,对联军来说并不存在太大的威胁。   ..高桥南甚至立了军令状,只要一个小时就能拿下这种防御单薄的小县城。

  摆在联军面前最大的困难当然不是临高县城里那点数量和战斗力都很有限的卫所兵,而是从儋州城到临高县城之间六十里地的距离这段路程几乎是儋州湾白马井码头到儋州城的三倍了。

  要以十七世纪的装备水平,在这个时空堪称原始的交通条件下打一场对机动力要求非常高的闪电战,那的确是有点不切实际。就算钱天敦带的这支队伍经过了长时间的严格训练,但也无法改变机动能力不够的事实。如果要依靠士兵的脚力来连续进行长途奔袭,势必就会大大影响到战斗力。

  钱天敦作为指挥官,自然不会想不到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过他倒是早就有了解决的方案,入城后立刻让人去搜罗城中的牛马,集中起来作为下一步行动的交通工具。当然要把民团这些只受过步兵训练的士兵立刻变成骑兵是不可能的,就算有足够的马匹,也只能骑着慢慢行进。

  商务部门也为此做了相应的准备工作,就在燎原行动发动十天之前,驻儋办和几家大明商行联名从大陆贩运了一批驮马到儋州,说是打算要翻修从儋州经临高、澄迈两县通往府城的官道。为此还在西门外建了一个规模不小的马场,圈养着这几百匹驮马。翻修官道当然不是千里迢迢把这批驮马贩运到儋州的真正目的,钱天敦带的部队到了之后,第一时间就去接收了这批驮马。

  加上从城里四处征集而来的牛马,民团军的机动力总算是有了一定的保障,短途的投送能力也比之前翻了好几倍。至少往东的下一段征途,主力部队不用跑断腿了。

  军委参谋部所制定的作战计划,是以儋州为起点,由西向东沿临高、澄迈平推过去,最后拔掉府城这个最大的据点,完成对北部沿海的实际控制。这个作战计划当中最大的难点倒不是如何攻城拔寨,打败明军,而是如何能够让实施作战任务的安南联军能够在各个战场间实现快速机动,并且保证这几千人的后勤供给能跟得上一线部队的推进速度。而眼下唯一能够利用的交通运载工具,就只有牲畜了。

  入城的民团军临时征用了城中所有的酒楼饭馆,为这数千人的部队制作午饭。当然了,由于目前所扮演的海盗身份,这些吃喝肯定是不会给钱了。不过除此之外,钱天敦还是严令各部,除了明确的抓捕对象之外,不得随意闯入民众家中,更不得随意洗劫、伤害无辜民众。

  当然战乱期间也总会有一些浑水摸鱼的家伙,儋州城也不会例外,在联军进城控制各个城区期间,就抓到了不少乘乱行窃或打劫的家伙,其中竟然还有人不知死活地表示可以跟联军“分账”。  对于这种要钱不要命的家伙,抓到他们的军官也有些哭笑不得。在请示了钱天敦之后,所有试图发战乱财被抓了现行的家伙,被捆成长串押送往海边,等待他们的将是黑土港煤矿漫长的矿工生涯。

  在士兵们用餐期间,钱天敦让人将城内的一些非官方头面人物集中起来,这其中包括本地的商人、书院的大儒,以及一些士绅大户。为了能够保证大部队撤离这里之后,还能够继续保持有效的控制,钱天敦认为有必要稳定一下这些上层人物的情绪,并且让他们协助维持好这段时期的社会治安和生活物资周转。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给这些人当面敲一敲警钟,让他们打消一些不太安分的念头。

  以钱天敦的身份,肯定是不太适合出面做这件事,所以郑廷被临时抓了壮丁,让他去给这些本地人打打预防针。郑廷倒也没有多加推辞,很爽快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在前一年护收复安南南方期间,郑廷也是带兵的将领之一,这种事情他当时可没少做。

  10月3日下午,在攻占儋州城仅仅两个多小时之后,儋州城东城门打开,上百辆马车和牛车鱼贯出城,沿着官道向东北方向开拔。当晚骑马的先头部队已行军至临高县城仅十里左右的地方,而主力部队也已经踏入了临高县的范围之内。

  虽说临高县城不是什么棘手的目标,但考虑到作战的效率,钱天敦也并没有要求这支疲惫的队伍连夜发动进攻,而是安排部队在野外扎下营寨歇息了一晚。

  第二天上午,经过了一夜休整之后的联军以几乎跟前一天一模一样的方式,夺取了临高县城城门的控制权,然后大部队一拥而上,占领了这座小县城。相比这支“庞大”的部队,城内仅仅两千人左右的人口规模显然是翻不起什么浪花了。攻城战当中联军一方无人阵亡,而守城的大明卫所军也仅仅只有两人身亡,其他人逃的逃,投降的投降,并没有遇到强烈的抵抗手段。临高知县没有像儋州那位知州大人一样死守不走,而是在城破之时就直接从另一头的城门溜了。

  不过这可不是想逃就能逃掉的时候,知县大人逃出去不过七八里地,就被在外围执行封锁任务的行动队给截获了。

  在攻占临高县之后,联军开始兵分两路,一路往东南方向行进,攻打澄迈县城。另外一路则是顺着临高县城外的文澜河前往海边,他们将在那里搭乘从儋州湾绕行过来的船队,沿着海岸线直接前往府城附近登陆。

  负责攻打澄迈县的是由郑廷领军的一千名安南护加上两个连的安南民团军,而且是由安南军队打主力,民团军负责协助,这也是整个燎原行动中唯一一场确定由安南军打主力的战斗。因此郑廷对此非常重视,所挑选的几乎都是在去年的南方战役中表现优异的老兵。

  10月6日,由郑廷所率领的这支部队抵达了澄迈县城之外。

  这个时候,海盗大规模在儋州附近登陆并且攻陷儋州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澄迈这里,那套偷袭抢城门的战术也就行不通了。郑廷只能让自己的部队摆开阵势,实打实地准备打一场攻城战了。

  澄迈县城里驻扎的卫所军也并不多,仅仅就三百人而已,而且这其中还有不少缺额的状况。郑廷也懒得搞什么劝降之类的动作,反正这次过来就是练兵,要是不打一打,这练兵的效果从何而来?再说钱天敦也给了他充分的自主权,只要不在澄迈这边滥杀无辜就行。那两个连的民团,实际上也就是起个督战的作用了。

  郑廷在三亚接受过正规的军事培训,很清楚这种攻城战该怎么打,因此看到澄迈县城城门紧闭,立刻便让人把火炮拖了出来。尽管只是几门三磅和六磅小炮,但攻打这种小县城的城门,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几声炮响之后,四寸多厚的城门便被打得歪歪扭扭,虽然还没倒下去,但已经摇摇欲坠了。郑廷也不急着指挥自己的人马往上冲,反正这次的军火消耗全都是由海汉提供,他也不用在意耗费弹药的多少。

  几门小炮又打了三轮,将城门彻底轰倒之后,郑廷才不慌不忙地抽出指挥刀,向前一挥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尽管在这个时候还是有零星的明军从城墙上探出头来,试图用弓箭和老式火绳枪抵抗进攻,但这些顽抗分子很快就被站在二百多米开外的几名民团狙击手用步枪一一点名了。

  郑廷以前也知道钱天敦手下有一帮神枪手,使用特制的一种火枪,可在百丈开外保持极高的命中精度,但还是第一次在战场上亲眼看到这些人出手,他忍不住向旁边的海汉军官问道:“此步枪射程如何?”

  那名军官很是骄傲地答道:“若是步枪调校得当,由熟手操作,可在两里之外击中直径两尺的目标。”

  郑廷闻言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射杀距离几乎比火炮还远,而命中精度更是火炮难以企及射程超过一里之后,火炮的落点控制基本就只能凭运气了。这么厉害的武器,如果是在两军对垒之时,趁着敌军不防直接射杀其阵中将领,岂不是无解的战法?

  郑廷想了想又道:“若是天气阴沉视物不便,又或是雨天,可有影响?”

  “影响肯定是有的。”那名军官点了点头,并没有打算掩饰这个缺陷,不过没等郑廷缓过劲来,便听他继续说道:“所以为了弥补这样的短处,钱首长想出了一个战术,就是密集阵。”

  “何为密集阵?”郑廷不解地追问道。

  “所谓密集阵嘛……”那名军官指了指正端着枪瞄着城头的几名狙击手道:“郑将军请看,一般的战术,多为三五名狙击手在外围各自瞄准目标进行射击,此战术在天气状况较好时十分好用,命中率也相当高。但若是天气条件恶劣,不便于瞄准射击,那么我们就会采用另一种战术,即集中十名以上的狙击手,由一名指挥官统一指挥,确定目标后进行集中打击,一把枪的误差,就靠十把枪或者更多的枪来弥补,就算这个误差不是两尺而是两丈,那也有极大的几率击中目标。这种战术,我们就称其为密集阵了。”

  郑廷听了以后心中更是震惊不已,这战术可不光是在天气状况不好时才派上用场,其实只要是打击某些重要目标的时候都可以采用这个战术,以确保命中率。很难想像被十支以上这样的步枪从远处瞄准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这么远的距离,恐怕连对手的杀气都感觉不到吧?更别说提前作出什么预判了。

  说话间城头上的负隅顽抗者已经被清理干净,郑廷手下的部队如狼似虎地冲进了城中。不过巷战显然不是这支部队的长处,足足过了快一个时辰,才有军官向郑廷报告,称已经全面控制澄迈县城。

  郑廷皱了皱眉头,就算抛开抢夺城门的环节不算,这个作战速度也远不及海汉民团在临高县城的表现。郑廷沉声问道:“伤亡状况如何?”

  那名军官抱拳低头应道:“我方阵亡七人,伤三十余人,毙敌七十有余,俘获二百余人。”

  “怎么会伤亡这么大!”郑廷忍不住喝斥了一句。人家海汉民团打临高县城,一个兵都没死就把城拿下了,轮到自己打澄迈的时候,作战效果却居然相差如此之大。这旁边还有海汉的督战队看着,郑廷面子上实在有些过不去。

  “将军息怒,此事纯属意外。”那名军官连忙辩解道:“适才我方攻打县衙之时,不曾想对方竟然在县衙中浇上了火油等引火之物,待我军进入之后才引燃,结果有数名士兵未能及时逃脱,才有了伤亡。纵火者除当场身亡者之外,已经全部拿下。”

  “什么?放火!”郑廷这下彻底坐不住了:“那火扑灭了没有?”

  “火势甚大,县衙内只有一口深井,提水不及,所以……”那名军官也察觉到了郑廷的怒气,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就说不下去了。

  “简直就是群废物!”郑廷这下心情是彻底毁了。钱天敦还专门给他打了招呼,让他一定要保全县衙里的各种文史资料,不要让乱兵毁了这些东西。当时郑廷还拍着胸脯给钱天敦打了包票,说是一定会完完整整地把澄迈县城交给海汉。然而事情才过去没两天,这就已经啪啪啪地打脸了。这县衙都已经烧没了,回头再见到钱天敦,郑廷该如何向他交差才是?

  “你们这不是丢的我郑廷的面子,是丢了安南护的面子,你们知道吗!”郑廷火冒三丈,将前来报信的军官骂了个狗血淋头。...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