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占领儋州

第五百一十五章 占领儋州

  郑廷的看法自然还是比较片面的,事实上除了思想建设之外,海汉民团的后勤和物资供应也是保证其战斗力的必要条件,而这些似乎不太起眼的方面,正是安南军队所无法做到的。

  例如海汉民团的装备中,正规士兵配发的是布鞋,排级以上军官全部是皮鞋,而安南军中却要连级以上军官才有布鞋穿,至于皮鞋就只有郑廷这种高级军官才能享有,普通士兵则只能穿草鞋要穿着草鞋强行军,那对脚的伤害是相当明显的,几里路跑下来就算鞋还没散掉,磨破脚皮也是常态,这部队的行进速度减缓,其实这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原因。

  至于说海汉民团配备的其他各种制式单兵装备,如皮制武装带、战术背包、绑腿等等,在安南军中也只有极少数高级军官的亲兵才能够配齐一套。而不具备这些条件的安南兵在连续急行军几里地之后,身上的各种东西就不可避免地开始到处散落了。

  另外海汉这边还准备了专门的辎重和后勤人员,负责运输弹药和补给,而安南军抽调的几乎都是作战部队,并没有相应的职能分配,大部分的作战物资只能自行负责运输由于畜力全被用在了先头部队的投送上,这些东西基本上就只能靠安南士兵们人力背负,手提肩扛了。

  至于士兵的伙食方面,虽说这次安南参战部队全部与海汉民团同吃同住,享受同等待遇,但他们之前可远没有民团军吃得好,身体素质自然也就有一定的差距。而这种长距离的快速武装行军,对于身体的要求极高,普通人就算能强行撑着完成这个行军,体力也会大为透支,根本无法立刻执行后续的作战任务。

  钱天敦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很快郑廷就接到了传来的命令,让他率领的安南军适当减缓行军速度。而郑廷接到这个命令却有些羞愧,因为他认为这大概是海汉人对安南军的一种“特殊照顾”,如果不是安南军实力太弱,对方根本就无需下达这样的一条命令。

  钱天敦此时却无暇去顾及安南军将领的感受,在海汉民团军陆续赶到儋州城之后,钱天敦指挥部队立刻开始清剿位于城北的守城驻军和各处官府衙门,以及夺取其他几处城门的控制权。同时安排陆续到达的后续部队开始在城中设立街垒路障,按城区划分各连队防区,以维持城内的治安。

  接下来的战斗强度只能用乏善可陈来形容,守城的卫所军往往只进行一下象征性的抵抗,便视受到攻击的强度选择溃逃或投降。专门占用了两辆马车,从码头拉过来的几门小口径火炮也只在最初的交战中发挥了一下作用,而后就只能在柔远门内的街垒工事上当摆设了。

  “报告首长,德化门、镇海门控制权已经拿下,一营二营目前正从东西两侧夹攻北边的武定门。三营二连从城外也已包抄到位,从外面堵住了北门。”钱天敦刚到城北,便有一线的归化民军官过来向他报告战况。

  钱天敦抬手回了个军礼问道:“高桥南带的特勤连现在在哪个位置?”

  “高桥少尉目前正率部攻打州衙。”那名军官指向北面,从烟尘中隐隐可以听到火枪的轰鸣声:“大概就在前方两百米。”

  “走,看看去!”钱天敦心知这一城的价值,有相当一部分就在这州衙里了,他作为前线总指挥,必须得亲自去督阵一下才是。不过虽说对手实力较弱,钱天敦也没有大意,接过了亲兵递过来的钢盔戴到了头上。

  与大部分城池一样,儋州城的官府机构也主要集中在城北区域,而州衙作为本地的最高权力机构,就位于城北大道的东侧,距离城门的武定门也非常近。

  战事刚起的时候,儋州知州、同知等官员其实并没有太害怕,毕竟儋州遭遇海盗也并非第一次,海盗上陆劫掠的先例也曾有过,但从未听说有海盗敢攻打城池的。于是知州只是遣了本城的驻军前去救援出事的城门,但没想到仅仅过了一炷香的工夫,就传来千户战死的噩耗,这下州衙里才开始慌了神。

  这个时候当然是还来得及逃跑的,然而对这些官员来说,就算能逃出去,弃城而逃的罪名也是背不起的,他们现在所能做的事情,就是组织军队反击,然而派出信使去附近州县求援,并且向府城发送警报。

  然而这些反应全都在民团军的预料之中,在此之前的数次战术推演当中,参谋部早就将各种儋州官府可能采取的反应研究透了,不管是他们想要继续抵抗,还是弃城逃亡,军方都有相应的作战手段。

  钱天敦抵达州衙外的时候,高桥南正指挥着手下人在周围高墙附近搭建梯子,并抬来了一根直径足有一尺半的大木头,准备撞开正门攻进去。

  钱天敦将高桥南叫了过来,叮嘱道:“衙门里的所有文件资料,一定要尽可能保全下来,如果有人试图销毁这些资料,可以现场酌情处置,不用请示我。”

  “是!保证完成任务!”高桥南立正敬了一个军礼,斩钉截铁地说道。钱天敦恍惚之间,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国产战争片里斗志昂扬的红军军官形象。

  对于海汉来说,儋州城的财富和人口固然可贵,但州衙里的各种文书资料也同样重要。这里不但记录了全儋州百姓的户籍,而且还有儋州境内的田地、物产、水文、地理、矿藏等等多个领域的资料,而这些东西可以为海汉的战后建设节省大量的精力和资源,是执委会特地点名必须要保全下来的目标。

  高桥南并不打算充分去理解执委会下达这个命令的意图,他只知道自己所接到的命令是必须要完成的,哪怕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当然这里肯定是指对手的生命。

  在迅速向手下人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之后,特勤连便对州衙大院开始发动了进攻。十多具临时赶制出来的木梯架上了墙头,打头的士兵一手提着手盾,一手扶着梯子,迅速攀附上去,到了墙头之后抽出背后的长枪,瞄向院内开始自行寻找目标进行射击。唯一比较麻烦的是,每开一枪便得把步枪往下面递,然后底下的人再递上装填好的步枪,供墙头上的人继续射击。

  而十几名壮汉则是合力抱起了那根粗大的柱头,撞向大门。不过只两三下,便听到门内传来咔嚓一声,想来应该是门闩已经断裂了。再合力撞了两三下之后,大门便被左右撞开,手持盾牌火枪的士兵们立刻一拥而入,接着院内便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射击声。

  高桥南也是一如既往地当先就冲了进去,一枪放倒了拦在前面的一名明军,然后丢下长枪,掏出腰间的短铳又放倒一人,接着就扔掉短铳,从背后拔出武士刀,开始进行肉搏。

  固守在州衙内的明军大概有百余人,但这些人在荷枪实弹的对手面前并没有太强的抵抗力,第一批冲出去拼命的人被排枪阵打掉之后,剩下缩在屋里的人就听到屋外传来了怪腔怪调“缴械不杀”的呼喊声。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个时候就再没人敢带头冲出去拼命,或者说送死了。

  很快外面的喊声又有了新的内容:“扔掉武器,双手抱头,一个接一个走出来!”

  在有了第一个人带头之后,其他的人很快就都失去了继续抵抗的勇气,纷纷按照对手的指示,陆续弃械投降。

  高桥南冲进后院书房的时候,发现儋州知州已经在这里悬梁自尽,只剩下一屋子瑟瑟发抖的妇孺老幼。高桥南也顾不上清点俘虏,先带着人去封锁了钱天敦千叮咛万嘱咐的档案资料房,这才回到前院,向钱天敦复命交差。

  很快各个连队陆续传来消息,在城内各处抓到了同知、判官等官员。这对于攻城部队来说,基本就是按图索骥,城内的状况早就被摸得一清二楚,入城之后还有专人带路、认人,自然不会给城内的大明官员们留下什么潜逃的机会。

  从先头部队抵达柔远门发动攻势,到攻下四面城门和州衙,完成对儋州城的基本控制,耗时不到三个小时,比参谋部预定的作战计划还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完成。

  郑廷率领的安南军赶到儋州城的时候,其实就基本大局已定了。而他们抵达这里之后没有被允许全员进城驻扎,而是在南门外给他们划出了一块地区安营休整。

  在城门口等了一阵之后,才有军官出来接了郑廷,带他去城中设立的临时指挥部。郑廷对于这样的安排虽然有一点不太开心,但也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他当然明白这是海汉人有意为之,毕竟这是海汉人占下的地盘,他们肯定不会乐意放外人的军队进去,更何况是眼下这种局势尚未安定的时候。安南的军队进城之后要是有什么劫掠的行为,双方的面子上都不太好看,与其那样,倒不如干脆就断了根子避免这样的状况发生。

  临时指挥部就设在州衙里的大堂上,撤去了两边的各种牌案,铺上桌子摆上了比例不等的各种地图,通信兵已经将天线架上了屋顶,军用电台也开始工作起来,向胜利港大本营发出行动之后的第一份捷报。而各个连队现在要充当临时的民政管理机构,负责占领儋州城这段时间的城内治安与民政事务,直到“真正”的海汉民团军开过来,接收这个地区为止。

  “郑将军,来得正好,我先给你通报一下目前的战况。”钱天敦见郑廷来了,也没把他当外人,直接就将他拖到了一副儋州地图面前:“目前我军已经完成了对儋州城的实际占领,正对城内进行清理。儋州城以西至海岸线这片区域,已经被我军完全控制。”

  郑廷也不顾上再去琢磨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了,立刻问道:“攻城过程中伤亡如何?”

  “伤亡状况……”钱天敦顺手从亲兵手里接过记事本翻看了一下:“我方阵亡一人,重伤七人,轻伤三十八人。毙敌一百二十七人,伤员数量不详,需要进一步清点。俘虏敌军作战人员七百五十五人,文职人员一百六十四人……这个数字应该是不包涵敌军家属在内,实际的俘虏数量可能比这个数字要更多一些。”

  郑廷听得倒吸一口冷气,他刚才入城的时候也仔细看了一下儋州城的城防,虽说不了升龙府和顺化府,但这地方也绝对不是那种轻松就能拿下来的小县城。海汉民团打得快也罢了,毕竟其战斗力是公认的强大,但打得这么快,伤亡率还能保持在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水平,那就真的很吓人了。

  他当然并不知道海汉民团攻打儋州城是采取了偷袭的策略,也不知道这里的守军抵抗意志并不是很强烈,如果是由他所率领的安南军按照同样的战术来攻打儋州,所需的时间也并不会多出太多,顶多就是伤亡率会在海汉这个数字上翻个几番罢了。

  “贵军的部队已经都抵达城外了吧?”介绍完战况之后,钱天敦立刻开始询问安南军的情况。

  郑廷干咳了一声道:“都已经到了。”

  这个话他说得的确有一点心虚,因为各种原因造成了安南军的行军速度并不统一,仍然还有少量负责辎重运输的队伍拖在了后面,直到他入城的时候都还没有抵达营地。

  钱天敦点点头道:“请郑将军立刻挑选五百名士兵,准备和我军交接本地的防务。从现在开始,所有部队休整一个时辰,完成用餐和物资补给,然后继续向东开拔。”

  “这么快!”郑廷忍不住叹道。前半天行军二十里打下来一座城池,后半天还得继续行军,这是真拿命在拼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