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水师覆灭

第五百一十二章 水师覆灭

  1630年9月5日,胜利港东岸军用码头。

  在此之前花了七天时间完成维护补给的“威严号”和“威信号”两艘战船正缓缓驶离港湾,包括船上数百名水兵在内的绝大多数人都以为这是一次例行的出海巡航,只有极少数的高级军官才知道,他们这次的出行可不仅仅只是在海上兜一圈了,而是要执行这两艘战船入列以来的第一次作战任务。

  跟随着这两艘主力战舰一起出发的还有两艘“探险级”战船,四艘“探索级”战船,以及两艘综合补给船和一艘承担医疗救护、船只维修任务的后勤船。然而这还并不是整个作战计划所要动用水面部队的全部,在第二天抵达昌化附近海域之后,船队便停下来,等待同期从涂山港出发,正从浮水洲岛赶来的安南海军的船队。

  驻扎在安南的海军部队规模远远不及大本营这边,只出动了两艘“探险级”,两艘“探索级”,一艘运兵船和一艘综合补给船。这支船队里除了水兵之外,还搭载了民团军和借来的安南护共计四百余人,由冯安楠、穆夏柏共同担任指挥。

  两支船队在昌化附近海域会合之后,便沿着琼州岛西岸向北航行,过了儋州之后船队并没有折向东边进入琼州海峡,而是继续向北,于9月9日在雷州半岛的流沙港与驻扎在这里的“海盗团伙”会合。直到此时,这支共有二十一条船,兵力合计超过一千五百人的特别行动部队才算是齐装满员了。

  由于此次的作战任务是以海军为主角,因此最高指挥官的位置由海军一把手王汤姆当仁不让地拿下,穆夏柏和冯安楠担任副手。安南那边的一把手钱天敦并没有参与这次的行动,因为他那边还得坐镇吉婆岛,协调接下来要进行大范围调动的数千名参战人员等琼州府城的大明水师被清理干净,那差不多就该陆军上场表演了。

  然而琼州府城这边的动作远比海汉军方预计的更慢,府城的调兵命令到了水寨这边之后,居然因为开拔军费不足,被水师百般推脱。其实这原因倒也简单,水师的船现在跑走私生意,一天至少是百十来两银子进账,有这实打实的好处摆着,谁还愿意提着脑袋玩什么剿匪,何况府城这边也的确拿不出他们索要的开拔费。

  到海汉海军在雷州半岛完成集结之后,这边官府和水师扯皮都还没扯出结果。最后还是实在看不下去的海汉办事处联合大小商户二十七家,给水师搞了一次军费募捐,筹集了总共一万两银子,才终于结束了这场看不到终点的拉锯战。

  9月20日,在经过了数天的准备之后,位于南渡江入海口的水师营寨终于派出了一支由二十七条船组成的船队,前往传说中海盗落脚的涠洲岛实施围剿作战。尽管看起来这支船队的规模似乎不小,然而其中只有一艘大福船,五艘海沧船,剩下的都是作战能力不强的辅助船只。至于像网梭船、鹰船、火龙船、赤龙舟等小型战船,因为航程较为遥远,这些近岸战船很难发挥出作用,因此基本都留在了水寨里。

  在最后一艘战船驶出水寨半个小时之后,位于流沙港的民团海军就接到了驻府城情报机关发来的电报。由于掌握了这种跨时代的通讯手段,大明水师还没开进战场,就已经先输了一半。

  当天傍晚,大明水师的船队已经驶出琼州海峡,转向西北驶向涠洲岛。不过为了确保全歼对手,埋伏在雷州半岛西岸的民团海军并没有急于出动,只是派出了一艘快船远远地跟着水师的船队。

  9月21日清晨,在涠洲岛东南三十海里处,大明水师发现自己遭遇了有生以来最为强劲的对手。看到前方海面出现的两艘挂着黑旗的巨舰,福船上的水师参将顿时就惊了:“海盗竟然有如此巨舰!”

  然而跟在两艘巨舰后面还有一支庞大的船队,其中船身最小的“探索级”战船,也已经跟大明水师的旗舰几乎是同等个头了。

  当对手的船队在海上兜了半圈,缓缓露出了船舷炮口的时候,福船上的明军参将终于明白了真相:“这不是海盗,这是海汉民团!根本就没有什么海盗,所有的事情都是海汉人干的!”

  毕竟是吃这碗饭的专业人士,海汉战船的种种外形特点自然瞒不过大明军官们的眼睛,然而这个醒悟终究是来得太迟了一些,尽管这支疏于操练的水师船队并没有选择调头逃跑,但由于其装备过于落后,即便倾尽全力也无法给对手造成有效的打击。尽管水师战船上装备有佛郎机炮、鲁密铳,以及各种原始的火药武器,但在这些武器达到有效射程之前,就已经被海汉火炮劈头盖脸地砸了一通。

  开战不到五分钟,就有一艘海沧船上的火药被民团海军发射的炮弹击中后发生爆炸,直接将右半船舷掀掉三分之一,海水迅速从缺口处灌入船舱,没等船上的水手们堵漏,这艘船就以飞快地速度倾覆在海面上了。

  民团海军这边两艘主力炮舰上的船舷炮都是12磅和24磅炮,有效射程在500米左右,在这个交战距离上,大明水师的武器根本没办法对民团海军造成威胁。船上的水兵们可以放心大胆地进行操作,保持两分钟一轮的炮击频率,不紧不慢地对大明水师的船队进行攻击。

  而大明惯常所使用的火器攻击,在强大的对手面前几乎没什么实际作用,以小船围攻大船的方法,在这场战斗中也根本派不上用场水师接到的报告中,关于海盗船的描述都是四百料以下的福船,而且就那么几艘,根本无需使用围攻战术。然而很显然这又是海汉人所设下的骗局,出现在水师面前的这些战船中最小的也远远不止四百料了。

  战斗开始半小时之后,“威严号”发射的一颗24磅炮弹极其精准地打断了水师旗舰的主桅,使其失去了基本的行动能力,这几乎就已经坐实了水师失败的下场。

  尽管水师这边还有几艘幸运的船只没有在交战中伤及到行动能力,但这时候打算调头逃跑也已经无法再脱离战场了。两艘混合动力的主力舰在这个时候终于亮出了看家的本事,在使用了蒸汽推动系统之后,两艘船喷着黑烟,以超过10节的惊人航速,从逃窜的大明战船旁边抄过去,在明军水兵的目瞪口呆之下,堵在了他们逃跑的航线上。

  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了,就在水师战船上的明军将士们犹豫着是否要决战到底,以身殉国的时候,海汉战船上有人拿出了巨大的铁皮喇叭向他们开始喊话:“凡缴械投降者,一律免死!”

  对于失去斗志又不是那么愿意放弃活下去机会的人来说,这无疑就是一道赦令。于是仅存的几条能动的船也都很快就放弃了继续逃跑的打算,选择了降帆停船。

  整个战斗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一个钟头就结束了,但接收俘虏,清点战果,打扫战场,却花了有足足半天的时间。海汉这边的战损状况微乎其微,只有七人轻伤,而且都是来自于作战过程中的不慎碰跌等状况,并非被大明水师的武器所伤到。

  至于大明水师这边就比较惨点,二十七艘船里翻覆、沉没了九艘,剩下的船里也是几乎每艘都带伤,失去航行能力的占了一半,可以说这支水师已经是彻底废了。大明水师战死一百二十七人,失踪六十四人,其余全部被俘虏。以这里与海岸线的距离来看,可以肯定失踪人员中没人能从这场海战中逃脱。

  “完美的战役!”即便王汤姆是一个较为内敛的人,但仍然忍不住对这次的战斗作出了非常高的评价。

  尽管在战前就几乎可以肯定胜利的结果会属于海汉海军,但对于当事者来说,仅仅取得胜利并不能算是成功地完成作战任务。海汉在船只、武器、指挥体系和事前准备上的优势,让这场战斗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的状况,这场实力悬殊的海战即便是交给一个外行人来指挥,也会是一样的结果。

  对于王汤姆而言,这场海上作战有三个基本要求,第一,彻底击溃并摧毁大明水师的战斗力;第二,不放任何一个活口逃离战场,以保证海盗计划的真相不会流传出去;第三,保持己方的低伤亡率。

  从作战的结果来看,这三个要求都完成得相当好,而且两艘新式战船在战斗过程中的发挥也几近完美。它们所拥有的强大炮火输出和良好的机动性都得到了充分体现,特别是“威严号”战船,在这次的战斗中奇迹般地击沉击伤了超过十艘敌船,而自身却毫发无伤,这样的战损比简直让王汤姆恨不得立刻就拿到执委会去炫耀一番,让那些对新式战船作用持怀疑态度的人好好看一看,这笔投资是有多么值得。

  开心归开心,但战斗结束,并不代表这次的任务也宣告结束。王汤姆按照事前的计划,指挥着船队兵分三路,分别前往不同的目的地。

  载着数百名战俘的几艘船前往北部湾黑土港,这些战俘至少也得在那边待到琼州岛大势平定之后才有希望遣返回来。当然他们也并不会有吃闲饭的机会,黑土港的矿坑里可是永远都不会嫌劳动力太多。不过其中肯定会有一部分人能够在一段时间之后就得到赦免,因为这些人毕竟是水兵出身,对于严重缺乏兵员的民团海军来说,只要愿意改换门庭的人,都会很乐意收入到旗下。

  以两艘主力战舰为首的作战船队,则将返回到昌化附近海域待命,以配合下一次的行动。剩下的船则要留下来打扫战场,他们要花两天左右的时间在这片海域继续打捞浮尸,清理海面上大明水师的旌旗,顺便将那些倾覆的水师战船全部凿沉,尽可能把作战的痕迹抹除干净。

  这样做除了暂时封闭大明水师覆灭的消息之外,也是要让琼州官方继续摸不清他们所面对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实力。起码要半个月之后,琼州官方大概才会意识到他们派出去剿匪的水师部队已经完全失踪,而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就足够海汉在琼州岛北部海岸做很多文章了。

  10月1日,由执委会牵头制定的夺取琼州岛整体控制权的计划正式开始实施。这个被命名为“燎原”的计划可以说是穿越以前海汉军方所组织的最大规模行动,参加的部队规模,涉及的作战区域,都远远超过了前两年出兵参与安南内战的时候。

  在北部湾的吉婆岛码头上,数千完成集结的联军士兵正从这里鱼贯登船。这些脱下军装换上便服的作战人员将去往琼州岛,目标是攻占包括琼州府城在内的主要城池。在他们完成作战任务之后,才会由民团军登场亮相,扮演正义的角色,顺利接管琼州岛北部的地区。

  为了掩人耳目,所有的作战船只都不会参与渡海过程,为此海汉海运部和军方集结了大量的海船前往吉婆岛,承担这次的运输任务。由于需要在短时间内输送数千名作战人员前往琼州岛登陆,海运部甚至暂停了三亚至广东方向的航班,将货船全部调到北部湾去装人。

  海汉治下所有单位都得到了相应的指令,要求对最新的人员调动无条件配合。除了穿越者之外,其实绝大部分非战斗单位的归化民干部也并不清楚最近的这次行动内容是什么,他们所得到的命令大多都是限某日前至某单位或者某地报到,并没有其后的具体安排。

  能够接到这些调令的可以算是归化民中的幸运儿,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去向几乎都是北方的各个州县,在民团部队完成对这些地区的占领之后,就需要这些归化民干部去接管地方政务,迅速地组织起地方管理机构,实现海汉化的社会体制。...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