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一十章 海盗袭扰

第五百一十章 海盗袭扰

  1630年7月23日,大明崇祯三年六月十四,农历大暑。

  儋州城以西二十里的海边码头,一帮民工正在几名海汉工头的指挥下合力将大腿粗细的木料抬到海边,准备在海岸线上搭建栈桥。他们是前两天才刚刚接到这个活儿,据说海汉人要在白马井这地方修建一个自家用的码头,用以停靠那些船身庞大的货运帆船。

  虽然海汉人的监工卡得非常严,做事过程中几乎没有偷懒的机会,但相应的报酬也比较高,一个劳动力在工地上干活就足以养活四五口人。而且海汉人为了节约工程时间,工地上还管饭,这吸引了不少附近的民众来这里应征做力工。

  除了修筑码头之外,海汉人还雇佣了大约三百多人,开始翻修从儋州湾白马井码头通往儋州城的道路。原本的官道也就是一条黄土路,多年失修之下早就破烂不堪,一到雨季几乎就完全失去了通行能力。不过儋州官府是没兴趣花钱来修这条路的,实在顶不住了,就召集地方士绅搞搞募捐,修修补补,能混几年算几年,混过了任期就行。

  随着三亚与儋州之间往来的日渐增多,把持这条航路运输份额最多的海汉人似乎是坐不住了,今年终于拿了钱出来,扩建码头翻修道路。儋州官府自然乐见其成,给主持工程的海汉一方大开绿灯,不但允许他们在本地大量雇佣民众,而且还准许海汉人的马车在修路期间自由进出儋州城,以方便他们调运各种物资。

  当然了,就算是敲破他们的脑袋,也绝对想不到海汉出钱搞这些基建工程的真实目的,其实是为了几个月之后大军兵临儋州城下时能够快速地完成登陆和奔袭。

  “快看,进港那条船!”码头上突然有人大声吆喝道。

  一条福船慢慢悠悠地驶进儋州湾,但情形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船帆下沿有一大块被火燎过的痕迹,右边的船舷有好几处破烂的地方。桅杆和侧舷上甚至还插着几只箭,看样子似乎是在海上遇到了袭击。

  不需过多的猜测,随着这艘船靠上码头,情况很快就在人群中传开了。这是一艘隶属于詹家船行的货船,航线是由三亚至儋州往返。詹家船行对于本地民众来说并不陌生,这家船行几乎是与海汉人同时进入儋州,每个月都会有几条船抵达儋州湾进行贸易。而今天进港的这艘船似乎运气很不好。因为在距离儋州湾仅仅二十多里的海面上,竟然遭遇了琼州岛周边已经绝迹多时的海盗。

  自从海汉民团的战船下水之后。琼州岛周边的海盗就倒了霉,不管势力大小,统统都成了海汉民团练兵的对象。在1628年至1630年年初期间,海汉民团总共出动了二十几次,打掉了琼州岛海岸以及周边地区的海盗团伙多达十余个。当然了,这些海盗团伙基本上都还没有形成气候,顶多就是担杆岛上那群海盗的水准,民团收拾起来并没有耗费太多力气。到了今年年初的时候,就基本没有再听说过琼州岛附近水域有海盗出没的消息了。

  然而这种平静持续了半年之后。似乎又被打破了。这艘货船在海上遭遇的海盗竟然还装备有土炮,如果不是船长及早就下令一边逃跑一边扔掉船上压舱的一部分廉价货物,这艘船很可能没有逃到儋州湾靠岸的机会。船上据说有数名船员受伤,好在码头工地上就有海汉安排的大夫,赶到船上抢救了一番之后,众人看到几名包扎完伤口的船员被担架抬了下来。

  然后累的满头大汗的大夫出现在码头上,向着等待消息的民众宣布了结果:“几名伤员的伤势倒是无碍。不过有两名船员在抵达儋州港之前就已伤重不治,救不回来了。”

  海盗重新出现在儋州海域,并且劫船杀人,这个消息在当天便传到了儋州城里,詹家船行的管事还专门去了州衙报案,要求儋州官府尽管派遣官兵剿杀这些无法无天的海盗。

  儋州官府对于这种事却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处理办法。派兵去打吧,儋州并没有独立的水师驻军,还得向府城那边求援。然而援兵也并不是那么好请的,先给开拔费用,人家那边才会开始集结部队。而且过来打海盗期间的费用,那都得儋州地方上来负担,这笔钱谁来出?就算能筹出这笔费用。那海盗在海上来无影去无踪的,水师上哪儿剿去?要是十天半个月都没下落,那是继续在海上搜还是打道回府?如果没个结果就偃旗息鼓,那前面请援兵花的钱不是白费了?

  于是儋州官府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安抚受害人,表示一定会追查海盗下落再加以剿灭。至于后续该怎么办理,那只能拖一天算一天了,除非是海盗上了岸,否则儋州官府也的确没辙。

  不过作为詹家船行的生意合作伙伴,海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倒是自己主动跳了出来,声称可以协助官府剿灭海盗。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允许海汉的战船进驻儋州湾。

  儋州官府这帮人倒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同意这种非分的要求你们海汉人在南边搞什么事,那都是崖州的人背锅,我们管不着也不想管,但休想把那套玩法照搬到儋州这边来。

  驻儋办虽然碰了钉子,但也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满,只是声称一切遵从官府的意见,但如果官府认为有必要请海汉民团出手协助,那海汉这边随时都可以出兵,而且不需花费官府一两银子,所有消耗全部自行承担。另外驻儋办也很大度地表示,对于这次因为海盗事件而遭受损失的货物,不会向詹家船行索取任何形式的赔偿,反倒是掏了两百两银子,对事件中受伤和死难的船员给予抚恤。这种公开表态也赢得了儋州各界的一致赞扬,认为海汉执委会果真是识大体顾大局,不愧为地方士绅的楷模。

  儋州外海当然不会有什么海盗出没,就在距离儋州湾仅仅40海里的昌化港,就驻扎着两艘“探索级”战船,专门负责昌化南北两边海域的安全事务。如果这附近的海岸线还有海盗,大概早就已经被民团拿来刷经验用了。哪还会有出海打劫的机会。

  所谓的海盗洗劫,自然是有关部门导演的一出好戏。詹家船行作为海汉的主要贸易伙伴之一,执委会向其借一艘货船只是小事一桩。至于说船上的各种战斗痕迹,死伤的船员,也统统都是伪装作戏而已。但这种把戏几乎不会有人去怀疑其真实性被海盗抢了又不是什么好事情,编造这种骗局能有什么好处可言?

  但在不知不觉之中,儋州的官府和民众都无意识地接收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儋州附近有海盗在进行半公开的活动,甚至已经逼近了儋州湾。而且有很多人都注意到。儋州官府对于这件事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或者说他们对此事的重视程度甚至还比不了海汉这个不相干的外来户。

  儋州的知州大人大概认为拖一拖就好,说不定过几天这些海盗就挪窝了呢?毕竟儋州又不是什么油水丰厚的地方,最近这一两年更是连盐和煤这两大支柱产业都已经停产了,如果不是海汉人的到来重新拉动了本地的商贸活动,那这地方的衰落几乎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然而儋州外海所发生的海盗洗劫事件却并非偶然,没过几天,在儋州以东的临高、澄迈附近的海上,两艘从广州驶来的货船也同样在海上遭遇了海盗。这次货船没有能够幸运的逃脱。船上的值钱货物被洗劫一空,抵达儋州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些不太值钱,用作压舱物的矿石。好在这两艘船在被洗劫的时候没有人采取强硬的抵抗措施,因此船员们只有几人轻伤,无人遇难。

  而这次遭受抢劫的船东和船员提供了更为详细的海盗信息,据说这帮海盗并不是汉人。而是来自于大明与安南交接的地区。还有消息声称,这伙海盗的老巢就在儋州以北、雷州以西海湾中的涠洲岛上,人数多达数千,多数是安南内战期间的逃兵和难民,拥有大小船只上百条,并且有相当多的制式武器。算是北部湾里新崛起的一股海盗势力。

  这个消息无疑给经常在这个海域活动的海商们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为了避免在海上遭受海盗洗劫,海商们纷纷加入了由海汉组织的定期武装押运船队。

  进入八月之后,这个神秘海盗团伙的消息就越来越多,活动越加频繁,仅八月上旬,在儋州境内的海岸线附近就至少发生了五起以上的海盗打劫事件。虽然并没有造成大的人员伤亡。但已经让儋州民间风声鹤唳,临高县的渔民甚至出海都不敢跑得太远,虽然他们的小渔船上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渔民们更担心在海上被人掳走,然后被强迫入伙去当海盗。

  八月中旬,这伙海盗的活动范围终于从儋州东扩到了琼州府城附近,两艘从广州驶往琼州府城的商船在距离南渡江入海口不到二十海里的地方遭遇了海盗船,虽然拼命逃跑,但其中一艘船还是被海盗船拦截俘获了。剩下的一条船仓惶逃入南渡江,船上的人才得到机会将这个消息传了出来。

  琼州府城这边就不可能再像儋州一样稳坐钓鱼台了,在接到受害者的报案之后,府城水寨还是派了战船到琼州海峡中巡航了一番,然而并没有发现海盗船和被掳走的民船踪影。

  这事当然不会就此结束,在八月剩下来的时间中,海盗船频繁出现在琼州岛北部海岸线附近,有许多移民都目睹了挂着黑旗的海盗船在拂晓时从附近的海面驶过。而在海上遭遇海盗的民船也越来越多,几乎每隔两三天,便会有人到府衙报案,声称在海上被海盗洗劫云云。但府城这边也拿不出有效的解决办法,只能让水师的船只尽可能保持在琼州海峡的巡逻密度,以便抑制这伙海盗的猖獗活动。

  这个时候民间逐渐有了一种声音,那就是官府无力剿灭这伙海盗,而唯一有这个能力的海汉民团,又被官府有意压制,不让其出战。宣扬这种言论的人大多会以海汉民团早前在番禺击溃乱贼,在万山港打败刘香海盗团伙为实例,以证明海汉民团的战斗力完全足以剿灭目前这伙出现在琼州岛周边的海盗。而府衙里的官员们压制海汉,只不过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无能,担心被海汉民团抢走风头而已。

  这种声音在民间无疑是有相当的市场,海汉民团前两年在珠江口附近的战绩,民间多有传闻,可信度是相当高的,而且据说有赖于海汉民团的海军守护,三亚附近就完全没有海盗出没,远比北边这些地方太平得多。

  不过生活在儋州、府城这种大城附近的民众,倒也不会对海盗的出现感到特别惊慌,因为这些海盗再怎么折腾,不也还是在海上活动,并没有上岸吗?就算上了岸,难道他们还能攻打坚城?

  然而形势恶化的速度比所有的想象都要来得更快,八月底在澄迈县便有了海盗团伙登陆洗劫渔村的报告,据说登陆的海盗多达数百人,且行动有序,并非乌合之众。不过好在这些海盗似乎只是上岸寻找补给,并没有在渔村中大开杀戒,只是洗劫了村民们的粮食就匆匆离开了。

  但有了第一起登陆事件之后,后续的事情很快就接踵而至了。九月五日,琼州府城以西三十里的某处庄子被海盗团伙在凌晨时洗劫,庄主黄某和两个儿子被当场处决,人头就用标枪插着立在庄子外面的大路上,气焰可谓十分嚣张。只可惜官府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海盗们早已经完成了劫掠退到海上去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