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零八章 高层会谈

第五百零八章 高层会谈

  对于高桥南而言,自己个人的荣辱早就与上司钱天敦融为一体,钱天敦在海汉体系内所能达到的高度,也决定了他高桥南今后仕途的上限。  因此对于安南驻军是否能够有机会参与到海汉占领海南岛北部的军事行动当中,高桥南也是非常在意的。

  高桥南不清楚大本营发来的电文指令内容,但“主力部队”这几个字他倒是听得很明白,至于钱天敦补充的那句“任务会有一点艰巨”,他却并不是很在意。打仗本来就是拿性命去拼,还有什么事能比在战场上拼命更艰巨吗?

  “传我的命令!”钱天敦放下电文,便开始口述指令:“驻黑土港、涂山港、永安港各处的作战部队,自收到命令即日起到安南野战训练中心集合报到!当地防务暂时交由警察、民兵和部队后勤部门负责,军方所有休假人员立刻归队,海军所有作战舰艇开始战前保养工作!”

  钱天敦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另外,请涂山港的冯安楠少校与安南军方联系,在本月内安排一次高层会面,我会亲自出席这个会谈。”

  钱天敦的一纸命令,整个安南北部沿海都动了起来。海汉民团驻扎在安南的部队并没有集中在一起,而是分别驻扎在名为租界的几处海汉控制下的港口内。而安南这边的殖民区是军方最早进行民兵体系建设的试点区之一,在经过近三年的经营之后,民兵的编制也相当可观,这几个租界港归属于海汉的人口总共才三万人冒头,但民兵就有三个营共计约1800余人的兵力,单纯从人数上看几乎已经和驻安南地区的正规军持平了。

  至于说战斗力方面,民兵这预备役部队当然不能跟吃军粮的正规军相提并论,但基本的作战技巧和战术都经过了专门的训练,而且民兵部队的指挥官也都是从正规军退伍转业的前民团士兵,也都具备一定的实战经验。民兵部队的装备基本都是一线部队淘汰下来的老式火绳枪加上部分冷兵器。水平和安南的新军基本一致。这些民兵部队虽然还不足以拉到正面战场上执行作战任务,但要在和平时期维持和守护地方治安,那倒是已经够用了。

  尽管钱天敦的命令是通过电报的形式发往安南沿海各地据点,但要完成部队的集结和调动,以及与民兵部队的交接换防,仍然还是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直到六月中旬,各地的驻军才陆续完成换防。乘船赶到吉婆岛上的训练基地。而在此期间,钱天敦又指挥着岛上的驻训部队。对当地的驻地再次进行了扩建,因为这里在未来的两三个月里要容纳的驻训部队数量,将会是目前容量的一倍。

  钱天敦将海汉民团驻安南的主力作战部队全都集中到了吉婆岛上,然后就开始进行有针对性的作战预演训练。这次军方也是下了血本,按照钱天敦提出的要求,专门赶制了一大批弹药送到吉婆岛,供作战部队进行实弹演练。一起送过来的甚至还有一个作战编制完整的炮兵连这当然是暂时调给钱天敦指挥,大本营的资本还没有雄厚到能把紧俏的炮兵编制就这么送给安南军区。

  六月下旬,钱天敦将训练事务交给了已经赶回吉婆岛的冯安楠和穆夏柏。自己带着几名随从人员乘船前往涂山港,在那里他将与安南的定北讨逆大将军郑柏进行一次官方会谈。

  郑柏在几年前的安南内战时期就已经是争江横山防线的总指挥官,后来南下攻打顺化,他指挥北越军队包围顺化城,配合海汉民团作战有功,便又在原本的将军衔前面加了“定北讨逆”的称谓以示嘉奖。不过就他在军中的地位来说,已经基本上升无可升。再往上走就得封王了,而现在安南朝廷的实际掌权者郑梉并未称帝,也只是顶着一个清都王的名号。郑柏想要再往上走,除非是郑梉称帝,这样才能把他上升的空间给腾出来。

  但郑梉想要称帝,一时半会儿估计还不会实行。除了传统道义和名声上的考虑之外。安南国内其实也尚未完全平静下来,在升龙府以北的广袤山区当中,还有黎朝的某些叛逆分子依然在顽抗。用海汉军事顾问的话来说,这些反抗势力就是一些极端恐怖分子。在没有完成对北部山区的彻底清剿之前,郑梉暂时还说不上“功德圆满”,强行称帝极有可能会影响到他自己的名声。

  郑柏作为军方高层,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因此他并没有寄希望于郑梉的早日称帝来换取自己晋升的空间这条路,而是将希望寄托在了下一代身上。

  郑柏的二儿子郑廷在安南刚刚与海汉进行军事合作的时候,就被郑柏送到了涂山训练营接受海汉军事顾问的培训,后来在安南内战中也曾在一线上与海汉部队协同作战,还到过三亚参加海汉民团举办的陆军高级军官进修班学习,甚至还在1628年跟随民团军去过广东,近距离观摩过民团军在李家庄和担杆岛的作战经过。郑廷可以说是安南军方第一批接受系统化海汉军事培训的年轻军官,而他在安南军中也很快得到了相应的重用,安南护按照海汉军事编制成立的第一支火器部队,就是由郑廷担任指挥官。

  这支部队在安南内战中立下了不少的战功,而郑廷也水涨船高,成为了安南军中年轻高级军官的代表人物。如果一切顺利,郑廷在四十岁之前肯定就可以进入到安南军方的高层任职,甚至很有可能会超过他父亲郑柏现在所取得的成就郑廷的背后除了郑氏家族自身的支持之外,还有海汉这支不可忽略的力量存在。

  郑家父子在合作的早期其实对海汉是有着诸多的防范心理,他们很清楚海汉对安南所提供的各种军事扶持措施都并不是无偿的,安南为此付出了土地、人口,以及天价的财富,还有那些明显偏向于海汉一方的各种地方法规。但后来他们发现,海汉人并没有因为获得这些好处而满足,而是试图用多种并不明显的方式,逐步渗透安南的社会。

  海汉的商品,海汉的文化。海汉的各种思想,在近几年中不断地涌入安南,跟海汉建立了贸易关系的商人们都大发其财,会说汉语,能写汉字的安南人,只要愿意就随时都能够在海汉人手底下找到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就连郑廷这样接受过海汉军事培训的年轻军官。获得的升迁机会也要比传统路子来得更多更快。

  钱天敦就此事曾经专门找郑柏进行过私人会谈,表明了海汉的态度:海汉可以设法把郑廷尽快推到军方的高层。条件就是让郑家父子尽力影响安南军方,使其步调与海汉保持高度一致,并且将双方的军事合作关系持续下去简单说就是要保证军火订单和军事培训的继续存在。

  海汉所采取的方式简单又有效,每年的双方军事人员交流,海汉军方都会指定郑廷出席。每年一次的联合军演,由海汉指定的安南一方指挥官也都是点名郑廷。总之只要是跟民团军方高层打交道的事务,安南这边基本上只能让郑廷出面,这种资源就保证了郑廷在安南军方的地位尽管可能会招人嫉恨,但只要郑廷人还在军中。这资源旁人根本就别想抢走。

  郑家父子虽然对海汉渗透安南的做法不太赞同,但他们也无法拒绝海汉人主动抛出的橄榄枝。毕竟现在安南朝廷上上下下都要倚仗海汉人,如果真惹得他们不高兴,或许不至于有性命之忧,但他们要另外捧个人起来替代郑廷在安南军中的地位,那也无非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要知道现在安南军中仰慕海汉的年轻军官真是不要太多,随便就能挑出一大批愿意跟海汉民团合作的人。而这些人大概不会有郑家父子那么多的顾忌,能往上爬的时候就绝不会停下来。

  郑柏在接到信使从涂山港传来的消息之后,便从升龙府出发,花了两天时间赶到涂山港,等待钱天敦的到来。他跟钱天敦已经打过多次交道,也知道这个年轻的海汉军官非常务实。主动提出会谈要求,肯定是有一些实际的事情需要协商。而且这次没有再指名郑廷参加会谈,极有可能是因为这事的保密程度比较高,其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了。

  钱天敦比郑柏只晚了三个小时抵达涂山港,登岸之后他并没有前往涂山训练营,而是让人去那边请郑柏到涂山半岛上的海汉办事处来进行商谈。

  “钱将军今次特地请本官到此一会,不知有何见教?”郑柏接到消息之后也没拿什么架子。径直骑马就赶过来了,两人见面后也没有过多的寒暄,很快就切入到正题。

  “主要是和郑将军商量一下今年的联合军演安排。”钱天敦应道:“往年的联合军演都安排在年底,不过今年因为我们这边有一些变动,所以希望能够把军演时间向前提两个月左右。”

  “那大约就是三个月之后?”郑柏估算了一下时间,继续问道。

  “没错。”钱天敦点点头道:“另外军演的时间、地点、方式,跟往年相比会有比较大的变化。”

  “哦?愿闻其详!”郑柏心中隐隐感到这事恐怕不仅仅是军演安排变动的问题,变动的原因大概才是这件事情的重点。

  “今年的联合军演,地点将放在琼州岛进行,内容是攻城作战和野外清剿,过程会采用实弹,不过军演过程中运输人员,以及物资和弹药的耗费将由我方承担。”钱天敦不慌不忙地向郑柏说明道。

  郑柏听了这话之后心跳立刻就加速了。钱天敦说得虽然轻描淡写,但郑柏已经从中听出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往年的联合军演几乎都是放在吉婆岛进行,双方各出千人左右的士兵,进行协同作战或分组对抗,内容也是以两栖登陆、山地战、丛林战为主。为了避免演习过程中出现不必要的死伤,极少会有用到实弹的时候,至于说直接拉到海外军演,更是前所未有之举。

  郑柏注意到了钱天敦所说的几个要点琼州岛、攻城战、实弹,以及由海汉一方承担费用。往年的军演可都是自家各自承担费用,海汉从未有过主动提出帮安南参演部队负责开销的举动。哪怕是过程中消耗的物资都是由海汉提供,安南军方也是一分一厘都算帐付清了。

  钱天敦的这番话,让郑柏想起了一件传闻已久的事情海汉人迟早都会占领整个琼州岛,从大明独立出来。虽然郑柏本人并没有去过琼州岛,但他听郑廷详细描述过海汉人在琼州岛的经营规模,想要夺下全岛真的就只是时机问题而已。但海汉人为什么不去做这件事,郑家父子大概也能猜到几分,无非是不想得罪了大明这个庞然大物罢了。

  但钱天敦的这个安排,毫无疑问是海汉打算要对大明动手了。但这件事对安南而言是好是坏,是否值得参与进去,郑柏一时间却难以判断。因此钱天敦说完之后,郑柏紧紧皱着眉头,没有立刻应声答复。

  钱天敦等了片刻,见郑柏不搭腔,便又问道:“郑将军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不妨直接问我,我会尽力解答你的问题。”

  郑柏这才回过神来,迟疑着问道:“敢问钱将军,贵方……这是安排普通的军演,还是打算要开仗?”

  “以实战练兵,效果就是最好的。”钱天敦没有立刻正面回答郑柏的提问,而是兜了个圈子:“我们今年的联合军演,或者叫联合军事行动也可以,用的是实弹,攻的是真实的城市,郑将军理解成开仗也没错。”...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