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零四章 琼州府城

第五百零四章 琼州府城

  玩笑归玩笑,但该做的工作还是必须得做。  作为军方派来的代表,王汤姆不但要负责考察沿途海况、航道、港口等方面,而且要对目标地区作出专业的军事评估,并就可能会采取的军事手段提供行动建议。换句话说,即便最后担任武力收服儋州的部队是陆军,这事前的考察准备工作也还是得由王汤姆来主导完成。

  即便是海陆两军存在着内部竞争,对手实力也羸弱如鸡,但军令如山,王汤姆也并不会把侦察任务当作儿戏,依然会按照严格的行动规程来操作。一行人进到儋州城内,在驻儋办简单用餐之后,王汤姆便带了几个人,又让张新派两名可靠的归化民带路,出门查看城防状况去了。而何夕则跟张新一起,前去拜访本地官场和文化界的一些头面人物。

  当晚两路人马回到驻儋办,就白天所收集到的信息进行汇总。

  “城防的状况跟我们的预计和驻儋办之前报上来的信息基本一致,这里的驻军只能说比崖城略强一点点,但还不至于给民团造成大的麻烦。”王汤姆在桌上摊开手绘地图,向两人解说道:“儋州驻军在儋州湾沿岸一共设有四处瞭望岗哨,这也是官方在城外地区仅有的预警手段,这对我们来说很容易解决。倒是夺取城门之后要向城内推进的话,会有一点麻烦。”

  “是因为城内的建筑?”何夕看了看手绘地图,发现这小小的城里除了东西、南北两条主干道之外,倒是有不少弯七拐八的巷子。

  “不光是建筑的问题。”王汤姆摇摇头道:“我今天在城里转了几圈,留意到这城里的书院实在是太多了,至少有十几间!如果守军采取抵抗,逼得我们用重火力强攻,那肯定会有书院要被殃及到。”

  “战时大局为重,当初在顺化城里,听说你们可是靠着炮火硬生生强拆出了一条路。”何夕打趣道。

  “顺化当时情况不一样啊!那城里全部可以视为敌人,而且又不是汉人。死多少也不用我们心疼。这儋州城打下来以后可都是我们的人了,何况这地方读书人又多,如果因此影响到我们海汉的声誉,这锅可就大了。”王汤姆解释道。他并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但今天出去看到整条街的书院和众多的读书人,他也还是对之前的武力平推设想产生了疑虑。

  “打仗,总是得死人的……”何夕说了一句觉得味道不对:“我们俩到底谁是军方的人?我来这里是考察和平收服儋州的可能性。怎么感觉现在我倒成了主战派?”

  “那先说说你这边的收获吧。”王汤姆也适时地收住了话头。

  “一句话,都是些见钱眼开的家伙!”何夕的表情很是有些不屑的意味:“见了几个书院的院长。听说我是从三亚过来的干部,大多都是忙着向我打听今年对儋州的文化界有没有什么新的赞助项目。”

  “哦?那你怎么答复的?”王汤姆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我又不是宁崎,哪能替他在外面乱立flag。”何夕摇摇头道:“他们文教系统的事,我不好插手。”

  何夕当时倒是很想说要不今年搞一个“我爱海汉”征文大赛之类的活动,大不了老子私人拿钱出来发奖,不过想想这玩意儿万一刺激到本地文人的自尊心和爱国热情,那效果反而倒适得其反了,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不太实际的念头。

  “那官府的人什么态度?”王汤姆想想何夕说的话也有道理,便转而询问官方的情况。

  “都没直接出面。全都是派的幕僚、师爷之类的人。”说到这个话题,何夕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阴沉:“看样子这两年真是把这些地方官的胃口越喂越大了,事都还没说,一个个开口闭口就是银子!也不怕有命拿钱没命花!”

  张新这时候应声道:“何总,每年用在收买地方官员上的经费,这都是经过了执委会批准的。”

  何夕摆摆手道:“我说这话不是怪驻儋办这边没把事情办好,在儋州官场上花出去的钱。安全部那边也有账本的,你别多心。儋州这帮当官的,架子比广州的官还大,等我们拿下儋州的时候,我倒真是很想看看这些人会是什么嘴脸!”

  “要钱不要命,那才有得谈嘛!”王汤姆却并没有何夕那么大的怨气:“既然是死要钱。那什么事都可以谈谈价钱,让他们到时候开城投降,大概也是可以谈一谈的。”

  听到这话,何夕面色稍稍放松了一些:“直接开城投降估计有点难,毕竟这些当官的还是要名声的。但如果可能的话,让他们放弃抵抗,或者说到时候装一下样子再投降。那倒是有可能实现的。”

  何夕和王汤姆在儋州只停留了两天,然后原路返回海边,登船出港继续向北,绕过海南岛西北角之后折向东方,直接驶往琼州府城。这沿岸虽然还有临高、澄迈两县,但根据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两座县城的城防都只能用简陋来形容,还不足以对海汉的计划造成妨碍,因此何夕和王汤姆决定直奔主题,直接就冲着琼州府城去了。

  琼州府城始建于北宋开宝五年,距今已经有六百多年的历史,而正是由那个时候开始,琼州岛的治所由崖州变为了这座新城。不过直到明洪武二年,兵部侍郎孙安率部进驻琼州岛,琼州才升格为府,由这座府城来对全岛实施统治。

  而为了能够符合一府治所的地位,这座城市再次进行了扩建工程,而且施工工期长达九年。建成之后的琼州府城城围达1253丈,高两丈七,厚两丈八,城墙上建有稚堞1843个,开有东南西三道城门,分别为朝阳门、靖南门和顺化门,北边虽然没有开设城门,但城墙上建有一座辅助防守的望海楼。到洪武十七年的时候,海南卫指挥桑昭又主导了一次扩建工程,在西门外增筑了周长三百八十丈的土城作为子城。这才基本宣告了琼州府城的筑城工程告一段落。城外有护城河,外来的船只可由南渡江的水道一直驶抵到城下。

  琼州府城是琼州岛上的第一大城,单以城防设施来看,琼州府城也要比他们先前考察的儋州要强出不少,毕竟这地方是整个琼州岛的政治和军事中心,防卫的力度肯定要比其他的边陲小城严密得多。

  到了琼州首府,两人行事也就没有再像儋州那样大摇大摆了。在听取了驻府城办事处人员的情况介绍之后,两人各自花了几天时间在城里进行实地考查。

  琼州府城的情况要比海汉先前所渗透的城市复杂得多。主要是因为这里的人口要比岛上其他地方多出不少。城内加上周边地区的人口,几乎是岛上其他城池加起来人口数量的总和了。何夕在两年前曾来过这里,不过这次故地重游,还是能感受到这个城市有了一些显著的变化。

  市面上能看到不少由海汉制造的日用品,从高档的玻璃镜到便宜的肥皂、火柴,只要是三亚那边有卖的,这里基本上应有尽有当然价格至少比三亚翻了一两倍就是了。民众看到他的一身海汉打扮,也并没有再像两年前那样好奇地围观。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小孩凑过来跟着,很快就被家长一边责骂一边拉走:“看什么看。没见过海汉老爷吗?”

  遇到这样的状况,何夕有些啼笑皆非,海汉驻府城办事处的穿越者其实也就两三个人,但办事处下属的人员却是有三十多人,而这些人基本都是归化民,其中有不少铁了心跟着海汉干的人,就选择了剃头易装的方式来表明自己的忠诚态度。只要进了海汉体系时间稍长一些。气质和精神面貌自然而然地就与大明的普通民众产生了差别,而这些民众又分不清哪些是真海汉人,哪些只是归化民,但对他们而言,海汉人已经不算什么稀奇事,几乎每天都能在街上看到几个。完全没必要围观。

  海汉在府城并没有开设零售类的商铺,这也是现阶段海汉商业系统在外运作的一个很显著的特征绝大部分商品都通过经销商、代理商的方式来建立销售渠道,让大明的商人能够从海汉的工业化生产方式中分得一杯羹。而这些大明代理商的存在,也为海汉商品进入大明的市场扫清了最后一道障碍,甚至可以在特定条件下成为执委会手中一支可用的力量。

  例如驻府城办事处虽然正式人员编制还不到四十人,但整个琼州府城接受海汉雇佣,为海汉跑腿办事。以及直接利益相关者,少说也有两三千人之多。这些人在数万的府城人口中看起来比例不大,但不可忽略的是他们背后那些隐藏的间接相关者。

  如海汉私盐在本地的经销权,就掌握在海南卫指挥使的小舅子手里,这门生意每年至少可以给他家带去五千两银子的收益;而总揽了海汉玻璃文具在本地销售渠道的,则是知府大人的亲外甥,这门生意真的可以说是躺在家里就把钱给挣了。其他的诸如此类的关系户还有至少十几家,几乎包揽了所有的海汉商品在府城的经销权,这些既得利益者并不会反感海汉商业体系在本地的运作,反倒是期盼着三亚那边能够定期地推出新的产品,以便能让他们的商铺有新的炒作点。

  由海汉自行经营的店铺不多,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海汉银行。作为琼州岛上的主要销售市场,财政部在琼州府城也开设有一间支行,初期主要就是结算三亚与琼州府城之间的货款,方便那些专门来回于两地之间的海商。不过随着银行业务范围的逐渐拓展,目前银行的业务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替商人们结算货款而已,印刷了定额面值的银票已经开始逐步在市面上流通起来。

  现在海汉银行在琼州府城发行的定额银票跟广州支行在当地发行的银票是一样的,分为十、五十、一百三种面额,不记名不挂失,随时可到海汉银行兑换等额现银。这种小额银票在推出之后就得到了商界的普遍好评,即便是开始有所怀疑的人,在验明身份之后,被请到银行的地下银库中看了窖藏在此的十万两库银之后,也大多打消了原本的疑虑。根据海汉银行所提供的数据,目前琼州商界的交易当中使用海汉银票作为支付手段的比例,已经高达近五成了。

  然而官府对海汉银行这种不声不响就掌握了本地经济命脉的做法,却丝毫都没有警惕感产生对于官员们来说,把通过各种门路收上来的银子放在城外由海汉民兵荷枪实弹把守着的银库里,远比在自家后花园里刨个大坑埋在地下,然后每天晚上为此担惊受怕要好得多。反正需要用银子的时候直接给海汉人传个话,将银票交给他们,银行的运银车半个时辰之内就会把足额现银运到指定的地方交付。

  相关的部门经过了两年多的运作之后,已经能够熟练地运用商业渠道为其他的渗透工作铺路。结合了政治、文化、经贸等领域的推广于一身,这一整套运作体系所能产生的作用,远比单纯的贸易关系要强得多。海汉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文化理念等等,一直源源不断地通过这个体系渗透到府城每一个居民的生活当中。

  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这里距离三亚稍远,不太可能像崖城那样,在短短两三年之内就被海汉迅速同化,然后架空当地官府,实现了事实上的吞并。事实上海汉在海南岛上的整个扩张趋势也随着地域距离的变化而呈现出进展程度上的差别,距离越近,海汉控制的程度就越高,距离越远,海汉在当地的影响力就越有限。...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