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门中人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门中人

  贺强沉默一阵才又开口道:“小李,你来到三亚也有数月了,以你之见,海汉可有不如大明之处?”

  李清扬沉吟道:“海汉治下,民生太平,市面繁荣,要说治理地方,的确是好手。   . 只是这些人不尊先贤,不敬正统,这蛮夷的思想却是个大问题。若是他们肯归顺正统,投降朝廷,未尝不会有一个好的出路……”

  “小李,此言差矣。”贺强轻声打断了他的话头:“若是他们归顺朝廷,只怕朝廷第一时间就会治他们的罪!”

  “这是从何说起……”李清扬话一出口,便已经醒悟过来。

  果然贺强接道:“这些海汉人既会治世,又懂练兵,还会赚钱,你觉得朝廷会让这种无所不能的人继续存在下去吗?若我是朝廷高官,听到有这种人存在,恐怕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将他们抓起来杀了!”

  “贺管事这也是一家之见,朝廷任用贤能也是传统,未必会怪罪这些不懂大明律法的海外来客。”李清扬还是下意识地为大明官方分辩了两句,只是这话说出来也的确没什么底气。他作为现任锦衣卫,当然知道很多官场上的秘密,像海汉这种海外来客,想要不通过科举的形式而进入到大明的官僚体系,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们如果只是一群海客,来大明混口饭吃,那或许是没什么问题。但事情难就难在他们太能干了,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精,大明的官场……养不下这群人啊!”贺强这话要是敢换个地方说,李清扬立刻就可以用“妄议朝政”之类的罪名把他抓回衙门里修理修理,但在三亚这地方,却是没人会在意这种事情。

  李清扬不止一次听到海汉人在公开场合议论大明的状况,在这些人眼里,强大的大明帝国似乎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对象,施耐德甚至将其简单定型为“资源供应地和销售市场”尽管李清扬并不是很明白这种说法的具体含义。但很显然并不是什么很好的形容词。

  至于对大明官场的评价,李清扬倒是听郝万清提到过一次。郝万清当时的话说得非常重,因此给李清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大明朝廷靠着现在这批官员,结果就只有一个,要完!”

  郝万清当时并没有给出什么干货证据,但就是这么一说,也让李清扬感到极度的不安。要知道海汉人对大明官场上一些大事件的预测。从来都是百分百全中,没有出过任何的误差。像郝万清这样的高官说出“大明要完”这么严重的判断。李清扬认为他并不是顺口一说,而是海汉人真的知道些什么。

  对于贺强的看法,李清扬现在只能以不予置评的态度来应对。在这地方他也没办法亮出锦衣卫的身份来耍威风,那样做完全就是自寻死路只要他亮明官方身份,那一刻对海汉而言他就失去了存在的作用。

  李清扬也知道贺强并不是无意识地跟自己聊到这样的话题上,事实上类似这样的谈话,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有一次,而每一次谈话中总会有一些触及到李清扬心底的内容,让他的政治立场越来越不稳定。李清扬相信这些谈话极有可能就是安全部有意安排的。尽管他自认是一个心志坚定忠于大明的人,但前面就已经选择了屈服,现在想要再坚决地拒绝这种软性洗脑的谈话就很难了。

  李清扬正陷入沉思中,一名伙计从店外快步进来报告道:“贺管事,外面来了两名警察,说是我们这发放药剂的队伍挡了道路,让我们收一收。”

  李清扬闻言醒过神来。起身道:“在下先去看一看。”

  李清扬到了门外,见两名穿着黑色警服的年轻人正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指挥着长长的队伍排成蛇形阵。李清扬见这两人有些眼生,瞥了一眼他们腰间武装带上别着的手铳,不敢怠慢连忙上去道明了身份。

  其中一名肤色黝黑的警察开口道:“你就是福记的活动负责人?你们搞这个免费发药的活动,有没有在港区管委会报备?”

  “有有有。手续都办好了的!”李清扬赶紧从怀中取出文件,摊开来展示给这警察看。当时办这活动的时候他并不知道需要向海汉的衙门报备,还是贺强提醒他之后,才匆匆忙忙地赶去补办了手续。

  那警察看这文书上的确是盖有胜利港管委会的大印,面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以后搞这种活动,要限制排队的长度,你看看你们门口这队伍。把街面都给堵住了!”

  “是在下考虑不周,这便让伙计去疏导人群!”李清扬现在也只能把这笔帐记在贺强头上,要不是被他拉进去喝茶聊天,自己在这里盯着哪会出状况。

  说话间贺强也出来了,不过他一出来看到这两个年轻警察便笑了:“符力、小宝!好久没看到你们两个大少爷了!”

  “贺管事在啊!”刚才与李清扬交谈的警察咧开嘴笑着应道:“还以为你老人家回广州去了!”

  “广州有什么好的,哪有三亚过得舒服!”贺强笑道:“你们俩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小宝也当警察了?”

  穿着一身警服的于小宝应道:“我们回来有一段时间了,穿这身不是我自愿的,纯粹是被抓了壮丁啊!”

  于小宝和符力接到执委会的调令之后回到三亚参加青年干部进修班学习,距此已经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在此期间他们几乎一直都是在鹿回头半岛上的驻地进行封闭学习,并没有出来溜达的机会,是以贺强最近也没有在胜利港商务区这边见过他们。最近因为三周年庆期间的公众活动比较多,需要大量的军警人员来维持秩序和治安,因此进修班的这帮年轻干部也全部被借调出去,充当临时工的角色。于小宝的编制虽然并不在警察司,也被强行分配了一个巡警的任务,跟着符力在商务区这边巡视。

  当初“福瑞丰”初到胜利港的时候,贺强便认识了这两个骑着车到处跑的少年,还时常拿点广州带过来的小东西逗他们玩。不过那时候他们还是跟在宁崎屁股后面转的懵懂少年,没想到两年多时间过去,这两人倒是已经混得人模人样了。

  “来来来。屋里坐会儿,喝喝茶,歇歇脚再接着出去巡逻!”贺强一手拉着一个,便将这两人带进了店内。两人倒也没有推辞,他们一个是临时兼职,另一个是高级干部,并不会有人来查他们的岗。偷会儿懒倒也无伤大雅。

  “小李,你也来!”贺强倒是没忘了把李清扬也带上。顺便也给符力和于小宝作了介绍:“小李,这是于小宝和符力,这两位可是执委会首长们面前的大红人。这位是李清扬,在店里管账,你们多多亲近亲近。……小李跟安全部的郝主任也很熟的。”

  安全部是干嘛的,于小宝和符力都是再清楚不过。于小宝在驻广办期间虽然并不涉及安全情报方面的事务,但他的玩伴之一,造船厂首席技师张天贵的小儿子张千智就是跟着何夕进了安全部,现在在广州跟龚十七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也可以算得上是高级干部了。不过因为安全部门的特殊性质,张千智并不在这里的进修班人员名单当中。

  至于符力就更不用说了,他所在的警察司和安全部在工作上有着诸多的交集,特别是两个部门都有涉及到的案件侦办和移交工作,多数都会在符力这里经手。符力很清楚安全部的权限在某些方面要远远高于警察司,而安全部郝主任基本就算是本地的一把手主管了。贺强这介绍虽然简短,但符力和于小宝都立刻知道这位白白净净。客客气气的帐房先生,应该也是安全部编制内的人员。

  “没请教李先生以前在哪里高就?”入座之后,符力便很直截了当地问道。他跟海汉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李清扬并非海汉人,而是一个明人。然而在他的印象当中,并不记得安全部里有这么一号人物。

  李清扬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在下之前是替朝廷效力的!”他还是第一次听贺强介绍人的时候扯上了执委会,之前顶多说是某某部门就完事,而且双方熟识的表现显然也是认识时间很长了,看样子这两名年轻警察的来头的确不小,在他们面前说谎,李清扬认为被揭穿的可能性会很大。

  贺强忽然干咳了一声道:“你们聊着,老夫去门口看看还有多少存货没发完。”

  在座的三人都算是海汉公门里的人。贺强可并不想在旁边听到一些自己不该知道的东西。他把符力和于小宝拉进店里喝茶的目的,也就是想让这两个年轻人和李清扬聊聊这是安全部给他的任务之一,多创造机会让李清扬接触到本地立场坚定的年轻归化民,符力和于小宝显然是极佳的人选。

  听到李清扬说这话,于小宝和符力交换了一下眼神,心里都有了底。海汉这边在三年中的确招收了不少原本替大明效力的人,包括衙役、小吏、捕快、学院教员,水陆士兵甚至是底层军官。这些人在进入海汉体系之后大多得到了稳定的基层职位,并且很快就被周围的环境所同化,成了归化民当中的一员。不过有一些部门对于人员的招收是非常严格的,比如执委会直属的卫戍部队,又比如负责安全警报工作的海汉安全部。

  一般来说,在大明公门中有过从业经验的人都不会被选入安全部,顶多能进司法部做事。安全部那边对入选者的工作经验并不是特别看重,而是更在乎入选者的思想态度是否对海汉足够忠诚,这个门坎足以刷掉绝大部分过来人。像李清扬这样自称以前是替朝廷做事,而现在却是在安全部的编制当中,基本上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人在投靠过来之前是在替朝廷的情报部门做事,手上掌握有某些让安全部必须重视的资源,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他会得到安全部的录用。

  而符力立刻想起了半年前的一个传闻,忍不住问道:“半年之前,据说有一批公门派出来人在广州那边被我们的人抓到了,后来被送到三亚之后就渺无音讯了,李先生可知此事?”

  李清扬深呼吸了一下平静心情,这才开口应道:“其中便有在下。”

  “原来如此。”符力立刻就已经确认了李清扬的身份。半年前他曾经听任亮说起过,安全部在广州那边破了个答案,还出动了民团的人,抓了一批试图潜入三亚搞破坏的锦衣卫探子。当时警察司也被动员起来,在三亚的两处港口设卡盘查外来人员。

  这件事并没有在民间公开,即便是警察司这样的特殊部门,也只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发生,至于说事情经过,抓到的人最后下场如何,统统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符力当时也很好奇这件事,还专门找人打听过,不过后来却是受到了任亮的警告,让他少去探听安全部的事,那个部门可不像看起来这么好打交道。半年时间过去,符力本来已经逐渐淡忘了这件事,倒是没想到居然在商务区的一家铺子里遇上了当事人。

  符力略有一点不自然地笑了笑道:“也没什么,想必当时只是有些误会而已。既然李先生现在已经是自己人,今后倒是要多多来往才是!”

  李清扬觉得这“自己人”三个字实在有一点勉强,他虽然现在的确是接受海汉安全部的管辖,但安全部也知道他是双重身份,不单为海汉效力,同时也还是在为大明锦衣卫做事。不过这其中的内情,他现在也不便对符力这个外人说明,只能是尴尬地笑了笑,对于符力的这个安慰没有过多的回应。...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