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三周年庆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三周年庆

  目前海军所拥有的作战船只已经足以称霸琼州岛周边海域,并且可以辐射到珠江口、北部湾以及中南半岛沿海部分区域,执委会认为这样的军事实力已经足够护卫住现有的沿海根据地,是时候把有限的造船资源腾出一部分来弥补海汉在海上运输能力方面的缺口了。   .

  海汉只用了非常的短的时间,就从初期的租买为主进化到了自行造船的阶段,但由于造船厂的大部分资源在近两年中都用在了海军战船的建造上,民用船只的建造量其实远远跟不上治下地区商贸货运发展的需求,因此尽管海运部名下有胜利港造船厂和黑土港造船厂两处工厂,但依然还是需要每年从外部购入两位数的中式帆船来满足运输任务所需。

  而中式帆船的运载量、航速、适航性能都跟海汉自行建造的海船有着较大的差距,因此商务部和海运部也一直期待着执委会能早点下令,让造船厂的生产任务由军转民,多造一点货运船只等南下前往马六甲的航线一开通,海运部认为至少需要投入二十到三十条船才能够用,而现有的货运船只数量显然并不能满足新航线的需求。

  尽管以王汤姆为首的海军军官对于执委会的这个安排有些不太满意,但至少也得到了两艘造价高昂的主力战船,其实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要知道这两艘船的价值已经足足超过了二十艘“探索级”民用版商船了,商务部对此可是眼红得很。而且这两艘船由于装配了蒸汽动力系统,平时的维护和使用开支都要远远大于传统的纯风帆动力船只,等海军拿到新玩具的兴奋劲过去之后,恐怕就得头疼怎么从有限的军费中挤出一部分来维持这两艘大船的运行了。

  当然了,这种想法主要还是来自于其他部门,军方内部可并不这么看。海军这边进行“威严号”战舰交接仪式的当晚,军方的高级军官们便已经开过内部会议,讨论海汉的下一个作战对手了。想要维持军方在整个社会体系中的重要地位,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停止对外采取军事行动。和平的时间保持得太长。总会有人质疑花费巨额经费维持军队运转的意义,而适时地采取一些军事行动,在打击外部敌对势力的同时也向自己的臣民展示一下肌肉,在军方看来也是很有必要的措施。

  不过在制定对外的军事计划之前,军方还有一件必须在三周年庆期间完成的重要事务,那就是各支驻外军队的编制升级。这不单单是像头几年那样这样里增加一个连,那里多驻两个排的增兵形式。而是要在升级编制的同时扩大外地驻军的权限范围。

  执委会已经原则上同意了军委提出成立海南、安南和广东三个军区的议案,就等着在三周年庆这个时机来进行发布了。

  三大军区的行政级别虽然是一样的。但各自担负的职能还是有些区别。海南军区目前的职能更类似于卫戍警备区,首要任务就是保护三亚核心根据地和类似田独工业区、莺歌海盐场、石碌铁矿这样的重点生产单位,以及常驻在海南岛上这数百名穿越者的人身安全。

  安南军区的任务相对要简单一些,将主要负责保卫黑土港矿区的安全,以及维护海汉在安南沿海各个租界港的利益,今后可能负责的区域还会沿着中南半岛的海岸线继续向南延伸下去。而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任务,那就是维持海汉与安南之间的军事合作关系,并且保持对安南的军事压制。

  目前海汉与安南之间的军事合作仍在继续,位于升龙府以东海岸线上的涂山训练营已经被初建成时扩大了好几倍。训练设施也在这两年多里逐步完善起来。民团的军事顾问们在这里已经为安南军方训练了超过两万名火枪兵和炮兵,并且对数百名安南军官进行了形式多样的培训,其中不乏有郑廷这样前途一片光明的年轻高级军官。

  虽然安南军方在武器和人员培训方面对海汉的依赖十分严重,但军委并没有放松对安南必要的警惕。而杜绝安南生出二心的最好办法,军委认为莫过于将海汉民团的战力优势一直保持下去,而这除了不断地升级武器来提升战力之外,同时也得进一步扩大驻军的规模。增加驻军的行动自由度才行。

  相较于爆发战事可能性最小的安南军区,广东军区所辖区域无疑是三大军区中最有可能发生某些不可控状况的地区。而不管是攻略广东沿海的要害地带,还是继续向着东北方向的福建沿海扩张势力,其前提都是要有一支足够强大的武装力量作为后盾才行。而随着香港岛新港口的建设进程,军方也看到了在广东沿海构筑大型军事基地的可能性。

  设立移民转运基地的番禺距离广州城过近,在目前的状况下还不宜驻扎数量过多的军队。以免刺激到广东地方官府。而大万山岛的面积又过于狭小,驻扎两三个连的军力就差不多到头了,并且港口狭窄也不便停靠海军刚刚启用的新式主力战舰。面积近80平方公里的香港岛显然就没有这么多的问题,有足够大的面积让军方在岛上设立大型军事基地,并且与大陆之间的海峡也将成为最好的防御屏障。

  1630年4月1日,大明崇祯三年二月十九,海南三亚。

  穿越三周年的庆典规模再一次超越了历史。执委会为此特地安排了两天的全民假期,以示与民同庆之意。除了惯例在胜利堡大门前的广场上进行阅兵之外,今年民间也多了许多自发组织的庆祝活动。胜利港商务区满街的门面都是张灯结彩,户外不时能听到爆竹声炸响,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

  除了抓紧时间在此期间大赚特赚的酒楼饭馆之外,其他的商家也都没闲着,纷纷迎合这个时机打出了各种折扣的广告,指望着这一波节日消费能够给他们带来丰厚的收益。

  “小马,把这立牌搬出去,摆到门口显眼的地方!”李清扬大声指挥着伙计将刚刚写好的广告看板搬出去,上面用红色涂料写着醒目的广告语欢庆三周年,折扣无极限。本店所有高级补药一律八折起!后面还注有一行稍小的字:归化民可凭身份证明进店领取免费驱虫散一份。

  这广告词倒不是李清扬自己想出来的,而是贺强动用了自己私人关系去商务部找海汉人撰写的。李清扬现在不但是“福记药铺”胜利港分店的帐房,而且因为其表现良好,现在还负担起了一部分的二掌柜职责。在这里待了几个月之后,他已经在自己的新岗位上做得驾轻就熟,毫无违和感,站在店门口指挥着新来的店员:“别摆到街面上去。待会警察过来会挨训的!对,就放在屋檐下面。冲着景观大道那边!”

  广告牌放出去没过一炷香的工夫,便开始有归化民在门口驻足,李清扬唯恐这些人不识字,就又叫了一名伙计到门外去解说。不多时便有民众开始涌向门口,好在李清扬已经料到发放免费东西会有这样的结果,赶紧让其他伙计摆出两张条桌放在大门外,大声指挥民众在门口排队,以免狭小的店堂内涌入太多人之后发生拥堵,反而让那些想消费的买主进不来。

  这驱虫散的成本极低。所用的也都是廉价药材,“福记药铺”提前数天就制备好了一千二百份用来发放,其成本也才不到百元而已,里面还有十元钱是印制包装纸上店铺名称的花费。单从目前的宣传效果来看,这钱应该是花得很值了。

  贺强笑眯眯看着店内外涌动的人潮,这种热闹的场面在平时可是不太容易看到的。由于合作的时间够长,执委会每年在这个时候安排庆祝活动的习惯。贺强是非常清楚的,因此才提前安排了这样的促销活动。不过具体的事情他都是交给了李清扬在经办,没想到他倒是处理得井井有条,如果不是考虑到他的特殊身份,贺强其实很有心把他推荐给总柜那边,让他作为“福瑞丰”在本地下一任主管的候选人。

  “小李。来来来,让伙计们去忙就行了,你来陪老头子喝喝茶!”活动进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见店内外的秩序井然,贺强便招呼李清扬回到店堂里坐下来喝茶。

  “老夫刚才看柜台那边记录,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店里的药材就卖了七百多元钱出去。这活动还真是见效快啊!”贺强不无自得地说道。

  李清扬也是个机灵人,不失时机地拍了一记马屁:“这都是贺管事眼光独到,手段高明,领导有方啊!”

  贺强笑了笑道:“小李,你可知道海汉人这两天放大假,是在庆祝什么事?”

  “略有耳闻,但不明其中奥妙。”李清扬应道:“在下只知三年前的今日,海汉人跨海而来在此登陆,是以每年都在此时进行庆祝,想必也是为了纪念他们能够来到这个好地方吧!”

  “好地方?三年前海汉人登陆的时候,这里还是荒滩一片,连活人都没几个,更谈不上什么港口码头商务区,就算海盗都不会经常来光顾这里,算得上什么好地方!”贺强摇摇头道:“你说的不是没道理,但并不是主要原因。”

  李清扬想了想又补充道:“听说海汉人来时所乘的那些大铁船全都无法使用了,他们也没办法再跨越大海返回故土,这庆祝活动或许是他们怀念故国的一种表现吧?”

  贺强轻轻晃着脑袋应道:“或许有之,但亦未全中。”

  “在下愚笨,请贺管事指点。”李清扬自知猜不透其中缘由,便果断放弃。他知道贺强背后的李家跟海汉人打交道的时间极长,其合作的程度可以说是大明商家中最深的,想必贺强也知道许多外界所未闻的海汉内幕。而这些内幕消息,也正是李清扬最为感兴趣的东西。

  贺强看看左右无人,才放低了声音道:“海汉此举,便是固化民众意识的重要举措之一,让他们逐渐忘记原本的身份,将自己当作海汉人。”

  李清扬听得心头一惊,立刻便如醍醐灌顶一般明白了海汉人搞这种大型活动的意义。本地归化民除了几百名真正跨海而来的海汉人之外,全由汉人、黎人、苗人和安南人组成,在海汉人的长期宣传之下,这些人对于自己所属的国籍恐怕已经不是那么在意了,而这样的一个庆祝活动,无疑是给了他们一个非常明确的指示这个节是海汉的专属节日,而参与这个节日的你们就是海汉人!

  李清扬回想自己刚才在店门外所见到的那些面孔,的确能看出他们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这些民众不但平时能够享受到海汉制度所带来的平静生活,而且每年还有这样的节日来影响他们的思想,也难怪海汉治下地区的社会如此安稳,从未听说有大规模反海汉的动向发生。

  姜还是老的辣啊!李清扬一边感叹,一边谢过贺强的指点。

  贺强摆摆手道:“你也不用谢我,其实你跟海汉人的交道打了多了之后,也能摸着他们做事的路数。他们获取民心的本事,可比朝廷强了千百倍!朝廷在琼州岛花了几百年没做到的事,海汉人来了三年时间就做到了,他们的确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才是!”

  李清扬此时早就没有把自己当作朝廷命官看待了,闻言并没有什么愤怒感,只是觉得有些无奈。大明如此多的能人,治国几百年,居然还不如这群从海外漂泊至此的异族做得好。贺强的话说得非常直白,李清扬也能够感受到他对朝廷深深的失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