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九十章 立场不同

第四百九十章 立场不同

  胜利港造船厂里打造的并不是什么新式的货船,而是火力强大的海汉战舰。   . 托马斯所期望的重商主义也并未在海汉这里得到体现,很显然海汉执委会还是决定要走军事扩张的路线,而商业只不过是他们赚取军费的主要途径罢了。

  托马斯骂归骂,但他心中其实很明白海汉现在在军事领域的优势可不是靠着嘴皮子就能让其消失的。葡萄牙在马六甲海峡以东地区的海上武装力量与海汉人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如今大概也就只有荷兰人和西班牙人才有资格跟这支新崛起的势力在远东一争高下了。

  葡萄牙目前在军事与贸易领域都和海汉有着诸多合作项目,所以托马斯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其实也知道海汉的壮大对己方而言还是有一定的好处。海汉影响力所及之处,几乎就可以等同于葡萄牙商路所能到达的地方,这种商路拓展的速度可比葡萄牙人自己来操作要快多了。而且海汉民团这种专业军队所能给海商提供的庇护,也远非民间武装商船的自发组织可比。

  自海汉在三亚落脚以来,这两年多时间里几乎将琼州岛周边的海盗剿了个干净,顺带着连珠江口海域也清理出来了,这对于长期出入这些海域的葡萄牙人来说绝对算是一件好事。甚至已经有葡萄牙商人开始固定地加入到每月两班定期从珠江口出发前往三亚的商船船队中,因为这两班船队都会有海汉战船全程护航,安全性大大超过了普通的航程安排。

  托马斯很希望海汉人能够将这种护航航线继续向北拓展,延伸到福建沿海地区这样就可以在最大限度上争夺荷兰人对大明的贸易区域,而且关键时候还能有海汉人在前面挡枪,不会直接伤及到葡萄牙人的利益。

  如果荷兰人和海汉人干起来……托马斯想到这里眉角不由得挑动了一下,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这两方要是打起来,不管谁输谁赢,对葡萄牙而言都要算是一个利好消息。

  所以葡萄牙现在是处于一种很矛盾的境地中,一方面在远东拓展贸易商路需要有海汉这个强力伙伴的支持和协助。但另一方面海汉的急速扩张也给葡萄牙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他们花费这么多时间、精力和财力进入远东市场,可并不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态而来的。海汉人虽然是合作伙伴,但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也是竞争对手,海汉在海运方面的优势越大,双方合作中的地位就只会越发地不平衡。

  虽然葡萄牙在之前的合作中已经算是处于被动的弱势地位了,但托马斯并不希望这样的局面继续恶化下去这种被动已经大大地限制了葡萄牙商人从远东地区所能获取到的利润。说得严重点那就是在牺牲葡萄牙王国的利益来养肥这群海汉人。

  托马斯在三亚已经住了有一段时间了,他也对海汉治下的社会结构有了一定的认识。虽然不太能理解海汉执委会的治世理念,但他也能看出其治下地区的社会稳定性远远超过了大明,权力层也分别由多人共同把控,这股势力几乎不太可能因为内部发生问题而崩塌,因此也不用指望海汉会在短期内自行衰落。唯一可能对其发展造成阻碍的,大概就只剩下战争了。

  但偏偏海汉在军事方面的实力强得不可思议,不单当初的南越军队对其无解,就算是大明帝国这样的庞然大物,对海汉武装的存在大概也不会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最有可能跟海汉正面爆发武装冲突的势力。在托马斯看来大概就是荷兰人了。

  葡萄牙在与荷兰人的海上扩张竞争中已经处于了明显的下风,指望大明去对付荷兰人显然不太现实,前几年大明南方水师尽出,才堪堪逼退了驻扎在澎湖的那帮荷兰人。而在大员岛上荷兰据点,显然大明帝国已经既没有动力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拔除了。能完成这个任务的,大概就只能指望正在冉冉升起的海汉海军了。

  这次托马斯回到澳门,除了述职之外。另一方面也是要接受理事会的新指令。这次回到三亚,托马斯除了带回一批从万山港转售而来的货物之外,还有澳门理事会的最新安排。

  托马斯所乘坐的船只这次没有驶入三亚港停靠,而是直接进了胜利港。靠岸之后托马斯率先下船,掏出一份文书给已经候在岸边的港务人员:“这是船上的人员名单,请直接交给邱主任过目。”

  通常外来船只到港之后的人员报备登记都很简单。托马斯如此慎重,是因为随船而来的人员中有第二批葡萄牙军事教员共计四十五人,这些人的身份相对比较敏感,托马斯知道胜利港对于外来人员的管控较为严格,为了避免误会才提前准备好了相应的文书,并要求胜利港管委会的负责人邱元亲自出面处理。

  托马斯在三亚住了足足有一年了,港口上的工作人员自然是认得这个深目高鼻的西洋番人。当下便立刻拿着文件去了港务中心。不多时邱元便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来到了码头上,两人简短寒暄之后,邱元便让工作人员登船,为这批新来的客人办理登记手续当然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对这些人进行初步的检疫,防止他们中间有病患携带某些症状明显的热带传染病入境。

  去年双方开始合作之后,海汉便向葡萄牙人提出了要求,希望能够雇佣一批经验丰富的军事教官,到三亚协助训练民团士兵主要是炮兵和水兵。这个要求后来得到了澳门理事会的同意,后来也送了一批军事人员到三亚来担任新兵教官。

  尽管对于穿越者们来说,四百年之前的作战思想只能用原始来形容,但这批葡萄牙教官的专业军事素质还是相当不错的。他们都是从军多年的职业军人,在欧洲和远东战场上都曾经有过一定的实战经验,很清楚在战场上更需要那些实用的战斗技巧,也明白在军队中维持严格军纪的重要性。他们或许并不能适应民团的作战要求,但训练那些刚入伍的新兵却已经完全能够胜任。

  在聘用了这批葡萄牙教官的大半年中,他们已经协助军训部门训练了数量超过一个营编制的新兵。由于在三亚这边获得了较为丰厚的待遇,这批葡萄牙人也乐于长期待在这里当教头,毕竟这地方安全。完全不需他们上战场打仗,而且所能获得的收入也远远超过在澳门当武装侍从的水平。

  对于海汉而言,这批外聘教官的到来大大地解决了自身专业人员不足的问题,而聘用他们的花费,从效果来看也算是物有所值。当然了,最为重要的思想教育课程,军训部门并不会让葡萄牙人插手。这事有专门的政治部负责,有一整套的思想培训内容让那些懵懂入伍的新兵们在短期内就成长为执委会的忠诚战士。

  海汉这边在尝到甜头之后。在近期的扩军潮中便再次想到了葡萄牙人,希望他们能够提供更多的军事教官来三亚任职。而澳门理事会在经过了反复讨论之后,认为在军事上协助海汉的结果还是利大于弊,便决定再派出一批人到三亚来服役。

  在进行了人员登记和检疫工作之后,邱元便让人带着这批人去另一处码头搭船渡过海湾,到胜利港驻军警备区报到。那边自然会有军方的人接手,安排好他们接下来的生活。而托马斯的工作并未就此结束,他还必须要申请和执委们见面,传达澳门理事会的某些意见。

  两个小时之后。胜利堡内某处会议室内。

  “托马斯先生,如果葡萄牙商人只是想要重返安南从事贸易活动,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们还可以给予一定的协助。但贵方想要在当地建立永久性港口和其他的军用设施,这个就恕我们无能为力了。”陶东来沉声说道:“我们在安南国海岸线上暂时控制的几处港口也都是以租界的方式在进行使用,我建议贵国也可以效仿我们的这种方式。”

  托马斯听得暗自腹诽,海汉在安南占的地方的确是以租界的名义。然而无论是海汉还是安南,大概都已经没有了再一次交换这些地区实际控制权的打算。这些地方究竟是叫做海汉租界还是海汉领土,大概海汉这边是不太在意的,真在意这种名称差异的可能就只有安南的史官,至少“租界”这种说法记载下来还不至于让安南在脸面上太难看。

  但这种办法海汉可以用,葡萄牙人却没法照搬。原因很简单。因为葡萄牙人当初所支持的是南越朝廷,跟现在统治安南的北方朝廷就是单纯的敌对关系。如果不是海汉的及时介入,北方朝廷说不定这个时候早就被推翻了,所以现在掌控安南大权的这帮人对于葡萄牙人非但没有任何的好感,反倒是忌惮的情绪居多。

  如果葡萄牙人想向现在的安南朝廷申请类似澳门这样的居留地,先不说使用地皮的时限问题,光是提这个方案就有极大的几率被安南人直接回绝掉。对刚结束不到一年的内战记忆犹新的安南朝廷。大概不会这么快就原谅自己曾经的对手,更别说赐予他们土地,让他们在自己的国土上定居了。

  但葡萄牙人想要维持马六甲到澳门的航线,那就必须在这段漫长航程的中途拥有一些安全的停靠点才行。现在的三亚可以算是一个,但从三亚到马六甲海峡的葡萄牙港口,航程足足有上千海里之遥,这么远的距离如果单凭出发时所携带的补给,无疑将是非常困难的一段航行。于是在地处航程中间的中南半岛,即现在的安南国南部的海岸线上建立安全稳定的停靠点,就成为了葡萄牙人必须要完成的一个目标。

  1629年上半年安南内战结束,葡萄牙人全面撤出安南之后,葡萄牙商船往返于这段海域开始变得异常的艰难,原因便是他们先前可以停靠的一些港口,现在全都被安南朝廷所封禁,以至于船员们不得不冒着在海上断绝补给的风险去完成这段航程。

  原本葡萄牙人还指望着海汉这边在战后能够迅速地重建会安港,这样他们也能跟着一起沾光,但没想到海汉人帮着北方朝廷打完内战之后就直接撤军不管了,说好的南方港口也一直是处于纸上谈兵的状态,拖到下半年都还是雷声大雨点小。

  海汉人拖得起,但葡萄牙这边可就拖不起了。由于途中补给不便,原本往返于马六甲海峡和澳门之间的葡萄牙商船在近半年中已经缩减到前两年的三分之一不到,而剩下这些船当中的绝大部分,还是看在与海汉交易的丰厚利润上才在继续坚持。其他的船只大部分都开始转往南洋,探索班达海、马鲁古海、哈马黑拉海这些未知海域去了。

  如果再继续拖下去,就势必会影响到现在的海贸状态了,澳门理事会权衡之后,认为既然海汉人暂时不想动,那不如自家主动一点,在中南半岛寻求合适地点来建立停靠补给点。但这个事肯定是没办法绕过海汉来办,于情于理都必须先得跟海汉人打声招呼才行,毕竟他们才是现在安南朝廷的庇护者。

  当然了,来此之前托马斯也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知道己方所提出的要求未必会被海汉人所接受。毕竟这类军民两用的设施有些敏感,海汉人都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脾气,理事会的打算多半会被拒绝。果然不出所料的是,陶东来在听完他所提出的要求之后就作出了非常明确的拒绝,反倒是建议葡萄牙人采用租界形式来寻求他们所需的地皮。...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