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战舰的威慑力

第四百八十九章 战舰的威慑力

  执委会和军方对于海军都寄予了极大的期望,不遗余力地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各种资源,目的便是期待海军的战斗力能够速度成长起来,对琼州岛周边海域、北部湾、华南沿海乃至中南半岛沿海都能形成有效的实际控制。  而使用了众多“新技术”的旗舰级战船,就正是用来实现这些战略目的的工具。

  然而颜楚杰刚才所谈及的这些实际困难,势必会影响到执委会和军方的计划进程,虽说在不能使用蒸汽动力的情况下,“威严号”依然具备了远东地区几乎无人可敌的海上战斗力,但这毕竟和高层的预期有了一定的差距,那么多流通券砸下去可不是只用来打造一个概念而已的,这事要是被文官体系中的那些好事者知道,主持相关工作的人肯定都会被喷个狗血淋头。

  但现在所遇到的难题并不是追究个人或者某个单位的责任就能解决,简单的人力资源调配问题背后还隐藏着一连串的其他问题,涉及的行业和单位之多,就算执委会也没法在短时间内协调好。如果这个时代也有精英公知之类的玩意儿,他们会熟练地将其统统都归类为“体制问题”,然后上窜下跳地抨击一下执政者的无能。

  三亚的民间当然不会有人胆敢跳出来抨击至高无上的执委会,这么做的人多半只会有打入苦役营这一种下场,执委会对于民间舆论的监督可是非常严格的。当初负责了一部分宣传工作的蒙贺,只做了一年的执委就在改选中失利了,这多少也和他当时在舆论宣传领域的立场不稳有一定的关系。而且以本地民众对执委会的敬畏度来说,即便有什么负面言论也很难取得民众的信任,反倒是有极大的可能因为传播谣言而招致举报。

  至于说近期爆发大规模海战的可能性,颜楚杰其实也只是说说而已,别说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真有人不长眼敢招惹海汉,现有的两支基本成型的舰队也足以抵御外敌。

  陶东来沉吟道:“即便蒸汽机暂时用不了,这新船的训练也不能停下来。其他的船员都到位了吧?”

  “这个倒是没问题,船员和战斗人员都是提前两三个月就选拔好了,王汤姆那边的训练计划我也看过,明天就会开始正式的出海训练。”颜楚杰顿了顿道:“如果两三个月之后蒸汽机操作人员能够到位,那船员训练差不多也告一段落了,到时候宣布成立第一舰队,也算水到渠成吧!”

  “第二艘船入列的时候。不能再出这种状况了!”陶东来沉声道:“应该也就是两三个月之后吧?”

  “这事已经跟宁崎商量过了,由人事部门去协调。”颜楚杰可不会把这麻烦事主动揽到自己身上来。

  “三月份……香港岛那边的新港工期。差不多也是到三月……嗯,那就先拭目以待吧!”陶东来说罢就站起身来:“海军这边你盯紧点,我这段时间都在忙着处理建设部的事情,暂时没办法过问军方的工作。”

  “我知道,你放心,不会影响到我们的五年计划的。”颜楚杰起身相送。

  所谓的五年计划,是当初穿越之前行动筹委会对地盘扩张的一个大致时间规划。即穿越五年之后,要实现对整个琼州岛及周边海域的掌控,特别是琼州海峡、北部湾、珠江口和中南半岛这些要害地区海域必须要纳入到海汉控制之下。而这个规划对于海汉的海军实力就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这么广阔的海区,可不是十艘八艘战船就能看护得了的,起码现在远东地区的海上武装势力还没有谁能够完成这样的任务。

  海汉想要完成这个规划,也必须得向海军投入百万计的资金,而这么大的开支对于发展初期的海汉来说绝对是一个沉重的包袱,因此所有关于海军的发展计划,执委会和军方几乎都是顶着极大的压力在进行推动。好在上半年的时候民团攻破顺化城。趁势捞了一大笔钱回来,否则这两艘主力旗舰的下水入列时间,碍于费用至少还得往后推迟一两年才行。

  由于投入太大,这个规划基本上也是不容失败,哪怕是向后拖延几个月的时间,也会牵动到无数人的神经。尽管新船的船员不整这种事无法彻底地对外保密。但军方要糊弄一下外人倒也不难,只需宣称训练过程就是先得掌握纯风力推进下的作战方式即可。等几个月之后人事部门解决了技术人员的缺口问题,再进行混合动力的使用训练就是了。

  于是从1630年年初开始,进出三亚的大明商船经常都会在海岸附近看到一艘巨大的海汉战船驶过。四百料的广船在这艘船旁边驶过的时候,如同是经过一座小山一般,而船舷上密密麻麻的炮窗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而三亚本地的民众,却是普遍都以这艘大船的存在为荣。认为有了这艘大船的庇护之后,两个港口和聚居在这里的数万民众都拥有了更多的安全感。外地来的海商虽然会对此啧啧称奇,但他们也都知道海汉民团一向都是乐于保护海商的安全,也并没有因此而产生畏惧的情绪。每当“威严号”在傍晚驶回胜利港的时候,从它旁边经过的船只上的船员们都会暂时放下手里的活,向这艘战船行注目礼。

  不过“威严号”上的情形,却远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风光十足。对于被选拔到这艘船上服役的数百人来说,在这艘船上的训练强度要远超他们过去所待过的地方。哪怕是从“探索级”、“探险级”战船上选拔出来的经验者,到了这艘船上也依然有许多需要重新进行适应调整的地方。

  王汤姆站在船身中后部的船台上,用望远镜查看着前方的状况,然后沉声下令道:“左舵十!”

  “左舵十!”负责操舵的武森大声应道,同时扳动舵轮,向左转动了十度。

  这种舵轮装置,武森以前在安南服役的时候是从未见过的。不过到了三亚这边之后,他倒是已经在“闪电号”上见到过这种便捷的装置,只需很少的力气便可以轻松地操作船只前进的方向。仅仅只是看到这东西,武森就已经明白自己所率领的南越水师是不可能在海上战胜海汉民团了,双方在造船技术上所存在的差距。让南越水师根本无法与海汉人在一个公平的上进行战斗。而由此武森也就明白了为何崖州水师会那么听话地选择了与海汉进行合作,而不是奋起抵抗。

  武森现在所充当的只是临时舵手,并不代表这就是他今后的职位。事实上王汤姆个人还比较欣赏这个脑子聪明,上手快的安南降将,以武森所拥有的专业基础,在学习海汉式的航海技术方面远远超过了一般的普通水手船员。甚至像舵轮这种装置,王汤姆当初只是进行了几分钟的简短讲解。武森就已经领会了其中的技巧,并且立刻上手一板一眼地操作起来。

  毫无疑问。武森要比目前海军当中的绝大部分归化民士兵和基层军官更好用,抛开军事指挥能力先不说,至少在掌握航海技巧这个方面,王汤姆还没在归化民中找到能够胜过武森的人。而这种专业人才,也正现在的海军编制中最为欠缺的。因此武森上船之后,王汤姆也就对其委以重任,先指定他在指挥台上操作舵轮其实也就是在言传身教,教给他驾驶这种大型战船的技巧了。

  当然了,即便是作为王汤姆自己来说。他虽然航海经验丰富,但也没有驾驶这种吨位大型帆船的经验,因此指挥“威严号”对他来说也同样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不过王汤姆对此倒是没有任何的压力,对他而言航海本身就是最大的乐趣,而能够驾驶一艘新船出海,就像是拿到了一个新玩具一样,更多的还是充斥在脑子里的兴奋感。

  不过指挥部门之外。船上其他位置的船员可就没这么轻松了,甲板上的船员要用人力将船帆在五十多米高的三根桅杆上进行反复的升降练习,这绝对算是一个相当耗费体力的苦差事。下层的作战人员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必须要在低矮拥挤的作战甲板上操作火炮,练习装填、瞄准、清膛、复位等射击流程。

  尽管这艘船上的炮位几乎都装备了了今年研制出来的新一代机械制退装置,但其效果依然有限。只是减短了火炮发射时因后坐力向后退出去的距离,炮手们往往还是需要用人力将火炮复位到比较精准的射击位置上。而反复推动几百上千的火炮,将十几斤重的铁弹抱起来填进炮膛,这些力气活也是相当的费力。不过好在海军的待遇极好,每天三顿饭管饱,其中两顿都有油荤,在最大程度上保证船员们的体力能够跟得上训练的要求。

  武森的待遇也水涨船高。有幸能够跟着归化民军官们一起享用特别的军官套餐。尽管对他的委任命令还没有最后下达,但同僚们都知道此人极得王司令的器重,因此也不会有人不长眼跟他别苗头之类的。

  “今天再在两个港口之间完成一次巡航,就可以结束了!”王汤姆的命令让所有船员都是心中一沉,但军令如山,再怎么累还是得先尽力去完成命令才行,于是在王汤姆的指挥之下,“威严号”缓缓地转过榆林角,驶向西南方向海面。

  “天啊!那是什么东西?我看到了一艘大型战舰!”在某艘即将驶入胜利港的商船上,葡萄牙人托马斯以几乎快要破音的腔调大声惊呼道。

  托马斯自从被澳门的理事会任命为驻三亚使者之后,就已经算是在三亚这边长期定居了。他所负责的事务不仅仅只是商业贸易,就连现在葡萄牙从三亚进口军火运往欧洲的秘密买卖,也是由他一手操持的。

  托马斯在跟海汉打交道的过程中,也逐渐意识到了这股势力的崛起是不可能遏制的,与其和海汉做对争夺现有的这点利益,倒不如与他们进行全面的合作,以葡萄牙人所擅长的海上贸易来获取更多的利益。

  尽管葡萄牙人在海汉的军事压力之下选择了撤出南越地区,但双方接下来在贸易上的合作却让葡萄牙人实实在在地获得了不小的收获。现在有了海汉人从中作为媒介,葡萄牙从大明获得各种商品的渠道也大大增加了大明官府虽然限制了民间商人与葡萄牙的贸易范围和数量,但却没有限制过与海汉人的贸易渠道。于是大量的大明商人为了获取那些独家经销的海汉商品,便将葡萄人所需的茶叶、瓷器、丝绸等货物先卖给海汉,再由海汉转卖给早已经等得眼巴巴的葡萄牙人。这个过程虽然多转了一道手,但所有人都能各取所需,对葡萄牙来说仍然是划算的买卖。

  托马斯在一个月之前接到了澳门理事会的通知,让他回去进行事隔近一年的述职,于是在托马斯赶回澳门述职期间,就恰好错过了“威严号”盛大的入列观礼仪式。

  托马斯长期住在三亚,倒也知道胜利港的造船厂里一直都在秘密建造着某种大型船只。但他所打听到的消息都是声称这种新船是用于海上贸易的货运船只,并且爆料者还说得有板有眼,称这种新船的载货能力要比现行最好的“探索级”民用版还提升了近一倍之多,而且海上的适航性也有大幅度的提高。还说海运部要将这种新船分出货运和载人两种不同的型号,以便能从大陆更高效地运回移民人口。

  爆料者说得有鼻子有眼,以至于托马斯后来就信了这类说法,认为海汉人大概真的是准备像荷兰人那样,大力发展海上贸易事业了。然而事实却并非他所想的那样,当他看到这艘战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这些海汉人个个都是演员、骗子!”托马斯望着硕大的“威严号”,忿忿地吐槽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4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