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实际困难

第四百八十八章 实际困难

  李清扬是不清楚海汉民团的海军究竟会有多大的花销,如果他看到财政部的军费预算数字,恐怕下巴都会掉到地上。  就海汉民团现有的这些人马,其每年的耗费几乎要相当于整个广东省明军的军费开销了。而以巨额军费堆出来的这支军队也的确没有辜负海汉执委会的期许,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作战水平,都远远地超过了明军。李清扬虽然还没有亲眼见证过海汉民团的作战,但就他目前所见证到的这些公开展示的内容来说,已经可以确信海汉民团的战斗力远胜明军,而且这种差距并不是简单用兵力就能够填补起来的。

  李清扬现在唯一能期盼的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继续维持住大明与海汉之间的和平,不要给这帮海汉人开战的借口,否则大明的损失恐怕不仅仅只是琼州岛上这些土地而已。海汉人只采用和平的手段,就能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实现如此之快的扩张,如果真的开战,以双方战力的悬殊差距来看,李清扬完全不能想象海汉人的实力将会如何暴涨。而等到双方的实力差距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海汉人态度会不会还像现在这么保守,李清扬可不敢替他们打包票。

  李清扬在送回南京的第一份报告当中,基本上没有提及海汉军备的状况,而是按照安全部的要求,竭力将三亚描述为一个新兴商港,而海汉人则是一群以商贸为主业的海外汉人后裔。至于传闻中引起锦衣卫衙门关注的海汉民团,李清扬则是将形容为“乡间民众结社联防,规模不过数百,多以棍棒为武器,尚不足为虑”。

  当然如果一味地贬低海汉实力,那南京方面恐怕很快就会下令调他回去,而这并不是安全部想要的结果,因此报告中也加入了一些别的内容,好让李清扬能有充足的借口留在三亚。例如其中提到了海汉手中所掌握的多种先进的生产技术,甚至隐晦地提到了海汉可能有大量贩运私盐的嫌疑尽管这是属于盐课提举司的管辖范围。并不是锦衣卫的事,但查抓私盐贩子可是个肥差,如果有发横财的机会,锦衣卫也不会主动把这肥肉让给盐课提举司。

  主持这件事的郝万清相信,把李清扬留在三亚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稳住锦衣卫衙门,让他们在短期内不会对海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而随着李清扬对海汉的了解逐渐加深,那种抵抗的心思也会越来越淡。毕竟当初怀着类似他这种心思屈服的人可不少,而现在还有几个敢说自己是宁折不弯的硬骨头?

  李清扬注意到台下通过观礼台的海军队伍中。赫然就有前些日子见过的那名安南降将武森在内。他先前也曾怀疑过武森的身份,认为这可能只是海汉人安排的一个局,找人来冒充安南降将演戏。然而很快他就通过各种途径确认了武森的真实身份,因为从安南过来的移民众多,而其中的前南越朝廷高级官员却并不多见,像武森、阮氏兄弟这样的降臣,本地很多安南人都认得他们。李清扬所在的“福记药铺”就有四五个安南裔的归化民帮工,而且都是从顺化出来的,李清扬稍一打听。便知道武森的的确确曾经是南越的水师参将,而以南越的军制来说,武森的职位已经不算低了。

  李清扬并不知道武森在被带到三亚之后,曾经有过一段和他很类似的心路历程,而且还被送到田独铁矿去做了一段时间的苦力,但海汉人既然把这个武森吸纳进了民团,李清扬认为这想必也是看中他的能力。就是不知道这个武森心中。是否跟自己现在的心态一样,既对海汉感到畏惧,但又还是在内心最深处存有一丝不甘的情绪。

  武森此刻却并没有那么复杂的情绪,还是激动占了多数。在通过一系列的政审和专业培训之后,武森很幸运地获得了登上“威严号”战船服役的机会,这同时也就意味着他正式被纳入了海汉民团的体系当中之前在“闪电号”上担任大副实在称不上是服役。也极少有执行军事任务的机会。

  军方对“威严号”的船员在一段时间之前就进行了选拔,对象主要就是海运部及海军的现役水手和船员,以及由安南军区推荐的数十名特战士兵。

  在这次的“威严号”船员选拔当中,安南船员、水兵的名额一共就只有三十多不到四十人,这几乎只占到船上额定人员的十分之一。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之中,武森是独一无二以降将身份入选的人员,算得上是极其难得一份个人荣誉了。

  武森当然也知道自己这个机会得来不易。当他穿上海军军装,扛上二八式后膛步枪,进入到受阅部队的方阵当中,心中忽然升起了久违的激情。就算他是出身安南,是海汉曾经的对手,也不得不承认能够有幸在这样一支强大的军队中服役,真的是每一个军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虽然之前没有多少执行军事任务的机会,但武森的训练生活却都是在民团内,因此也知道这支军队自成立以来就从未在战场上打过败仗,在进入这个集体之后,他也充分感受到了普通士兵和基层军官对海汉执委会那种近乎狂热的忠诚和崇拜。这支部队里几乎每个人都在渴望着战斗,期盼自己能够在战场上杀敌立功,而高级军官也无时不刻在将这种好战的精神向基层灌输,所有人都坚信在执委会和军委的指挥之下,海汉民团将会一直保持战无不胜的纪录。

  武森在这种环境所能接受的信息和周边的气氛几乎就是在不间断地洗脑,待的时间长了之后其实就很难再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看到码头上这艘外形威武的大船,武森觉得自己脑子都快要充血了,恨不得能尽快上船,并乘坐这艘强大的战船去征服执委会的下一个对手。在经过观礼台的时候,武森用尽力气声嘶力竭地喊出“为执委会服务”的口号,其兴奋的精神状态与他身边环绕的其他归化民士兵别无两样。

  “这批海军士兵是汤姆训练的还是古卫训练的?看起来调教得不错啊!”或许是注意到了士兵们充满热情的口号声,陶东来侧头向颜楚杰问道。

  “水手是汤姆亲自训练的,士兵是古卫负责。”颜楚杰立刻说明道:“不过他们目前的训练进程都还是各自为阵,还没有进入到合练阶段。详细的情况,等仪式完了再说吧。”

  陶东来听他这么一说,料到这事多半和先前颜楚杰提到的事情有联系,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观礼仪式其实并不长,阅兵之后便是由几名主要领导发表简短的讲话,并没有之前“探索级”和“探险级”战船入列仪式上的直接出海流程,大概四十分钟左右便宣告结束了。执委们各自都有工作任务在身。散场之后便立刻搭乘渡船离开了军港,回到胜利堡继续办公。而陶东来则是留了下来。与颜楚杰一起到了驻军营地里,打算听一听他怎么解说先前的事情。

  “把门带上!有人来找我就先在外面候着,不要打扰我和陶总商量事情。”颜楚杰对端茶进来的归化民卫兵吩咐道。

  待卫兵出去带上门之后,颜楚杰才开口道:“这船虽然入列了,但短期内还没法形成战斗力。”

  “船的建造工艺有问题?”陶东来问道。

  “那倒不是,主要是人员的问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颜楚杰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船用蒸汽机的操作和维护,需要大概二十个人才行。但现在我们手头上没这么多人可用。”

  “你是说海军编制内?”陶东来听出了颜楚杰的意思。

  “没错。”颜楚杰点点头道:“这是海军第一艘混合动力战舰,但海军编制内并没有这方面有经验的人员,我们向宁崎提交了人员申请报告,然而已经一个月了还是没有出结果。”

  “哦?宁崎那边怎么说?”陶东来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事,之前一段时间由于各地的基建工程纷纷开工,他忙着处理建设部那边的麻烦,根本无暇过问海军这边的事务。

  “宁崎说这事的确有为难的地方。二十个人是有,但人不是他想调就能调的。”颜楚杰无奈地说道:“工业部那边总共就只培训了不到一百名蒸汽机操作工人,这些人里面懂得简单修理维护的,大概只有五分之一,如果说人事部把这些人全都抽调给我们军方……”

  “那恐怕有很多地方都得因此而停产了!”陶东来不等颜楚杰说完就已经接上了话头。

  虽然海汉治下地区已经有不少单位开始使用蒸汽机来辅助生产,但这种跨时代的玩意儿由于其制造工艺比较复杂。并不是人人都能很快学会操作和维护。工业部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也才培训了这些专业人员,而这些人员所在的岗位也的确不是随便就能够抽调的,比如田独铁矿上所用的蒸汽提升装置,又或是行驶在三亚港至田独之间的蒸汽机车,这些岗位一旦停下来,那就意味着整个海汉治下的产业都会受到影响,而这个责任也不是海军能够负担得了的。

  颜楚杰虽然也向宁崎负责的人事部门施加了一定的压力。但宁崎把问题摆到台面上之后,颜楚杰也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了。要是硬逼着调人,那这些单位出了问题之后,追责还得追到军方,而颜楚杰并不想背这个锅现在已经有人认为海军的投入过大,占用的造船资源过多,以至于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影响到了海汉的海贸发展速度。

  如果强行从其他单位抢人,那么集团内部对军方的不满情绪可能会迅速增加,而颜楚杰并不想因为新式战船的事情招惹众怒,因此这件事只能先往后压,也就是他先前说的“先入列,其他事情以后再说”的意思。

  陶东来沉吟一阵才开口道:“关于技术工人的问题,为什么没有及早进行安排?我记得开发混合动力战舰的计划,可是两年前就已经在开始筹备了。”

  “这件事也怨不了我们军方啊!”颜楚杰叫苦道:“教育培训,是教育部门的事情,专业技能培训,那是工业部的事情,他们那边的培训速度跟不上,军方也没办法,总不能让我们把他们的工作全都包揽了吧?”

  “那你有没有追问过他们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耽搁下来了?”陶东来话刚出口,便又自行接道:“算了,不用问我也大概能想到答案了,教育部门就那点师资力量,能多办几个扫盲班就谢天谢地了,至于工业部那边的情况我多少也知道一点,技术工人培训起来慢,搞不好还跟不上蒸汽机投入使用的速度,哪还有闲人分给军方。”

  “差不多就是这意思。”颜楚杰苦笑着应道:“所以暂时也没法指望这船上的蒸汽动力系统能真正派上用场,先用风力推进凑合着过吧!”

  “你觉得这会影响到多少战斗力?”陶东来问道。

  颜楚杰想了想道:“作战的时候起码三成,因为船上的蒸汽动力系统不单单是用来做推进动力使用的,升降船帆,辅助转向,都有用到蒸汽动力。没了这东西就只能全靠人力操作,至少得占用船上将近四分之一的人手才行。”

  “三成……四分之一……也不是不能接受。”陶东来权衡了一下又道:“这事你跟宁崎仔细商量过没有,他那边什么时候才能解决专业人员的问题?有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颜楚杰点点头道:“谈过,他说至少明年三月以后才能全面解决。我现在只能祈祷这三个月里不要爆发大规模的海战,否则我们辛辛苦苦造出来的战舰也只能发挥出一部分威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