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八十四章 苛刻的条件

第四百八十四章 苛刻的条件

  陈林此时只能在心头暗暗叫苦,后悔自己不该强出头接这差事。   先前要不是刘参将说要免了他名下的货船在北边港口三个月的停靠费用,他才不会多事来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任务。他本来就不是大明军方的人,只是作为中间人代为传话,刘参将也不可能给他多少自主的权限,像这种需要代表大明军方表态的事情,他哪敢开口多嘴,唯恐说错话被这姓游的海汉人拿住把柄,到时候闹起来,明军可不会出面来给他撑腰。

  但如果要是不作答复,那海汉人是否会认为自己的提议遭到了大明水师的拒绝,从而采取一些更为强硬的手段?陈林并不敢朝这个方向去猜测可能会发生的后果,因为任何一种局面恶化对他来说都是灾难。海汉人他固然得罪不起,但如果带着不甚理想的结果回去,恐怕水寨的刘参将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看。

  左右为难之下,陈林只能结结巴巴地应道:“游老板,在下并非可对此事做主之人,若是游老板有什么章程,在下愿代为向水师的军爷转达。”

  章程?游益汉并没有什么章程,他现在甚至都还没弄清楚临时驻扎在这里的民团海军到底控制了哪些海域,也不太能确定军方对这件事的态度是保守一点,低调行事,还是打算采取强硬态度,先给明军立立威再说。给明军开条件这件事听起来似乎很威风,但游益汉也知道这可不是在网上喷人,说完话不用负责的,一句说错就可能引发进一步的军事对峙甚至是冲突。到时候执委会一过问,发现导火索在自己这里,那这口锅就只能背起来了。

  陈林这下把球踢给游益汉,倒是真把他给难为住了。两个人在这方面都是业余选手,又没有一个很明确的谈判底线可供掌握,谈到这个程度上居然莫名其妙地陷入到了僵持当中。两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该如何将这场谈判进行下去才好。

  就在这个时候。救星终于来了。门外有卫兵进来,在游益汉耳边低语了几句,游益汉便连连点头道:“赶紧请他过来!”

  片刻之后,陈林便看到一名年轻的海汉军官进到房里,朝游益汉敬了一个海汉式的军礼。游益汉连忙热络地招呼他坐下,又叫人赶紧上热茶。

  “陈少校,这位陈老板是代表岛上的明军来跟我们交涉的。”游益汉替二人介绍道。被游益汉称作“陈少校”的人。便是刚刚出海巡逻归来的民团少校陈一鑫了。

  由于本地暂时没有海军的高级军官坐镇,因此目前驻守在这里的海军也暂时由陈一鑫代为指挥。虽然陈一鑫在军中的编制是属于陆军。但实际上在驻守万山港这一年的时间中,归属万山港指挥的海陆两军都是由陈一鑫一人负责,出海巡逻这种事对他来说也算是轻车熟路,军委委任他临时指挥港岛驻军的时候就一并连着海军的指挥权也给了他。

  现在大陆方面的民团驻军中,也就只有萧良和虞尧的指挥权限还在陈一鑫之上,不过他们俩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广州待着,珠江口外驻扎的部队基本还是由陈一鑫在负责,在番禺、万山港、香港岛这片区域内,陈一鑫就算是实际意义上的军事主官了。

  关于陈一鑫在军中的地位和职能。游益汉在来时就已经弄清楚了,而处理与明军相关的交涉,这件事显然由陈一鑫出面更为适合如果先前不是因为他出海未归,游益汉本来是不需要自己出面来应付陈林的。

  陈一鑫大概在下船之后就已经听说了陈林来访的缘由,当下便主动开口道:“陈老板,我们和大明水师之间并没有敌对的关系,我们所做的事情。其实跟水师一样,也都是为了保境安民而已。如果水师觉得自己能做好这件事,那么我们可以把这个任务交给水师去完成。如果他们既没有这个能力,又不想让别人来做这件事,那我觉得他们的态度就很有问题了,陈老板你认为呢?”

  相比游益汉的态度。陈一鑫的口气更加咄咄逼人,这种态度和节奏的转变让陈林很是不适应。他当然不敢公然赞同陈一鑫的言论,只能拐弯抹角地应道:“但大明水师终归是代表了朝廷……”

  “朝廷的权威我们当然是认的,要不这样,让朝廷下个圣旨,说明一下这片海域的防务不能有民间武装力量参与,那我们就老老实实地退出这里。”陈一鑫所开出的条件。难度系数也是相当的惊人。

  如今的朝廷每天为了北疆的战事和中原的民乱而焦头烂额,朝堂上的大佬们有时间去考虑南疆海岛上是不是应该禁止民间武装这种屁大的事情吗?就算陈林不懂朝政,他也觉得远在几千里之外的皇帝大概并不会关心广州府下辖新安县境内的某支民团武装的武力超过了驻军,为了这种事下一封圣旨,这概率可能比刘参将出兵剿灭海汉民团还要更低。

  陈林不敢接这个话头,只能试图绕过去:“水师的意思,也就是代表了朝廷的意思……”

  “那朝廷的意思就是放任海盗横行,对此不闻不问了?”陈一鑫冷哼一声道:“如果朝廷是这么个意思,那可保不齐哪天海盗就踩上门了!”

  陈林闻言只觉得背后一寒,海盗再怎么猖狂,暂时倒也还没发兵攻打过明军水寨,不过海汉人被逼急了会不会干出这种事真的不好说,他们所拥有的武力足以支撑在这个海域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而陈一鑫这话里的意思,似乎就是在提出警告,海汉民团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也可以随时化身为某支不知名的海盗。

  陈林一肚子苦水吐不出来,犹豫了半晌才道:“若是觉得水师提出的方案不妥,那不知军爷有什么可行的办法?”

  陈一鑫沉声道:“水师想和我们和平共处不难,只要答应我们几个条件,今后水师在这个岛上该吃肉吃肉,该喝酒喝酒,我们还会有相应的好处给他们。”

  陈一鑫并没有打算等陈林应声,便竖起三根手指,接着说道:“第一。我海汉的货船、民船、渔船或是民团战船,在本岛附近海域有自由航行权,水师不得以任何借口干涉或拦截我方船只。”

  “第二,如非得到本方允许,水师的船只不得驶入本海港十里之内的海域。”

  “第三,水师不得干涉海汉在本岛的任何贸易、建设和移民事务。”陈一鑫顿了顿接着说道:“答应这三个条件,今后海汉民团和大明水师就可以在本地和平相处。我们也可以承诺不会采取任何主动攻击大明水师的行为。”

  陈林一直听到陈一鑫说完三个条件,才突然回过神来这节奏不太对啊。自己是上门来给海汉人提条件的,怎么谈到最后,倒是海汉人提出了三个如此苛刻的条件。

  陈一鑫可不管陈林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直接了当地说道:“我们是很乐意与大明水师保持和平甚至是合作的关系,这一点我们在崖州已经有了成功的经验,崖州水师跟我们的关系就相处得非常好,如果岛上的水师军官有这个意愿,我们可以安排他们去崖州看看当地的水师是怎么和我们和睦相处的。当然,由此产生的费用是由我们这边全部承担。”

  陈林现在除了点头称是之外。也没有更多的话好说了。陈一鑫这话分明就是说崖州水寨已经被降服,如果岛上的大明水师觉得不服,可以去崖州看看他们的同行如果那些人真的如他所说那样还活着的话。

  “既然陈老板已经没有其他异议,那就送客吧!”陈一鑫坐下来不过片刻,便完成了与陈林的会谈,很快就端茶送客了。

  陈林别无他法,也只好告辞离去。至于这三个条件带回去之后,刘参将是暴跳如雷还是选择隐忍不发,这就不是陈林能够预计的事情了。他只盼着刘参将在失望之余,不要将怒气全部都发到他的身上。

  “哦对了,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忘了说。”正在陈林走神之际,便听陈一鑫又出声叫住了他:“听说你是在中间代为传话的商人?那你给水师的刘参将带个话。就说今后在中间传话这件事,我们只认你一个人,不用再派另外的人来了,免得麻烦。”

  “啊?”陈林应了一声,却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出了屋子之后,他才突然醒悟过来海汉人这是在给自己留生路啊!要是刘参将真打算寻自己的晦气。陈一鑫这话可就是救下了他的一条命了。陈林不禁暗自开始琢磨,自己现在所从事的木材生意,是不是也应该学着别人那样去跟海汉人搭一搭关系,听说海汉人在这里要修建大型港口,还要建许多商栈仓库,需要的木材应该也不是小数目……

  陈林带着满肚子的心思离开了,陈一鑫这才有暇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倒了一大口下去,末了抹抹嘴道:“游哥,跟大明打交道这事不容易吧?”

  “的确不容易!”游益汉虽然此时心情已经彻底地放松下来,但想起先前跟陈林打交道时的惴惴不安,仍然还是有些后怕:“幸好你回来得及时,要是再拖上一时半会,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家伙了!话又不敢说得太满,你们军方的事情我可不敢替你们强出头。”、

  陈一鑫摆摆手道:“游哥,其实你把话撩狠一点也无所谓,大方向把握好就行了。从长远来说,执委会要的就是整个香港岛,而不是我们现在占的这一角,迟早都会把水寨这件事解决的。这些明军如果不肯服输,一定要选择跟我们做对,那肯定最后还是得武力解决。当然我个人并不认为他们能有这个决心,所以我刚才提条件的时候干脆就不给他们留什么余地。”

  “这样做会不会把他们逼得太狠,起到反效果?”游益汉对此还是感到有点不安。

  “几率很小。”陈一鑫对此显得非常笃定:“如果他们要选择强硬态度,那么到最后无非是给我们一个动手清理他们的借口而已,我估计他们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最重要的是他们在之前的几年里就一直选择了逃避,现在应该已经没有站起来一战的勇气了。我提的条件虽然听起来有点过分,但对他们现在的状况其实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一切还是跟我们来之前一样,而且说不定还会从我们这里多得到一份好处,你说他们有什么理由来拒绝?”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你是专业人士,我信你。”游益汉虽然自己有点拿不定主意,但看到陈一鑫的态度这么坚定,也就选择了相信他所作出的决定。

  虽然陈一鑫比游益汉小了将近十岁,但在军事相关的领域中,陈一鑫才是专家,而游益汉虽然是本地的行政主官,在这种涉及外交的事务上还是得听从专业人员的意见。

  “对了,你出发的时候不是说得一两天才能回来,怎么这么快就转回来了?”游益汉想起陈一鑫回来这时间也的确有些凑巧,便顺口问了一句。

  “出海没多远就发现天气不对,看样子是要吹大风了,所以赶紧调转船头回来。我问了几个老船工,看这天气,估计两三天之内就会有大风来袭。我已经给万山港、番禺、广州都发了电报,提醒他们注意天气。”陈一鑫解释道。

  “大风?”游益汉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两年前台风在三亚过境时的状况,当时各种生活设施都还在修建之中,那场台风可是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如今本地的状况与两年前的胜利港极为类似,如果有天风吹到这里,倒真是一件不小的麻烦。...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