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实力悬殊

第四百八十三章 实力悬殊

  虽然并没有处理相关事务的经验,但现在既然是在其位就得谋其政,游益汉也没有任何推脱的借口。  ○再说本地有民团海陆两军的强力护卫,明军也没有在这里闹事的能力,游益汉并不需要担心情况会失去控制。游益汉对于自己出面处理这种事虽然还抱有些许犹豫,但最终还是让人将明军派来的代表带到临时指挥中心。

  明军派来的人倒是没有明目张胆的穿着军服来,而是身着一身便服,进到屋里之后,见除了几名目不斜视的民兵之外,书案后就只坐着一名短发海汉男子,看样子就是这里的主人了。明军代表上前作揖道:“在下陈林,见过游老板!”

  游益汉皱眉道:“你见过我?”

  那自称陈林的男子摇头道:“在下与游老板是初次见面,不过游老板的名号,在下来此之前已经听说了。”

  游益汉虽然没有特殊部门的工作经验,但他的见识可不是这个时代的普通民众能比的,一听这话就已经反应过来,明军大概是通过某些秘密渠道打听到了本地的一些状况,比如海汉驻本地的领导人是谁,这种信息显然就已经在对方的掌控之中了。

  游益汉调来这边之后,便已经通知了所有的归化民干部,然后由其再一层层地至上而下对普通民众进行公示,因此对方能够知晓游益汉的身份,倒也并不稀奇这消息大概花个二三十文钱就能从那些嘴不太严实的新移民口中打听到。不过鉴于之前才抓了一批图谋不轨的锦衣卫探子,游益汉还是决定稍后要把这个消息反馈给安全部门,毕竟他们才是专业人士,对于明军所采取的手段是否具有危害性,一定会有更为准确的判断。

  对方既然是有备而来,自然便让游益汉打起了精神。游益汉招招手道:“给客人看座!沏茶!”

  旁边立刻有人搬来一张藤椅,放到游益汉对面,接着就有人端上了热茶。这陈林倒也不怯场,道谢之后便在游益汉对面坐了下来。

  “陈先生是大明水师的人?”游益汉不懂那些外交辞令也不打算跟来客兜圈子,开门见山直接便切入到正题。

  陈林摇摇头道:“在下并非水师所属,只是在北边做些贩运木料的生意。平时与水师的军爷们多有往来,这次也是受其所托,来与海汉的各位商量一些事情。”

  “不是水师的人?”游益汉听到这句话,心情倒是突然一下轻松了不少。作为一个连民政管理都不太专业的兼职干部,要他直面大明的军方人员,就军事问题讨价还价的话,游益汉的确会感到有点不知所措。既然对方明说不是大明军方的人,游益汉立刻就感到身上的压力减小了很多。

  游益汉身子向后一靠,沉声问道:“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请陈老板说说来意吧!”

  先前游益汉摸不准对方来头,还是以“先生”相称,这下弄清楚对方身份之后,游益汉便果断转换了称呼。不过若是由安全部的人来处理这件事,大概就不会轻易改变称呼,因为一时间并不能判断出对方表明身份究竟是真是假,如果对方真是明军甚至锦衣卫里受过专门训练的探子,改变称呼很可能就会让对方注意到自己的情绪波动从而加以利用。

  陈林沉声道:“北边水寨的刘参将,托在下给您带个话,这个岛虽然人人都来得,但也不可逾矩行事,大明水师护卫疆土职责所在,有些事情还是请海汉的诸位稍稍注意一下行事的分寸,免得大家都觉得为难。”

  陈林口中所说的“行事分寸”是指什么事情,游益汉大概也是有数的。前些天海军的战船在东博寮海峡里亮出炮口吓跑明军水师这件事,早就已经不是什么军事机密,回到陆地上的船员水手和水兵们大多将此作为他们来到本地之后为数不多的谈资,在茶余饭后与人分享,顺便也吹嘘一下民团海军的强盛无敌。

  这件事对海汉一方来说是可以拿出来炫耀的光荣事迹,但另一方面,对于明军水师而言却要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耻辱了,毕竟说起来他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没能完成对海汉这帮外来者的警告,反倒是被对方所展示出的武力给逼迫得打了退堂鼓。就算不是贪生怕死,起码也够得着一个临阵脱逃的罪名了。

  这当然与本地明军水师的实力战斗力有一定的关系,这支水师驻扎在这里多年,然而并没有在保卫大明海疆方面做出过比较瞩目的贡献。反倒是近些年刘香海盗集团在附近海域肆虐时,这支水师几乎都是缩在水寨里闭门不出,顶多就只是每一月两次围着港岛巡航而已,稍远的外海根本连去都不会去了。

  这样的状况加上平时的训练水平有限,直接就导致了这支水师的士气和作战水平都相当低下,而这也正是他们在遇到海汉海军的强硬态度之后选择退缩的主要原因。

  当然了,海汉人是什么来头,本地的明军大概还是有数的,相比蛮不讲理的海盗团伙,海汉人至少迄今为止没作出跟大明为敌的举动,因此水寨这边的明军将领认为这件事有必要跟海汉人讨个说法或者更准确地说,有必要进一步试探一下海汉人的态度。

  关于双方近期曾在海上对峙这件事,游益汉也是有所耳闻的,虽然不清楚当时在海上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才会导致民团海军选择亮出炮口逼退对手,但不管有理没理,绝对不能给自家人扯后腿这个道理,游益汉还是很清楚的,当下便沉声应道:“行事过分?我并没有听说我们这边的人有什么行事过分的地方,陈老板不妨把话说清楚一点。”

  陈林苦笑道:“若是在下把话说得太实在,会不会今天走不出这间房子?”

  游益汉摇摇头道:“你不用担心这些事,想说什么尽管说,我也不会难为你一个带话的人。”

  “那在下便妄言几句了。”陈林顿了顿,便继续说道:“刘参将的意思,希望贵方在本岛不要布置太多的武装人员,特别是火炮、战船之类的物事,最好是不要在这里出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游益汉应道:“刘参将的意思是我们把自己的护卫力量都撤走,然后我们的安全由谁来提供保障呢?靠这位刘参将和他手下的水师吗?陈老板,你既然是常年在这边做木材生意,想必对水师的状况也有所了解,你摸着良心说一句,水师能不能护得住这片地方?早两年附近海域海盗横行的时候,水师的人又在哪里?”

  陈林干咳了一声道:“这个嘛……其实水师那边也有诸多为难之处,在下不好妄议朝政,还是不说了。但水师职责所在,辖区内出现贵方这样的武装势力,如果装聋作哑,那也有点说不过去吧?”

  游益汉不怒反笑道:“所以海盗在这附近拥有武装,水师装聋作哑的反应就是说得过去的了?还是说这位刘参将看我们是老实百姓,所以想踩到我们头上来立立威?”

  陈林忙低头作揖道:“在下并无此意,游老板切莫误会。”

  陈林来之前就知道这个差事不好办,因为双方的情况他其实都大体知道,而且也能根据掌握的信息判断出孰强孰弱如果海汉人真的出手,水寨那边的兵力恐怕连一天都扛不住。

  陈林的看法当然算是极为乐观了,事实上真要开战的话,双方的战局肯定是迅速地形成一边倒,别说一天,能够扛得住半天,就要算是海汉民团这边发挥失常了。

  至于说海汉民团敢不敢在大明的国土上对大明的军队出手,没人敢于去冒这个风险。海汉人现在什么实力,或许那些远在北方朝堂上的高官们并不清楚,但广东沿海地区,特别是陈林这样经常来往于广州与香港岛之间的商人,怎么会对此不清楚。海汉人去年番禺平民乱,珠江口战刘香,两场大战都是以压倒性的优势终结,更重要的是,这两场大战的对手,都是大明官军不敢正面出战的敌人。而海汉民团与大明官军之间的实力差距,由此也可见一斑了。

  陈林所接到的委托,是希望他能够从海汉这边讨到一些说法,最好是能得到一些安全上的保证,比方说撤离布置在本地的武装,虽然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或者是限定武装人员的活动区域,禁止进入到水师所控制的海域,这个条件在陈林看来成交的可能性也不大。而从游益汉现在所展现出的态度来看,别说什么安全保证了,再继续下去,恐怕这个海汉头目会认为明军是在有意刁难。

  陈林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刘参将的意思,并不是要压制贵方,只是希望通过减少地方武装的方式,来实现本地的长治久安。”

  游益汉摇摇头道:“陈老板,你这个说法我是不同意的。和平靠着减少武装就能有吗?我看恰恰相反,只有强有力的武装才能保证和平。就以大明为例,北方的守军跟关外的野猪皮打得那么热闹,怎么不让大明的军队撤了武装,放野猪皮进关来个长治久安?那些野蛮人之所以敢进攻大明,不就是看到大明军队战力不高,可以放心攻打吗?”

  陈林觉得游益汉这说法有些问题,但以他的见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对方,当下只能把话题先拉回到眼下的事情上:“北方的战事,在下不太清楚,但这岛屿附近现在既无海盗,也无与大明敌对的势力,且贵方一向都是遵纪守法的商人,又何必要维持这么多的武装?这样做既需要耗费大量的财富,又会让大明官方对贵方一直都无法放心。”

  “大明对我们不放心?那不是重点。”游益汉继续摇头吐槽道:“我们对大明的军事力量不放心,这才是重点。如果大明的军队能够给我们提供足够周全的保护,那我们就根本没有必要组织建立海汉民团来保护自己的利益了。大明的军队能保护我们吗?我认为并不能。我可不会把海汉的利益交付到一支在海上看到对手的火炮就吓得掉头逃跑的军队手中去。”

  陈林默然片刻,继续作出让步:“那么贵方可否限制战船出海活动的区域?若能实施,水师这边就可以对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怎么个限制法?”此时游益汉也聊出了兴趣,随口问了一句。

  “以此地两处南北出海航道为界,贵方的战船可在这两处航道口与西边的南丫岛之间海域活动,若需至岛屿周边其他海域,则需向大明水师报备方可行动。”陈林很谨慎地报出了新的条件。这当然也是水师那位刘参将提出来的,尽管条件有点坑,但陈林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来碰碰运气。

  游益汉听完之后便道:“这个限制可是够狠的,如果要这样才能对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那我看不然还是把之前的账算算清楚好了。”

  “这个……”陈林一时也接不下去了,心中暗暗咒骂刘参将开出的坑爹条件。

  谈判谈到这个份上,其实游益汉已经逐渐察觉到了对方的底气不足,因此他也就抛下了思想包袱,开始表露出居高临下的压制状态:“如果水师觉得我们的船有问题,大可以在海上进行查扣,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地来为难我们。陈老板觉得意下如何?”

  陈林能觉得如何?水寨那帮人直接就被吓到逃跑,难道还能指望他们鼓起勇气去查扣海汉人的战船?要是他们真有那么多的勇气,此时此刻自己也不用坐在这里办这件有生以来最难的差事了。

  游益汉见自己已经占得上风,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等着陈林表态。...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