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实力说话

第四百七十六章 实力说话

  李清扬不是地方衙门里没见过大世面的官吏,他自小就在江淮富庶之地生活,长大之后又进了锦衣卫,所接触到看到的利益交易远比普通人多得多,罗升东这番话或许对别的人作用会大一些,但对他李清扬而言却极为有限。

  海汉人有钱有势,要把私盐生意全都掌控在自己手里,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他们为何要牺牲一部分利益,将其让给罗升东这么一个并没有多少实力可言的水师军官?

  对此李清扬的看法十分清晰海汉人要的就是崖城水师这块招牌,利用大明官军的名义来整合琼州岛的私盐市场。

  有罗升东这个参将带着战船在外面运送私盐,试问有谁会去查他们?整个崖州的私盐生意都被水师所垄断,即便有人想跟海汉人竞争一把,只怕才露头就会被水师给找上门去抄家。海汉人的私盐生意能做到今天这样风生水起,崖城水寨和罗升东的肯定都是“功不可没”。

  李清扬不知道什么叫做“既得利益者”,如果他明白这个词的意思,肯定会觉得用来形容罗升东这种人的角色就再合适不过了。当然了,从中获益的恐怕远远不止罗升东一家,那些海汉私盐所覆盖的区域,一定还有更多的人从中获取了不小的经济利益,否则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来自广东的私盐贩子?

  李清扬看着川流不息在水师公堂里办理私盐买卖手续的这些人,突然意识到为何海汉这种大逆不道的武装海商能够获得这么多人的追捧,归根到底还是金钱作祟啊!这些来到胜利港买盐的人,还有在这里开设各种商铺的大明客商,包括像罗升东、魏平这样的大明官员,可不都是冲着这地方流量巨大的财富来的?

  财帛动人心,对此李清扬真没什么好说的,海汉能给这些人的东西,现在的大明的确给不起。要指望这些得了海汉好处的人再站到与海汉对立的角度去反对他们,可能性大概是微乎其微。想对这些人谈什么忠君报国的思想,大概也不会有太大的作用,何况李清扬现在的状况,似乎也没有能够批判他人的立场。

  告别了罗升东从水师衙门里出来,李清扬耷拉着脑袋一句话都没说。就以今天所见的情况来看,想要推翻海汉人在本地的统治,除了朝廷发大军来围剿之外,大概是不太可能指望本地的民众了。

  林南看李清扬精神萎靡的模样,已经大致猜到了他心中所想,笑着问道:“李兄是不是不太理解,为何这里的民众会对海汉执委会如此的信任有加,什么都按照执委会说的去做?”

  李清扬点点头道:“钱财固然动人,但尚不至于让所有人都听命于执委会。此中必定还有某些在下未能理解的地方,还请林兄明示!”

  林南点点头道:“其实个中道理并不复杂,无非就是宽严相济,让民众在得到实际好处的同时,也能意识到海汉的威严不可冒犯。李兄,可有兴趣出海一游?”

  李清扬不明白林南的意思,但他也知道林南给自己安排的行程肯定没有恶意,当下抱拳应道:“那就有劳林兄了!”

  安全部为李清扬准备的出海工具是“闪电号”双体帆船,不过北美帮的几个人都各自有事务在身,并没有时间亲自驾船出海,所以今天操控这艘船的船员都是归化民。

  李清扬还是第一次见到外形这么奇特的帆船,上船之后便忍不住到处张望。林南看出他的好奇,主动介绍道:“这艘闪电号帆船是首长们从他们的故土带过来的高级船只,航速远超普通的木制帆船。”

  李清扬奇道:“既然如此厉害,海汉人为何不多多打造这种船?”

  “建造这种船只的材质,本地是没有的,木材又达不到首长们的要求……”林南话锋一转道:“这艘船平时都是首长们专用的,极少会有今天这样搭乘的机会,不怕李兄笑话,在下今天也是第一次登上这艘船,能够获此殊荣,也是沾了李兄的光。”

  李清扬连道不敢,心里却明白了海汉人对自己的重视程度,尽管现在仍然只是安全部控制之下的一粒棋子,但这种安排还是让李清扬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很快船员们就解缆升帆,缓缓驶离了码头。帆船驶出栈桥区之后,视野立刻就豁然开朗起来,驾船的船员扳动舵轮,闪电号在海面上轻快地划出一道弧线之后转向东边的田独河入海口。

  “李兄请看,前方海岸停靠的巨船,便是海汉各位首长当初来到此处落脚时所驾驭的船只了。”林南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里也是充满了由衷的崇敬。虽然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停靠在入海口的这一片钢铁巨舰,但几乎每次看到这些超乎想象的大船,依然还是会让他心潮澎湃,对建造出这些奇迹的海汉首长们心生崇拜。

  此时的李清扬已经被眼前所看到的情景惊得合不拢嘴了,他从未想过世间会真有如此之大的钢铁巨舰。关于海汉大铁船的各种传闻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所有见过实物的人都对大铁船生出了顶礼膜拜的心思,而没有见过实物的人则都很难相信世间竟然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李清扬就是其中之一。在没看到实物之前,他也认为这只不过是愚民以讹传讹的谣言而已,海汉人即便真能造出浮在水面上的铁船,大概也就只是个铁盆造型的怪物而已,充其量不过几丈大小罢了。什么十万斤大铁船,这些愚民真当精铁不值钱吗?

  然而李清扬所看到的这艘船舷上标有“新世界”字样的大铁船,其船体庞大如山,莫说十万斤,只怕再翻上个七八倍也是有的。那从船头垂入水中的锚链,就比李清扬的大腿还粗。而在这艘船的两边,还有数艘较小的铁船,都是一样的无桅无帆,体形最小的也有十几丈左右的长度。作为一个见惯了木制帆船的普通人,李清扬简直难以想象海汉人究竟是如何驾驭着这些钢铁船只跨海而来。

  “世间竟然真有如此奇特之物……”除了由衷的感叹之外,李清扬此时也说不出别的什么评价了。

  “若非有这些大铁船带着首长们来到此地,也就不会有如今繁荣的三亚了!”说到这个话题,林南明显有了几分狂热的情绪:“李兄,你可知道,首长们来到这里还不到三年时间,便打造出了你所见的这个地方,若是假以时日,五年十年之后,你能想象出那时琼州岛的样子吗?”

  李清扬倒没有去想十年后的琼州岛会在海汉人的治理之下还是依然归附于大明这种问题,他已经意识到了林南并没有提及的一件事海汉人的造船水平超出了大明太多太多,而这种造船技术上的差距将会带来的可不仅仅海上贸易的繁荣程度,一旦运用到军事领域,那双方的实力差距就很难以战船数量来进行简单的比较了。

  李清扬的这种担心很快就化作了现实,“闪电号”在驶过了田独河入海口之后,立刻折向南方,沿着港湾东岸军事基地驶向榆林角。

  不知是故意安排还是赶巧,驻扎在胜利港的这支民团海军舰队正好今天处于全员休整状态,十余艘战船在海岸边停靠了一长串,而船舷上那一排整齐的炮窗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无遗。李清扬在万山港被抓获之后,就是乘坐这种战船来到三亚,因此他一见之下便认出了“探索级”的战船,而体积要大上一圈的“探险级”战船也非常好认,炮窗和船头吃水线上的金属撞角都已经十分充分地表明了这些船的身份。

  “海汉……竟有如此之多的炮船!”李清扬看到这个架势也的确吓了一跳,同时他也明白了罗升东先前所说的话,为什么崖城水寨会主动放弃琼州岛南边的海上防务,而将其交给了海汉人负责有这么一支火力强大的舰队存在,莫说崖城水寨,就算是琼州岛所有的水面部队加在一起大概也不够看的。

  “李兄,这只是民团海军舰队中常驻本地的一支而已。”林南不无卖弄地说道:“我海汉民团如今共有三支舰队,一支常驻本港,护卫琼州西、南两条海岸线的安全。另一支常年往返于珠江口与本地之间,打击海盗并为众多的商船民船提供免费护航。还有一支舰队位于安南海岸,在那边守护我们的多处海岸港口。”

  “三……三支舰队?”李清扬确实被林南主动爆料给吓了一跳。如果这样规模的舰队复制三倍,那别说琼州岛的大明水师了,只怕连广东境内的水师加上也不够看的。如此说来,之前海汉民团在珠江口大胜海盗的传闻应该也是真的了。

  “凡我海汉商贸所至之地,俱在我民团海军护卫之下!”林南继续炫耀道:“放眼整个南海,再无第二支势力可与我民团海军相匹敌!”

  李清扬叹道:“我若是处在罗升东的位置上,只怕也早就想要脱了那身军服了!”

  身边有这么一支强大且不受控制的海上力量,作为崖城水寨肯定是十分尴尬的,斗肯定斗不过海汉人的舰队,顶多也就只能装着看不到,玩玩自欺欺人的把戏。此时李清扬倒是觉得罗升东这人还挺豁达的,居然抹得下脸皮抱上了海汉人的大腿。至于崖城水寨嘛,在看过了海汉人的这支舰队之后,李清扬也不得不承认其存在的意义不大,站在私心来说,当个盐贩子对罗升东这种人来说或许才是一条更好的出路。

  “闪电号”很快就划过了军港,驶入了榆林角的海峡口。这次不需林南再进行提醒,李清扬已经注意到了两岸的坡地上那连接成片的岸防炮炮台。

  由于距离已经相当近,李清扬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炮位上黑洞洞的炮口,粗略一算至少有几十个炮位之多。林南在旁边问道:“李兄认为胜利港这防御水平如何?”

  李清扬心道我若不是来胜利港的时候被关在船舱里,没看到这港湾外的炮台,也不至于在安全部的牢房里待了这么多的时日,要是早点看到这些东西,只怕早就降了!

  在港口附近修筑这种岸防炮台,需要花费多少的钱财和人力,李清扬还是知道个大概的。整个大明的海岸线上,修筑了岸防炮台的地方也是屈指可数,而且从未听说过有私人自行修筑这东西的就算有钱修也没地方去买这么多的大口径火炮。

  这岸防炮可不比得军队中所用的火炮,还可以根据战事来调整位置,机动灵活地对敌人实施打击。岸防炮说白了就是一个固定火力点,如果不能做到完全覆盖战场,那么设置岸防炮的意义就不大了。而要实现这个作战目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增加火炮射程,相应的铸炮难度也就水涨船高了。

  李清扬早就知道海汉人有私自买卖枪炮火器的行为,但他先前还是想得比较简单,认为大概也就是土制三眼铳或是小型土炮的水准,然而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能够自行铸造岸防大炮,这就已经说明了海汉人的军火制造水平到达了什么样的地步。而这海峡两岸连片的炮台,显然不太可能是海汉人修出来吓唬人的,他们布置在这里的火炮,大概是真的足以覆盖住这条进出胜利港的航道了。

  在数十门火炮的覆盖射击之下,大明水师是否有可能安然冲过这道宽度仅百丈的海峡?李清扬认为机会微乎其微,更何况还有一支强大的舰队会在海面上列队用炮口迎接客人的到来……那画面太美,李清扬已经无法想象。

  “这里的一切,都在执委会的庇护之下!”林南看着李清扬有些失神的面孔,意味深长地对他说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