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昌化进展

第四百四十七章 昌化进展

  对于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来说,非本国的战船驶近本国海岸,甚至是驶入本国港口,这毫无疑问是属于有敌意的举动。  就算安南与海汉之间建交以来一直都保持着所谓的盟友关系,也无法掩盖双方的水面武装力量存在巨大差距的现实,而这种实力不平衡所带来的后果,就是安南必须要承受本国海岸线长期置于他人控制之下的状况。

  安南朝廷会对这样的状况视而不见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安南连面对元、明这种庞大帝国征讨大军的时候都没有服输过,不惜以举国之力一战,怎么可能甘心在海汉面前低头。对此默不作声,也只是为了维持跟海汉的合作关系,利用海汉的海上运力来对付南方叛军。

  现在安南不但争江横山以北的主要港口都在海汉实际控制之下,而且连海防、造船这些事务也统统都得依赖海汉,因此对于海汉战船在自家海岸的通行状况,安南朝廷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力可言。双方在此之前都很默契地没有把这个问题单独提出来商讨,主要的原因也是为了维护住双方之间这层并不算特别牢固的合作关系。

  郑林暗暗咬了咬牙才开口应道:“颜大人,贵方战船进入我国港口,可曾有遇到过任何的限制?”

  颜楚杰缓缓地摇摇头道:“这倒是没有,就是不知道贵国会不会继续这种政策。为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能够长久稳定地保持下去,我们需要贵国朝廷作出一个比较正式的承诺。”

  郑林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回应道:“此事待在下回到安南之后,奏报给朝廷,再给贵方答复。”

  颜楚杰倒也没打算把郑林逼得太狠,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安心等待贵国的答复了。”

  执委们一一提出了各种问题,而其中的绝大部分对于郑林而言都超越了他的特使权限,根本无法给予肯定的作答。不过对于执委们来说。郑林的态度基本上就可以理解为安南朝廷的态度,而从郑林的回应来看,安南这次可不仅仅只是想付出四块港口租界和几千劳动力人口而已,他们想以这种条件换回的东西也颇具价值,并不是大家一开始所认为的那样是安南主动倒贴的买卖。

  对于满怀希望来到三亚的郑林,他的这趟特使之旅注定要失望而归。安南所开出的交换条件有着诸多的不确定因素,而这些因素对执委会来说就是潜在的风险。例如劳工的数量核定方式。薪酬发放办法,这些看似不太起眼的细节问题都有可能在工程实施时变成拖后腿的漏洞。当然最难以解决的一个问题。还是海汉自身的工程技术人员远远不够,没有办法在监理昌化石碌筑路工程的同时再分身去安南海岸建设大型港区。

  七月十二日,郑林带着执委会起草的安南国南方海港合作开发草案离开了三亚返回升龙府。这份草案中对双方合作开发港口的方案提出了一些具体的要求,特别是在劳工数量、管辖权、归属权方面,更是列出了极为详细的条款。另外安南国所提出的援建船厂和购买大型船只的要求,也被做了一定的削减:未来一年中四百料的大型海船订购量被削减至十艘,不过作为补偿,可以增加十艘二百料的海船订单;而安南所要求的援建三间新船厂,也被缩减为一间。不过这间船厂和原有的黑土港造船厂都将会拥有四百料海船的制造能力,也算是弥补了安南国内造船厂目前无法制造大型海船的缺口。

  但就算是安南朝廷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这份草案并签署协议,避免跟海汉在细节谈判上展开无休止的拉锯战,这份协议的最早实施时间仍然得等到三个月之后。这是因为昌化石碌交通工程指挥部这边需要足够的时间,来制定好未来半年乃至一年内的施工规划,届时才能抽调出一部分人手到安南这边主持工作。

  虽然三个月对安南朝廷来说绝对算是一个很漫长的时期,但对于海汉建设部的技术人员来说。这三个月却意味着他们必须要加班加点,去完成原本应该在更长的工期内所承担的工作任务。

  从海边的昌化港到石碌的矿藏开采区,直线距离就长达八十里,不过好在这段路途多数区域都是平原,所以筑路的难度倒算不上特别大。工程指挥部的计划是分段筑路,筑好一段便向前铺设一段轨道。逐步向内陆推进。这样做的好处也显而易见,各种工程材料和施工人员都能以最快的方式输送到前线工地,而全线贯通以后,铁路运输的便捷性也将为石碌铁矿的开发提升施工效率。

  就在郑林离开三亚返回安南的同一天,由民团海军“探险级”三号舰在改装后承运的蒸汽机车车头,在经过了一周的海上漂泊之后终于平安抵达了昌化港。

  工业部门为未来石碌铁矿所准备的机车是经过改型之后今年才开始生产的“大力神二型”,这种新式机车与目前三亚至田独轨道上所采用的“大力神一型”相比。在体积重量没有太大变化的情况下,动力输出增加了20,并且无故障运行的时间也增加了近一倍。一部分在“大力神一型”上暴露出问题的零部件都在新的型号上得到了技术改进,一部分关键管阀甚至动用了穿越物资储备,可以说这种机车已经代表了目前工业部门所能达到的最高技术水平。

  这个全长超过七米的大铁疙瘩在田独工业区制造的同时,造船厂这边就已经在为了它的运输问题而改装船只了。目前海汉所有的船只中没有任何一艘船能够直接装载这个沉重的庞然大物,最后海运部只能打报告让军委这边提供一艘已经开始服役的“探险级”战船,对其船身进行技术改造,以满足这个特殊任务所需。

  于是在执委会的命令之下,一艘排水量达到五百吨级的“探险级”战船被重新拖上了船台,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改造。船匠们拆掉了原来的主甲板,以及用于布置舰炮的二层甲板,制成了一个巨大的凹槽货舱,以便装入预定的大型货物。而在此同时,胜利港和昌化港的货运码头也都进行了相应的改建。将“新世界号”上拆下来的两套吊装设施装到了码头上。

  如果不是已经经过了两年的运作,这种需要众多单位协作进行的项目恐怕会出现许多问题。而这次由执委会亲自出面协调,各个单位一起出力,在确定石碌项目的开发期限后仅仅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便做好了相应的工作。

  机车在运至胜利港之后,用畜力从专门的轨道直接拖到了码头上,然后进行吊装。这个环节大概是让所有人最为紧张的部分,重达好几吨的机车头在钢丝缆绳的牵引下缓缓地放入特制的货舱中。直到松开缆绳,船身没有出现明显的倾斜。众人才总算是集体松了一口气。

  “探险级”战船的承载力倒并不是问题,原本船上的火炮加在一起的重量就已经大大超过了这辆蒸汽机车,但当初布置火炮是经过了反复计算和长时间的配重平衡试验,而吊装这个大家伙却根本没法在事前调校,只能依靠技术人员的经验来完成。好在最后一切顺利,机车上船之后没有影响到船只的平衡。

  不过在运输的过程中,仍然是丝毫都大意不得,越之云亲自担任船长押船。船只一直沿着近海航线行进,以便尽可能避开海上的浪潮起伏。以“探险级”战船的性能。原本两三天就能抵达昌化,但在装了这个大家伙之后,则是足足在海上走了一个礼拜才到。

  在抵达昌化之后,花了足足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将机车从船上重新吊装到岸上。不过机车到了之后并不能马上就投入使用,为了防止意外,有相当一部分比较重要的零部件在航运前就提前拆下来单独运输。都需要在昌化这边进行再次装配。另外昌化这边所铺设的轨道距离也非常有限,仅仅一个多月的施工时间,目前也只完成了昌化港到昌化县城北部这段不过两三公里的路基铺设而已,连铁轨都还没有完全铺设到位。

  “小越,运这大家伙过来,你们一路也辛苦了。我让食堂准备了接风宴。晚上大家吃好喝好,修整一两天再回去。”刘山夏代表本地的工程指挥部,迎接承担这次运输任务的海运部越之云等人的到来。

  越之云苦笑道:“那你可得有得忙了,起码还得给我接好几次的风才行。这种新机车第一批就计划要建造四辆,全部投入到石碌项目,后续等复线开通了肯定还得追加。据说今后用在矿上的那种小型机车头也会逐步淘汰,都换成大力神系列的。这大个头要跨海运输很麻烦,今后还有得我忙的时候。”

  “这么说以后黑土港煤矿也要换这种大型机车了?”旁边田叶友急忙问道。他在完成了石碌的铁矿勘探之后回胜利港去小住了一段时间,但或许是在外面待习惯了,回到胜利港之后反而觉得浑身不对劲,最后又主动打报告申请来了昌化。他虽然是勘探专业出身,但在黑土港期间也直接参与了不少的基建工程项目,现在也可以算是个多面手了,虽然还远远比不了刘山夏这种专业程度,但干个现场监理之类的活儿还是没问题的。

  “都要换的,田独铁矿已经开始换了,淘汰下来的小机车据说要用在田独到铁炉港之间的轨道线上,以后就负责从铁炉港往田独工业区运盐了。”越之云将大本营最新的动向传达给在场的众人。

  “铁炉港到田独的轨道线也修通了?”人群中有人问道,一听就是应该很长时间没有回过大本营的人了。

  “哟,稀客啊!这不是谢春吗?”越之云闻声望去,便在人群中发现了自己的老同事:“这么有空怎么不回胜利港看看我们?现在胜利港变化可大得很,你再不回去看看,以后恐怕要迷路了!”

  谢春一开始便是在海运部做事,两人也算得上是老同事了。不过黑土港开发的时候,谢春就主动请缨去了黑土港,并且被委任为当地的海运主官。周恒行被调回三亚接任港区管委会主任之后,谢春又兼任了当地的民政主官,也算是小小地又升了一级。最近这一年多时间他几乎都是待在安南那边,的确是没怎么回过三亚了。

  谢春笑道:“我来昌化是跟你一样有任务的,这趟恐怕没时间回胜利港去了……”

  原来谢春此行来到昌化,是押运了两大船共计七十多吨煤炭,还有黑土港特产的焦油、沥青等等。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些货物,还用不着让他本人亲自出动,更重要的是船上还有一批在黑土港因为表现良好而被管委会推荐到三亚进修的归化民干部。不过谢春还得回去看家,这批人就只能送到昌化,然后从这里再搭船去三亚。

  越之云听完谢春的讲述之后点点头道:“那正好,我这边把货卸完之后休息一天就回去,可以把黑土港过来的人都带上。对了,听说你们分去黑土港的这批人,可是一个一个的都悄悄在那边成家了啊?”

  谢春拍了旁边田叶友一把道:“还不是这个家伙带的头!自从他从广西那边娶了个大小姐回来以后,黑土港这帮人的心思都活络开了,今年就有好几个人娶了大明的姑娘过门。估计下半年还得有两三起婚事要办,只可惜隔得太远,没法给大本营的各位发喜糖了。”

  “你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田叶友回呛道:“今年上半年你可是已经跑了三四趟廉州了,到底什么时候把媳妇儿带回来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