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当面提问

第四百四十六章 当面提问

  关于对外开放参观的单位,在安全部成立了之后,已经有了比较规范的管理模式。  类似造船厂这样的兵工单位,现在已经不能再像早期那样随意进去参观了,外来人员必须要得到了安全部和海运部联合签发的许可证,才能在专门人员的陪同之下进行参观。

  绝大部分外来人员在三亚地区的活动范围,都被限制在两个港区附近有限的区域内,只有极少数与海汉关系密切的人,例如李奈、罗升东之流,才能够凭借着安全部下发的特别许可证自由走动。而安南与海汉的关系目前仍处于很纯粹的利益伙伴阶段,其特使暂时还享受不到这样的特殊待遇,郑林在三亚期间的所有行程安排,都将由安全部和外交部联合制定,并不会给他留下太多的行动自由。

  因为郑林是代表安南朝廷而来,身份比较特殊,因此住处被安排在了胜利堡附近山坡上的迎宾馆。这里可以很方便地俯瞰胜利港港湾全貌,天气晴好的时候,推看房间窗户就可以到港湾另一面军事基地里海汉民团的士兵们出操演练的状况。

  郑林以监察使的身份在黑土港待了一年的时间,期间与海汉干部们同吃同住,倒也比较适应海汉式的生活方式。例如抽水马桶、房间热水淋浴这类的设施,郑林并不会像其他那些初次来到胜利港的人一样手足无措,这些东西在黑土港也同样都有,对他而言倒也不算特别新奇。

  不过这迎宾馆的居住环境的确要大大胜过黑土港,每位住客都是享受一栋单独的居所,整个迎宾馆一共也只有十二栋这样的别墅式建筑。每栋居所都配备了三名训练有素的服务人员,所用的厨师也全部是从广州聘来,并且经过海汉首席大厨樊伟的专门培训,食材则是以本地的各种新鲜海产和果蔬为主。单以生活条件而论,甚至比穿越者所居住的福利公寓还好得多。

  不过迎宾馆说白了也是个对外的样板工程,主要的接待对象就是一些需要拉拢的关系户,把居住标准搞得高一点也无可厚非。这里闲时也会对外营业。接纳一些到胜利港从事贸易业务的富商权贵,不过收费标准也相当高,每间独栋别墅每天的入住费用一百元起步,比起港口商务区的客栈套房贵了足足十倍以上,普通的客商可承担不起这么高的住宿费。

  这样的居住环境让郑林几乎无可挑剔,不过唯一让他感到有些不满的,就是海汉人似乎转眼就忘记了他的存在。一连在迎宾馆住了三天,都没有海汉人再跟他接洽下一步的谈判事宜。而因为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特批。郑林的活动区域也被限制在胜利港港区范围以内他甚至没有得到前往十里外三亚港区探访的权限,因为前往该地区的主要交通方式就是乘坐通勤火车,而乘坐火车则必须要归化民身份证或者安全部签发的许可证才行。

  时值盛夏,三亚的气温已经超过了三十摄氏度,郑林也的确没什么心思顶着这么大的太阳在外面闲逛,于是他每天最主要的活动就是坐在凉棚下喝着冰镇的果汁,看看每个钟头一班的蒸汽机车从附近的铁轨上轰鸣着驶过。很多初次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飞驰而过的铁疙瘩发出的巨大响动吓得不轻,而郑林在黑土港的居住经历再次让他避免了失态,这玩意儿半年之前已经开始在黑土港的采矿区运行。替代了原来的畜力矿车,黑土港煤矿的出矿效率因此而大大提升。郑林一看到胜利港这边的蒸汽机车,便知道这玩意儿跟黑土港拉煤的是一种东西,只是大小略有差异而已。

  不过在迎宾馆看了三天火车之后,郑林终于是坐不住了,让服务人员联系了外交部,打算催促一下前两天跟施耐德和王汤姆所商议的事情。

  郑林这次倒是并没有再等上太久的时间。很快外交部就派了个归化民办事员过来,邀请他前往胜利堡,与相关部门的领导进行面谈。

  原来郑林代表安南朝廷所提出的要求在反映到执委会之后,这边也陷入了意见不一的争执局面。军方和商务部门都是打着尽快对外扩张的主意,巴不得安南海岸的港口越早投入使用越好,自然对安南所提出的建议表示赞同。而另一种意见认为不应该这么快就放松对安南造船业的打压。至少还拖上个一两年,等自家的造船规模和拥有的船只数量达到一定水准之后,再向安南逐步开放造船方面的技术援助。而且陶东来也指出建设部目前的技术力量并不足以支持在海外实施大规模的基建工程,因为以刘山夏为首的一批技术骨干目前都在昌化,根本无暇抽身。

  在三天召开了两次会议都没能够达成统一意见的状况下,施耐德便提出干脆让郑林到场,以便各位执委能够面对面地提出自己所关心的一些问题。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折衷的方式。

  郑林到场之后,施耐德便向他一一介绍了在座这些人的身份,郑林听了之后也立刻紧张起来。他早就知道海汉的最高权力机构是由数名德高望重的海汉人组成的执委会,而且这个执委会在海汉这个集体中的地位和权威都非常高,那些归化民几乎是把“为执委会服务”这句话当成口头禅一样挂在嘴边。郑林也知道施耐德就是执委会中的执委之一,几天前能够得到施耐德的接见,对他来说已经算是达成了出发前的预定目标,但他也从未想过自己这次居然能有机会直接来到这个神秘执委会的会议现场,见到这些打造了海汉这股强大势力的大人物们。

  “郑特使,今天请你过来,是因为我们对贵国这次所给出的条件还有一些不是很清楚的地方,希望你能够在现场为我们作出解释。”待郑林入座之后,施耐德言简意赅地向他说明了请他过来的目的。

  郑林很客气地应道:“此乃在下职责所在,应该的,应该的。”

  施耐德道:“那么有问题的各位可以依次向郑特使提问了。”

  “我先来吧。”宁崎第一个举手示意,然后向郑林问道:“我想问一下关于贵国所说的提供劳工的问题。先前郑特使说过,贵国所提供的劳工在工程完成之后,可自行决定是否加入海汉籍。这是否是代表了贵国朝廷的意思?”

  “此乃朝廷诸位大人们商议所定,不会有变,各位可以放心,届时协议达成,也会将这一条写入到书面的协议当中。”郑林立刻应道。

  “那么如果贵国所提出的三千人不够,我们需要更多的劳工数量,是否还是依照这样的标准办理?”宁崎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宁崎的问题就牵涉到一个看似不太明显。但实则存在重大漏洞的细节了。郑林之前代表安南表示可以向海汉提供劳工,并且以这些劳工的最终归属来引诱需要大量人口的海汉。但像宁崎这样的聪明人。很快就注意到了其中所存在的漏洞要是海汉无上限地要求增加劳工数量,那安南会是什么态度?

  至于说这些人最终会不会选择加入海汉归化籍,宁崎并不会担心。在海汉的优厚待遇面前,极少会有平民百姓能够抵抗住诱惑,何况这些在安南征收的百姓劳工与战俘和难民不同,届时有相当一部分人都会就地安置,以参与后续的各种基建工程建设,并不需要他们全都漂洋过海迁徙到海南岛上来定居。

  如果安南对这个漏洞没有反应,那民政部利用这个漏洞就可以至少多捞取几倍的劳工人口。当然海汉方也可以耍个小聪明。不把这个问题公开提出来,到时候直接上手操作就是,但这样很容易让双方刚刚开始缓和下来的关系又重新出现裂痕,执委会经过讨论后还是决定要堂堂正正地把这个问题摆到台面上来,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郑林脑子并不傻,如果他之前还没有意识到己方提出的的这个条件所存在的漏洞,宁崎这么一强调。他也自然就想到了。郑林想了想才应道:“工程所需的劳工数量,应由双方共同商议核定。”

  “考虑到工程当中可能出现的各种人员损耗,比如受伤、生病、体虚等等,我认为至少要在商议的数字上增加三成,作为候补人员。”宁崎也料到了对方可能会采取的弥补措施,立刻提出了新的补充意见。

  郑林这次没有多想。立刻回话道:“最多两成!”

  宁崎摊了摊手道:“我没有问题了,你们接着问吧。”

  “我来问吧。”顾凯接过了话头道:“这些劳工在为我们工作期间,他们的一切事务是接受安南朝廷的管辖,还是将管辖权移交给我们?”

  “如果贵方需要,我国可以将这些劳工在工作期间的管辖权移交给贵方。”关于这个问题,郑林倒是早就有所准备在安南国内的时候官员们就对此进行过讨论,最后认为这些人当中的大部分都会加入海汉籍。早一点把管辖权交给海汉人倒也说不上有多吃亏。

  “那这些人的劳动报酬发放,贵国的主管部门是否会介入?”顾凯继续追问道。

  这个问题看似不重要,但顾凯这种来自后世,在美国专门打劳资纠纷官司的律师却不会轻易忽略。按照郑林之前的说法,这些劳工的工作酬劳将由海汉一方承担,但这些酬劳是由海汉直接向其发放,还是由安南的主管部门代领代发,这中间的门道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是后一种情况,要是劳工们的报酬被克扣得太厉害,势必会给工程的进行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种事情在后世并不鲜见,简单说就是工程中包工头克扣了农民工的工资。这些将由安南提供的劳工肯定是官方组织,如果中间有人伸手捞取好处也并不稀奇。

  郑林这次考虑了一阵才应道:“此事我国工部、户部都将会介入,贵方想必也能体会到我国的难处。”

  郑林明白顾凯的问题背后所隐藏的意思,但他也只能从正面回应一下,这事牵涉到诸多高官的利益,他一个小小的特使还没法对朝堂大事指手划脚。

  顾凯点点头道:“也就是说我们付给这些劳工的酬劳,必须先交给贵国的工部或者户部,再由贵国发放给他们?”

  郑林应道:“正是如此。”

  “这条恐怕到时候我们得好好再商量商量。”顾凯摇摇头,显然对于郑林所给出的答复并不是太满意。

  “下个问题我来问吧。”顾凯问完之后,坐在他身边的颜楚杰接过了话头:“郑特使,我想问一下,在港口建成之后,我方战船进入这些港口,是否拥有完全的通行自由?”

  颜楚杰这个问题就有些不太客气了,实际上海汉在北边的三处租界并没有跟当时的北越朝廷进行过很明确的权限划分谈判,特别是在当地的军事用途上,双方都保持了默契没有提过战船停靠的问题。即便常年停靠涂山港的船只中有一半都是海汉的战船,北越朝廷也并未对此提出过任何异议。

  不过在南越地区也被北越朝廷重新纳入治下之后,军方认为有些细节就必须要尽早进行明确,不要把麻烦的事情留待到以后出现大问题时才来处理。特别是在南方四港的策划案当中,军方已经划定了金兰港这个专用的军港区域,就更需要把这种权限作为双方的协议条款之一来进行明确。不然今后安南国内很可能会有某些政治派别以此为理由,来对海汉的军事策略进行攻击。

  郑林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晕红,对于一个安南贵族来说,颜楚杰的问题无疑是具有一定的挑衅性质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