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由扩军所引出的问题

第四百四十三章 由扩军所引出的问题

  “我必须在这里提醒各位,不要觉得现有的几千部队就足够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和利益了,我们的军队在战斗力方面的确要强于同时代的对手,但短板也非常明显,那就是部队规模。  ”颜楚杰作了个手势,勤务兵立刻将新的一副地图挂到了墙上,看得出军委为了今天的会议也是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工作。

  这副新挂上的地图所包括的范围就更广了,几乎囊括了目前海汉船只所能到达的全部区域在内。

  颜楚杰指着地图继续解说道:“各位请看,除了海南岛之外,我们目前也在积极地向东北方向和南方扩展势力,并且也取得很好的效果,但我们所占领的土地并不是无主之地,必须要有武装力量的守护才行。各位不妨想想,珠江口那么广阔的地域,就布置一个连的陆军,真的能做到实际控制吗?南边的中南半岛还有四个规划的港区等着开发,这些港区今后就是我们的海外领土,不派军队驻守行吗?还有我们穿越前就制定的五年计划,其中有一条就是实现对海南岛的实际军事控制,现在已经是穿越后的第三年了,我们距离这个目标还有相当大的距离,要想实现对全岛的实际控制,我认为驻扎在岛上的民团编制起码要维持在两个团的规模,而我们现在仅仅只有两个营而已。”

  与会的众人听到这里,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毕竟颜楚杰这次的口气与以往有所不同,已经明确地提出了要成立团级作战体系。如果以最基本的编制计算,目前的驻扎本岛的民团陆军规模要扩编到团级,那至少也要再增加一半的兵员,如果是军方一向追求的“加强型”编制,那就得在现有规模基础上翻倍才够。

  以普通的民团士兵而论,一年的薪酬、军械军服、日常消耗、训练开支等等费用加在一起,大约平均每年每人需200元才够维持,这还没包括正式作战的战时犒赏、战后抚恤奖励等等费用在内。目前的陆军一营编制是千人左右的加强营。这就意味着至少要拿出二十万元的军费才能够增加一个营的编制。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很保守的估计,如果计算征兵、训练,以及训练过程中淘汰掉的兵员所造成的花销,实际的军费开支至少还得增加十分之一。另外陆军的编制当中,营级单位还会配备炮兵连,虽说炮兵是单独列编的兵种,但增加一个炮兵连的编制也同样是一笔不可忽视的开支。

  二十万元是什么概念?这差不多是胜利港盐场公社年产值的一半了。大概是去年海汉财政收入的三十分之一,绝对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数目。而军方之前的扩军计划。从来都是以连为单位,这次也算得上是狮子大开口了。

  “直接扩编到团级作战单位是不是真的有这个必要?”顾凯首先提出了质疑:“现在民团部队的连一级军官基本都还是我们自己人,如果扩编到团级,那么连级军官还能不能保持现有的规格?”

  “如果扩编到团级,大概就必须要提拔一些归化民军官上来了,起码在副连级的职位上会出现一大批归化民军官。不过我认为这并不是什么问题,我们在数次的作战中已经逐步发现并培养了出了一批合格的基层军官,让他们逐步接掌一线部队的指挥权,这也是必经的过程。”颜楚杰为了表明自己的看法是有依据的。还举例说明道:“比如像高桥南,于铁柱这样的基层军官,忠诚度和个人能力都没有问题,现在就完全可以提拔起来当个连长。而我们自己人也可以水涨船高,升职到营部、团部,或者是进入参谋部任职。”

  “不不不,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顾凯摇摇头道:“我并不是担心我们的人在军队体系中的职业前景。而是这些归化民军官提拔起来之后,能不能达到相同或者近似的指挥水平。要知道他们可不会玩电台,步话机这类高科技的玩意儿,他们所能理解和使用的指挥体系,应该还停留在旌旗锣鼓为号的水平。”

  颜楚杰道:“你可别小看了归化民军官,这些人是没多少文化。见识也很有限,但只要是有潜力的人,基本上都被选进了军官进修班接受长期培训。就算他们没有电台步话机可用,但有我们从几百年后带来的各种实际战例和经过实战考验的战术,而且也有地图、沙盘和杀伤力强大的武器可以辅助他们,我可以保证这些归化民军官的战术水平和意识肯定都远远超出同时代的对手。他们并不比你我傻,只是需要一扇见识外面世界的窗户而已。”

  “扩编军费怎么解决?今年的财政预算中大概并没有这部分在内吧?”眼看从这个角度辩不过颜楚杰。顾凯只好换了一个方向提出质疑。

  “预算中的确是没有,不过今年在南越的收入也同样没有被列入预算。”颜楚杰不慌不忙地辩解道:“我们在顺化的缴获,加上升龙府战后偿付的军费,减去我们的作战开支之后,还有相当大的收益。这其中的一部分已经用在了上半年的海军扩编计划上,但仍然还有一些余额可以用于陆军的扩编。”

  颜楚杰说到这里很得意地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道:“至少扩编两个营的编制已经足够。”

  “但军费不是一次性投入,今年扩编两个营,就意味着明年的军费开支也得增加好几十万!”顾凯继续质疑颜楚杰的说法。

  “这很正常啊!难道我们明年的财政收入还会停留在今年的水平吗?”颜楚杰摊了摊手道:“如果那样的话,我想你埋怨的对象不应该是军方,而是施总领导的商务和财政部门。”

  施耐德笑着接话道:“我可是一句话都没说过,为什么也要躺着中枪?”

  “谁让你管着钱袋子呢?”颜楚杰揶揄道。

  “好吧,既然说到钱的问题,那我也简单说下我的个人看法。”施耐德收起笑意,沉声说道:“目前我们对广东地区的进出口贸易还是保持着比较可观的顺差,我个人对来年的贸易收入增长是持乐观态度的,不过考虑到目前正在进行的工程建设项目几乎都是花销大见效慢,而且花费在移民安置上的开支会逐年增加。我认为增加明年的军费预算还是需要慎重的。当然了,我个人并不反对军方的扩军意图,只是希望军方在扩军的同时也要考虑军队规模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将会带来的财政压力。”

  “你的意思就是说,扩军可以,但军费预算增加的部分得军方自己想办法了?”颜楚杰很快就从施耐德的一连串官方用语中理出了头绪。

  “至少得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施耐德很痛快地承认了颜楚杰的猜测:“毕竟在今明两年,石碌项目才是我们的第一要务。这个项目需要投入的资金总量,将会超过我们所有的拓殖项目总和。为了保证这个项目不会因为资金问题而出现工程延误,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可能不得不对其他的开支预算作出更严格的管控。包括军费预算在内。”

  “那就是说为了筹集军费,我们必须得再次对外发动新一轮的战争了?”颜楚杰连连摇头道:“以战养战不是不可以,但我们现在可选择的对手并不多,大明离得最近但不能打,安南算是盟友,葡萄牙人算是贸易伙伴,这两家也不好随便动手。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倒是没什么顾忌,但问题是我们的海军力量还不够,现在根本就够不着人家。而且跟这两家在海上作战也根本没有取胜的把握。”

  “不一定要通过战争的形式来获取收益,可以想想别的招。”施耐德将话题引申开来:“比如可以加大军火的贸易量,海汉军工出口各种武器和军用品的收益,你们军方也是有份的,不是吗?二十万元对于军火贸易来说,也不过就是几千支火枪,或者一两百门火炮而已。只要我们愿意出售,市场需求完全不是问题。说真的,我们是时候考虑一下跟大明合作,直接向官方出售武器了。大明军方的需求量和偿付能力,不是安南或者许心素能够相比的。”

  施耐德说到这里,眼光便转向了陶东来。这种对外政策的调整,肯定得征求一下陶东来的意见才行。

  一直静静倾听的陶东来见众人的目光都开始聚集到自己身上,便开口应道:“与大明官府的合作不是不行,但主要还是得看看大环境的外部条件如何。简单说,就是看大明现在是不是真的需要像我们这样的外部助力,如果操作得当,我们当然能够从军火贸易中获取丰厚的经济收益。甚至能像在安南那样达成一些有利于自身发展的交换条件。但如果操作得不好,或者时机不当,那也很容易让大明把我们视作威胁,产生不必要的敌意。”

  “关于外部环境的问题……宁崎,你有什么看法?”陶东来表明了一下态度,然后迅速地把球踢到了宁崎脚下。

  作为执委会内部极少数熟悉历史环境的人,宁崎也算是责无旁贷了,清了清嗓子道:“今年上半年最大的事情,大概就是崇祯帝下旨给魏忠贤的案子定了性,崔成秀、刘志选等人判了斩首,然后有一百多个同案犯充军,另外还有一些盘了三年囚禁,削职为民的,算是运气比较好逃过一劫了。另外就是陕西饥荒,民间有农民组织起义,但并没有能形成太大的气候,被洪承畴带兵很快就镇压下去了。”

  “有什么跟我们相关的事情吗?”白克思问道。

  宁崎点点头道:“相关的倒也有一件,礼部尚书徐光启因为旧历法推算今年五月出现的日食不准,就上书崇祯帝,要求参考西方历法,这一条被皇帝批准了,而且让徐光启负责监督编修新历法,所以今后跟大明朝廷沟通的时候,起码在这方面还是有共同点的。”

  “但这对我们刚才所说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直接的作用。”颜楚杰也有点耐不住性子道:“有没有跟军事相关的大事发生?特别是北方战场那边。”

  “大事?”宁崎想了想才点头应道:“这个月倒是真有一件大事发生,袁崇焕在双岛斩了毛文龙,这个算大事了吧?”

  袁崇焕矫诏斩毛文龙这事,历史上的说法不一。董其昌、袁可立、孙承宗等人,对毛文龙戍边抗敌的行为都有比较正面的评价,而且大鹿岛上还有立于天启六年和崇祯元年的两块石碑,其中一块石碑上刻有毛文龙的杀敌誓言:“指日恢复全辽,神色苞孕与此,吾侪赤心报国,忠义指据于此。”由此可见此人还是有忠心爱国的一面。

  而历史上对其负面评价,多是指出毛文龙为人骄横,肆意妄为,而且有意夸大军功,以此向朝廷索要更多的军饷和补给品。但袁崇焕冒冒失失地矫诏十二条大罪杀了毛文龙,却直接导致了当地驻军军心涣散,以至于后来出现了叛国投敌的情形。

  袁崇焕杀毛文龙的时候,大概也没想到他这种无视皇命的举动会成为自己日后的催命符之一。仅仅半年之后,袁崇焕便因为指挥不力而被下了狱。第二年八月,就因为擅自与清军议和、擅杀毛文龙两条罪名被判了凌迟,而且家人流徙三千里,家产全部抄没,可谓是家破人亡的结局。

  对于袁崇焕的争论,在另一个时空中持续了数百年,有人认为他是民族英雄,有人认为他是私通满清的卖国贼。不过宁崎也无意在这里挑起争论,而是一句带过,直指问题重点:“今年下半年,后金会兵分三鹿,从大安口、龙井关、洪山口攻入关内,一直打到京城。虽说年底的时候他们还是退兵了,不过这次入关也还是给大明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和影响。如果要和大明达成军事上的合作,我建议可以考虑一下应该如何利用今年下半年北方的军事动向。”...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