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网打尽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网打尽

  李清扬闻言心便往下一沉,他的行李中的确是夹带了一封秘密公文,是由南镇抚司指挥使亲笔所写,内容是说明李清扬身份以及这次行动的目的,简单说就是李清扬南下之后调动锦衣卫系统配合的凭证。  这封公文之所以要紧,是因为其中有“查办海汉乱党”这样非常明确的说法,就算李清扬想替自己洗白也无从洗起了。

  果然陈一鑫让来人先出去,然后慢悠悠地说道:“我们花钱花时间,耗费人力物力替朝廷赈济灾民,平定匪乱,发展贸易,结果最后得到的就是个乱党罪名?李百户能不能给我说说这是什么道理?”

  李清扬辩解道:“这中间当然是有些误会之处,待在下查实之后,自当为贵方洗清冤屈。”

  “怕就怕你想的跟说的不一样,一心想的只是如何罗织罪名,好把我们这些乱党一网打尽!”陈一鑫当然不会相信李清扬的说法,毕竟对方可是职业间谍,所说的话可信度都至少得先打个对折。

  李清扬还欲继续分辩,陈一鑫已经抬手阻止了她:“你不用解释了,与其争论这个问题,倒不如先拿出你的诚意,说说你们这次行动是如何安排的,还有没有其他人也打算像你们一样潜入三亚查办我们?”

  李清扬并不知道另外几名同伴的情况,自然不会回答陈一鑫的问题,当下便沉默不语。

  陈一鑫见他并不合作,倒也没有因此而生气,继续说道:“你不配合,后面自然会有你的苦头吃。到时候你吃完苦头,还是会把实情说出来的,又何必呢?你不说,你那几个同伴,他们也能跟你一样咬紧牙关硬撑吗?”

  李清扬哼了一声道:“在下身为朝廷命官,自当为国效命,岂会屈从于尔等淫威!”

  陈一鑫摇摇头道:“你这真是愚忠!你好好想想。就算你真的去了三亚,也顺利给我们编出来一堆罪名,最后这事怎么解决?我海汉民团已经有好几千全副武装的士兵,靠你们锦衣卫能解决吗?”

  李清扬争辩道:“我大明有百万大军……”

  “是,你们是有百万大军,但真正能上战场打仗的又有多少?”陈一鑫毫不客气地打断道:“这几年大明官军在东北跟北方野猪皮打,在西南平定奢安之乱。你觉得朝廷还能有闲钱在琼州岛上再开一个新战场吗?你们锦衣卫想立功,但朝廷未必想打仗。你真以为两广的各级官府不知道我们在干嘛?说白了只不过大家都想和和气气地赚钱而已,没人想撕破脸开战断了自己的财路。你知道我们跟大明之间的生意有多大的规模吗?你知道这些生意关系到多少人的饭碗生计吗?你以为你在为国效命,但你想没想过你们这样做会害死多少人?”

  “哼,这些不过是你一面之词!”李清扬嘴上仍然硬气,但心中却已经开始有些忐忑。看样子这些海汉人虽然落脚在偏远的琼州岛上,但消息一点也不闭塞,甚至连发生在遥远北疆的战事也知道。而且陈一鑫所说的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完全不存在,官府和地方豪强勾结一起谋取利益的事情多得很,全国各处都有。在巨大利益的趋势之下,朝廷的份量大概还比不了白花花的银子。

  陈一鑫笑道:“你信不信我都没关系,但你可以仔细想想,为什么你们一来就会被抓。我不怕告诉你,从你们进广州城开始,你们所做的一切就已经在我们的监控之下了,包括你们应征职位。搭船来到这里,都是我们提前做好的安排!”

  “有人出卖了我们!”李清扬立刻便明白了陈一鑫话里的意思。这也完全可以解释为何他们在没有露出明显破绽的情况下,初到万山港就被海汉人给揪了出来。既然海汉人早已经在广州设好了陷阱等着他们,那在此之前自然是有人将他们的行动消息告知了海汉人。

  “在福建和广东,有很多人都不希望改变现在的局面,特别是不希望改变我们海汉与大明之间的关系。如果有人试图改变现状。自然就会有人站出来阻止他。”陈一鑫以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李清扬道:“所以你们在南京接到命令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失败的结果。南镇抚司就算再派来十个,百个,也会是同样的下场。你现在的不合作,根本影响不到大局,你明白吗?”

  “这……这不可能……”李清扬一时间心神有些恍惚。自从早上莫名其妙地就被海汉人抓捕,他一直在回想自己从南京出发后的行动中是否出现了漏洞。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才会导致行迹败露。然而陈一鑫的这番话让他不得不面对最残酷的事实出卖他们的极有可能便是官府中人,而且权力不小,能够接触到南镇抚司这一级的衙门。

  如果陈一鑫的话属实,那么他们这五人无疑就是成了大明与海汉人利益博弈的牺牲品。知道他们最后去向的大概就只有广州城内的那处酒肆暗哨,然而现在回想起来,那处酒肆的人是否可信也很难确定了。

  “你们现在已经算是在人间失踪了,而且不会有人能够再找到你们。留下你和你伙伴的性命,是因为我们认为你还有活下去的价值,如果你没法证明自己的这种价值……”陈一鑫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说道:“那我可以保证你很快就能为国捐躯了!”

  陈一鑫站起身道:“我给你半个时辰考虑,如果你有想说的话,就叫外面的门卫。如果你什么都不想说,那也没关系,因为你只会在这里待一晚,明天一早我就亲自送你们五个人上路!”

  陈一鑫和厉斗对五个人进行了交叉审问,所得到的消息也让他们大大松了一口气,南镇抚司派出的探子的确就只有他们五人,而他们所肩负的任务也仅仅只是潜入侦察,收集情报,并没有安全部所担心的破坏与暗杀之类的内容。

  不过这五人中的首领,掌握信息最多的李清扬,却并没有交待太多事情,只承认自己五人相关的事,至于跟锦衣卫这个衙门相关的问题。他却是守口如瓶,不做任何回应。

  第二天一早,在咸鱼仓库里被薰了一整晚昏昏沉沉的李清扬被拖了出来。他终于在时隔一天之后再次看到了自己的另外四名伙伴,其他几人看起来也同样十分萎靡,不过倒是没有明显的外伤,看来似乎并未遭受到严酷的拷问。

  “把他们先松绑,给他们食物。”陈一鑫出现在现场。对着尚未回过神的几个锦衣卫探子道:“好好吃饭,不准站起来。不准交头接耳!”

  李清扬举手示意有话要说,陈一鑫点点头道:“你说。”

  “不知贵方意欲将我兄弟几人作何打算?”李清扬大着胆子问道。

  “先吃饭,吃完送你们上路。”陈一鑫随口应道。

  李清扬一激动便要从地上站起来:“你昨天说了要保我们性命……”

  “坐下!”身后的民兵一脚便踹在李清扬腿弯里,让他扑倒在地。

  “你误会了,我真的只是送你们上路,并不是要取你们性命。”陈一鑫应道:“难道你觉得以你们的身份,还能就这么了事,拍拍屁股走人吗?你们既然想方设法都要潜入三亚,那干脆就送你们去看看好了!眼见为实。相信你们到了那里之后,一定会对我们的看法有所改观的!”

  陈一鑫接到的命令的确是将这几名俘虏送去胜利港,不过可不是以观光客的身份,而是送过去接受安全部的进一步审讯。至于这几个人到时候是死在安全部的行刑小屋里,还是被投入苦役营当苦力,那就与陈一鑫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对于地处胜利港的执委会来说,锦衣卫南镇抚司向三亚派出探子。只是每天诸多事务中说不上太重要的一桩罢了。在安全部通知执委会已经在万山港将人一网打尽之后,执委会的注意力就不再遗留在这件事情上了。当下还有更为重要的事务,需要执委会所有人员倾尽全力才行,这就是已经开始进入实施阶段的昌化石碌的交通线修筑工程。

  为了保证有充足的劳动力投入到施工工地上,执委会给这条道路修筑计划批准了足足五千人的劳动力配额,比初期规划的时候又增加了两千人。这是因为今年的移民形势一片大好,南越政权倒台之后,大量的战俘青壮被安南朝廷以抵押军费的方式交易给了海汉,而他们的去处便是琼南、琼西的各种大型项目工地。

  要运送数千人以及所需的各种物资到上百海里之外的地方,在这个时代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差事,为此海运部已经调集了名下的大部分货船参与这次的开发行动,并且将一部分货运任务外包给了詹贵这样的海商来做。

  1629年6月30日。大明崇祯二年五月初十,琼州岛西岸昌化渔港。

  如今再称这里为渔港已经不是太恰当,沿着小小的港湾岸边已经建起了十几座栈桥,供来往此地的货船停靠。岸边原有的数间渔民棚屋也全部都已经拆掉,如今兴建起了大片制式船型屋,其中还夹杂着数间海汉独有的蓝顶活动板房。按照建设部的规划,这里可以接纳初期到来的近千名劳工及武装护卫人员。

  在港口东侧规划了一大片仓储区,用于存放陆续运抵的各种生产工具、建材和生活物资等等。在仓储区以北,劳工们已经砍伐出了一大片林地,在这里修筑了一片封闭居住区,用于安置即将到来的战俘苦役。这些被当作消耗品的苦役自然不可能享受到跟归化民劳工同等的生活待遇,他们的居住条件相对要差得多,执委会想要的就是让他们干完更多的活,驻地只需控制住卫生条件,不要爆发大规模传染病就行了。

  乔志亚将自己的hk416步枪反背在身上,从船舷直接跳到了栈桥上。匆匆跑过来的民兵排长一个立正,向他敬了个军礼道:“请首长指示!”

  乔志亚抬手回了个军礼,然后对归化民军官吩咐道:“甲板上打包堆好的那些行李,全部搬下来,送到我的住处。另外再找几个人,把甲板洗干净。对了,刘山夏现在人在哪儿?”

  “报告,刘首长现在正在东边大约两里地的工地上,需要我派人带路吗?”民兵排长很殷勤地问道。

  “不用了,我得先去洗个澡,这几天可不太舒坦。”乔志亚拍拍民兵排长的肩膀,拖着疲惫的身子向驻地走去。

  乔志亚这次是从大本营武装押运一批苦役过来,不过这次的航程并不太顺利,刚出胜利港不久,还没到崖州,就在海上遇到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两艘帆船拼着命驶入了崖州南边宁远河口的明军水寨,才总算逃过一劫。当然了,目前崖城水寨已经变成了海汉民团海军的分基地之一,水寨港湾里停靠的几乎全是海军的巡逻船原本的水师战船全都成了盐贩子罗升东的发财工具,干脆就把地方彻底腾出来给海汉还具怒的巡逻船当驻地用了。

  在崖城这边歇了一夜之后,避过风暴的两艘帆船继续朝西边行进,但没想到的是祸不单行,他们竟然在六个小时之后又遭遇了一次风暴,但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位置距离莺歌海盐场已经非常近,于是再次有惊无险地避了过去。但这次其中一艘船的船帆在风暴中被毁坏,乔志亚不得不让队伍在莺歌海逗留了一天,用以修补船帆。

  等船队克服种种困难赶到昌化港的时候,已经比正常的航程多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而作为船队负责人的乔志亚,在这几天中也的确没有得到过太多休息的时间,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洗个澡然后躺到床上睡一觉,至于其他的事情都可以稍后再说。...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9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