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抓捕

第四百三十六章 抓捕

  自从去年进驻到大万山岛,陈一鑫已经指挥民团军执行了三次作战任务,第一次是李家庄保卫战,紧接着便是剿灭担杆岛上盘踞的海盗团伙,最后一次则是去年年底与刘香海盗集团进行的那场大战。  在年底的万山港海战中,陈一鑫所指挥的驻岛部队在作战中表现出色,不但将刘香船队的主力拖在了港湾内,而且还对其施加了沉重的打击,以至于剩下的残余在之后的战斗中面对王汤姆指挥的海汉海军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一路北逃。而这场战斗的直接后果就是刘香集团元气大伤,不得不退出了珠江口水域,将其原有的地盘彻底让给了海汉。

  陈一鑫因为在这三次作战中表现出色,加上他在万山港建设开发中作出的贡献,已经在今年的穿越周年庆期间得到了军委的嘉奖和提升,目前已荣升少校军衔同时他也成为了获得少校军衔的穿越者当中岁数最小的一人。

  在二月进攻南越顺化的军事行动中,陈一鑫并没有被军委调去一线参与作战,当时穿越进团内部还有极少数人认为少年得志的陈一鑫是不是已经迅速“失宠”,然而顺化战役结束之后,陈一鑫便同顺化战役中立下战功的人员同时得到了军委嘉奖,小道消息也就此不攻自破了。而之后一部分好事者的分析认为,军委的安排其实是对陈一鑫的一种变相保护,毕竟他年纪偏小,如果在军中升得太快,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陈一鑫自己对于这个问题倒是看得比较开,他被外派到万山港已经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不管是带兵作战还是管理地方,都积累了一定的经验,现在军衔也提升上来了,可以说已经给未来的升迁打下了极好的基础。而现在之所以只升了军职而没有得到更高的授权范围,陈一鑫认为这并非自己的问题。而是海汉所控制的地盘范围比较有限,暂时没办法给予他更大的权限了除非他愿意调回大本营去做参谋部的文职。

  相比在大本营里画地图玩沙盘,陈一鑫还是更愿意驻守在外战场上实打实换回来的军功,可不是指挥部那些白衬衫玩笔杆子能比得了的,而且在外面驻守,表现的机会也要多出许多。尽管大万山岛上的生活水平远远比不了大本营,但陈一鑫还是一直坚持了下来。并且说服了同伴厉斗也在这个孤岛上继续待着。驻守岛上的这一年当中,陈一鑫也只在周年庆的时候回过一趟三亚接受表彰。其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岛上度过的。

  由于万山港军民两用的特殊性质,要想彻底封锁这里的军事机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白天船只进出港口时,从船上就能清楚地观察到海港岸边的炮台工事,军委配备给万山港的几艘战船停靠在港内时也没有办法遮掩,明眼人很容易就能发现这地方的军事据点属性。不过想杜绝外来人员接触到军事区的可能性,这个倒是不难办到,港区专门划出了一块可供外来人员活动的范围,以围墙、铁丝网和其他路障与军事禁区隔绝开。岛上的商铺、仓库、饭馆、旅店,几乎都集中在这块区域内这其中也包括了李清扬等人前一晚所居住的这种囚牢式院落。

  这种囚牢式院落是建设部专门为万山港这种特殊环境设计的旅馆建筑,每个院落有十二间住屋,以及相应配套的厨房、卫浴、茅厕等公共设施,院子外甚至还有一间小小的牲畜棚。每晚宵禁时间院落的大门都会从外面锁上,早上才会再次开放。所有要在万山港过夜的外来人员,要嘛在船上待着。要嘛就只能住进这种便于监视控制的院落。这种院落在岸边一共建了四个,虽然房间数量有限,但其接待的对象也同样不多,一艘船上顶多就四五个人有资格下船住进去,因此并不会出现爆满的状况,而驻岛部队也只需要极少的人手。就能对登岛的外来人员实施有效监控。

  陈一鑫是在四天前收到了驻广办发来的协查电报,很快又从大本营收到了安全部和军委联名发布的协查通知,而要查办的对象便是近期试图潜入到三亚的一群大明锦衣卫。没有目标照片,没有具体数量,没有对方的行动时间和潜入方式,简单说这就是要凭直接抓人了。

  陈一鑫和厉斗一开始都没有对这个任务特别上心,因为万山港主要的功能只是一个货物中转港。到这里停靠的船只大多都是将这里作为了货物中转站,省下海上奔波去三亚的这段航程。这些船的下一站往往就是折返其出发地,其最终的目的地往往并非三亚。这些船在港口停靠的时间顶多也就一两天,一般都是装卸完货物之后立刻就出发,极少会有外来人员在这里长住。换句话说,即便有锦衣卫打算通过海路混入三亚,只要稍稍打听一下去往三亚的航路,大概也不会在万山港这地方出现。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前天驻广办又再次发来电报,声称已经发现了锦衣卫的踪迹,要求万山港立刻做好协助抓捕的准备。陈一鑫和厉斗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但还是按照驻广办的要求,立刻组织了一批民兵着手准备,甚至还腾出一间仓库,准备用来作为关押俘虏的临时牢房。

  把抓捕地点放到万山港,这个主意并不是何夕想出来的,而是想出利用招工手段请君入瓮的李奈。他给出的理由也非常简单:在广州城动手极易引起官府的注意,这与海汉一方不希望把事情闹大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在李家庄动手,又容易惊扰了当地那些并不熟悉海汉的新移民;从珠江口到三亚这段距离太长,途中需要数日,又没有便捷的联络方式,要是生出什么变故,广州和三亚两边都没法及时获得消息。

  而万山港的条件就正好可以规避这所有的麻烦,当地完全属于海汉人所管辖,也没有太多的外来人员,不用担心场面失控会带来更多的麻烦,行动结果也可以通过岛上的电台及时通知驻广办和三亚。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万山岛是个孤悬海外的小岛。只要这船进了港口,船上的目标人物就绝无可能逃脱抓捕了。

  几个小时之后,从广州发来了更为详细的情况通报,称已查明的锦衣卫探子共五人,将分别搭乘两艘商船抵达万山港,建议驻岛部队将船上所有人员暂扣,由随船前往的安全部人员辨识长相后再进行抓捕。

  在李清扬所在的这艘船来到万山港之前几个时辰。他的另外三名同伴所搭乘的那艘船已经先期抵达,并且在下船后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被驻岛部队给控制住。连同船上所有的船员水手一并软禁在附近的另一个院落中。由于驻广办那边就只派来一名协查人员,而且还是上的李清扬所在的这条船,暂时没法辨认嫌疑人员,因此陈一鑫只下令软禁这批人,没有立刻进行抓捕。如果昨晚李清扬所在的船能在天黑前赶到万山港,那他进港时就可以很容易发现他同伴所搭乘的那艘船就停靠在距离不过半里地的另一处栈桥边。

  也正是由于这艘船抵达港口的时间太晚,陈一鑫为了避免夜间行动节外生枝,才决定留待天明再进行抓捕,李清扬由此也多了一晚自由的时间。不过他的另外四名同伴就没这么好命了。随着协查人员的抵达,先期被囚禁的人员中潜伏的三名锦衣卫探子被立刻揪了出来,而留守在船上的一人也在睡梦中就被民团军上船进行了抓捕。在陈一鑫率队包围这个院落的时候,事实上锦衣卫探子也就只剩下了李清扬一个人尚未落网。

  陈一鑫冷冷的眼神从院内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绝大多数人脸上都是露出了不安与畏惧的神情,他很快就注意到其中一人的神情却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看起来比旁人更为镇定自若。

  “各位不必紧张。这里是海汉民团的控制区,在这个地方不会有人损害海汉生意伙伴的利益。各位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都处于民团的保护之下!”陈一鑫的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面色稍稍变得轻松了一点。“保护生意伙伴的利益”是海汉人一直以来的宣传口号,也是他们在大陆沿海地区布置武装人员的理由,在场的这些海商、船老大几乎都听过相关的宣传,并且也逐步习惯了将自己置于海汉民团而不是大明官军的庇护之下。

  李清扬注意到这名年轻军官在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都盯在自己脸上,心知自己多半已经暴露了身份,当下已经不存侥幸之念,张口问道:“此乃大明国土,我等大明子民,自当由官军保护,这位小哥说的话。未免有越俎代庖之嫌!”

  陈一鑫笑了笑道:“听你说话有江浙口音,我且大胆猜一猜,你是从南京来的吧?我觉得你大概对这个区域的状况还不太了解,在这里有能力给大明海商提供无偿保护的就只有我们海汉民团,至于大明官军嘛,他们只要不出来添乱就行了……”

  “大胆!”李清扬忍不住喝斥了一句,不过没等他继续往下说,旁边宋三已经拉着他的胳膊向后拖,口中连声道:“这个伙计是才招进来的,不懂规矩,首长莫怪!”

  “没事,你不用拉着他,让他把话说完。”陈一鑫知道这人肯定就是正点子,如今这院里院外有上百人围着,也无需担心他能插翅飞走,当下也就不急着对他进行抓捕。

  李清扬听对方点明了自己来路,便已经明白事败,当下也再无顾忌,将宋三手拉开道:“宋三哥莫管,在下不想连累你!”

  李清扬说罢之后便上前几步,大声道:“你们海汉人占岛为王,组织军队,私造火器,逃避赋税,无视朝廷,眼中可还有王法在?”

  陈一鑫冷笑道:“这么说你就是代表朝廷代表王法来惩罚我们的人了?”

  李清扬一咬牙,从腰间摸出一块象牙腰牌,沉声道:“大明锦衣卫南镇抚司百户李清扬在此,尔等乱党还不速速弃械乞降!”

  陈一鑫脸色一沉道:“这疯子,居然冒充朝廷命官!把他抓起来!”

  陈一鑫身后几人早就已经按捺不住,闻言便一拥而上。李清扬从腋下拔出首还没来得及挥舞,便被两根木棒同时击中了手臂,首当啷一声便掉在地上。饶是他反应够快一脚将迎面扑来的一人蹬了出去,但左右却同时两人躬身冲过来死死抱住了他的腰。李清扬一下没挣脱开,后面又是五六个人一齐涌上来,抬脚的抬脚,按手的按手,立刻就把他放倒在地。李清扬虽有功夫在身,但被这么多人给按住,也根本没法再作出有效的反抗动作。

  有人取了绳索,将李清扬双手双脚一起绑了个结实,末了还在他嘴里塞了一大团破布,这倒不是怕他大喊大叫,在这岛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他,只是担心他一时情急咬舌自尽,那就违背了费这么多周折抓他活口的初衷了。

  “各位,这人说的话并不是实情,他其实是一伙江洋大盗中的一员,这伙歹徒打算化装成各种身份潜入三亚,以不轨手段谋取钱财。这人的另外四名同伙,已经在昨天被我们全部擒获,我们这里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他们不是什么好人。”陈一鑫作了一个手势,立刻有人托着两个大木盘走起来,向院内的众人展示“物证”。

  木盘内有长短不一的首、金叶子、迷药、伤药,无需陈一鑫再多作说明,的确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普通百姓会随身携带的器物。而此时民兵们已经将李清扬身上的东西全都掏了出来,毫无悬念地在他身上也发现了同样的物证。...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