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三十章 张网

第四百三十章 张网

  作为威名赫赫的大明情报机关,锦衣卫的实力一向不容小觑,虽然这间酒肆中扮成百姓的锦衣卫演技并不是很合格,但龚十七对他们却没有半点轻视之意。  这个衙门的从业人员绝大部分都是有真本事在身的,特别是在外执行潜伏、追踪、抓捕等任务的基层人员,极少会有酒囊饭袋的存在。龚十七正是因为没有把握对付这些人,才特地让人回去搬了援兵。然而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李三少爷居然声称能在这件事情上帮到自己,龚十七自然是不会轻易相信的。

  李奈一脸气定神闲道:“龚队长不用担心,在下已经与何老板商量出了一个万全之策?”

  “万全之策?”龚十七一脸的不信。在广州城要对朝廷的锦衣卫动手,这种杀头的勾当哪会有什么万全之策?

  “龚队长,等下你让你的人不要急着动手,在下自有办法。”李奈也不细说,直接向龚十七出示了何夕的手令。

  龚十七看得很清楚,手令上的内容就是让他在此次行动中配合李奈,并且要保护好李奈的人身安全。既然是何夕的亲笔令,龚十七也只好照做了,让人去通知了在酒肆外执行监视任务的另外几人。

  又过了约莫有半个多时辰,酒肆的门终于打开了。先前进去的五人鱼贯而出,左右看看没有异动,便朝南面行进而去。

  “走吧,我们跟上去看看。”李奈摇着折扇,不紧不慢地跟了过去。龚十七也扔下柴火,跟在了李奈身后,他的确很想见识一下,身娇体贵的李三少爷会怎么对付这些如狼似虎的锦衣卫。

  刚刚走过一个街口,龚十七便看到前面街边立着个摊子,有几人大声招揽着来往的人流:“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海汉移民,待遇优厚,管吃管住有工钱。无忧无虑享生活!”

  那几名扮作平民的锦衣卫走到近前的时候,还有人上前来给他们递了几张传单,上面的内容无非就是宣传海汉移民的政策。这种移民宣传点以前多是在城外出现,城内倒是极其罕见,龚十七一见这架势,心中便猜到这应该是李家的布置了。这宣传人员和宣传资料都是现成的,直接拉到城里来摆开摊子就行。

  几名锦衣卫明显犹豫了一阵。但最后还是没有在这个摊子前面驻留,继续向南行进。龚十七见李奈倒是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失望之色。仍然一脸信心满满的模样,料定他应该还有后着,当下便不急于询问,继续安静地跟在后面。

  果然接下来路过的几乎每一处路口,都有招揽移民的摊子在,宣传手段也是层出不穷。龚十七终于忍不住赶上几步向李奈询问道:“看这布置应该是提前就已经作下,三少爷如何知道他们会前往城南?”

  “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去往哪个方向。”李奈摇摇头道:“所以我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布置了,总共大概有三四十处摊子,有两百多人参与。”

  龚十七听得顿时愕然无语。在极短的时间内布置这么多的宣传点,这种手段也只有李家这样的地头蛇才能玩得出来,也亏得李奈能想出这样的主意。那五名锦衣卫虽然一开始并没有对这种街头招揽表现出兴趣,但随着遇到的宣传越来越多,这几人也逐渐开始表现出犹豫的迹象。在出城前的某处移民招揽点附近,这几人看到现场已经招揽到的一批移民,忍不住上前咨询了一番。

  龚十七神经立刻就绷紧了。如果这几个锦衣卫发现有什么不对,那么势必会引起他们的警觉,再想使用类似的方式诱敌就行不通了。

  李奈倒是很轻松地说道:“龚队长毋须担心,这些人并不知道内情,他们所知的就是今日每招揽一名移民,他们就可以获得一钱银子。至于那些移民。当然也都是真的。”

  龚十七恍然道:“三少爷这招果然厉害!他们要是想不声不响地混进胜利港,大概化身移民算是最容易的一条路了。”

  “但他们大概不会选择当移民。”李奈摇摇头道:“移民身份虽然好用,但检验身份的过程却非常严格,这几人身上肯定揣着身份信物和武器,根本进不了移民队伍。”

  “那既然如此,三少爷为何大费周折设置这些宣传点?”龚十七不解地问道。

  “为了造势啊,让这几个人知道海汉的移民政策。这样他们选择其他掩饰身份的方式时就不会再这么挑挑捡捡的了。”李奈不慌不忙地说道。

  “还有其他方式?”龚十七现在才觉得面前这位李三少爷并不是只会死读书的文人,这所用的手段倒是一招接着一招来的。

  “前面是铺垫,后面才是正戏。”眼看着那五人已经出了城门关卡,李奈脸上的轻松神态终于收了起来,脚下也加快了步伐。

  广州南门外便是珠江码头,这里有众多的旅店、商铺和仓储场所,由此又带动了运输、餐饮、娱乐等产业的发达,三教九流充斥此地,可以说是广州城外最繁华的一个地段。不过今天的状况与平时似乎有些不同,街上多了许多招揽水手船员的摊子。

  街道两边都立着不少显眼的牌子,诸如“急招船员数名,即日启程南下,待遇优厚”,“月薪五两急聘水手,熟悉琼海水道者优先”,“三亚专线聘船员数人,有无经验均可,入职即可支取首月饷银”,“急聘常驻琼州三亚人员,年入千两不再是梦”等等广告牌,有的甚至连上面的墨迹都还没有完全干透。

  在这些摊位前,都或多或少地聚集了一些人流,这种景象就连见惯了此地繁荣的龚十七也看得呆住了。至于那几名锦衣卫,早就各自分散去不同的招工点打探条件去了。

  龚十七愣了半晌,才对李奈道:“三公子这招的确厉害,在下服了!不过要是这几人并没打算立刻找门路前往三亚,那又该如何?”

  “那也没什么损失啊!执委会最近本来就委托了我这边加大对船员水手的招揽力度,就算网不到这几个人,招一批专业人员送去三亚也是好的。这整条街的招工点都是我们摆的,无论他们去哪家,最后都还是会上我们的船!”李奈面带微笑地说道。他注意到监视对象中的一人似乎对某家的招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已经在路边的摊子前坐下来开始详谈了。

  龚十七现在不得不叹服于李奈的手段,相比于招揽移民,船员水手的入职条件显然更为宽松,既不需验证个人状况,也不用查验行李,外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三亚,这无疑是最好的一条途径。到时候这些锦衣卫上了船驶离了广州。那就彻底成了砧板上的肉,任凭己方摆布了。

  龚十七作个手势。在周围的外勤组成员们立刻分散开来,分头去监视那几名目标人物去了。李奈眼见尘埃落定,笑着对龚十七道:“龚队长要是没什么事,那我们不妨去旁边茶楼坐着等消息好了!”

  两人在茶楼坐了没多久,便陆陆续续开始有消息反馈回来。目标任务都带有明显的江浙口音,基本坐实了来自南京的可能性。这五人二三拆开分作了两组,加入了两家不同的船行当然这两家船行其实都是李家名下的产业。他们将以船员的身份在后天从珠江码头出发,前往目的地三亚。

  “今日之事,全凭三少爷策划实施。在下回去之后定会禀明老板,为三少爷请功!”龚十七此时才终于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李奈摆摆手道:“请功就不必了,我又不是你们内部的人,这功于我无用。你回去之后告诉何老板,别忘了欠我的十箱三亚特酿,早点给我送过来。”

  李奈所说的“三亚特酿”,其实是三亚地区产出的朗姆酒。这种以甘蔗糖蜜为原料的蒸馏酒一经推出,便因其口感甜润而大受好评。由于海汉控制区内的甘蔗产能还比较有限,其中的大部分都用于制造蔗糖,因此这种“三亚特酿”的产量并不多,甚至都没有在市场上公开发售,也只有“福瑞丰”这类的关系户。才有法子从海汉内部搞到少量存活。而其在市面上的价格,也因为稀有的存量而大大超出了普通白酒,在上月的一次拍卖会上,十二瓶一箱的“三亚特酿”甚至卖出了千两银子的天价。

  龚十七躬身应下,然后又道:“三公子布置的这些招工摊位,且再摆上几天。”

  “这是为何?”李奈有些诧异地问道。虽说摆出这些摊位花不了多少银子,但占用的人手却不容忽视。为了摆下这么一个天罗地网阵,“福瑞丰”在广州城内外的雇员几乎出动了九成,连商铺都全关掉了,对于李家生意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

  “我们虽知有这么一伙人意图不轨,但却并不知道其详细的人数和分工状况,也不知道除了今日这五人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人,多摆上两日,以免有漏网之鱼!”龚十七倒是没有被眼前的胜利给冲昏头脑,依然很清楚地记得自己的使命所在。

  李奈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依龚队长所言了。”

  事实上龚十七的后续计划还要更长一些,对那处锦衣卫联络点的监视至少也还得持续半个月,确定此事告一段落之后才会解除警报。不过李奈的这个计谋倒是的确帮龚十七解决了人手不足的问题,只要那五名目标人物上了船,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驻广办外勤组再去出面了。海军一向都安排有人负责武装押运,李家庄那边至少有一个连的海军机动兵力可以调用,由他们处理这种事情显然要更为轻松一些。

  当晚龚十七回到驻广办,向何夕汇报了行动过程和结果,末了倒也没忘记提李奈那十箱“三亚特酿”的事情。何夕笑道:“李奈这家伙纯粹就是冲着那十箱酒来的,我明天会安排人送到他宅子去。你从今天参与行动的伙计中挑个机灵的,明天一早就去番禺,把事情经过告知那边的萧良,协助他好好处理。”

  龚十七知道这派人过去的目的倒并不是单是为了送信,更重要的是过去认人,免得在抓捕时走脱了目标,当下便赶紧应了,布置人手去了。

  第二天一日无事,李家的招工摊子继续以各种名义在城内外招揽移民劳工。到了第三日早上,何夕亲自与龚十七一起出行,去珠江码头上见证这关键的一步。

  按照招工时约好的时间,那五名目标人物都应在今天上午到码头上报到出发,何夕与龚十七带着人来到码头上的时候,负责监视的人过来报告消息,称那几人都已经分别上了他们所投奔的两艘商船。

  “这些家伙倒是挺积极的!”何夕笑道:“等船离开码头,我们就可以放心了。”

  一个时辰之后,两艘载着锦衣卫探子的商船缓缓地驶离了珠江码头,顺着河道向南方驶去。何夕起身拍拍屁股道:“走吧,我们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回驻广办发个电报,告诉李家庄那边目标已经出发了!”

  正如龚十七等人所探得的消息那样,这天造访酒肆的五名江浙人士,的确是来自南镇抚司的锦衣卫。带队的是一名百户,名叫李清扬,他所得到的任务是前往崖州地区,调查当地所出现的海汉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群体。然而这次的行动与过往有所不同,他们这队人不会跟广州锦衣卫机构打交道,而是到达广州后自行设法渡海南下崖州,潜入当地进行调查取证。

  李清扬不是特别清楚上司为何有这样奇怪的安排,他的职责便是遵守和执行命令,而不是询问原因。接到命令之后他便带队南下,在广州城外住了一天之后,就进城与南镇抚司住本地的暗哨取得了联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