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二十九章 龚十七的难处

第四百二十九章 龚十七的难处

  这样的检查手续虽然显得繁琐,而且会大大地影响到码头吞吐货物的效率,但在目前的状况下,安全部和警察司暂时也拿不出更加行之有效的办法来进行排查。   在没有获得更为详细的对手资料之前,相关部门也只能用这种略显原始粗笨的方式来加强本地的情报防务工作。

  这种场景并非仅仅只出现在三亚内河港的码头上,事实上在临近的胜利港,相关部门也做出了类似的布置,甚至专门停靠运盐船的铁炉港也已经接到通知,要对前往该地并试图驻留的人员进行重点排查。

  除此之外,在大陆地区的李家庄移民中转站,以及承担了部分货物中转任务的万山港,也都已经收到来自大本营的通知,要求他们在近期加强外来人员排查工作。

  “不出这种事,执委会就意识不到我们情报机关的重要性啊!”何夕接过于小宝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一把脸,悻悻地说道:“去年就打了报告让执委会扩编安全部的编制,结果这事一直拖到今年打完顺化才开始有动作。现在新进人员全都还在培训,外勤能用的就那么几个人,怎么搞抓捕?”

  旁边端坐着的虞尧应道:“你手下的人手不够,那就先从警卫连调人,要是还不够,那就调金盾护运的人,凑一凑两三百人还是应该能有的。”

  “金盾那边暂时没人可用了。”何夕摇摇头道:“我今天刚去问过,那边接了个大活儿,押运一批货物去韶关,来回路程有四百里,前天才刚走。从广州过去这一路跋山涉水,这没个十来天估计是回不来的,最近就不用指望他们了。警卫连这点人,被萧良带了一半去番禺,剩下的人还要看着家,我哪敢随便调出去出外勤?”

  “你也别光叫苦了。不是还有个龚十七在吗?这家伙一个人就能当一队人用了,别说得你手上好像没人可用一样。”虞尧笑着反驳道。

  “龚十七是能干,但也只有一个啊!要是有十个八个龚十七,我倒也不用叫苦了。”何夕很是无奈地辩解道。

  龚十七是去年李家庄战役之后才被何夕向军方点名要过来的人,因为其本身就是带艺投军,又在军中立下过战功,受过嘉奖。因此无论是战斗能力还是忠诚度都值得信任。去年与刘香在珠江口海战之前,正是龚十七带着人四下出击。拔除了刘香布置在广州附近的多处暗桩窝点,同时还缴获了海盗集团的金银财物共计近十万两,可以说为之后的海战胜利打下了极好的基础。

  何夕对于龚十七的表现也非常满意,在行动结束后递交给执委会的书面报告中毫不吝啬地称其为“可以重点培养的对象”,并且为其申请了个人三等功。这次驻广办情报机关得到了锦衣卫的行动消息之后,何夕便又将龚十七派了出去,在民间搜集打探信息。

  作为安全部下属的第一批外勤人员之一,龚十七享受的待遇甚至比大本营的林南更高出一层。他不但配备了单发手枪和其他一些特工用具,而且还具有一定的指挥权限。驻广办外勤组在执行任务期间。都是由龚十七全权指挥行动。

  何夕在驻广办里抱怨人手不够的时候,龚十七正带了一队人在广州城里的某处酒肆外潜伏。龚十七站在屋檐的阴影下,用草帽缓缓地扇着风,余光不时瞥向对面那家酒肆。在他面前放着一担柴火,这也是他用来掩饰身份的道具扮作进城卖柴的农民。

  虽然外勤指挥这个名头听起来还不错,但实际上驻广办的外勤人员编制一共才八人,以至于他们经常都还得求助于驻广办警卫连才行。去年龚十七带队在新安县抄到刘香的地下银库。当时就因为人手不够,不得不从李家庄调人过去才能运走这批银子。不过今天的行动因为涉密等级较高,龚十七并没有提前向警卫连那边要人,而是只带了外勤组的人出动。

  除了龚十七之外,另有其他数人分别扮作了路人、卖杂货的小贩、乞丐等等,在四下一起监视这间酒肆。此外背街的地方还停着一辆带篷马车待命。根据龚十七在此之前所得到的消息,这处酒肆其实是锦衣卫的秘密据点之一,而且是直属南镇抚司管辖这个消息价值整整五百两银子,何夕二话没说就签了单,如果龚十七最终没能从这里刨出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那他大概很难向何夕交代这笔银子的作用何在。

  龚十七带队已经在这里监视了两天时间,他认为如果南京的南镇抚司来人。或许会在这个地方出现。不过由于得到消息的时间太晚,他并不能确实南京来人是否已经到过这里,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指望通过监视这地方来获得更详细的情报。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官方情报机构其实还严重缺乏情报斗争的警惕性,这间酒肆中的人多少还是有些掩饰不住的公门人员气息,龚十七两天下来已经看到好几次店里的小二不熟悉卖酒的业务,而他昨天派人进店里故意刁难小二的后果,竟然是被小二恶语相向。

  这种很不职业的表现基本就坐实了龚十七之前花钱买来的信息,当然酒肆里伪装成平民百姓的锦衣卫大概也从未想过竟然会有人胆大包天到敢监视他们,对于这种反监视缺乏防备心理。

  由于外勤组的人员实在有限,没办法通过撒网的方式去排查更多的地方,龚十七这次就决定冒险一把,集中外勤组的力量监视这个地方。如果运气好赌对了,那说不定这就是他今后飞黄腾达的。

  看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龚十七从怀里取出用布包着的馒头,掰开来一点一点地吃着。这种定点监视照理说对体力的消耗不是特别大,但炎热的天气却成为了最大的敌人,就算龚十七一直站在屋檐下遮荫,半天下来也是出了不少的汗水。不过他可不敢有丝毫的分神,因为这次的行动极有可能会影响到他今后的仕途走向,重要性是过往的外勤任务所不能比拟的。

  龚十七虽然是生在大明长在大明,但对于大明朝廷却着实没有多少敬畏之心,更谈不少什么忠诚度。当初要不是被官府欺压。他也不会家破人亡最后流离到了胜利港。他很清楚自己为之卖命的这些海外来客掌握着多么大的力量,别说对付几个锦衣卫,就算是有一天要发兵攻打广州城,他都不会感到震惊。因此当何夕在行动前开解他的时候,反倒是他安慰何夕无需担心,同时也顺便表了一把忠心。

  龚十七心中早就有了腹案,如果真的有南京来的锦衣卫出现。那就得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统统留在广州城。至于是暗杀还是绑票,这就得视具体情况而定了。

  在龚十七拿出第二个馒头啃到一半的时候。他注意到街上出现了几个可疑人物。这五个人也是寻常百姓装扮,但龚十七能从他们走路的姿态中感受到这些人应该都是练家子,下盘明显比常人稳得多,而且眼神犀利,一路走来左顾右盼,显然是很职业地在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五人走到酒肆门口之后并没有直接一拥而入,而是在门口稍作停留,三人当先而入,两人站在门口环顾左右之后。才跟了进去。龚十七注意到这几人进去之后,很快店小二便请出了店里仅有的两名客人,然后开始关门。

  这是开始监视行动以来,这间酒肆第一次提前关门,很显然这五名进店的来客身份有些不寻常,而龚十七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将其与南镇抚司的行动联系到一起。

  龚十七转头朝街角做了个不太明显的手势,立刻便有一名路人晃荡过来问道:“老兄。你这担柴火怎么卖法?”

  龚十七压低声音道:“赶回去调人,就说正点子可能到了!”

  路人提高了嗓门道:“什么?要三钱银子?你个穷鬼想钱想疯了吧!”说罢便拂袖而去。

  龚十七目送自己的同伴转过街角,这才将注意力又回到对面的酒肆。从这里赶到城外的驻广办,找何夕申请调令,再带着警卫连的人赶回来,大概得半个时辰以上。龚十七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这帮人不会太快离开。否则以他现在所指挥的这几个人,还不见得能留得住酒肆里这帮来客。

  龚十七将草帽挡在身前,一只手探入怀中,确认了一下插在腋下枪袋中的燧发手枪,然后又探了探腰间的首。触摸到武器手柄让他心中感觉稍微踏实了一些,他虽然也有功夫在身,但并非能够以一敌十的高手。在摸不准对方实力的情况下,最好还是直接使用武器。他很清楚地记得何夕在培训课上曾经说过,在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一定要以最快的方式解除对手的战斗能力,能够使用武器解决问题的时候,就不要太依赖拳头。

  这次的外勤行动并非只有他一个人佩枪,八个人的小组总共配发了四支手枪,如果使用得当,要解决掉一支五人小组的对手并非难事。真正的难题是使用燧发枪的响亮枪声无法掩饰,如果行动时开上几枪,多半会引来城中守军和衙门捕快,如何能够在行动之后迅速脱身也是一件很考究的事情。

  这处酒肆所处的位置虽然并非闹市,但周围还是有不少的居民,当街动手引发乱子的可能性极大,而一旦被官府注意到,那这次行动的目的其实就失败了一半何夕希望的是不声不响地把南镇抚司派往琼州的这批人给解决掉,而不是闹出满城风雨的大新闻。

  这对于外勤组而言,无疑是提出了极高的要求,龚十七盘算了很久,都没有想出如何才能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把任务完成。就在龚十七感到十分焦虑的时候,派回去请援兵的伙伴却已经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一个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地方的人。

  龚十七一见这人,便立刻发出暗号,让人接替自己的任务,然后挑起柴担迅速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龚十七担着柴在街巷中绕了一段之后,才与赶回来的伙伴接上了头:“援兵呢?你怎么还带外人来这里?”

  那人连忙解释道:“警卫连来了三辆马车,十几个人,都在西街福瑞丰商号的院子里停着……至于李少爷,是老板让带他过来的。”

  他口中所说的“老板”,自然便是指情报机关的大头目何夕,至于李少爷,却是“福瑞丰”那位好事的三少爷李奈。

  李奈现在一年中起码有一半的时间都在驻广办跟何夕等人混在一起,龚十七自然跟他也是认识的。虽然尊卑有别,但龚十七也还是忍不住埋怨道:“三少爷,在下现在是在做事,可不是好玩的时候!你还是先请回吧!”

  李奈摇摇头道:“你连我来干什么都不知道就想赶我走?我可是你老板请过来帮忙的!”

  “帮忙?”龚十七一脸狐疑道:“三少爷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

  “知道啊!你老板都跟我说了。”李奈不慌不忙地应道:“不就是有几个居心叵测的人打算要潜入三亚吗?你们现在就是想着怎么能不声不响地把他们给控制住,对吧?”

  “大致如此……”龚十七一听便知道这的确是何夕向他透露了内情,看来李奈还真不是在吹牛,只是他却不信这只会提笔写字的书生少爷,对这次的行动能有什么帮助作用。

  “我知道你们有枪,但在广州城里开枪,就算打死了这几个人,事情也会闹大,而你们老板的意思,可并不想把这事给闹开了,所以我才来这里帮你们一把。”李奈得意洋洋地说道。

  龚十七忍不住问道:“请问三少爷,你打算怎么个帮法?”...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