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南洋情报网

第四百二十六章 南洋情报网

  郝万清,现年二十八岁,山东人,穿越前的职业是开私人调查公司,也就是所谓的私人侦探。  不过在干这行之前,他也是正规警校毕业,并在基层派出所干过几年,算得上是科班出身了,后来觉得靠着工资吃饭不是个办法,便选择了下海自己单干。

  与常见的电影不一样,国内的私人侦探并没多少刑事案件可以参与进去,更多的是接受一些民事调查的案件委托,比如财产、婚姻、经济状况、寻人等等方面的调查。这些调查虽然油水也不少,但干的时间长了就难免有些乏味,郝万清是个闲不住的人,否则也不会放下铁饭碗自己出来闯荡了。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了穿越集团的事情,便果断终止了自己的事业,跑到广州入了伙。

  穿越后一开始郝万清是被划在军警部名下,好歹他也算是在正规警察队伍中待过几天的人,在穿越集团内部也算为数不多的经验者。他一开始倒是并没有想过要进特殊部门,完全是被执委会和何夕点名拉进去的当然主要还是何夕起的作用比较大。

  执委会内部任命的情报头子是何夕,但他长期都在外驻扎,而且主抓的工作是与大明之间的关系,对于情报系统的内部结构建设并没有足够的精力来操作,必须得有其他人来把这个责任背起来才行。穿越内部可胜任这种特殊工作的人选并不多,郝万清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于是何夕便点了他的将,由其出任情报部门的副职。

  不过这个时候军警两家还并未分开,而对外的情报工作也都集中在大陆方向,因此郝万清所能做的基本也就是先理顺内部关系,组建情报部门的雏形,并按照何夕的要求开始选拔一些本时空的人选加以培训。这种工作别说出彩,简直就可以用默默无闻来形容,因此在穿越的头一年中。极少有人听说过郝万清的名头,甚至连穿越集团内部都有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姓郝的山东人究竟是在哪个部门任职。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穿越一周年之后,各个部门开始作大规模的调整,而情报安全部门也被单独地从军警系统中拆分出来,正式作为一个独立部门存在,这就意味着这个部门的权限将不再仅仅只是军警部下属机关的水平,而会上升到执委会垂管单位的待遇。安全部只对执委会负责。甚至连运行的资金都是单列出来,并不会记入到军费或是普通的治安费用当中。

  安全部所得到的第一个优待便是独立的办公地点。考虑到这个部门的特殊职能。何夕和郝万清打了联名报告,要求在胜利堡之外的地方修建办公场所,执委会很爽快地批准了这个要求,并且以最快速度在胜利堡以北方向大约两公里的某处山坳里修建了一栋两层筒子楼作为安全部的办公场所,还将附近的数百亩山林都划给了安全部,以留出日后扩建的余地。

  而在人员的需求上,执委会也是大开绿灯,只要是安全部看上的人,几乎都能很快得到下发的工作调令。这其中大部分都是从民团中进行挑选。毕竟这部分人的忠诚度相对较高,而且几乎都有家人在三亚地区定居,政治态度上出现变化的可能性比较小。

  另外由于情报部门的工作性质,需要有为数不少的识字人员来从事内勤的情报整理相关工作,因此在投靠海汉的落魄文人当中,也有一部分被招进了这个特殊的部门。不过对于这些冲着安定生活来投奔海汉的文人来说,能进安全部这个衙门其实是一件好事。不但能够很快就拿到归化民的籍贯,而且这份工作的饷钱也要比他们在其他单位做文书之类的工作高出一截。

  在经过了为期近半年的筹建和完善之后,安全部终于完成了基本的架构建设。目前安全部下设有技术处、特勤处、训练处、内务处、反谍处、大明事务处、安南事务处和南洋事务处等多个部门,郝万清虽然自报是南洋事务处的主任,但他同时也还身兼着内务处、特勤处等多个部门的职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何夕现在仍在广州主持面向大陆地区的情报工作。大本营这边很多事情还是必须由郝万清来主管。

  当然了,由他亲自出面去请詹贵回来,所要商谈的事情自然也不是什么小事。而在自我介绍中特地道明了“南洋事务处”这个头衔,也是向詹贵先打一剂预防针了。

  詹贵一听对方居然用上了“帮忙”这样的词,赶紧屁股离开了椅子躬身应道:“郝主任有什么吩咐,不妨直说,小人若是力所能及。定不会推辞。”

  郝万清点点头道:“既然你态度这么积极,那我就直说了。据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詹老板你对南洋各个港口应该都比较熟悉吧?”

  詹贵连忙应道:“不知郝主任所说的范围是?”

  “例如满剌加、巴达维亚、婆罗这些地方的沿岸商港。”郝万清很明确地指出了目标范围。

  詹贵咽了一口唾沫,老老实实地应道:“郝主任所说的这些地方,小人的确都有去过。不过这些地方都是西洋番人做主,小人在当地却谈不上有什么影响力可言。”

  “不需要你在当地有多少影响力,只要你跟那地方的商人有贸易往来就行。”郝万清沉声说道:“我们打算派一些人到南洋的这些港口常驻,但需要一个合理的,不会引起当地执政者太多关注的身份。想来想去,应该还是从事海上贸易的商人最合适不过,詹老板你觉得呢?”

  “小人……并无异议。”詹贵自然不敢说什么“你们玩我先走”之类的话来拒绝郝万清的安排,他现在所贩运到南洋的货物,几乎有一半都是出自三亚,他可不想因为得罪了郝万清而让自己在这一地区的贸易份额受到负面影响。

  郝万清看着詹贵,缓缓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对他这种态度的肯定。便听郝万清又道:“回头我会派大约十来个人到你船行去,他们的身份都是大明百姓,你下次再派船去南洋贸易的时候,就以开设商栈的名义让他们在当地驻扎下来。至于后续的事宜,会有专人告知你该怎么做。”

  詹贵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一听便已经明白了七八分海汉人这是要往西洋番人的地盘上埋钉子啊!至于海汉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詹贵根本不需要询问郝万清就能想到,以海汉目前的发展势头,今后将控制区向南海扩张几乎是必然的趋势,而婆罗、满剌加、巴达维亚这些地方都是扼守重要航路的要点,以海汉人的脾性,这些地方恐怕还是要拿在自己手里才能放心。就如同他们在珠江口所采取的那些措施一样的道理。

  詹贵心知现在如果应下来,那日后这些地方要是爆发了武装冲突。自己的船行多半首当其冲就要倒霉,海汉人要是打赢了倒也罢了,要是没能取得战争的胜利,那他詹贵以后也就不用再惦记到这些地方做买卖了。不过他也很明白郝万清特地将他从三亚港请来这里商谈,并不只是征求他的意见而已,更多的成分恐怕只是要在这样一个场合来将安全部的这种安排告知他而已。换句话说,这种安排大概是不容他拒绝的。

  詹贵并不打算尝试去拒绝对方,因为这样做的后果他实在难以预料,这种风险还是不要随便乱试比较好。他想了想才应道:“若郝主任已经有了万全之策。那小人愿意配合。”

  郝万清赞赏道:“很好,那接下来还会有一些问题需要你回答,配合我们做一些调查工作,不会耽误你太长的时间。”

  “好说,好说。”詹贵连忙很客气地应道。

  郝万清叫了手下人进来,将詹贵请去了另一间房中,开始对他一边询问一边写下记录。问题基本都是以南洋的各处商港状况为主。例如当地的环境情况、物价水平、民间风气、武装力量状况等等,问题问得非常详细,往往一个项目下面至少有二三十个问题需要詹贵作答。詹贵心知这事关系到今后自己的富贵安危,也不敢随意作答搪塞过去,只能一道一道地想清楚之后再作出回答。

  詹贵也不知自己答了多少道问题,不过当他感到自己肚子有点饿的时候。便有人送来了午餐,并告知他有半个时辰的进餐和休息时间。

  这顿工作餐倒是很丰盛,有鸡有鱼,四菜一汤,而且味道不错,詹贵在三亚待的时间长了,一见便知这是集体食堂的首长特供餐。普通归化民想吃这种套餐可是得花上好几元流通券才行。詹贵吃饭的时候,郝万清也来了一趟,不过他并没有待多久,只是翻看了一下问询记录,跟詹贵寒暄了几句,便又匆匆地离开了。

  在经过了短暂的休息之后,问询继续进行,两名工作人员不厌其烦地向詹贵询问他所知有关于南洋各商港的一切信息,到后来问得詹贵说话都有点颠三倒四语无伦次了。

  直到天色都已经开始擦黑的时候,问询才终于宣告结束,坐了大半天的詹贵站起身来,发现自己居然浑身酸疼,想来应该是太过紧张所致。这时候郝万清再次出现,向詹贵的配合表达了谢意,并派车将他原路送回到三亚新城。

  安全部办事的效率非常高,詹贵的船行隔天便真的来了十多个人,带队的人向詹贵出示了安全部的证件,以及另一件让詹贵感到意外的东西海运部造船厂的订金缴纳通知书,上面写明“现已通过商人詹贵购船申请,请于三日内至海汉银行缴纳购船订金,携缴费凭证与此通知书至胜利港造船厂办理购船手续”。

  这个意外的惊喜无疑给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惴惴不安的詹贵带来了极大的安慰。他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去另外几处造船厂所要求的机关开具证明,这购船通知书便发过来了,很显然能办到这件事的只有海汉安全部的那帮人了。因为昨天郝万清已经很明显地暗示过他,只要答应了给予安全部足够的协助,那么购船的事情就好说当然如果说他当时拒绝了郝万清的要求,那么购船这件事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那就真不太好说了。

  虽然协助海汉安全部到南洋的商港从事情报活动,对詹贵来说有些冒险,但毫无疑问这种冒险所得到的回报也是非常高的,这还什么都没做,海汉人便已经批准了他的购船申请,不难想象如果相关的事情进行得比较顺利,那他肯定可以得到海汉人更多的信赖,以及更多的实际好处。

  为了能够把这件事办得妥妥当当,詹贵决定这次得亲自率船队跑一趟才行。另外有很多南洋地区的风土人情、注意事项,他也得先跟这些安全部的人好好沟通一下才行,不然这些人去了之后要是没几天就露出马脚,那到时候倒霉的可不止是他们,詹家船行好不容易在南洋各处商港所建立起来的商业信誉也会因此而大大受损,这种东西可不是拿些许银两就能衡量的了。

  詹贵花了三天时间跟这帮人泡在一起,努力将自己在南洋的一切见闻都说给了他们知晓,要不是安全部这边催时间催得比较急,詹贵觉得起码还得再说个三天才行。不过好在从三亚出发到南洋的各处港口也需要一些时日,现在没有讲完的事情,可以留到路上慢慢讲。

  “回去吧!过两个月就回来了!”詹贵站在船头,一边朝码头上的家人挥手,一边大声地呼喊着。

  尽管一开始可能还有些不情不愿,但詹贵最终还是决定了好好跟海汉情报部门合作,替他们在南洋地区开始布置一张情报大网,为将来的扩张提前作准备。...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