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二十五章 请君帮忙

第四百二十五章 请君帮忙

  詹贵在胜利港实际居住的时间已经超过一年,对海汉人所施行的很多奇怪的规矩也有了一定的适应性。  海汉人虽然精于商贸,但他们也并不是纯粹的见钱眼开,什么都往外卖,还是有很多处于严格管控的东西极少向外出售,例如造船厂所打造的先进帆船就是其中一例。

  詹贵几乎每个月都会找各种名义进到船厂去看看海汉人制造的新式帆船,早就存了要找机会买几艘的心思,听说需要开具相应的证明,他几乎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开始跑关系了。正好今天有一艘他名下的货船到港,詹贵便拿了货单先找到了周恒行造船厂那边所要求开具证明的单位中就有港务,而詹贵的船现在都是停靠三亚内河港,主管领导就是周恒行。

  詹贵的股东和代表双重身份在那里摆着,平时也一贯表现良好,周恒行自然不会在这种地方为难他,打完电话之后便让人把詹贵又请进来,然后当着他的面开了证明书。

  詹贵倒是没想到这事情能办得如此顺利,想想要是去大明官府办事,没个几日工夫大概是办不下来的,而且还得看衙门里的关节是否打点到位。海汉人的规矩虽严,手续也有些繁琐,但办事倒是毫不拖沓,这点也是深得詹贵这样的外来商人赞赏。詹贵有时候会想,要是大明官府对海商也能够如此宽容,那大明沿海的商港又岂止现在这么有限的几处,对外贸易的规模也应该比当下的状况好得多才对。

  詹贵接过周恒行写好的证明书连连道谢,并表示会在方便的时候宴请周恒行。他知道这些海汉人不会接受金银形式的回报,顶多就只答应吃饭就算这样也得看当事人面子够不够,并不是每个邀请海汉首长们吃饭的商人都等得到肯定的回应。

  周恒行笑道:“詹老板太客气了,就算不帮你办这事,你每个月也都在请我吃饭。你放心吧,这船如果要往外卖,你肯定能是第一批用户。”

  詹贵很敏感地注意到了周恒行所说的是“第一批”而不是“第一家”,但顷刻他便释然了“福瑞丰”李家作为海汉人的头号合作伙伴。当然不可能错过这种福利。詹贵也自知与海汉人的关系比不了李家,而且双方的生意范围也不太一样,不存在太直接的竞争关系,他对此倒没有什么一定要争个高下之类的心思。

  詹贵正待要起身告辞的时候,却被周恒行给叫住了:“詹老板稍坐一会儿,还有点事要麻烦你。”

  詹贵赶紧应道:“周主任有事尽管吩咐,但凡力之所及。詹某绝不推脱。”

  “没那么严重。”周恒行微笑着说道:“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有其他部门的人要见见你。”

  詹贵摸不清周恒行的意图。但刚刚才给自己开了证明,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坏事,当下便按照对方的吩咐安心坐等。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果然有人来到了周恒行的办公室。詹贵见来人是一名三十来岁模样的男子,身材瘦削,身着海汉人惯常穿着的对襟短衣,窄管长裤。那人转头看了詹贵一眼,詹贵只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有点失神,因为这个人的眼睛黑眼仁占多半。白眼仁少到几乎看不到,看过去便只会注意到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瞳。

  周恒行见这人出现在门口便主动起身招呼:“郝哥,你来了!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周恒行说着手往詹贵这边一伸,詹贵见状赶紧站起身来。

  “这位是詹氏船行的詹贵詹老板,一向跟我们有很多的生意合作,也算是老朋友了。”周恒行介绍完詹贵。又转头介绍来者:“这位是郝万清郝主任,他具体负责的工作正好也跟你的生意有点关系,所以有些公事要和詹老板聊一聊。”

  郝万清拱拱手道:“詹老板,久仰大名!”

  詹贵连道不敢,心里却在琢磨这位郝主任的来头。按照詹贵对海汉官位的认识,他知道最大的职位便是执委会的九名执委。这即便是在海汉人的群体中也是货真价实的“首长”。其次便是各个“部”的“部长”,詹贵认为其只能大致与大明的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尚书的职能大致相仿,只是海汉人的分工更细,同时执委们也大多兼任着各个部的部长职务。再往下数,就是名目繁多的各种主任了,像三亚港、胜利港、黑土港的管理委员会头头,职位都是主任。而海汉的驻外机构,如驻崖办、驻广办等,一把手也是主任,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部门也有这个职务。

  詹贵在此之前并没有见过这位郝主任,甚至连其名号都没有听说过。而周恒行的介绍又很模糊,连对方的来头都没有说明白,这让詹贵一时间也难以猜到对方究竟是哪路神仙。

  “詹老板,方便的话,想耽搁你一点时间谈一谈,行吗?”郝万清盯着詹贵的眼睛,虽然是征求詹贵的意见,但却有一种不容质疑的味道。

  “方便,方便!”詹贵连忙应道。

  “我的车就在外面,请吧!”郝万清做个请的手势。

  两人向周恒行告辞出来,詹贵便看到外面路边停着一辆带有遮阳顶棚的四轮马车。这种马车在本地并不是很多见,因为有限的马匹要嘛被安排在交通状况不甚理想的区域驮运货物,要嘛就是在军方的骑兵基地里养着,平时用来载人或者拉车的状况极少。

  詹贵注意到坐在车前方的不止一名马车夫,旁边还有一名荷枪实弹的海汉民兵。不过他手中抓着的并不是陆军中常见的二八式后装燧发枪,而是一支特制版的双管短筒火枪。詹贵虽然经常在三亚见到海汉的武装人员,但这种新式短枪倒是第一次见到,忍不住便多看了几眼。

  詹贵和郝万清上车之后,车夫挥动鞭子,两匹驮马便拉着马车开始缓缓行进了。詹贵见郝万清眼神盯着前方,似乎并没有要与自己交谈的意愿,当下也不敢随意开口,便安安静静地坐着。

  这马车离开三亚港之后,便顺着大道往西北方向的胜利港而去。眼看着胜利堡越来越近。詹贵正待要问是不是进堡的时候,马车却拐了个方向,从胜利堡西侧穿过,继续往西北方向行进。

  詹贵平时在三亚的主要活动区域就集中在胜利港和三亚港附近,至于禁止外人随意出入的田独地区,他是一次都没有去过。但这辆马车并没有顺着大道一路往田独行进,很快向西横穿了铁道线。进入一条宽仅一丈的小路。詹贵坐在车上看到这道路路面还是黄土,便知日常经过这里的人并不多。因为人货流量较大的道路,建设部几乎都用海汉水泥将路面做了固化处理。

  顺着小道往山岭方向又行进了一段路之后,詹贵看到前方的树林中出现了一个院子。这院子里的建筑有点类似于詹贵在三亚新城见过的安居房公寓,分为一楼一底两层,建筑风格一如既往,灰扑扑的外表毫不起眼,但依然奢侈地全装的海汉特产玻璃窗。

  马车缓缓停在了院子外的空地上,詹贵注意到这里居然还有另外几辆同样的马车,看来在这个地方办公的人权限应该不小才是。院子门外站着两名持枪卫兵。看到郝万清的同时便立刻抬手行了个军礼。

  詹贵注意到院子门口挂着一块并不是很显眼的牌匾,白底黑字的牌匾上只有五个字:海汉安全部。

  “这又是个什么部门?”詹贵一边在心中嘀咕,一边跟着郝万清进到了院内。

  这里的状况看起来与詹贵先前去过的那些海汉的机关似乎没有什么两样,但詹贵仍然很快就注意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这里除了拿着文件在走廊上匆匆穿行的工作人员之外,并没有看到身着大明或者其他地方服饰的外来人员除了他自己之外,这里的人清一色都是穿着短衣长裤的海汉式服装。

  联想到这地方所处的僻静位置。詹贵可以断定这里并不是什么对外开放的场所。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一丝紧张,因为他突然想起来在某次与海汉高官闲聊的过程中,似乎听到过“安全部”这个词这就是海汉人设立的东厂、锦衣卫一样的机关啊!

  东厂和锦衣卫在大明民众心目中那真是如狼似虎的形象,被这两个衙门盯上的人,大多不死也得脱层皮了。海汉人虽然时常都会把“法治”挂在随便上,但詹贵也知道这些人该狠的时候绝对不会留情。当初三亚新城开发的时候。詹贵也是知道海汉人某些没有被爆出来的做法,那些在当地不愿迁离还试图暴力抵抗征地的人,统统都被海汉民团打包送上了前往黑土港的货船,运气差的大概就得在黑土港的煤矿上挖煤挖到死为止了,那时候海汉人可没有提过什么“法治”的说法,甚至后来根本不跟崖城官府通气就把人给处理了。

  詹贵想到这里,呼吸也不禁有些急促了。他自认从未做过什么对不起海汉人的勾当好吧,也就是初期的贸易过程中有过一些短斤少两、以次充好的手段而已。但那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涉及到的金额也不大,海汉人用不着把事情搞这么大吧?这安全部的门进来容易,但要出去就未必了,要是海汉人不放自己走,那自己的家人怎么办?如此之多的家产该如何处理?海汉人会不会处理完自己之后直接就把自己的家产也给全都吞掉?

  詹贵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前面带路的郝万清忽然回过头道:“詹老板不用紧张,只是请你过来聊聊天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詹贵一下回过神来,赶紧应道:“没有没有,在下并没有误会什么。”

  郝万清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将詹贵带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中。詹贵见这间屋子窗明几净,屋内陈设与普通海汉机关的办公室并无二致,也没想象中的刑具和刺鼻的血腥味,当下才稍稍放松了心情,在郝万清对面的藤椅上坐了下来。

  郝万清吩咐人去倒茶水,然后对詹贵说道:“刚才在周主任那里有些话没说清楚,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海汉安全部南洋事务处主任郝万清。詹老板知道我们这个部门的职能是什么吗?”

  詹贵心道这种事哪敢当着你的面乱嚼舌头,赶紧应道:“小人不知,还请郝主任明示!”

  郝万清点点头道:“我们这个部门的主要职能,就是搜集外界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出那些对海汉可能会造成威胁的部分,然后采取相应的措施来解决这些威胁。”

  詹贵听得倒懂不懂,但还是不停地点头表示自己听得认真。

  “我这么届时你大概也不是很明白,打个比方说吧,就跟你们大明的东厂锦衣卫是一个性质!”郝万清干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不过有所不同的是,我们做的事并不是忠于某一个人,而是为了海汉这个集体效忠。”

  詹贵此时已经吓得有些舌头不利索了:“是……是……小人明……明白!”

  “詹老板,你不用这么紧张,今天请你过来,并不是对你有什么恶意。”此时正好工作人员端着茶水进来,郝万清便停住了话头道:“先喝茶,缓解一下紧张情绪。”

  詹贵依言喝了两口热茶,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这茶盅里泡的茶叶倒也不错,詹贵喝了一口便品出了这是福建安溪所出的铁观音,而且是上品,看样子郝万清的话应该不是开玩笑,毕竟他们再怎么富有,也不会拿这种好东西来招待阶下囚。

  “其实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事想要请詹老板帮忙的。”郝万清这句话,让詹贵也小小地吃了一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