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詹贵买船

第四百二十四章 詹贵买船

  “周主任,这是民政部交托给在下调运的五千斤稻米,还有三千斤精煤,您派人给点收一下吧!”詹贵恭敬地向坐在巨大红木办公桌后的周恒行递上了一纸文书。

  由于石碌项目需要使用大量的海上运力,从三亚向昌化运输人员和物资,海运部不得不开始抽调属下大部分的货运船只回到琼州海岸担负运输任务。来往于北越沿海与三亚之间的海船,大部分都暂时放弃了原本的运输任务,但在这个区间内的运输任务又不可能就此放弃,于是海运部和其他相关单位便开始协调,雇佣大明海商的船只来承担起这部分运力需求。

  这种做法在穿越后并不是第一次采用,在1627年开发黑土港之后,因为海汉自身运力不足,就有一段时期是雇佣了数艘海船从事胜利港黑土港之间的人货运输,这种做法在经过长时间的运作之后,各个环节也已经比较成熟,因此这次出现了运力缺口之后,相关部门很快就通知了部分合作关系较好的大明海商,让他们腾出船只临时加入到海运部名下的船队。

  詹贵作为“琼联发”的股东之一,而且是十二家外来股东中唯一专做海上运输的商家,对于这种任务自然是当仁不让。在接到海运部的通知之后,詹贵赶紧命令手下的掌柜暂停了准备派往巴达维亚和广州的商船,转而发往北越地区,负责从当地运回稻米和煤炭。

  这个任务看起来简单,但对于詹贵而言,临时调动船只,无疑是得为此而承担一定的经济损失了。而海运部所给出的雇佣价格,其实并不足以补偿这部分损失。不过詹贵倒并不是特别在意这次会因为海汉的临时征调而损失多少银两,他更在乎的是自己这家船行与海汉执委会之间的关系能不能得到进一步的加深和牢固。

  如果说双方在早期的合作仅仅只是为了赚取更多的经济利益,那么现在这个阶段,詹贵所考虑的问题就已经远远超出了能赚多少钱的范围。他现在不但在三亚新城区这边购置了地产房屋,将家搬了过来。而且最疼爱的小女儿詹哲英也送进了海汉人的学校读书,大有要在这里开枝散叶扎下根的架势。

  詹贵因为从事海贸运输多年的关系,去过不少的国家和地区,也见识过各地的风土民情,以他的眼光见识,也不得不承认海汉执委会治下的三亚地区,是他所见过的最宜居的一处地方。就算是灯红酒绿的广州城。要论生活的舒适程度,也远远比不了这小小的三亚地区。这里不但自然环境优美。而且民风和治安都非常好,更重要的是詹贵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海汉执委会花费心力对地方进行治理可不是为了捞取经济上的收益,完全就是将这里当作了自己的统治区在进行开发和建设。而这种做法正随着海汉的不断壮大,一点点地向外扩张着范围。

  就詹贵所知的情况,如今琼州岛至少有近三分之一的海岸区域已经被海汉所实际控制,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顶多再过上个两三年的时间,估计整个琼州岛都得改姓“海汉”了。詹贵虽然出身大明。但因为常年在海外活动,其实对于自己的国籍并没有特别强的归属感,因此他对于未来海汉可能占领大明领土的这种状况并没有很强烈的排斥感,反倒是一直在思考海汉人是否会在琼州岛上成立一个新的国家政权。

  海汉执委会手中所掌握的军力,特别是海军的力量究竟实力如何,詹贵是着比较明确的认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詹贵去参观过胜利港造船厂的作业过程,也上到过海汉战船观摩训练,他很清楚海汉海军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大明水师的水平,如果未来双方真因为领土纷争而爆发战争,那大明有九成可能性会吃大亏,甚至有可能会因为吃了败仗而彻底丢掉琼州岛的归属权。

  基于这样的认识。詹贵对于海汉就表现出了明显的倾向性,有意识地加大了对“琼联发”各种经营项目的投入,并较为积极地开始参与到海汉的各种社会事务当中。例如今年上半年才开始的“民意代表”甄选,在多数人尚且没明白状况的时候,詹贵就已经主动地参与了进去。

  这个“民意代表”其实跟大明在民间所推行的乡绅、乡老也很类似,大概就是由民众推选出威信较高的人作为代表,专门负责与海汉相关部门交涉一些民间事务。这种身份自然没有什么权力可言。但对于商人而言,却无疑是提高社会地位的一条捷径。当然詹贵并没有海汉归化民的身份,所以他所代表的利益群体,也仅仅只是一部分外来的商家、船员等人群。

  而且詹贵当上“民意代表”之后发现,这个身份可并不仅仅只是一个虚衔,民政部经常都会召集代表去胜利堡议事,传达一些来自执委会的最新决议,并由他们再转达到基层民众那边。当然了,事情也不是白做的,像詹贵这样的外来户,也因为这个身份而获得了一些很实际的好处。

  别的不说,就是这海运贸易上,这个身份就已经为詹贵省下了不少钱。按照海运部的规定,外来船只在胜利港船厂做维护保养,是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但作为“民意代表”,在这种环节上完全就享受了所谓的“内部待遇”,费用仅仅只有对外的三分之一不到。像詹贵这种名下有几十条大船的海商,如今又是以胜利港为自己的贸易网络中心,一年下来仅仅只是在这个项目上所省下的银子,几乎就足够在三亚新城区买一套独栋别墅了。

  在尝到一定的甜头之后,詹贵对于参与到海汉事务的热情就更高了。五月底海运部的通告刚一贴出来,他便主动找上门去,愿意将自己名下的海船调配过来,先满足海运部的运输需求。

  周恒行接过詹贵递上来的货运凭证,仔细看了一下,便按动了办公桌上的一个小开关。很快从外面便进来一名归化民人员,周恒行将货运凭证交给了他,并让他立刻带人到码头上清点货物。

  “詹老板,先坐一下。我这就叫人沏茶!”周恒行跟詹贵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他从黑土港掉回来之后就担任了三亚港的管委会主任,像詹贵这样的大海商基本都已经混熟了关系。

  “周主任客气了……对了,其实在下还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下周主任。”詹贵很客气地应道。

  “好啊,你说。”周恒行停下手头的事情,抬头望向詹贵。

  詹贵开口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在下前些天向海运部询问过订制商船的事情,不过海运部的越部长说。需得有民政、港务还有司法机关开的证明才行,这手续该如何办理,在下实在有些不太明白,还请周主任指教一二。”

  “买船?”周恒行有点不敢置信地问道:“造船厂现在能对外出售船只了?”

  “可缴纳订金,但交船时间有待商议。”詹贵老老实实地应道:“在下早就看上了造船厂所出的探索级帆船,怎奈海运部那边一直推说没有工期做商船,也就只好作罢了。不过最近海运部已经贴了告示出来,说是这探索级的商船已经可以开始预订了。”

  周恒行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待詹贵把事情说完。他才开口道:“这个事目前执委会还没有下达相应的文件,我也搞不清执委会现在是个什么态度,等我先打个电话问问。”

  “那在下稍后再来打扰。”詹贵倒是很知情识趣,立刻起身告辞。他倒是见过很多次穿越者打电话的情景,不过在他看来这玩意儿应该是某种奇妙的法术,虽然海汉人看起来并不忌惮在自己面前使用这种隔空通话之术,但詹贵认为在对方施展法术的时候。还是退远一些为妙。

  不过他的这种举动在周恒行眼中无疑就增加了不少好感度,等他退出办公室之后,周恒行便拿起电话拨通了越之云的号码,询问订购商船的事情。其实这倒也不是周恒行的消息太闭塞,的确是海运部这边刚刚出台了新政策,还来不及跟各个部门一一协调好。

  海运部下属的胜利港造船厂在经过了为期一年的边生产边扩建的过程之后。现在的造船能力已经比起之前有了较大的进步。最大的两处船台上已经在开始铺设千吨级大船的龙骨,预计在明年年初能够下水试航。吨位较小的“探索级”帆船,目前已经停止了军用版的制造,海军方面接下来就只订购了较大一些的500吨级“探险级”帆船,并将作为今后一段时期内海军的主力作战船只使用。

  这样一来,造船厂的船台便空出了数个。海运部当初设计“探索级”帆船的时候,就已经充分考虑到将来用在民用上的可能性。因此改型建造“探索级”商船早就有了相应的设计方案。这种商船对原本的船体结构进行了一定的修改,取消了二层通甲板的火炮平台设计,将内部船舱设计成以货舱为主体的结构,同时对战船型号所拥有的厚实船身和撞角等设施进行了削弱和取消。

  这种商用版的船只虽然只比传统的四百料中式帆船大了不到四分之一,但装载货物的能力却远远超过了中式帆船,并且由于采用了先进的船身外形和帆索系统,在航行速度上也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同等航程所需的时间比中式帆船快了一倍有余。最重要的是,这种商船上还装备了海汉独家的舵轮转向系统,这种方面的驾驶设施对于詹贵而言有着无法抵抗的吸引力。

  “探索级”商用版的订购价格虽然明显要高于传统的中式帆船,但在詹贵这种职业海商看来,用银子换取性能上的优势是很值得的。如果海汉人愿意出售这种先进的海船,那么付出高一点的代价也是很值得的,毕竟拉得多跑得快,从长远看要比使用传统帆船划算得多,詹贵认为使用这种新式帆船顶多只需一年时间,就能把买船的费用给赚回来了。

  当然这种先进的帆船并不是有钱就能够买到的,首先就得取得购买资格认证才行。这个资格认证是由海运部发起,由海运、民政、司法、港务等过个部门共同认可才能生效的一个限制条件。简单的说,就是没有取得上述部门一致认可的外来客商,就算是抱着银子来也没有资格订购这种新式帆船。而如果有资格订购这种商船却没有足够资金的对象,海运部还规定可以由“海汉银行”向其提供贷款服务,抵押品便是商船本身。

  当时海运部公布了相关事项之后,詹贵就已经决定要先买几艘再说了。海汉人的帆船他乘坐了不止一次,对于其良好的海上适航性和飞快的航速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海汉帆船的航行速度超过传统中式帆船一倍有余,用这种高级船跑两趟所需的时间,跟传统帆船跑一趟的时间差不多,这样一来就相当于是将运费降低了近一半,对于职业海商而言是非常划算的一种运载工具。

  当詹贵带着海汉银行的银票急吼吼地找上门的时候,才听说这个购船资格还需要申请,要买船的人先到指定的各个相关部门开出证明。这个证明的内容主要便是说明该商家与海汉的合作状况,在本地的社会关系、私人产业等等,以确保购船者不会使用这种新船作出某些对海汉不利的事情例如将船转手高价卖给葡萄牙人或者荷兰人。

  说到可信的程度,身为“琼联发”股东和三亚新城“民意代表”双重身份的詹贵,在有资格购船的人当中无疑算是很突出的佼佼者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