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一十八章 昌化县城

第四百一十八章 昌化县城

  乔志亚一路上向同行的众人介绍了昌化县城的状况,刘山夏听完之后不仅叹道:“没看出来你还是老司机啊!居然对这地方摸得这么熟了!”

  乔志亚笑道:“历史资料都是宁总给的,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去翻昌化的县志。  不过我去年为数不多的几次外勤任务几乎都是来的这里,对这儿比较熟倒也不是吹牛的。”

  刘山夏道:“我来之前也仔细研究过这里的地图,如果要以前期规划的路线来作为施工方案,那未来这条陆上通道距离昌化县城也就两三里路,昌化的地方官府会不会影响到今后对石碌铁矿的开采计划?”

  乔志亚干咳了一声,走在他身边的符力立刻就知趣地放慢了步子,同时举手示意后面跟着的人也慢下来,与乔志亚和刘山夏拉开了适当的距离。

  乔志亚这才应道:“关于这件事,执委会在明暗两个方向都做了相应的准备,就是要确保石碌铁矿项目能够顺利实施……”

  所谓的明暗两个方向,明面上自然是先通过官方渠道,向昌化县衙这边的地方官员通气。早在去年的时候,执委会便让相关部门组织人马在昌化设立了办事处,只是驻昌化办事处的规模比较小,远不能和驻广办、驻崖办相比,执委会甚至都没有派出穿越者坐镇,长期在这里驻留的几个人都是归化民。平时负责搜集昌化的信息,监视官府动向,同时也在这里出售盐、米、煤等大众物资,收购附近黎人山民出售的各种山货、毛皮等等。

  除了做买卖之外,办事处也时常接济贫民,并且只要是好手好脚没什么毛病的人,都能在办事处这里找到一份有饷钱可拿的工作当然工作地点并不是在昌化,而是在南边的胜利港。办事处设立一年以来,前前后后倒是也给大本营那边输送了好几百移民,这个成绩放在地广人稀的昌化地区。已经算是做得相当不错了。几名在昌化打前站的归化民干部,也因此而有望在这里开发之后提升到更高的职位上去。

  这些归化民干部做做这些基本的事情倒是够用,但要让他们去跟官府打交道,甚至是处理打点关节谈条件之类的高级事务,那就有点不堪用了。为此执委会特地动用了崖城的关系,让崖州知州章青修书给昌化县衙,恳请当地父母官对前往昌化从事商贸活动的“崖州子民”给予适当的“关照”。当然了。在信封里除了章青的亲笔信之外,还附上了海汉银行的大额银票。毕竟昌化并不是崖州属地。章青的面子可能作用有限,但银子这玩意儿肯定是在任何地方都能行得通的。

  执委会向当地官府提出的条件很简单,就是声称要从海边修筑一条通向内陆石碌一带的道路,希望当地官府能够予以通融。另外修路所需的各种物资和工具非常多,所以需要派一些人看守,顺便维持工地秩序当然这个事就不用劳烦昌化的驻军了,海汉民团自会负责相应事务。

  在民间,由地方上的乡绅地主来出资主持铺路修桥这种事是再正常不过,因此海汉商会通过官方渠道向昌化县衙提出的这个要求看起来也非常正常。除了有一点。这条路通往的地方是黎人山民的居住区,修这条路的目的似乎仅仅是为了方便黎人出山活动,这实在有点说不通。不过在强大的金钱攻势之下,昌化县衙这边也就对这唯一的疑点睁只眼闭只眼,只当是没有注意到了。

  至于说海汉这边要出动民团来看守修路物资,维持工地秩序之类的,昌化县衙倒是并不在意。海汉民团是什么情况。琼州岛上各州各县其实都略知一二,没人愿意无端去招惹这个刺头。去年海汉民团因为在李家庄剿匪有功,从两广总督王尊德那里得到了公开表彰,在那之后海汉民团在琼州岛的活动基本就已经是半公开化了。

  现在海汉民团的活动范围并不仅限于三亚地区,海汉名下的各种大型船只几乎都会有民团士兵随船执行武装押运,凡是跟海汉有贸易往来的沿海州县。民众几乎都或多或少见到过身着灰衣扛着火枪的海汉民兵。昌化这地方自然也不例外,每个月给海汉驻昌化办事处运送物资的队伍,几乎都会有一个班的海汉民兵随队押运,但为了避嫌从不携武器入城。民众一开始还有些畏惧加好奇,但时间一长,民众也就见怪不怪,自然免疫了。

  总之只要海汉民团的武装部队不进城。那一切都好说,大家都照着规矩来就相安无事,昌化县衙也不会多事去试图压制海汉民团的行动当然他们也的确没有这个实力就是了。海汉商会也很大度地向昌化县衙表示,只要在修路的事情上能给予方便,那么海汉商会在今后每个月都将交给县衙一笔“工地管理费”,虽然数不是很大,但对于地广人稀没什么赋税油水的昌化县衙来说,却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了。

  然而这些套路也仅仅只是明面上的布置而已,执委会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万一儋州方面对海汉势力在昌化落脚生根反应强烈,不允许海汉在当地修路开矿,那就必须要做好军事占领昌化石碌这一带地区的准备。石碌铁矿的开发对执委会来说是未来数年内必须要给予保障的重要项目,海汉政权今后要搞工业化,要实现对外军事扩张,都必须要以庞大的钢铁产能为基础,就算是要为石碌的归属权而发动战争,执委会也将义无反顾。

  虽然对昌化官府声称的是派出少量民兵过来看管工地,但事实上军委为石碌铁矿项目所预备的常驻兵力是一个营起步。这样的兵力规模用来保障一条长度超过五十里的交通线并不算夸张,而且在修建这条交通线以及之后的开采工程当中,将会使用大量的南越战俘和本地苦役,这些人无疑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隐患,不多布置一点兵力在这里进行看管,执委会也安不了心。

  还有一个让执委会担心的对象,就是石碌附近的黎人。这些黎人因为常年居住在山区,与外界的沟通联系不多,距离三亚又远。在此之前海汉与这些部落并没有太多的联系,也不敢确定这些山寨对外来者的态度究竟会保持友善还是表现出敌意。这次特派小组专门带上了符力,也是希望利用他的黎人身份来与当地的土著居民取得一个比较好的沟通渠道。执委会并不指望当地的黎人能够在石碌铁矿开发过程中提供多少助力,只要这些人别捣乱生事就万幸了。

  与黎人之间的关系能够和平解决当然是最好不过,但如果得不到妥善的解决,那同样也得做好武力解决问题的准备。必要的时候,军委甚至会把北越的特战营从黑土港调过来。因为只有那支部队才是真正以山地丛林为作战环境来打造的战斗队伍,在山区的作战经验也远远超过大本营的民团部队。

  刘山夏听了乔志亚的解说之后。这才恍然道:“所以顺化的战斗结束了之后,军委急急忙忙地把部队撤回来,也是为了开发石碌在作准备吧?”

  乔志亚点点头道:“说到底还是兵力有限啊!如果能多三个营……不,哪怕多两个营的机动兵力,我估计上头都不会这么快撤军,起码还可以在南越再打个广治城。”

  “这么急着开采石碌,那还不如先加大田独的开采量,我记得田独铁矿的储量也有好几百万吨啊!”刘山夏深知开发石碌的不易,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田独那边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储量或者劳动力不够。而是矿脉过于集中,工作面有限,就算在那里再投入十倍的人手,开挖的矿脉也只有这么大块地方,除非工业部现在能把机械动力的矿山采挖设备给造出来,否则对提升产能并不会有太大作用。”乔志亚在田独待的时间远比刘山夏更多,对于田独铁矿的生产状况也更为了解。

  说话间。便已经来到了昌化县城,正对他们的就是昌化城的北门宁武门。这些始建于一百多年前的城防工事在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之后,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年久失修的痕迹。队伍到门口的时候,得到提前通知的办事处工作人员已经在这里候着了。

  乔志亚看了看城门口站岗的明军士兵,向归化民干部询问道:“我们的人都带着长枪,能进去吗?”

  “无妨。卑职已准备好掩护之物,可轻松通关入城。”那归化民干部抬手示意了一下,立刻便来有人牵过了一辆装满干柴的平板牛车:“只需将枪放在这柴火堆下面,便可入城。”

  于是随行的民兵在乔志亚的命令下将步枪放到车上,上面再堆了几捆柴火,便径直向城门而去。刘山夏注意到这边收枪的时候,几个守门的明军明显是在远远地看着。心中略有些担忧地问道:“这样做真的没问题?”

  “他们不会查的。”乔志亚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注意到有人赶在牛车之前,向守门的士兵手中塞了些什么东西。于是牛车过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检查措施,守门的士兵直接挥挥手便让其通过了。

  “这都行?”刘山夏愕然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嘛!”乔志亚很顺畅地道出了一句谚语。不过刘山夏并没有注意到乔志亚在语言能力上的进步,他更在意的是昌化城这稀疏的城防:“你先前不是说武装民团不会进入昌化城?”

  “是啊,没错啊,这不已经去掉武装了吗?”乔志亚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率领队伍向城门口走去。

  果然守城的士兵并没有为难跟随他们入城的民兵,看来只要不是直接扛着枪入城,这城防也就形同虚设了。刘山夏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守城门跟不守有什么差别?”

  “心理安慰嘛!至少这样能让县太爷知道昌化城还是在他的掌管之下。”乔志亚打趣地笑道。

  事实上像昌化这样对于海汉民团睁只眼闭只眼的县城已经不止这一处,西边的昌化、感恩,东边的陵水、万宁、乐会,基本都是差不多的程度。执委会如果真想要拿下这几座县城,大概只需要派出两三个连队控制城防就够了,甚至估计连武装冲突都不会发生。之所以不对这些地方公开下手,更多的还是处于政治上的考量,而非军事忌惮了。

  距离海汉在胜利港登陆已经过去了两年有余,在海汉的军事力量一步步扩大的同时,大明在琼州岛上的实际驻军状况也已经被大致掌握。按大明军制。岛上共有十一个卫所,总兵力超过一万一千人,另有边军两千,以水师为主,驻扎在北边的琼州府城、儋州和南边的崖州,而驻扎的崖州的边军就是罗升东所辖的崖城水寨了。

  大明布置在琼州岛上的军队数量看起来不算少,但军中缺额的状况却十分普遍。卫所军头都是靠吃空头名额来中饱私囊,实际的兵力大概还不到官方数字的三分之二。其中真正能形成战斗力的部队更是少得可怜,绝大多数的卫所兵久疏战阵,都已经变成了跟南越农兵差不多性质的雇农长工了。如果执委会现在要采用武力扩张的策略,那么依靠现有的兵力倒也勉强能够平推全岛了。只是目前能够用于实现海汉式统治的归化民干部还并不太多,距离统治整个琼州岛所需的数目差距太大,因此执委会才一直将实际统治区控制在琼州岛南部,慢慢积蓄力量。

  昌化城中的状况让初次造访这里的人很快就失去了好奇心,这座小县城连同周边的居民加起来也才几千人,城中也没什么商贸设施。最大的杂货铺子和饭馆都是海汉驻昌化办事处开的,气氛简直可以用萧条来形容。

  陪同的办事人员介绍道:“昌化这地方没什么有钱人家,有出路的青壮大多都去了三亚,如今城里一些地主也不得不自己重新拿起锄头下田干活了。”

  这小县城里的地主自然也不会有太多的资本,一户能够拥有几十亩地的大概就能称作地主了。随着青壮的大量外流,昌化城外的耕地也出现了很多抛荒的状况,城里的经济状况受其影响。当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他们这一行人也算得上有点奇装异服,然而出现在城里甚至都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在城里随便转了转,感觉这地方完全就是乡下村落加了一道城墙而已。众人怀着失望的心情又去办事处视察了一番,这里也不过只是一个两进的院子,后院住人囤货。前院开铺子卖东西。众人看了一阵,见这里卖出去的也都是半斤盐,十斤米之类的零散生意,连查账的兴趣都没了。进城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众人便出城原路返回了。用符力的话来形容,那就是这趟进县城还不如在船上钓鱼有意思。

  特派小组在海边渔村又多等了一天,终于等来到了姗姗来迟的田叶友。让田叶友在渔村休整了一晚之后。特派小组才终于踏上了这次的进山之旅。

  这次进山的旅途可并不轻松,除了用于测绘、勘探的大量器材工具之外,还有一些带给黎人山寨的礼物,如铁器、食盐、蔗糖、药物等等,再加上这一行近四十人的补给、行李和武器,足足有两三吨了。

  好在如今的条件已经比刚登陆时造访符山峒的时候便利得多,为了这次出行,执委会专门为特派小组准备了十多匹骡子和驮马,大大地减轻了他们在途中的负担。而昌化办事处也提前为他们雇佣了两名熟悉石碌附近地理民情的黎人向导,在进山过程中为他们服务。

  由于修订施工方案的需要,进行过程中要不断地停下来对周边环境进行勘测,并作下详细的记录,因此行进的速度也是非常慢,第一天下来仅仅走了二十来里路。在离开海岸大约五十里之后,便已经走出了汉人聚居的地区,开始进入到了黎人的活动范围。

  第四天上午,符力与两名黎人向导进行沟通之后,告知乔志亚,前方已经进入了石子峒的势力范围,而这个峒的辖区,便正好包括了石碌铁矿的计划开采区在内。

  符力的建议是先派向导去石子峒告知来意,如果对方愿意接见客人,那么就直接去山寨拜访。一般这种友好的拜访并不会被峒主拒绝,但后续的事情具体要怎么谈,那就没人敢打包票了。

  于是特派小组便在昌化江边驻扎下来,派出了一名向导前往石子峒求见。...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