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测试内容

第四百一十五章 测试内容

  “老弟,你不用慌张,两位首长也就是想看看你的本事如何,不会为难你的。   ”罗升东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情,对微微有些失神的武森招呼道。

  对于如何考评武森这个降将的职业技能水平,军方还是动了一些脑筋的。以海军现在列装的战船来说,船上的一切行动都是按照海军指挥部一帮老海狗制定的标准化操作规程来进行,像武森这样的外来人员上船之后根本就无从着手,别说把船临时交给他指挥,恐怕让他在船上干个甲板水手都有点困难这船上的帆索系统看起来虽然结构简单,但要熟悉其操作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事情。

  至于要跟下层甲板联动的作战系统、舵轮系统,那都得在战船上训练过一段时间才能掌握其中运作规则,武森这个外行就更弄不明白了。总之如果要考武森的驾船、指挥技术,海军的战船肯定是不适合的,而王汤姆认为即便能够把武森吸纳进海军,短时间内也没有可能把某艘战船交给他去进行指挥。

  于是考核的重点,便放到了武森的其他航海技能方面,如对海况、风速、风向、航向、航行速度等外界条件的直观判断,这些都是作为一名海军指挥所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而现在海军的基层士兵当中绝大部分人却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也正是因为如此,武森曾经的水师参将身份才会得到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

  而在这个过程中,罗升东无疑就成了很好的参考标准。以专业技能水平而言,罗升东还算是比较称职的海军军官,也对得起他屁股底下的参将职位。自从前年开始在海汉这边接下了私盐贩运的买卖之后,罗升东负责的船一次都没有在航程中出现过问题,航海技能甚至比海运部下属的一些半路出家的穿越者船长还强出不少。

  战船驶出胜利港之后,便一路向南,王汤姆亲自指挥战船,在途中不断地发出指令,修正航向。而罗升东和武森必须在行进的过程中自行判断出航速和航向,并绘制大致的航线图。这种考核方式虽然不涉及船只的操作和指挥,但难度系数却相当大,就算像王汤姆这种经验丰富的老海狗也不敢百分百担保自己能完全精确地绘制出行进航线。

  有了罗升东这个参照物之后,武森的实际水平就比较容易判断了。罗升东的实际表现的确要稍胜一筹,对于各种外界条件的判断准确度要优于武森,但王汤姆和孙长弥都认为这是占了主场的优势。毕竟他在这片海域已经混了多年,并且罗升东还多次乘坐过海汉战船。对于船上的运作有一定的了解。如果把考核地点换到安南海岸附近,把船换成普通帆船,那所得的结果很可能就会两人对调了。而如果以现在海军的指挥官平均水平为基准来衡量,那武森的表现倒是已经超过了海军现役的大部分基层军官,当个二把手大副基本是够用了。

  到当天中午,这艘船已经驶入到外海,凭肉眼看不到胜利港外虎头岭的山崖了。武森从出港后就已经注意到海汉战船的航速远非传统帆船可比,平均行进速度至少差了一倍,想必是跟船上奇怪的帆索系统和狭长的船型有一定的关系。而且这艘船除了航速快之外。转向也非常灵活,往往是王汤姆的命令刚刚下达,武森就能感受到船身的倾斜变化。武森注意到这艘船的方向似乎是用一个直径两尺多的木轮在操作,看起来非常轻松,只需轻轻一拨就能改变船的方向,煞是奇妙。

  但王汤姆所下达的指令却让武森感到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懂,什么左舵十。右舵十,武森根本就不知这是何含义。而在这个环节上,罗升东就具有了明显的优势,他以前搭乘海汉战船的时候便对此产生了兴趣,还专门请教过王汤姆等人,弄明白了这种指挥方向的口令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根据王汤姆下达的命令,来辅助判断船的航行路线了。

  第一阶段的考评到中午便告一段落,王汤姆下令放缓航速,放饭就餐,随便趁着这个时间和孙长弥单独总结一下上午的测试结果。

  武森也在此见证了海汉军团的“奢靡”一面,因为这船上的伙食居然比他过去这些日子里所吃到的东西好得多。每个人的饭碗中都有以海产为主的肉食,并且武森吃得出其中明显加了某种或者某几种香料。另有清炒的新鲜蔬菜,餐后竟然每人还有一个水果。武森觉得这顿饭要是放在胜利港的景观大道,多了不敢说,两元流通券肯定是要的。这船上连水手带战兵起码是六七十人,日常一顿饭就得吃掉好几十两银子了,哪像当初他所带的南越水军,人均一个月的伙食费都不到五两银子,伙食水平跟海汉海军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也难怪打起仗来表现差那么多了。

  武森见罗升东端着大碗坐在旁边吃得起劲,忍不住便问道:“罗兄,这海汉海军的饭食,是每日都是如此,还是今天因为两位首长驾临,才特地加餐了?”

  罗升东抹了一下嘴道:“哪会每日如此,武兄莫要多想。”

  武森刚松了一口气,便听罗升东接着说道:“这也就是平时的训练餐而已,据说打仗的时候比平时伙食更好,只可惜我身份比较特殊,没法跟着海军一起出征打仗,倒是还没有见识过海军这边的战时饭食究竟如何。”

  武森一脸不信道:“罗兄莫欺在下初来乍到,不熟海军的状况,这海军消耗之大,在下也是懂的,听说这海汉战船一艘就要几万元流通券,平时不打仗也得养着这些水手船员,这吃喝费用上岂会不加以控制?”

  “控制?”罗升东用筷子轻轻敲了敲碗边道:“这就已经是控制之后的结果了。海汉民团多有钱,你老兄现在根本就没有认识,要不是身上还披着这身官皮,暂时不得脱身,说不定我罗升东也早就投了海汉了!”

  两人正闲聊着,有船上的水手捧着一个一尺来高的玻璃罐子过来了:“罗爷,武爷,这是后勤部新出的泡菜。我们孙总说也请你二位点评点评!”

  武森吓得差点把手里的饭碗掉下去倒不是因为孙长弥给予的特殊照顾,毕竟泡菜这东西又值不了几个钱,他所惊讶的是海汉人竟然奢侈到用玻璃罐子来装这不值钱的玩意儿。

  罗升东却不以为意,道谢接了过来,打开盖子往武森碗里拨了几块,然后又给自己拨了几块。

  武森忍不住问道:“不过泡菜而已,竟用如此贵重的器皿来装。要是船上颠簸,打碎了岂不可惜?”

  罗升东笑笑道:“在你们安南国。这种玻璃器一定卖得很贵吧?”

  “这玻璃罐做工虽然有些粗糙,但这种尺寸,起码要五十两银子以上!”武森似乎并没有听出罗升东语气中的调笑意味,很认真地答复道:“在下一个月的饷银,也只够买一个海汉出产的玻璃碗而已,想买这么大的罐子是决计不够的。”

  “这玩意儿也只有外面的人才会把它当个宝!”罗升东一脸傲然地评价道。他对于海汉生产玻璃器皿的状况还是比较了解,也知道这东西其实生产起来并不困难,并且成本低得吓人。胜利港军营旁边不远的山坳里就是玻璃车间,罗升东有幸曾去参观过一次。对于车间外面堆得像小山一样的玻璃渣印象非常深刻。施耐德曾经很自豪地对他说过,海汉有两种可以几乎无限扩大产能的产品,一是食盐,二就是玻璃制品了。而这两种产品也成为攻无不克的敲门锤,任何地方的商人都不会拒绝它们的进入,甚至连一直与海汉处于交战状态的南越地区也不例外。

  武森此时当然也感受到了罗升东那种看乡下人一般的目光,当下辩解道:“在下只是觉得这么做不值当而已。这泡菜完全可以用瓦罐来装啊!”

  “在海汉内部,这玻璃罐子并不比瓦罐值钱,而且用玻璃罐有个好处,就是不用打开就能看到里面装的泡菜有没有坏掉的迹象。”罗升东指了指甲板道:“下面船舱的光线不强,如果是使用瓦罐,很难看清罐子里的状况。用这个玻璃罐就方便多了。”

  “海汉人用玻璃罐子装泡菜,就为了这么个原因?”虽然罗升东的解释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但似乎又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是啊,就是这么个听起来很操蛋的原因。不光是泡菜,你今后有机会去船上的厨房看看,用玻璃器盛装的东西多了。”罗升东笑笑道:“这条船上装的玻璃坛坛罐罐,照市价起码价值上千两银子。但那有什么办法?管钱的施总说了,有钱,任性,有钱就是任性!”

  武森对于这样的论调只能感到无语,连不服的心思都生不出来。海汉人的富有并不仅仅表现在他们能为自己的军队装备最好的武器,甚至连船上这些看不到的角落里所使用的东西,海汉人也并不吝啬用上最好的一种。这已经不是他一开始所认为的奢侈,而是海汉人为了提升船上人员的战斗力所做的细致工夫。这些隐藏在船舱中的坛坛罐罐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战争过程当中,但它们又实实在在属于海汉海军战斗力的一部分,就算是这些最基本的细节,曾经的南越水师也远远赶不上对手。

  一方面,武森为自己的旧主感到悲哀,即便南越水师再强大几倍,恐怕也很难在海汉海军这样的对手面前占到什么便宜。另一方面,作为自己的新雇主,武森又觉得自己今后的前途似乎能看到一点光明了,毕竟如此强大的一支水上部队,在武森的认知范围内几乎是无敌的除了某支据说远在福建的海盗势力之外,但那么远的地方,也不足以对现在的海汉势力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阮氏兄弟此时匆匆从舱房中出来,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喜意,走到近前朝武森拱手道:“恭喜武兄!”

  武森连忙起身应道:“在下喜从何来?”

  阮经贵道:“适才王将军和孙总叫我们兄弟二人进去,仔细过问了武兄的家庭出身背景,王将军还亲笔作了纪录……武兄,看样子王将军是有意要重用你啊!”

  阮经文也兴奋地接着说道:“小弟在旁边听两位首长谈论你上午的表现,评价很是不错,看样子过关没问题了!”

  “此时议论结果为时尚早,莫让首长们知道了反而不快。”武森听了这些话自然也很开心,不过还是尽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很平静地回应道。

  “没这么快的。”旁边的罗升东放下空碗,擦了擦嘴,不慌不忙地给这三个安南降臣泼了一盆冷水:“就算过了技能考评和政治审查,也没那么快就能得到任命,起码得先去胜利港军校接受两三个月的军训,才会有入职的可能。”

  武森不太明白什么叫做“政治审查”,但罗升东这话里的意思倒是很清楚了他想直接进入海军。并不是眼下马上就能达成的事情,还必须先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才行。

  武森当下便朝罗升东作揖道:“看来罗兄对此知之甚多。还请指教一二。”

  罗升东道:“指教说不上,但可以大概说说我所知道的情况。这海汉民团的规矩跟大明不太一样,跟你们安南肯定就差得更多了,我听说你们那边的兵都是开战前临时从地方上抓起来的民夫……跑题了跑题了,说正……”

  罗升东这两年里泡在胜利港的时间越来越多,而对于海汉社会体系各方面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虽然他到目前看来也没有加入海汉民团的希望,但这并不妨碍他在私下里通过各种渠道搜集关于海汉民团的信息。这倒不是罗升东打算搞什么间谍活动,他现在已经是死了心要跟着海汉走到底了。大明武官的职位,执委会需要他干就继续干下去,如果执委会哪天通知他从这个位子上下来,那他大概也会立刻给朝廷打病退申请报告。之所以搜集民团的信息,一来是因为他的军人身份,始终会对这些事情比较关心,二来也是想着若是有朝一日真的改换门庭。那也能早点有些准备。

  上午跟武森一番比试下来,罗升东也发现这家伙其实的确是有些真本事,而且也是知情识趣能读懂气氛的人,并不会惹人反感。罗升东因此也就对他少了几分敌意,当然那种城里人看乡下人的居高临下心态依然是难免的,比如现在向其介绍海汉的军事培训体系的时候。也难免带上几分夸耀的口气,颇有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意思虽然他自己还带着大明的官身,连海汉归化民都算不上。

  随着海汉民团陆海两军分家,原来的军校也就顺势分出了不同的专业科目。当然其中一部分的训练内容是相同的,比如对军纪、军令的服从性训练,以及部分体能方面的训练内容,那就是陆海一致。而且是首要的必修科目。在完成这类训练内容之后,才会进入到专业科目的培训。

  罗升东自己就是水师出身,因此对海军的训练内容兴趣更大,了解得也更为详细,便结合船上所见的情况,向武森大致介绍了海汉海军的培训是如何从刷洗甲板、整理帆索开始,一步步训练船员在海上的作战技能。在掌握了船员的专业技能之后,才会开展更细致也更高端的指挥人员培训课程。这部分就涉及到一些海汉人独家掌握的航海技术了,就算罗升东跟海汉人关系再好,也没有进入过军校课堂系统地学习过相关的知识,毕竟这些高级知识只能传授给今后为海汉而战的归化民军官。

  “我之前曾听王将军说起过,他曾经泛舟五大洲四大洋,去过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大陆海岸,而海汉海军的使命,就是在未来征服这些地方,把海军所能到达的地方全部都变成执委会管理的疆土!”罗升东说到这里,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丝向往:“这将是何等壮丽的事业!”

  “那执委会到时候肯定是要立国了!”武森听罗升东这么一说,第一个反应倒是先想到了执委会未来将以什么样的方式去管理海外的领土。

  “立国?”罗升东笑了笑道:“这里也没外人,我也不怕把话说白了。执委会要是想立国,去年就可以立了。崖州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没人管也没人能管,执委会真想成立个海汉国,起码要过个一年半载,朝廷才会收到风声,等有所反应的时候,大概又是一年半载过去了,到时候琼州岛这地方是归大明还是归海汉,那还真是不好说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