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四百一十四章 入职考评

四百一十四章 入职考评

  阮经贵前脚刚走,这边矿场监工后脚就安排自己调了轻松的工作,武森自然而然地便将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  从这个小小的调动,武森至少能判断出两件事:第一,阮经贵应该已经得到了海汉人一定程度的信任,替自己说了好话并且起到了作用;第二,海汉人的确对自己抱有一定的重视,否则也不太可能给予自己这种工作待遇上的调整。

  在经过阮经贵的劝说和自身的体验之后,武森也逐步开始认清现状,顺化朝廷在海汉、北越、大明、葡萄牙多方或明或暗的联合剿杀之下,已经宣告覆灭并且基本不会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选择继续对顺化朝廷尽忠,那最有效的办法大概只有自杀报国了,因为哪怕是在矿场上做苦役,实质上也还是在替敌人不断地壮大实力,一个口口声声挂着对旧主忠义的人又怎么能在被俘后干着变相资敌的事情?

  武森当然不想就这么去死,他并不打算为已经倒台的阮氏家族陪葬,但又不愿轻易归顺海汉,也有其较为深层的原因。正如阮经贵所猜测的那样,主要还是因为心里仍有一股不服输的念头,将南越水师在战争中的失利原因简单归结为双方在武装水平上的差距。然而随着与海汉人接触的增多,他自己也在反思中逐渐意识到这种认识并不全面,双方所存在的差距不仅仅只是在军事方面而已,海汉的战争动员能力同样远非南越可比,战争虽然是在战场上输掉的,但真正决定战果的因素却是在战场之外。

  接下来的几天中,阮经贵便暂时放下了施耐德的私人助理这个职务,而是每天在符力的陪同之下,来到田独铁矿跟武森“谈心”。

  阮经贵既然已经撬动了武森的心思,这谈论的话题自然也就有了更强的针对性。如果说先前还有从道义上、亲情上拉拢武森的成分,那么到后面就逐步演变成了对海汉综合实力的宣扬。而阮经贵所描述的情况,有相当多的内容都让武森感到非常震惊。

  从阮经贵的口中。武森也是第一次得知海汉人在对付南越的同时,竟然还在大明境内与流寇、海盗等势力同时作战,并且尚有余力以军事援助的方式扶持北越、占城乃至大明官军等武装力量。与南越顺化朝廷所展开的战事,只不过是其对外发动的诸多战争中规模比较大的一个而已。

  己方已经倾尽全力连命都豁出去了,然而对手却还保留了相当一部分实力,这对于一个以作战为天职的军人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悲哀。如果说以前武森心中还存有一丝找机会东山再起,伺机复仇的念头。那阮经贵的描述就足以让他对这种妄念死了心。

  人的心思一旦活泛起来,就很难再收得回去了。在阮经贵又劝说了几日之后。武森终于放下脸面松了口,答应阮经贵“可先去海汉海军看看状况”。虽然说法很婉转,但这无疑就是已经变相承认了改换门庭,归顺海汉的打算。

  1629年5月2日,在被作为苦役囚禁了十多天之后,武森终于重获自由。不过获得这个待遇的并非他一个人,还另有同属南越水师编制的战俘共十七人这些人几乎都是武森以前的同僚和下属,被押解到三亚之后也都以武森马首是瞻。如今武森既然已经选择了归顺,在苦役营里跟着他混的这帮人也就跟着鸡犬升天了。

  当然出于一贯的安全考虑。这些前南越水兵并不会被分配到同样的地方服役,他们在经过进一步的鉴别之后,会被分去海运部下属的商船船队、各处码头港口、造船厂等单位,极少数佼佼者才有希望能够进入海汉海军的编制。而武森的去向也还没有最后定论,他必须还得经过海军及相关部门的技能考察之后,军委才会对其具体的任用做出决定。

  出狱后度过了忐忑不安的几天之后,武森终于得到了军委的通知。让他第二天早上到胜利港五号码头上待命。武森心知这次的测试关系到自己的未来前程,也是丝毫不敢怠慢,天色蒙蒙亮时便起身收拾停当,到码头上的劳工食堂吃了早饭,然后就来到五号码头等候军方的人。

  五号码头的位置位于田独河入海口处,码头对岸便是目前的海汉海军驻地。可以看到岸边停靠着七八艘外形独特的海汉战船。对于这种战船,武森的印象可谓十分深刻,当初在洞海的时候他便见过这种战船,但那时候的海汉海军应该未成型,只有一艘这种战船在洞海港作战。不过半年之后海汉攻打会安港的时候,这种战船就多了起来。船队在江面上一字排开,用船舷炮对准岸边的防御工事一阵炮轰。就轻松打退了南越的守军。

  而今年攻打顺化的时候,武森就根本不清楚海汉民团究竟来了多少船,因为除了双方接战的第一天他曾远远看到海汉战船驶进香江入海口之外,后来就根本没有机会再接近对手,直到他成了俘虏被押解上船为止。不过按照一名水师将官的习惯,他可以从观察到的情况来大致推算一下海汉海军所拥有的战船数量。

  目前能够看到停靠在海军基地外的战船有八艘上下,因为其中有两艘船型较大,所以武森也不能确认在那两艘船后面是否还有被挡住的其他船。以阮经贵前几天所介绍的情况,海汉人在安南沿岸、琼州岛南岸、大明广东海岸都有数处港口,其中大部分都有军队驻扎,那么海汉海军的驻地也肯定不止这胜利港一处,就算以安南、琼州岛、广东三个地方而论,海汉人至少就拥有三支作战船队,简单推算起码也有二十几条战船,或许还会更多一点,因为他在从三亚港转移到田独铁矿的途中也同样目睹了胜利港造船厂的规模,那么多的船台,就算每个月下水一到两艘战船,武森也不会觉得奇怪。

  仅仅是以民团海军现有的规模,武森就知道安南大概在很长时间内都无法赶上这样的水平,因为安南国内不多的几处造船厂几乎全都集中在海贸较为发达的南越地区。而这些造船厂已经在海汉人的几次攻打当中毁坏殆尽,南越连水军带船匠几乎都被海汉掳掠一空,现在顶多还能造点打渔船,像海汉战船这样庞大的帆船是不用妄想了。海汉刻意拔除安南的造船业显然是具有一定的目的性,今后安南要是想发展自己的水师,恐怕只能依靠海汉人的施舍了。

  不过相比于河对岸的那些木制风帆战船,这里其实有别的东西更加吸引武森的注意力。五号码头旁边就是海运部集中停靠、封存的穿越时带来的大型船舶。如此之多的钢铁巨兽静静地卧在岸边,哪怕一动不动。视觉上的冲击力也是非常惊人的。自胜利港开埠以来,这里也成为了外来人员必定会踏足的“观光区”,但凡是来过胜利港的人,无一不对这里的“海汉大铁船”感到惊讶不已,而其中吨位和体积最大的“新世界号”滚装轮,更是以其庞大的船身成为了本地归化民心目中的海汉力量象征,接连两年的穿越周年庆,也都在“新世界号”的甲板上进行了各种庆祝和颁奖活动。

  武森现在只是拿到临时移民的身份,根本就没有权限上到这些大船一探究竟。甚至连进入停靠区进行参观的资格都还不具备普通民众想要在近距离参观这些钢铁巨兽,至少得先获得正式归化民的身份,然后在指定的公众开放日才能够进入停靠区满足好奇心。在加入海汉治下的归化民当中,甚至不乏有人是为了能够近距离接触大铁船而来的。

  普通人看这东西自然都是凑个热闹,看个稀奇,但对于武森这样的专业人员来说,的确是能够从这些大船看出更多的东西。别的先不说。就是打造这些大船所用的铁料,已经不是一般的地方政权能够供应得了的程度。武森来到这里已有多日,自然也听过海汉人是乘坐这些大铁船跨海而来的传闻,虽然很多人认为这是妄言或者是海汉人所使的某种法术,毕竟铁船在水上航行这件事实在太不合常理,但武森却更愿意相信这种传闻就是事实。

  武森在水师打滚多年。对于造船技术也略懂一二,虽然不知道什么是阿基米德原理,什么叫做浮力公式,但金属可以浮于水面这件事丝毫都不奇怪,只消扔个铜盆到水上就可以立刻见分晓了。而对于这种外形怪异,无帆又无桨的大船是如何在海上获得行进的动力,武森认为也并非什么法术。他虽然不太明白究竟。但想来应该与海汉人所制造的那些奇怪动力装置有一定的关系那些玩意儿靠着烧煤就能拖得动数千上万斤的重物,那如果造得大些,自然也能驱动大船在水中航行。

  如果单从物理学的天赋来评论,不得不说武森的观察力要强于他的大明同行罗升东。当初罗升东在码头上望着大铁船发呆的时候,可并没有武森看得这么透彻。不过除了相同的战俘身份之外,他们之间也有某些共通的地方,比如看到这种神奇的大船之后都是心痒难耐,巴不得能想办法尽快到船上去一探究竟。

  武森在码头上当了半个小时的稻草人之后,军方的人终于来了。今天这个考评团的阵容可谓强大,海汉海军的最高指挥官王汤姆和海运部部长孙长弥都来了,另外还有武森在本地为数不多的挚友阮氏兄弟。除此之外,考评团居然还邀请了一位特殊嘉宾,便是正好这几天在胜利港逗留的崖州水师参将罗升东。

  其实罗升东倒并不是王汤姆和孙长弥邀请来的,而是他自己主动蹦出来的。罗升东昨晚在胜利港宴请任亮和安西,酒足饭饱之余,任亮在闲聊中就谈到了最近正在进行“思想改造”的战俘武森。罗升东一听这事就来了劲,叫任亮一定要安排一个时间,让他与这位安南的同行有一个“认识”的机会。

  罗升东说这话明显有些较劲的味道,毕竟大明跟安南在早些年打了好几次,但基本上一点好处都没讨到,反倒是折了数万兵马在安南,还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了安南的独立。大明军人心头要是没有一股怨气,那肯定是骗人的。罗升东虽然对海汉已经心悦诚服,但并不代表他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没脾气的老好人,听说任亮手底下的战俘中居然有一个南越水师的参将。那自然是要找机会给这位同行称一称斤两了。

  任亮拗不过他,便告诉他第二天一早会有一个专业技能考评测试,由海汉方派出考官来对武森的专业实力作出评判,再决定其下一步的任用和安排。罗升东立刻就来了兴趣,向任亮打听了考官人选。罗升东在彻底投靠了海汉之后,一向表现优异,时间长了慢慢也被穿越者都当作了“自己人”看待。因此任亮也没瞒着他。偏偏这两位也是跟罗升东比较熟悉,打交道的时间甚至不比任亮少。于是罗升东立刻拍亲随去将王汤姆和孙长弥给请了来,然后好说歹说地求来了一个考评团的名额。

  如果换作别人,这种社交手段也不见得能奏效,毕竟关系归关系,工作上的事情还是得端正态度。但罗升东偏偏就是干这行的,与考察对象武森也是同行,让他进入考评团,从专业角度倒也说得过去。当然了,他可以在考评过程中发表一些个人意见。但具体的打分和最后的判断肯定就没他的份了,毕竟执委会暂时还不会开化到让大明官方的人对海汉民团的用人方案指手划脚。

  阮氏兄弟出现在这里,也是多少起到一个调和剂的作用,他们已经提前跟两位主考官和突然冒出来的点评嘉宾见过面,因此引见双方的工作自然就由阮氏兄弟来完成。

  武森听到两位主考的名头的确是被震了一下,一个海军总指挥,一个造船厂负责人。他没想到海汉人居然会派出这种高级人物来对自己进行考评,这种重视的程度也让他心里已经为数不多的虚荣心小小地满足了一下。不过武森也知道海汉人之所以会如此重视自己,一多半的功劳大概还得记在阮氏兄弟头上,要不是他们在外面拼命为自己造势,海汉人大概也不会像这样把自己当个宝来对待了。

  而阮经贵介绍到最后一位,武森所受到的冲击大概比前两人还大一点。既然是海汉人要对自己的本事进行检测。那海汉高官亲自出面也无可厚非,但没想到最后这位居然是大明官军的高级军官,而且跟自己在被俘前的职位一样,也是一名水师参将!

  虽然罗升东为了避嫌,并没有穿着官服出席今天这个场合,但武森看得出这个身份大概不会是假的。眼前的这个姓罗的参将还留着发髻,明显就不是海汉人。但军人就是军人,身上那股杀伐之气比官服更好认,而能够做到参将的军官,还会多出一丝上位者的威严感,这对武森而言是感同身受的事情。

  “见过罗将军!”虽然不太明白海汉人请一位大明水师参将来此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武森还是很客气地跟罗升东见了礼。

  “武将军客气了!”罗升东皮笑肉不笑地抱拳还礼道,顺便就给武森挖了个坑。

  武森倒是很警觉,立刻便道:“在下此时乃战俘待罪之身,前朝官职,不必再提!”

  罗升东应道:“无妨,只要你有真本事,自然还有再做将军的机会!”

  “话这么多,要不今天你来唱主角?”孙长弥听出罗升东话里带着一丝火药味,便斥责了一句。

  罗升东跑了一年多的私盐生意,嬉笑怒骂都早就练出来了,闻言赶紧堆笑道:“我只是跟武兄开开玩笑而已,孙总不要在意!”

  几人说话间,一艘“探索级”战船已经从对岸驶过来,停靠在码头栈桥之后,船上的水手从船舷放下了收折式舷梯,供码头上的人登船。几人在王汤姆的带领之下,上到了这艘船的甲板上。王汤姆一声令下,水手们重新升起船帆,让船缓缓地驶离了码头。

  眼看着船已经驶到了港湾口,快要驶出胜利港了,王汤姆和孙长弥还是没有谈及这次考试的具体内容,武森便有些着急了,主动开口询问道:“敢问王将军,今日考评何时开始?”

  “已经开始了啊!”王汤姆笑着说道:“从你登船的那一刻,考评就已经开始了。不过你不用紧张,我们也并不会让你来试着指挥或驾驶这艘你根本不熟悉的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6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