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一十一章 福建局势

第四百一十一章 福建局势

  从穿越集团建立对外商贸关系伊始,军火贸易就成为了出口贸易中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与其他出口的工业产品相比,这个领域的出口产品不仅同样拥有极高的毛利率,而且所能产生的效益并不单单局限在经济上,由军火出口所带来的政治、军事方面的影响力,也是执委会所看重的特质。

  例如最早获得军火专卖权的李氏家族,就在海汉的协助治下建立了自己的强力私人武装。尽管这支武装的规模很小,战斗力也比不了海汉民团的正版,但实力已经超过了大明官方的地方卫所驻军。相比其他的广东富商,李氏家族大概是第一支真正够得上“土霸王”标准的地方势力了。

  厉害固然是厉害,但李家民团这种地方私人武装对于海汉的依赖性也是非常明显,不但人员全部要依靠海汉教官进行军事技能培训,更重要的是他们所使用的武器和弹药都只能来自海汉的供应。一旦失去海汉的扶持,断了供给的李家民团战斗力就会直线下降,而海汉一方也因此对李氏家族的政治态度有着诸多的要求,其中不乏有“任何情况下不得与海汉采取敌对措施”之类的明确条款。

  虽然海汉人有很多举动看起来明显是对官府带有提防和敌意,但相比当初对李家庄遭受流寇围攻却见死不救的大明官军,李家还是更愿意选择信任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海汉人。跟着海汉人一起混,既能赚大钱又能得到民团军的庇护,反正海汉人现在又没有直接扯旗造反,李氏家族也乐得装糊涂,对于海汉在广州附近的各种行事只当作看不见。

  近几年两广地区接连遭遇自然灾害,省内流寇横行,官府又无力改变这种恶性循环的局面,民间往往就只能依靠结社自保。而随着“琼联发”的成立和李家庄防御战的成功,一大批与海汉合作的富商也开始效仿李氏家族的方式,在自己老家组建私人武装。能有资格加入“琼联发”股东会的商家。其财力自然毋庸置疑,花几万两银子买海汉武器请海汉教官,组建一支靠得住的私人武装,对这些富商而言算是一笔性价比不错的买卖。海汉去年一年通过这种渠道销售出去的步枪就超过了四千支,小口径火炮四十多门,如果集中到一起,凭这火力已经堪与广州府的守军一战了。

  这些富商大户背后往往都与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瓜葛。甚至有一些大户本来就是官商一家的背景,因此对于他们所组织的私人武装。地方官府往往也只是保持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只要他们不主动生事,那官府的人也不会自找麻烦去约束这些有钱有枪的豪强势力。而就在这种多方面共同达成的默契局面之中,海汉便不声不响地在两广境内打造出了规模达数千人的协从军。

  执委会和军委并没有对这种协从军的战斗力寄予过高的希望,毕竟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都并非职业军人,组建时所规划的功能也是以防御为主,但作为民间武装却足以为海汉在大陆的各种非公开或者半公开行动提供支持。海汉协助组建这些地方民团的时候就与各家老板达成协议,只要有驻广办下属武装处开出的文书,就可以在当地指派民团完成一些低烈度任务。比如押送货物、保护要人、监视特定目标等等。

  这类任务如果每次都要出动民团,一是行动成本过高,二来民团驻大陆的武装人员数量有限,往往无法同时执行多个任务,第三是民团的人对于地方上的情况远不如当地人熟悉了解,行动的效率也会相应地受限。因此这类等级较低的任务往往就被委托给了合作商家下属的私人武装来执行,在很大程度上也弥补了海汉在大陆地区武装力量不足的缺陷。

  至于说未来海汉建立政权之后。能不能将这些民间武装逐步兼并到自己旗下,这就需要从现在开始就慢慢铺路了。执委会相信凭借自己所掌握的手段,就算到时候不能完全将这些民间武装收归己用,至少也能让其中的绝大部分不会对海汉采取敌对态度,而这就能够大大地减小将来海汉政权攻略大陆时的压力了。

  福建方面的情况与两广又有所不同,海汉人辅助许心素集团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提前在当地建立起可以为己所用的武装力量,而是希望借助许心素这股势力,拖住东南沿海最强大的“十八芝”发展的速度,让其在海汉自身的海上力量成型之前,不至于垄断了整个福广沿海乃至江浙地区的海上贸易航道。

  这种合作更多是出自利于海汉自身发展的战略考虑,执委会也并不想在踩住“十八芝”的同时,却扶持出另一个超出自己控制的庞然大物。与两广地区的地方武装有所不同。许心素手底下的部队可是货真价实的大明官兵,尽管这些人当中的大部分都是海盗出身,就连许心素自己的官帽也是用银子换回来的,但官方身份还是赋予了这股势力更多的权力,对海汉而言也就意味着有更多不可控的可能性存在。

  执委会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自然也不会相信许心素这种手中有钱又有兵的老狐狸会真心实意跟自家合作,因此对于福建方面的军事援助一向都比较慎重,在武器出口的规模和档次上也是有所保留的。

  例如二八式燧发枪,虽然已经开始在民团军中逐步被最新式的二九式后膛装燧发枪所替代,但出口到福建方面的步枪仍然是以二七式火绳枪为主体,二八式火绳枪仅仅只以三十比一的比例进行配售,即福建方面每购买三十支二七式,才能拿到一支二八式的订购配额,而且价格比二七式火绳枪足足高出了三倍。至于更新式的步枪,则根本就不在“海汉军工”的对外报价单上。

  火炮方面的出口限制则更加明显,到目前为止福建方面能够从海汉这边购买到的威力最大的火炮就是12磅陆军炮,而且还是性能被阉割的猴版。至于许心素一直想购买的大口径岸防炮,则早就被执委会划入了禁止出售的清单当中这玩意儿以后要是架在中左所的城墙或是围头湾的海岸上,那海汉战船想要攻占当地的难度可就得因此而上升好几个等级了。

  连岸防炮都已经被列入禁售品的情况之下,技术含量更高。威胁更大的战船自然也就不会成批地出售给可能在未来成为对手的大明军方了。许心素就能算开出天价,海汉这边在没有将下一代的战船列装之前,肯定还是不会向其大量出售现役的战船了一艘两艘或许还有商量的余地,毕竟船少所能形成的战斗力也很有限,但十艘八艘那基本就不用谈了,海汉海军现在的舰队编制当中,每支舰队也就两大六小八艘战船。加上若干艘补给船只而已。

  施耐德站在商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自然会为放跑了这笔毛利数十万银子的生意而感到惋惜。但在颜楚杰的立场来看。安全问题远比这笔军火交易的收益更为重要,不仅如此,他还向施耐德提出了进一步的想法。

  “从今年我们所获得的消息来看,十八芝在福建方面的战事很不顺利,实力也比头两年打了折扣,如果继续对许心素这边敞开武器供应,那可能会出现我们暂时不想看到的一边倒局面。”颜楚杰皱着眉头分析道:“如果郑芝龙倒得太快,那许心素一家独大,对我们今后北上也不见得是好事。所以我打算向执委会提出建议,削减并限制对福建的武器出口规模。”

  “我们现在在福建的最大贸易对象就是许心素,最大的贸易项目就是军火,要动这个项目,我们从福建方面获得的经济收益就会明显减少了!”施耐德摇摇头道:“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是会投反对票的。”

  “政策上我们可以稍微灵活一点,比如我们不需要限制武器的出口数量。但可以限制弹药的销售。”颜楚杰大概也是预料到会有反对意见,便提出了一个相对折中的方案:“没有我们的原厂弹药,他们就算买到更多的武器,所能发挥的威力也是有限的。”

  阮经贵就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两人的交谈,虽然脸色平静,但心中却早就掀起了波澜。他原本来还以为海汉利用军火贸易所扶持的势力也就北越朝廷一家。但这一番对话听下来,才知道海汉经营的局面之大远超他的预计。海汉人在两广地区扶持了众多的民间武装势力,组建了若干民团武装,而且还与大明官军在进行着军火交易。听两人谈论的口气,福建当地的明军要不是有海汉的军事援助撑着,可能早就已经被当地的海盗武装给打败了。

  阮经贵正在心头唏嘘之际,冷不防施耐德回头对他问道:“阮先生。你对我们讨论的问题有什么看法?”

  阮经贵连忙应道:“卑职见识浅薄,不敢妄言。”

  “没关系,随便说说,让你在这里旁听就是没把你当外人了,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就谈谈你的看法。”施耐德一脸人畜无害的笑意劝道。

  施耐德说这话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但阮经贵倒是被这句“没把你当外人”给打动了,毕竟他一个尚未取得归化籍的新移民,论身份在三亚连二等民众都算不上,居然能有幸参与旁听海汉执委会两名执委的私下会谈,这可算是不小的殊荣了。

  阮经贵当然不知道施耐德敢放心大胆地将他带在身边出席与其他执委的会谈,并不是真的对他这个人信赖有加,其实这也是用人考察的一部分内容。阮经贵要是嘴不严,胆敢把这些消息往外散布,自然会通过某些秘密渠道反馈到有关部门那里,届时极有可能在转正之前就会稀里糊涂地被送进苦役营去。要是他能够在无需上级提醒的情况之下就明白保密的重要性,那倒是有希望能够在新环境中获得重用。

  阮经贵见颜楚杰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便斟酌着说道:“那卑职就斗胆说几句,望两位首长莫怪。卑职虽不清楚福建方面的局势,但刚才听两位首长谈论,似乎与安南早前的形势有些类似,只是对峙的双方换作了大明官军和某支实力强大的海盗,不知是否如此?”

  “比喻得不是特别恰当,但如果要这么理解倒也不会差很多,你接着说。”颜楚杰点点头给予了阮经贵鼓励。

  阮经贵稍稍放宽了心。继续说道:“施总想要出售军火给大明军方以换取利益,但颜总却担心会让其尾大不掉,日后难以控制,以在下之见,何不转而扶持那支海盗势力?他们不似大明军方这般有倚仗,应该会比较容易控制才对。”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支海盗的头领是出了名的两面三刀。翻脸比翻书还快,个人信用非常差。我们信不过这个人,也不可能跟他合作。”颜楚杰摇摇头否定了阮经贵的建议:“相比之下,大明军方的可靠度还高上那么一点。”

  阮经贵被驳回之后倒并没有气馁,想了想又问道:“先前两位谈到这海盗老窝在台湾,不知这海湾是在何处?”

  “台湾不是一个海湾,台湾就是大明所称的大员岛。”颜楚杰耐心地向他解释道。

  “原来如此,卑职也知道大员这地方,与福建隔海相望。那何不联合大明军方直接剿灭这支海盗,然后由我方占据其老窝?这支海盗既然能时时袭击福建沿海。想必海上距离并不遥远,占据当地之后,想必当能从近处对福建的大明官军予以制衡。”阮经贵绞尽脑汁又出一计。他对福建沿海的具体状况并不了解,能够想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尽力了。

  施耐德点点头赞许道:“我听说你从未去过福建,能够从我们的交谈中获取到这么多的信息,还能想出应对的办法,也算是有心人了!”

  阮经贵得到施耐德的夸奖。心头也是暗暗自得,嘴上赶紧谦虚道:“卑职一点浅见,让施总见笑了。”

  “你说这办法倒是好办法,其实我们也一直都想这么干……”颜楚杰接过了话头道:“但问题是我们的实力不够,还没办法跨海去跟那边的海盗作战,就算打赢了一两仗也意义不大。”

  “海汉大军数次跨海攻入安南。颜总此言太过谦虚了!”阮经贵赶紧不失时机地送上一顶高帽。

  颜楚杰瞥了他一眼道:“你知道漳州、大员这些地方距离三亚有多远吗?”

  阮经贵连忙应道:“卑职不知,请颜总指教。”

  “你从顺化到三亚来来回回也走了好几趟了,对这段路途应该比较熟悉了。”颜楚杰便向他说明道:“从这里到福建的交战区域也不算很远,大概就这里到顺化将近三个来回的航程吧!”

  阮经贵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他并不熟悉大明东南沿海的地理状况,还以为这两位谈论的地方距离三亚不至于太远,早知如此。真是不该在这两位海汉高官面前胡言乱语了。

  在南越政权覆灭之后,阮经贵慢慢也知道了为何海汉民团对南越的攻击频率保持在半年左右,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跨海作战所需做的准备工作太过繁杂,需要很长时间准备才能发动一波攻势。三亚到南越海岸不过三天左右的航程,就尚且如此的麻烦,那福建战场距离三亚的航程多出五六倍,路途上就得半个月左右了,海汉人自然不愿轻易跨海去那么远的地方作战。

  海汉人在安南都是采取打完就撤的战略,那么远的地方,以海汉现有的实力和兵力,就算能够战胜对手,也很难在当地维持长期的实际控制。这种付出大收益低的做法,精明的海汉执委会肯定是不愿去实施的。

  然而让阮经贵更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他正后悔自己不该随口胡说的时候,便听颜楚杰继续说道:“……何况真的要打,我们也还不一定能打得过那帮海盗!”

  阮经贵一时嘴快应道:“以海汉水师之战力,区区海盗有何畏惧?”

  施耐德摇摇头道:“这帮人可不是什么区区海盗,他们前几年把福建的大明驻军打得跟狗一样,如果不是我们卖了大量武器过去,现在福建沿岸早就归了他们了。”

  “竟有海盗如此厉害?”颜楚杰的说法听起来似乎在开玩笑,但阮经贵见施耐德也这么说,就有点将信将疑了。

  “也不是特别厉害……”颜楚杰应道:“他们麾下也就上千条战船,两三万作战人员而已。”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6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