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零九章 入职经历

第四百零九章 入职经历

  当初在南越很多权贵高官的意识中,并没有把与海汉的战争提升到国力比拼的程度,大多数人还是把海汉当成了大明琼州岛上的民间地方武装看待,甚至有不少人还认为海汉只是一支实力比较强悍的海盗而已。   . 尽管在与海汉的交锋中一次次地失利,但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官,都还是简单地将战场上的失利归结于单纯的武器落后,而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手在战争背后所蕴藏的可怕实力。

  去年阮经贵到胜利港与海汉执委会和谈的时候,其实已经从这里的繁荣景象意识到了海汉可不仅仅只是普通的民间武装,更不是以劫掠为生的海盗组织,这个团体虽然没有建立自己的政权,但实质上已经成为了大明境内的国中之国,不但有自己的官僚体系、法律制度和武装力量,而且也有非常清晰的战略发展规划。但那时候阮经贵与海汉人的接触还多是流于表面,并没有现在这样深刻的感受。

  南越朝廷的国土面积和臣民数量都数十倍于海汉,而且还是主场作战,然而在海汉民团的犀利攻势面前却一败再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大国”优势,这其中的原因在战后也成为了像阮经贵这样的南越移民时常反思的问题。直到施耐德带着他一点一点地认识海汉这个团体的真正面貌,阮经贵才赫然发现以前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低估了海汉的真正实力。

  在“海汉”这个招牌后面,除了以执委会为首的智囊团和数万听命于执委会的海汉归化民之外,还有数十家来自琼州岛、两广、福建甚至安南北部等地的大商家在源源不断地为其输送物资和各种专业人员,而在这些人背后还有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将这些区域内大部分的豪门富户,官商权贵都拖入了这张利益大网当中,成为了海汉人或明或暗的后盾。

  虽然这种利益输送是双向的,但毫无疑问海汉人从中的收益更大,他们正是凭借着这些日益牢固的贸易关系,在短短两年中便从一群不知名的海外来客发展成为南海地区一支任何人都不能忽视的势力。而从阮经贵现在所了解到的情况看来。海汉人可不仅仅只是满足于简单地做做生意而已,他们现在通过贸易向外推广商品、金融制度、技术标准、文化观念等等,同时引进移民,不断地建立海外据点,这些发展措施和策略正在把海汉的势力范围不断地扩张和加固,逐步在形成一个规模比海汉更大的利益集团。

  加上归化民才仅仅几万人的海汉其实并不算可怕,但时至今日。这个由海汉主导的利益集团中已经出现了大明和安南两个大块头的名字,南海地区就没人能够轻易撼动这个团体的位置了。

  至于海汉人将这些外部势力拉入自家阵营的手段。阮经贵也算是亲眼见识到了,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利益捆绑。海汉人卓越的商业才能早已经得到了事实证明,能跟精于商业运营的海汉人一起赚大钱,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拒绝这样的机会。巨大的商业利益让这些人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海汉各种“大逆不道”的举动,不断地将更多的人力和资源投入到与海汉的合作项目中,甚至还在海汉军委的协助之下组建了众多的民间武装。到现在谁要是想动海汉,就得连同着撬动大明东南沿海连同安南北部广大地域内一大批特权阶级的利益,这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商业合作的范畴。

  这些外部力量给海汉带来了各种生产原料、生活物资,以及充足的劳动力。为海汉的发展壮大提供了必要条件,南越朝廷输给海汉,不仅仅是因为海汉民团的战斗力太强悍,更是输给了其背后的庞大利益集团。说得夸张一点,这场战争的实施者是海汉,但实质上几乎就是海汉、大明、北越和葡萄牙四支力量联合起来在坑南越,如果南越还能扛得下来那才是稀奇了。

  想明白了这中间的利益纠葛之后。阮经贵反而觉得心态比以前坦然了。如果是单纯的战不过对手,那失败这方多少都还有些不服的情绪,但事实是双方的实力水平存在着全方位的差距,南越朝廷的覆灭并不能简单归结于战场上的运气不佳或是将士作战不力,战争的胜败,其实早在双方开战之前就已经有了定论。

  李奈三下五除二把一叠协议文书全都签了字。然后便递给了施耐德。施耐德也同样没有慢慢去翻看,顺手就递给了阮经贵道:“先装起来。三公子,晚上在胜利堡有个由我们商务部主办的餐会,内容是向我大明的海商介绍在安南建设新港口的事宜,你务必要赏脸啊!”

  “既然是施总发话,这个面子小弟肯定是要给的。”李奈笑嘻嘻地应道。

  “好,那我就先告辞了。还有几家要去拜访,晚点我让人来这边接你。”施耐德起身与李奈话别,阮经贵也赶紧拎着公文箱站了起来。

  两人从“福瑞丰”的铺子出来之后,接着又去拜访了几家商铺,无一例外都是外来行商所开设的铺子。让阮经贵略微有些奇怪的是,施耐德与这些店铺的老板也好,掌柜也好,商谈的内容中几乎极少涉及到具体的交易项目和银钱往来数字,都是喝喝茶,闲聊一阵,谈论最近的经营方向和市场行情,甚至是一些与生意根本不相关的话题。如果不是知道施耐德的身份,阮经贵真的会认为他就是一个到处找人聊天的闲人而已。

  直到出了第三家店铺之后,阮经贵才终于忍不住问道:“施总,为何你拜访这些商家,却往往不谈生意上的事情?”

  施耐德道:“生意上的事,很多都已经上了轨道,我顶多把把关就是了,细节自然有下面的办事人员去和商家详谈。我拜访这些商家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谈生意,而是维持客户关系,宣传一下我们执委会的新政,同时也了解一下这些商家的思想动态。”

  “可宣传新政这事不是应该由民政部去做的吗?”阮经贵这些天在隔离营也没白听课,对于执委会下面几个主要部门的职责还是多少了解了几分。

  “民政部是针对归化民的,我这是针对外来商家,沟通对象的侧重点有所不同。”施耐德很耐心地向他解释道:“这种沟通工作是很有必要的。思想步调统一了,行动步调才能统一,懂吗?”

  “恕在下愚钝……”阮经贵赶紧告罪。对于施耐德半文半白的说法,他的确只能听懂个六七分而已。

  “算了,你现在不懂也不要紧,等你去上一段时间的培训课就会慢慢明白了。”施耐德倒也没有真觉得阮经贵有多愚钝,本来阮经贵本分配到商务部就职这事就是他钦点的人选。在他看来未来的南方四港建设过程中必须会需要熟悉当地民情的归化民干部去主持商务方面的工作,而阮经贵的经历和背景无疑是一个极佳的人选。

  当然了。在商务部给予阮经贵更多任务之前,他首先得在胜利港度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培训期。除了秘密进行的政治审查之外,等待阮经贵的还有涉及到金融、物流、贸易等多个专业的培训课程。至于他今后能够得到什么程度的任用,就得看他在胜利港期间的具体表演和学习进度了。

  “在下也要去上课?”阮经贵奇道。

  “要啊,当然要去,今天晚上就开始。”施耐德抬手看了看时间道:“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可以下班了,回宿舍去看看,你的行李应该都已经安排送过去了。晚饭之后。到胜利港小学报到,那边会有人给你办理入学手续。”

  阮经贵看着施耐德提着公文箱扬长而去,良久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便朝着位于胜利堡西侧山脚下的移民宿舍区去了。

  这个宿舍区的建筑要比隔离营好上那么一点,虽然同样也是船型屋构造,但明显用料要坚实得多,而且每间只住四人。不再像隔离营宿舍十人一间住得那么紧张。阮经贵按照在民政部门领到的门牌地址,很快便找到了自己落脚的地方丙区二十三号房。让他略感欣慰的是,阮经文居然也是被分配到了这里居住,两兄弟倒是可以继续同住了。

  “大哥,我刚才去女移民区那边探视了嫂子她们,一切都安好。嫂子让你无需挂念。”阮经文见到兄长之后,便立刻告知他这个消息。他们两人都是携有家眷,但在登陆之后就被分配到不同的居住区,平时也只有在打饭的时候碰个头。现在虽然也已经被放出了隔离区,但仍然暂时没有被安排团聚。不过海汉这边早就给阮经贵承诺过会给予他家人同等待遇的保障,因此阮经贵倒也并不担心家人的生活问题。

  阮经贵点头应道:“今日一直在外面办事,倒是没来得及提及申请宿舍的事。待为兄明日上班后再找上司申请一下,争取能与家人早日团聚。”

  阮经贵在隔离营的时候便专门找移民干部打听过,像他们这样拖家带口的移民是可以申请单独一户的宿舍居住,只是由于近期进入三亚地区的移民人数过多,要申请单独居住的宿舍恐怕需要排号等待才行。至于说住宿条件更好的公寓,那就只有取得归化民籍之后才能有资格申请,阮氏兄弟暂时是不用奢望了。

  阮经文问道:“大哥,今日去商务部做事可还顺利?”

  “都是处理些经商方面的事务,为兄也算手熟,并无什么难处。”阮经贵干咳了一声道:“商务部的施总今天已任命为兄做了助理,今日便是跟着他在外拜访一些商家。”

  “大哥果然厉害!”阮经文由衷地称赞道:“那施总是海汉执委会九大执委之一,在海汉已算是顶尖的人物,若是能搭上施总的关系,日后必然能飞黄腾达啊!”

  “这个嘛……慢慢再看吧!”阮经贵可不敢把牛皮吹得太大,自己不过是一个刚刚出隔离营的新移民,连归化籍都还没有取得,说不定隔墙有耳被有心人听了去,那搞不好就会招来麻烦了。

  “对了,你今日去司法部就职顺利否?”阮经贵顺口问道。

  “大哥,兄弟我可是带艺投军,又岂会不顺利?”说到自己入职的事,阮经文立刻就来了精神。眉飞色舞地开始讲述起来。

  阮经文因为在南越的时候带过城防军,也算是有一定工作经验的暴力机关从业人员,因此在相关单位挑选人员的时候便被司法部划进了名单当中。在这个过程中军委也曾经插过一杠子,毕竟阮经文这个级别的军官,在新移民群体中也还算是比较少见的。

  不过最后还是司法部在这场人才争夺战中占据了上风,因为警察司这边的人员缺口的确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了,而军方在经过两年大大小小的战斗磨练之后。倒是已经有了一批脱颖而出的归化民基层军官了。

  在去年穿越周年之后,军警部便宣布分家。警察司被单独分列出来,并纳入了司法部管辖。在此之前警察的来源也同样是胜利港军校,但在军警分家之后,军校便逐渐停止了向警察司输送新生力量。这倒不是军委翻脸不认人,而是当时成立了海军之后,军方也面临扩军所需的兵员缺口,而培训学员的数目是有限的。

  军人可以在适当时候执行警察的任务,但警察却没有能力像军人一样上战场作战,于是军校的培训方向便优先集中到了军方所需的新兵。而警察司这边就不得不依靠原有的编制再加上一部分预备役民兵来勉强维持了。

  随着海汉地盘的逐步扩张,警察司的编制也就越来越跟不上实际的需要了。任亮从去年开始便向执委会打报告要求增加编制,但怎奈去年五月打李家庄,八月打会安,年底与刘香在珠江战,新年伊始又开始准备攻打顺化的战役,军方对于兵员的需求一直没有断过。对外的战争几乎成了去年下半年到今年第一季度的主旋律,而警力的缺口在大局面前也就不得不暂时屈从于形势需要了。

  不过三月顺化战役刚刚告一段落,任亮便又将扩充编制的报告交到了执委会,并且要求执委会拨出专款成立一间学校,专门为司法部培养所需的专业人员。这个报告自然也得到了顾凯的支持,因为这所学校的规划专业当中除了警察之外。也有法律相关的内容。

  任亮和顾凯两名执委联名上书,这自然已经足够引起执委会的高度重视了。而警力的严重缺乏,也的确开始显现出各种弊端,迫使执委会不得不把注意力从军方的辉煌战绩转移到本地的治安状况上来。

  按照第一季度末的民政部人口统计数字,目前三亚地区的驻军数量与总人口数量之比大约是一比二十,这个可怕的比例如果放在穿越前那个时空当中绝对已经算是极端军国主义的表现,能达到这个水平的国家大概就只有北方半岛上某世袭王朝所属的军队了两千多万人口就拥有近百万的陆军。不过那个王朝的状况与这个时空的安南国现状倒是有些类似。也是只有陆军,至于海军和其他兵种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强大的海汉民团给穿越政权带来了战无不胜的辉煌战绩和不断扩张的势力版图,但由此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开始慢慢显现出来。司法部下属的警察司所属编制,与总人口数量的比例就只有一比三百。原本这个比例还不至于这惨,但几次扩军过程当中,军方甚至还抽调了一部分本属于警察司的武装人员。当然了,这种抽调的结果自然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本来就捉襟见肘的警察力量就变得更加短缺,而这种状况所造成的后果也就很快显现出来。

  根据司法部的统计数字,相比穿越后的第一年,过去这一年中三亚地区的治安案件发案数足足上升了十倍!而在此期间警力不但没有能够得到增加,反倒是因为军方的釜底抽薪减少了近20的人员。如果不是任亮也是军警部的出身,恐怕两边早就开始公开撕起来了。

  对于司法部的“哭诉”,执委会当然不好再继续和稀泥了,反正该打的仗也打完了,近期内再次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几率应该会比较小,可以考虑将一部分资源集中到内部的司法建设上了。于是司法部便得到了执委会的批文,筹建专门的司法专业培训学校,并且扩编警察部队,以扭转三亚地区治安状况逐月下滑的态势。...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