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零六章 新生活(二)

第四百零六章 新生活(二)

  当然像那位郎中这样被分配到外地的新移民只是极少数人,一般来说新移民在取得归化籍之前都还是会被安排在三亚周边地区工作,接受一段时间的监控和再教育。   . 如果不是李家庄移民基地的医务人员一直存在着需求缺口,民政部也不会这样急急忙忙地把新人安排到大陆去,起码也得先在胜利港的卫生学校里培训两三个月再说。

  工作是早就分派好的,也不需他们自行挑选,工作人员此时要做的事情就是核对一下众人的身份牌号码和发给他们的派工单编号是否一致,然后由众人在各自的派工单上签字画押就行。

  看着众人拿着派工单逐字逐句地研究,久久不肯落笔签字,那工作人员有些不耐烦了:“这又不是你们的卖身契,不用看得那么仔细!这玩意儿就是让你们签字,然后我们再盖上公章,你们就拿着这个文书去指定的地方办理上工的交接手续,明白了吗?”

  不管到底明白与否,被工作人员这么一喝斥,新移民们也不敢争辩,赶紧挨个在派工单上签了字画了押。他们在移民隔离营的时候就已经上过相关的政策介绍课程,知道如果没有民政部出具的派工单,就拿不到正式的工作岗位,而一个固定安定的工作岗位就是他们今后在这里安身立命的基础。码头倒是有些外来客商会雇佣一些不具备归化民身份的零工,但其待遇跟海汉治下的劳工相比还是有着较大的差距,纯粹就是力工性质。何况阮经贵这批被提前指派单位的新移民入职后的岗位都不会太差,肯定比在码头上卖劳力的待遇要好得多。

  到了这一步,新移民们便要开始分道扬镳了,被分去海外的人立刻就要带上行李前往码头登船,分到田独工业区的人会被带往火车站搭乘下一班列车,而像阮氏兄弟这样被分配到机关单位的人员,无疑就算是他们当中的幸运儿了。

  “看看你们手里的派工单,凡是分派到以下单位的人。到我这里排队!”一个大嗓门的工作人员使劲拍着手,让在场的人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身上:“信产部、司法部、外交部、商务部、财政部,分到这几个部门的人,都跟我走!”

  阮经贵看了看手里的派工单,他是被分配到了商务部,而阮经文的工作去向则是司法部,于是两兄弟便继续一起行动。跟着工作人员出了移民事务局之后。便径直来到了胜利堡的大门,而在这里的检查就要严格多了。大门外设置了一个武装检查站,城楼上下布置有足足一个排的民兵,不管是否已经取得了归化籍,普通民众要进出这里都毕竟先进行检查和登记,只有少数脖子上吊着一个蓝牌的工作人员才可以自由出入这部分人基本上都是属于已经被纳入海汉官僚体系的归化民了,其对于执委会的忠诚度也不是普通民众可比。

  阮经贵也注意到,这些挂着蓝牌的归化民大多都已经剃短了头发,跟那些纯正海汉人一样穿起了短衫,只是脸上的那种神采气质。的确还是跟正主有些许差异。想想自己现在所选择的发展方向也是跟这些人一样,那过上一年半载之后,自己会不会也变成跟他们一样的外貌打扮呢?

  正在走神之际,后面阮经文推了推他,低声道:“大哥,该你了!”

  阮经贵回过神来,发现已经轮到自己在登记簿上签字了。赶紧上前依样画葫芦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海汉人规矩之多,盘查之严,阮经贵现在也算是有了切身的认识,今天从出隔离营开始签字,领取个人物品和临时身份牌要签字,领派工单要签字。到这里进胜利堡大门登记又要签字,真有点不签字寸步难行的感觉。阮经贵似乎也开始明白,为何海汉人会花很多精力兴办学堂,让归化民家中的低龄子女都入学识字想要在海汉人治下地区混出名堂,不识字肯定是没前途的。

  众人签完字之后便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之下进入了胜利堡的大门。这群新移民当中也就只有阮经贵曾经进过胜利堡,其他人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一个个都瞪圆了眼睛。想看看这所向无敌的海汉人老巢究竟是怎么个不得了。

  但很快这些人脸上就流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失望神色,就如同阮经贵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反应一模一样。胜利堡当中的建筑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金碧辉煌,说得严重一点简直就是寒酸,一眼望过去全都是灰扑扑的砖石建筑,虽然规划得倒是非常整齐,但总觉得有点掉价,对不起海汉这传扬在海外的名声。

  “大哥,这海汉人的都城就这副模样?”阮经文也有些不敢置信地低声问道。虽然阮经贵在此之前已经给他打过了预防针,也说起过这胜利堡高墙之内的景象,但在阮经文的想象当中,至少也是应该有几座类似于宫殿的大型建筑才对。然而眼前所见的这片建筑跟胜利堡之外的房子并没有什么差别至少从外表看起来是这样。至高无上的海汉执委会居然就在这么个地方办公,而且还组建了强大的海汉民团灭掉了大海对面的顺化小朝廷,阮经文一时间觉得自己的认知上有些接受不了。

  “你懂什么,海汉人并不讲究浮华,只讲实用。再说了,你也别嘀咕了这些房子的造价,你看这房子虽然朴实无华,但全是装的玻璃窗你注意到了吗?光这些窗户就得几百两银子一扇了!这房中的灯,更是你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根本没有明火,只消按下墙上一个机关便亮了,为兄也想不通是何原理。”

  “竟有如此神奇的物事?”阮经文一听到这些新奇的玩意儿便立刻来了兴趣。

  “倒是那位主管商贸事务的施老板曾在闲谈时对我说起过,这种灯用的是电,没错,便是天上的闪电!”阮经贵脸色上充满了敬佩的神色:“也不知这海汉人哪来如此之大的本事,竟然能引下天上的闪电,作灯火照明之用!”

  “阮经文,你的单位到了!”工作人员大声招呼之下,队伍便停了下来。路旁这栋两层小楼与其他建筑外形别无二致,楼前有矮墙围起来的一个小院子,院门挂着“海汉司法部”的牌匾。还有两名穿着黑色警服的警察站在门外执勤。

  “二弟,这司法部便是海汉人的公门,为兄先前也找人打听过,算是一个不错的衙门,你好好做事,日后必有再起之时。”阮经贵与兄弟分别之际,抓紧时间又叮嘱了几句。

  “大哥你放心。我自晓得利害。”阮经文点点头,便上前将自己的派工单交给门口的警察。验过无误之后,其中一名警察便带着他进了院子。

  阮经贵在门口一直看着阮经文的身影消失,才拔腿跟上了队伍。很快队伍便被带到了阮经贵将要就职的商务部,门口也同样有警察执勤,阮经贵将派工单递上,然后由对方在前面带路,进了这个看起来几乎与司法部一模一样的小院。

  不过阮经贵的运气似乎不错,刚一进院子便碰到了熟人。施耐德从办公室一走出来,便正好看到他。而且立刻便认出了他的身份:“这不是阮经贵阮先生吗?”

  阮经贵深深一揖道:“施老板切莫嘲笑在下,如今在下只是执委会治下一名普通百姓而已,这先生之名,无论如何也是当不起的。”

  “老熟人了,不用这么客气。”施耐德笑嘻嘻地从带路的警察手中接过派工单看了看,然后对那警察说道:“行了,他的交接工作由我来办。”

  那警察向施耐德立正敬了个礼。便调头出去了。

  “阮先生,你到商务部就职这件事,本身就是由我提出来的。”施耐德将手里的公文箱顺手递给了他:“正好我要出门办事,你就跟我走吧,顺便就当作是工作实习了。”

  阮经贵虽然对拎包小弟这种身份有些不太适应,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施耐德也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已经当先朝着院子门口走去了。

  阮经贵只能默默地叹了口气,然后双手环抱着公文箱跟在了后面。

  施耐德出了院子一回头,看到他的样子还不忘教他一下正确的拎包姿势:“阮先生,你这姿势不对,你看到上面这把手没有?用一只手拎着就行了。对对对。就是这样!”

  阮经贵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按照施耐德所指点的方式,老老实实地拎着他的那个rimowa的铝镁合金公文箱跟在了后面。

  “我们现在去码头,处理一下几桩生意方面的事务。”施耐德一边走,一边给阮经贵讲解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我知道你会说汉语和简单的葡萄牙语,还会其他地方的语言吗?”

  阮经贵略微犹豫一下之后才应道:“南边红毛人说的话,在下也略懂几分,只是说得不太顺溜。”

  “红毛人?”施耐德略微停顿了一下,便明白阮经贵话中所指了:“荷兰人啊!他们的语言跟英语很像……英语就是英格兰人说的语言,你见过英格兰人吗?”

  阮经贵脸上露出略微困惑的神情:“恕在下愚钝,对于西方各国的人,在下还难以从外表上简单区分出来。这些西方来的番人大多会说几种不同的语言,他们若是不自报家门,在下也很难分辨出其身份究竟是哪一国的。”

  施耐德见阮经贵回答这问题的时候眼神一直落在自己脸上,也猜到他心中所想,笑了笑道:“你不用猜我是哪一国的,我就是海汉人,只是外表跟西方国家的人有点相似而已。”

  “在下不敢有此念头。”阮经贵连忙告罪道。这腹诽上司的事情可大可小,要是被施耐德因此而记恨,那今后自己在商务部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没事,在我们的地方,言论是很自由的。”施耐德说完这话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又赶紧补充了一句:“当然了,言论上的自由必须是建立在拥护执委会的基础之上,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必须要与执委会的利益一致才行。”

  “这是当然,在下谨记在心。”阮经贵赶紧应道。虽然不是太懂施耐德这话里的意思,但乱说话这种事,在哪朝哪代都是忌讳。海汉人治下当然也不会例外,虽然施耐德说什么“自由”,但阮经贵可并不会把他说的话完全当真要是谁真敢胡说八道,恐怕第一个站出来镇压的就是提倡“言论自由”的执委们。

  两人有一句无一句的闲扯之下,便出了胜利堡的大门,施耐德前面领路,阮经贵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出了大门直走便是通往胜利港码头的景观大道。去年阮经贵来此出使的时候也曾多次逛过这里,并被街道两边的繁荣景象所震动。但时隔半年再次来到这里,阮经贵发现这里的繁荣程度更胜以往,街边密密麻麻全都开满了商铺。半年前曾经还有几块面积不大的空地,但现在也已经成为了正在营业的铺面。

  “永丰布行,月底大酬宾,上好的苏州缎,买一匹送五尺,买两匹打九折,买三匹直接送一匹了啊!”一个店小二站在店门外。向着街上来往的民众大声宣传着店内的促销措施。

  “福建安溪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可是首长们指定的公务用茶啊!今日老板不在,小二随便乱卖,八折卖完就关店了,要买茶叶的赶紧了!”对面的茶叶铺子也是毫不相让,大声招揽着路过的客商。

  在景观大道两边卖力促销的商铺大多都是来自于大陆地区的商人。他们的销售对象可不仅仅只是本地的海汉人和一部分先富裕起来的归化民,还有其他来到这里进行贸易的海商。

  由于胜利港自开埠以来就一直施行了零关税的自由贸易政策,随着越来越多海商知道胜利港的存在,大陆东南沿海的进出口贸易业务也开始逐步转移到胜利港地区。一些原本要从广州等地采购物产,再运往南洋各地贩卖的转口商人,为了避税和减少海上航程。也将采购地点转移到这里。

  除了海汉本身的出产几乎全是紧俏商品,一向在市场上供不应求之外,外来商人对于这个港口的繁荣也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琼联发”的十二家大明商家股东几乎涵盖了各行各业,但凡是能在福广两地购买到的物产,现在几乎都能够从胜利港买到,而且配货、装运、结算等各个环节远比在大明境内的其他港易更为便捷。在各种条件已经全方位超越大明的港口之后,海商们纷纷选择了胜利港作为贸易主基地。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不过目前在这里进出的绝大部分商人仍然是华商,西方国家的还仅仅只有葡萄牙一家而已。由于葡萄牙跟同处南海地区的另外两个殖民国家一直处于竞争关系,因此他们也特地向执委会要求过,暂时不要开放对荷兰和西班牙的贸易准入许可尽管这两家目前还尚未跟执委会取得直接的联系,但葡萄牙人认为必须要谨慎一点才行,毕竟那两家的实力和底气都比葡萄牙更足,遇到海汉这种只讲实力不讲交情的主儿,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到时候真的把葡萄牙就一脚踢到边上去。

  不过截止目前,执委会倒是还没有踢开葡萄牙的打算,毕竟另外两国都是西方三十年战争的直接参与者,而执委会并不想通过他们来向西方国家输入军火武器,葡萄牙在这个油水丰厚的项目上几乎就是唯一的候选者,至少在三十年战争结束之前,执委会不大可能考虑提前与葡萄牙结束贸易合作。

  当然关于这些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施耐德还暂时不会向初来乍到的阮经贵解释大概解释了他也很难弄明白执委会为什么要试图干涉几万里之外的一场战争。但施耐德还是大致向他说明了一下目前与葡萄牙人的贸易状况,甚至连武器出口的事情也没有对他刻意隐瞒,因为这事目前基本已经是半公开的状态了,葡萄牙人每个月都会有船到港,卸下银子和其他一些海汉要求的货物,然后装运走一批本地出产的军火武器,只要阮经贵在胜利港多待上一段时间,自然就会看到这样的景象。

  当听到施耐德报出每个月与葡萄牙人之间的大概交易量的时候,阮经贵也不禁陷入了深深的妒忌。葡萄牙人跟顺化朝廷已经打了好几年的交道,然而每月的贸易量却仅仅只有他们与海汉人的十分之一!...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