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百章 不服

第四百章 不服

  在这画面中,南越的内河小船别说给岸边的海汉军阵地制造麻烦了,就连躲都躲不过去,看客们就这样目瞪口呆地见证了南越“水师”全部被击沉的过程。如罗升东这样对水上作战比较内行的人,早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后背这种战术要是在近岸处用来对付崖州水寨的战船,结果也将会是一般无二。

  以罗升东对海汉民团的了解,他能够从画面上看出这些岸边架设的火炮还并非海汉人布置在港口炮台上的大口径岸防炮,仅仅只是一般的陆军炮而已。然而就是这种小口径火炮,只要多布置几门,也足以封锁宽度在五六十丈左右的河面了,这无疑要比派船封锁江面容易得多。

  接下来的画面已经到了顺化城外,而这一段是由无人机从高空拍摄的镜头,画面上的人只有蚂蚁大小,城外密密麻麻的南越军阵地让看客们在头晕目眩之余,也都开始暗自猜测这海汉人的法术究竟如何修炼而成,竟然能够飞到天上观察敌军的阵地部署情况。稍通军事的人此时都已经能够作出判断,南越军连家底都被海汉民团看了个精光,这仗还怎么可能打得赢?

  众人心中暗自期待着接下来能看到大规模的野外作战,但下一个镜头却是伴随着一声巨响,顺化城的城墙一角如山崩一般塌了下来,然后是工兵和民夫扛着木排飞快地架设浮桥,民兵们紧跟其后便列队通过豁口冲进了城中。但至于这城墙是如何塌了的,画面上却并没有交代这个细节。

  这当然是有意识被掐掉的内容,这次的影像展示主要是为了宣扬武力,展示海汉民团是如何靠着强大的实力碾压对手,但某些具体的作战环节,比如爆破城墙这类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内容,现阶段还是需要继续保密的。

  接下来的画面更加震撼,众人亲眼目睹了顺化皇城这座城楼是如何在一阵尘烟升腾之后化作了一片瓦砾。当灰土散尽之后,海汉阵地的对面就已经能够看到南越的皇宫和城中惊慌失措的守军了。

  “当日我军攻克顺化皇城。只耗时不到一个时辰。南越伪朝廷自祸首阮福源以下,共有三百多名官员被俘。整个顺化战役中,我军杀敌超过三千人,俘虏近四千人,缴获各种武器、盔甲无数。”颜楚杰沉声向在座的看客们宣传海汉民团在这次战斗中所取得的辉煌战绩。当然了,海汉民团在战后是如何抓紧时间搬空了顺化城里的财物,颜楚杰肯定是不会在这种场合说出来的。

  “最后要向各位说明一下。这场战争并不是由我们挑起,我们参战的原因也只是应安南黎氏王朝的邀约作为盟友参战。目的是剿灭南越叛军,让安南恢复安定统一。当然,最重要的目的,还是保护我海汉在安南国内的利益不受南方叛军的侵害。各位可以记住我的话,天下凡是有我海汉利益所在的地方,就都是我海汉民团的活动范围!这不但适用于我们海汉,同时也适用于真心诚意与我们海汉合作的朋友!”

  随着颜楚杰的话音落下,墙上的画面终止,屋内的灯光又重新亮起。尽管这个经过剪辑的纪录片长度只有短短数分钟。在场的看客们却都如同做了一场黄粱大梦一样,海汉民团自一月派出海军,二月陆军出征,四月全军凯旋归来,这一段时间的战斗过程大多体现在了刚才的短片当中。看客们就如同随军出征了一趟,亲眼见证了这场持续数月战役中的几乎所有关键节点。

  海汉人是如何将这些战场上的景象实录下来再投射到墙上,这已经不是看客们所关心的重点了。反正海汉人会的法术那么多,多了这么一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大家所在意的问题,基本都是集中在了海汉民团的惊人战斗力上。

  照颜楚杰先前的介绍,海汉民团这次出征的部队规模只有不到三千,然而就这么一点兵力,居然可以跨海攻破一方政权的都城。这就相当可怕了。当然颜楚杰也是故意没有提及到海汉民团驻扎在安南地区的部队也有参加这次的战役,并且后期多少也有北越军的参与和配合。在看客们的认知当中,海汉民团就是以一己之力,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灭掉了统辖千里江山的南越政权,这种战斗力别说民团,就算把十倍的大明官军拉出来也办不到想当初大明讨伐安南,折在那一方的大明官军可是数以万计。最后还没能从战场上讨得了好,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了安南的独立。

  大明官军都做不到的事情,这偏居三亚一隅的海汉民团却仅仅花了数月时间就做到了,双方的实际战斗力似乎也能从这窥到一丝端倪。一部分原本还对海汉实力略有猜疑的人,在看过这个纪录片之后,基本便已经路人转粉,成为了海汉民团不可战胜理论的拥护者。对于跟海汉有着深度合作的商人来说,海汉民团的实力越强,他们反而会越觉得踏实有安全感。至于说海汉民团的枪口下次会对准谁,那并不重要,他们只要需要知道自己的利益能够得到海汉民团的保护就足够了。

  有人看了觉得开心,但也有人看完会觉得心塞。比如葡萄牙驻三亚特使恩里克,在看完这段纪录片之后就明显高兴不起来。尽管葡萄牙和海汉现在已经达成了贸易协作伙伴的关系,甚至已经在军火贸易这个非常敏感的项目上展开了实质性的合作,但站在恩里克的角度,他并不想看到这个集体如此之快地在南海地区崛起。

  葡萄牙作为老牌海上强国,最早进入远东地区的殖民大户,近些年来却是一直在走下坡路,地盘被后来居上的荷兰人一点一点的蚕食,辛辛苦苦建立起与大明的贸易关系,现在也要被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分走一大块。输给这两个竞争对手也就罢了,毕竟人家的块头摆在那儿,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输得也不算冤。然而海汉这个后起之秀出现在琼州岛才不过两年时间,已经稳稳有了灭国之力,单论南海地区武装力量的实力。恩里克不得不承认海汉已在葡萄牙之上了。

  当初澳门理事会同意中断与南越朝廷的合作,并且全面撤出南越地区,除了考虑到海汉的武力威胁之外,其实也有一些等着看海汉倒霉的小心思在里面。理事会认为以海汉民团的规模,哪怕武器装备绝对占优,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打垮拥有千里疆域,数十万臣民的南越政权。而这两家如果陷入到漫长的拉锯战当中,对于旁观的葡萄牙来说无疑是有利的。

  然而事实证明理事会当初的判断并不准确。海汉人并没有陷入到与南越的漫长拉锯战当中,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当初被葡萄牙人夸奖过的中南半岛第一雄城便失陷在海汉民团的炮口之下。恩里克对于这样的战果非常失望,他原本以为这场战争至少会持续到下半年。二月初的时候他还送过一封密信回澳门,让理事会加紧对万山港和李家庄的监控,看看海汉人是否有从当地撤离驻军的迹象以海汉民团的兵力规模,一旦在南越地区的战事不顺,大概也只能从广州附近抽调部队过去补充了。

  看到海汉民团在纪录片中的战斗过程,恩里克自然而然地将其作为了自家军队的假想敌。在脑海中进行了一下简单的战术推演。然后他就很沮丧地发现,如果要与海汉民团一战,那己方的军队恐怕得达到四五倍的兵力才行,而葡萄牙目前在远东地区的所有人员加在一起恐怕都凑不够这么大的数字。

  更让恩里克绝望的是,双方的差距并不仅仅只是体现在兵力和武器性能上而已,战前的准备工作,战时的后勤保障。战后的各种物质和精神奖励,海汉人的手段似乎都全面超过了他所知的西方同行。这些在战争中困扰每一位高级指挥官的事务,在海汉人的手底下却处理得井井有条,一直以极高的效率在进行运作。而葡萄牙在远东地区的军事反应速度一向都慢得吓人,去年理事会通过了退出南越地区的决议,并派船送信去了果阿通知当地的总督。然而到现在半年过去,果阿方面的答复居然还没送回来,这要真是爆发全面战争的话,只怕澳门的葡萄牙人早就被海汉民团给杀完了。

  最让恩里克觉得无解的是,海汉人居然能够从空中俯瞰敌人的军队部署状况,这种可怕的法术在战争中的作用简直就可以用无敌来形容。当自家部队在战场上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敌人尽收眼底的时候,恩里克真的想象不出还能有什么办法去战胜原本实力就不弱于自己的对手。在恩里克看来。海汉人所掌握的这门法术才是他们敢于跨海去陌生环境作战的主要原因,毕竟有了这个倚仗,海汉民团基本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当然了,根本无需去询问,恩里克就知道这种神奇的技能绝对是海汉人的非卖品。尽管海汉人现在向葡萄人开放了火绳枪和小口径火炮的购买权,但仍然有大量的武器和装备没有被列入到出售清单上,比如现在海汉民团所装备的后膛式步枪、短筒霰弹枪、高倍望远镜等等,恩里克早就已经垂涎多时了。而如今这个禁售清单上显然又要添加新的一项内容了,一想到这里就让恩里克心里有股怨气难以平息凭什么好东西都让这群海汉人得到了?这群无神论者为什么能够得到上天的眷顾?作为上帝忠实信徒的葡萄牙人现在居然要为一帮无神论者服务,这简直就是荒谬绝伦的事情。

  “恩里克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回到酒桌上的颜楚杰很快就注意到了恩里克那难看的脸色,但他偏偏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故作不知去询问恩里克的感受。

  “贵军的战斗力真是让人惊叹!”恩里克语气中不无酸楚地评价道:“我不得不承认,在目前的南海地区,恐怕很难找出一支能够在正面战场上与贵军旗鼓相当的军队。”

  坐他旁边的罗升东此时正端起杯饮酒,听到这话手上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便若无其事地将酒喝了下去。对于战斗力的评点,罗升东并不想多说什么,毕竟事实就摆在面前,而且他现在还得靠着海汉人吃饭,在这种敏感问题上还是装聋作哑比较好。

  不过他不想主动说,不等于恩里克就会放过他。作完评点之后。恩里克便将罗升东拖下了水:“罗参将,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罗升东是在一个多月之前才荣升的参将,他的新上司上任还没坐满半年时间,便因为“南洋海盗袭扰崖州”在战斗中不幸“牺牲”。当然了,这种借口也只是为了写公文应付琼州府而已,那位上任之后不愿与海汉合作的参将大人当然没有在与海盗的战斗中丧命,而是被秘密抓捕送去了隔海相望的黑土港挖煤。并且将会在那里度过他的余生。

  这也是海汉入主崖州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被“处理”的大明官员。执委会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隐瞒。现在在任的知州、同知、判官、城防军千户甚至锦衣卫的人都知道这事,但也并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保持沉默的人每年都能得到执委会赠予的一笔不菲的“办公经费”,而想要跳出来表现自我刷下存在感的人,下场就只能与那位桀骜的参将大人一样,被送去海外的矿坑里挖煤挖到死。

  罗升东对于这事的经过是最为清楚的,因为抓捕这位顶头上司的行动就是他带着几名亲兵下的手。陶东来当时给他说得很清楚,拔了这个钉子,下任参将就是你即便不是你,我们也会想办法把人选变成你。至于想什么办法才能达成这样的效果。罗升东根本不需要再追问,无非就是再来一次“海盗攻城”的把戏而已。

  罗升东自己掏了四千两,执委会赞助了四千两,老丈人章青赞助了两千两,总共凑了一万两银子去打通关节,再加上罗升东“作战英勇,剿灭匪首。一举为前任参将报仇雪恨”,军功加上白花花的银子,终于是换来了他梦寐以求的参将职位。不仅如此,就连驻扎在铁炉港以北陵水县的少量水军,也作为战损补充一并划给了他指挥。

  罗升东当初还是一个百总的时候,心中就向往着有朝一日能够当上参将。但真当他坐上这个位置之后,又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如今从东边的铁炉港到西边的莺歌海,整个琼州岛南边的海岸线巡防任务基本都被海汉民团的战船把控了。崖州水寨原本不多的几艘大船,现在全部都是在帮“海汉盐业公司”跑运输,日夜往返于琼州岛各处港口之间。如今水师已经成了兼职,盐贩子才城了正职,有心继续从军的人几乎都去入了海汉民团的水师。而剩下的人则选择了跟着罗升东当职业盐贩,毕竟这一行的收入还是颇为丰厚的,远远胜过以前吃军粮的日子。

  如今罗升东就只挂着个“大明水师参将”的名号,一个月都难得有一次出现在崖州水寨的时候,绝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胜利港,每天就在港口码头翘着二郎腿喝着茶,监督着民工装船发货。至于武官这个身份,罗升东也只有在现在这种需要穿着官服出席的场合才会重新捡起来了。

  罗升东并不傻,听恩里克问话这口气,就知道他是想故意在自己和颜楚杰之间制造难堪。如果放在去年,罗升东真可能会觉得放不下面子,但现在很多事情他都已经看开了,闻言笑了笑应道:“在下的看法与恩先生一样,海汉民团训练有素,装备先进,军纪严明,实乃我崖州百姓之福啊!”

  罗升东马屁拍得飞起,恩里克却仍然不肯绕过他,继续追问道:“罗参将,海汉民团现在干的事情,似乎与你所率领的大明水师的职能有所重叠啊?难道你身为朝廷命官,就没有对此有过担心?”

  罗升东心里暗骂了一句,脸上却是表情不变:“恩先生这话就有失偏颇了,海汉民团是经过两广总督大人批准的民间武装,本来就有安境保民的责任,他们做得越多越好,这有什么可让人担心的?”

  颜楚杰就笑着看这两人唇枪舌剑,也不插话阻止他们。

  眼看恩里克还要继续不依不饶,罗升东便抢先开口道:“海汉民团变得这么强大,看样子恩先生是很不放心了?刚才颜总可是说过,只要是合作伙伴,同样也能得到海汉民团的保护,看来你并没有把海汉真正当作合作伙伴看待了?”

  恩里克到嘴边的话立刻就被憋了回去,赶紧摇手否认道:“不不不,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上帝可以作证,海汉就是我们最好的合作伙伴……”...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