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善后事宜

第三百九十八章 善后事宜

  为了能够尽快将民团从城中查抄到的财物运出城去,指挥部甚至还下令临时从城内征召了上千民夫充当搬运工来补充运力。 。成百上千的民夫排着长队,将皇城内的各种物品一一打包装箱抬上车,然后运往城外的江边装船,看起来就如同蚂蚁搬家一样。

  “不得不说,当征服者的感觉的确不错!”颜楚杰站在皇城的城墙上,一脸骄傲地说道。

  自海汉民团成立以来,虽然已经经历了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但攻克顺化这种规模的大城还是第一次,去年打下来的会安城,其城区相比之下大概也就比顺化城中的皇城稍大一点而已,防御设施和手段更是完全无法与顺化相提并论。打下顺化城,也算是民团战史上真正意义的第一次攻坚战。

  “我们得动作快点才行了,北越那帮家伙可不会一直在城外干看,他们应该很快就要进城了。”王汤姆在旁边提醒他道。

  陶东来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两点,半个小时之前的回报说城外的战斗已经快要结束了。不过我估计他们应该还需要一点时间来处理俘虏。汤姆,你带两个连到西门去,如果北越军打算进城先挡下来,就说我们在城内追剿逃犯……总之借口你自己想,五点之后再放他们进城!”

  “好吧,这个黑脸就交给我来表演吧!”王汤姆笑了笑,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

  颜楚杰的说法倒也不完全是借口,钱天敦等人目前的确是带着队伍在城中清剿南越残兵,缉拿一些被列入抓捕名单的南越政坛要人。尽管有一批带路党协助,但要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从居民近十万的大城中找到并抓捕几个目标人物,对完全客场作战的民团来说也并非易事。而且名单上哪些人还躲在城内,哪些人已经趁乱逃出城外,现在也根本就没办法确认,抓捕行动所能取得的效果并不乐观。

  当然了,民团试图延迟北越军进城的最主要原因还是为了能够争取时间多捞些油水。几乎每一个深宅大院的外面,都堆着像小山一样的箱子,这都是民团抄家的成果。颜楚杰甚至让王汤姆的海军战船放弃了继续封锁香江江面,转而担任临时起运送财物的任务。

  “这次真是挖到金矿了啊!”

  此时几乎每一个民团战士都是类似的想法,他们生下来之后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钱财集中到一起,要说没人眼红是不可能的。但海汉军法严明,任何私吞战利品,都要接受严厉的处置。几个被抓到私藏财物的民兵,被绳索反绑了双手吊在路边树上示众,他们不但会受到这样的体罚措施,而且还将被开除军籍,判处一定刑期的劳役,惩罚不可谓不重。

  北越军的先头部队在颜楚杰下达命令之后大约半个小时就抵达了西门外,但此时西门已经被率队赶来的王汤姆控制,升起了护城河上的吊桥,任凭城外叫骂声连连也不作任何反应。

  这种拖延战术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郑柏亲自来到城下叫阵,王汤姆才出现在城楼上,拿着铁皮喇叭对隔着护城河的郑柏喊话道:“郑将军,现在我军正在城内剿灭守城残兵,形势比较混乱,为了避免误伤友军,请贵部在城外稍带片刻!”

  郑柏强忍住气道:“有什么事你先把吊桥放下来,让在下过河再说!”

  “那郑将军稍等片刻,我先去请示一下指挥部。”说完之后王汤姆也不等郑柏回话,便将铁皮喇叭抛给了旁边的手下:“看着他们,如果他们没有试图渡河,就不用管他们在外面说什么做什么,有事再叫我!”

  郑柏耐着性子在城外又等了半个小时,见城头上一点动静都没有,忍不住也开骂了。  然而这种情绪的发泄并没有什么卵用,除了把嗓子吼哑之外,半点实际效果都没有。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郑柏盘算着是不是该撕破脸发兵强攻西门的时候,便听到城楼上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吊桥终于缓缓地放了下来。

  王汤姆一脸歉意地迎出门来,远远地便招呼道:“郑将军,真是不好意思,耽搁你这么长时间!刚才指挥部的人都到城里各处督战去了,一时间找不到人,我好不容易才挨个征求了他们的意见,然后就赶着回来给你开门了。郑将军没等着急吧?”

  郑柏心道老子没被急死在这里也算是心宽命大了,当下只是哼了一声道:“贵军在事前说好一起攻打顺化城,事到临头如此安排,未免有蜀道!”

  王汤姆跟颜楚杰这些人混的时间长了,脸皮早就练得厚如城墙,哪会被郑柏这种层次的嘲讽所影响,当下便辩解道:“我军只是担心贵军入城之后,因为番号辨识不明而发生误会。现在我军双手奉上一个完整的顺化城,郑将军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郑柏心知自己辩不过这些海汉人,当下也不再跟王汤姆争执,拱拱手道:“在下这边率军入城了,请贵军派人协助,以免发生误会。”

  “应该的,应该的。”王汤姆一脸的笑意应道。此时城中大户的家产有十之七八都已经被打包运出城去,而皇宫内的各种贵重物品也分门别类地装箱运出了皇城,就算来不及运出城的东西,也已经集中到了海汉民团实际控制的城区内。北越军这个时候才进城,肉是不必奢望了,顶多能喝点汤就不错了。

  此时城内的主要街道上已经看不到守军残兵出没了,各个城区都逐渐恢复了平静,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场战争已经告一段落了。即便还有少量的南越士兵藏在城内,也不敢再冒然出现了,有胆子冒出头的不是被海汉民团剿杀,就是被抓住当了俘虏。不过这一天的乱战持续下来,城区中仍有不少地方留下了明显的战斗印记,入城的北越军不时能看到路边倒毙的守军尸体,或是仍在冒着青烟的房屋废墟。

  郑柏首先要去的地方当然是皇城,那里存放着大量的南越政权相关文件,其治下的耕地状况、人口分布、兵力布防等等资料是北越朝廷必须要拿到手的,而且皇城中还有阮氏家族掌管南越数十年下来积累的大量财富也不容有失。

  当看到完好无损的皇城城楼时,郑柏还在暗自庆幸自己应该还算来得及时,或许海汉人还没有来得及动城内的东西。但当他穿过护城河进入到皇城内的时候,差点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吓得从马背上跌下来。

  就在他正前方大概一里地的位置,皇城的另一面城楼此时已经化作了地面的一堆瓦砾,城墙中间出现了长约十多丈的一道大豁口。郑柏麾下的军队也装备了不少海汉出产的火炮,他对于这种武器的威力还是有着比较深的了解,要靠着火炮硬生生轰塌这么长的一段城楼恐怕会非常困难,郑柏简直难以想象海汉人在入城这几天中究竟对皇城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在来到皇城中间区域之后,郑柏才发现城中不少宫殿都有被炮弹打中的明显创痕,勤政殿东南角的屋顶直接就被打塌了一大片,可见海汉民团攻入皇城的时候场面也非常暴力。看到这些状况,郑柏的心已经沉了下去,不再对己方能在皇城的收获抱有太多的指望了。

  而结果也的确是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偌大的皇城居然已经十室九空,别说金银财宝,就连皇家档案库里的架子都空了不少。郑柏不知道海汉人究竟搬走了多少东西,但很显然他们早就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否则不可能在攻打皇城的当天就把城内值钱的东西搬了空。

  “虽然城内的建筑有些损坏,但修一修应该问题不大,有些老房子,我看也是时候该翻新一下了。”仿佛是怕郑柏的气还不够大,颜楚杰很适时地还给补了一击。

  郑柏强忍着心头怒气道:“炮火不长眼,这些宫殿在战火中有所损毁,也实属难免。但颜将军不觉得这皇城里太空了一点吗?”

  颜楚杰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我原来还以为这南越虽然是地方割据势力,但好歹也该有些家当才对,没想到攻进来一看,到处都是空荡荡的,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看样子也是把所有的钱都砸在战争里了。”

  “你……”郑柏对于颜楚杰这种一推干净的说法简直无言以对。这皇宫里的东西说没就没了,海汉人死不认账,郑柏也没有办法可想,无凭无据之下总不能因为钱财跟海汉人真撕破脸。

  郑柏这一口老血憋在心头,气得头都有些发晕了,脚下也开始有些踉跄站不稳,颜楚杰见状连忙叫道:“快扶住郑将军!看样子郑将军是连日操劳过度,快送郑将军出城回营休息!”

  海汉民团在第二天上午就彻底撤出了皇城,并向北越军转交了城内几片城区和外城几处城门的控制权,这让气急攻心躺在城外大营中的郑柏稍稍舒了一口气。从这些举动来看,至少海汉民团并没有要在顺化城里长期驻扎下来的意思如果海汉人真这么干了,郑柏也没有办法强行驱离他们。

  当然除了好消息之外,也有让郑柏不是那么很开心的消息。比如有探子回报说海汉人这一天往停靠在城外河岸的船只上搬运了大量的物品,足足装了五六条货船之多。但这种消息郑柏也只能听听了事,他不可能去质问海汉人究竟往船上装运了什么东西,就算问了,海汉人也只需一句“作战物资”就能搪塞过去,那样只是白白给自己找不痛快而已。

  郑柏躺在病床上也想开了,虽然这次攻打顺化的战斗又被海汉人捞去了大头,但北越其实也以极低的代价实现了战略目标,几乎没什么人员伤亡和物资消耗就已经控制住了顺化城,并且抓住了阮氏家族中的大部分目标人物,像阮福源,阮通等人,都在城破之后出逃时被北越军所抓获。

  如果要全靠北越军独立作战来实现这样的战果,郑柏很坦率地认为北越军大概会在顺化城下鏖战十天以上,付出数千人伤亡的代价,才有可能攻破外城。至于坚固程度不亚于外城的皇城,郑柏觉得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拿下,因为仗打到那个阶段,北越军的后勤供应多半已经撑不住了,极有可能最后的结局是北越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选择主动撤兵。

  照这样的推论来看,与海汉民团的合作倒是很轻松地捡了个现成,光是节省下来的作战经费,郑柏估计少说也得近十万两银子了。最重要的是海汉人这次简直就是一锤定音,直接抄了南越政权的老窝,这样一来,南越统治区内就再没有成型的政权可以与北越朝廷竞争,安南的统一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了。

  三月二十八日,已经完全撤出顺化城的海汉民团再次与郑柏在城外会见,商量战后的一些善后事宜。

  “目前我们手上还有在攻城期间选择投降的南越士兵二千七百七十三人,在作战中被俘的人员一千六百八十二人,这些人员将会在近两天内交付给贵军。”颜楚杰放下手上的资料,补充了一句:“我们对选择投降的南越士兵有过承诺,会在战后释放他们,希望这个承诺能够由贵军来完成。至于其他被俘人员,可以按照我们双方在战前商定的协议,用以充抵我方此次行动的军费。”

  郑柏略微考虑了一下便答应下来,关着这些俘虏对北越来说是极大的后勤负担,杀了这些人也没什么好处,而且投降的南越军队其中大部分的士兵应该都会被北越朝廷所招安,毕竟这些人的立场并不是那么坚定,还是可以充分回收利用的。至于海汉人所要求的劳动力那就更不是什么问题了,去年年初那场大战之后,俘虏的上万南越人员有一多半最后都被送去了海汉人的地盘做苦役抵销军费。不出意外的话,安南内战结束之后,又会有成千上万的南越人会被送到三亚去为海汉人服劳役。

  “另外还有一件事,这份名单上的人,在我们攻城期间提供了多方面的协助,而我们也承诺了会在战后保住他们的家人性命和财产,请郑将军过目一下。”颜楚杰说着便将资料递给了郑柏。

  “都是姓阮的?”郑柏一眼看去这几十个名字居然几乎全是阮姓,忍不住便问了一声。

  “就是因为有这么多姓阮的跳出来,我们才能这么快攻克顺化。”颜楚杰毫不隐瞒地回复道。

  “原来如此……”郑柏看到这份名单就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海汉人就这么几千人的部队,攻入城中之后又要对付守军,又要攻打皇城,还要到处抄家敛财,就算是生了八只手大概也顾不过来,但海汉人偏偏就做到了。之前郑柏一直没想明白其中缘由,但现在总算是明白了,有了这些阮姓人员的协助,海汉人这客场作战大概打得跟主场一样轻松自如,就算是抄家也会抄得更有目的性了。

  “郑将军是不是有什么为难之处?”颜楚杰见郑柏应了一声就没了下文,便主动追问道。

  “不瞒颜将军,在下率部南下之前,朝廷就下了旨意,凡阮氏男丁,入南朝为官者一律问斩,余者贬为平民,查抄家产,流放高平。”郑柏抖了抖手上的这份名单道:“这上面也写得很清楚,其中一半的人都有南朝官职在身,在下如何能坐视不理?”

  “朝廷旨意是死的,人是活的,顺化城能够顺利拿下,这些人多少也出了力。不然你我这个时候可能还在阵地上吃灰,哪能这么悠闲坐在帐篷里讨论这些事情?”颜楚杰还是继续劝说郑柏。

  郑柏摇头道:“军令在身,恕在下不能从命!”

  颜楚杰点点头道:“作为军人,我理解你的坚持,那么我们换个说法好了。这些人是你们要抓的人,但如果这些人已经被我们抓走了,那处理权可不可以移交给我方?”

  颜楚杰这话的意思,郑柏当然听得懂这就是说不管你们北越打算怎么办,这帮人海汉都要保,但我现在给你一个面子,架把梯子好让你下台,你自己看着办吧。

  郑柏这次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应道:“这些人不可以再出现在顺化……不光是顺化,安南国内其他地方也不行!”“那租界可以吧?”颜楚杰这话看似在征求郑柏的意见,但口气却显得并不是很客气。郑柏很想说“不行”,但双方在去年就已经签署了关于租界主权问题的一系列协议,其中就有明文规定海汉租界范围内一切事务只受海汉法规管辖,安南一方无权在海汉租界内执法。这就意味着海汉租界内的事情,北越朝廷是没有权力去干涉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