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内外有别

第三百九十七章 内外有别

  对于统领数万大军作战的指挥官来说,最可怕的局面并不是敌人的实力有多强大,而是外部信息的闭塞让自己无法看清战局的走势,及时作出合理的判断并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   。而郑柏率军南下来到顺化城外之后,便面临了这种让他十分郁闷的局面。

  尽管去年年底与海汉双方所商定的作战计划是“两军于顺化会师之后合力攻打顺化城”,但目前的实际状况似乎与当时的约定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出入这“会师”倒是已经会到了,但“合力攻打”似乎还有待商榷。

  对于北越朝廷来说,攻克顺化的意义不仅仅是在政治上实现安南统一,顺化城中的财富也是挽救其财政赤字的重要手段。在郑柏挥师南下之前,清都王郑梉便给郑柏下达了密令,要他在攻克顺化之后尽可能搜罗城中的金银财宝运往北方。这一场南北大战结束之后,北方朝廷需要偿付给海汉民团的军费势必是一个相当大的数目,而此时国库早已经告罄,能不能避免再次欠下海汉巨额债务,在一定程度上就要看南伐的军队能够从南越统治区刮到多少油水了。

  但很显然盯上顺化城的并不只北越一家,郑柏率军南下之后就发现自己的盟友也怀着同样的心思。海汉人让北越把军队布置在顺化城以西地区,说什么为了防止残兵逃进山里,但自己却迫不及待地独自对顺化城发动了攻势,郑柏认为这完全就是海汉民团想要吃独食的表现。派去海汉军中执行监视任务的军事观察团所返回的信息,也基本都是来自海汉一方联络官的转述,往往只是寥寥数字,只有“今日战况甚为激烈,两军互有攻守”或者“我军阵前毙敌千余”之类的描述,完全就没有提及到具体的攻城进度。

  郑柏当然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派过去的观察团大概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到一线观战,于是派了不少探子前往海汉民团控制区周边地区打探消息。但各个渠道反馈回来的信息就五花八门并不一致,难以判断真假了,有消息说海汉民团正连日猛攻顺化城东北角,但并没有取得实质进展;也有消息说海汉民团已经攻破了城墙进入城中,甚至已经秘密占领了皇城;还有更夸张的消息,称海汉已经接受了南越朝廷提出的议和条件,双方已经秘密达成了城下之盟,随时可能会反戈一击。

  对于这些大相径庭的说法,郑柏一时也难以判断出真假,按照他自己的判断,这些信息都有不尽不实之处。海汉人连日攻打顺化城的猛烈炮火声震数里,这攻势是做不了假的,也不太可能没有丝毫的进展。但如果说海汉人已经占据了顺化城,那也未见有大股守军从顺化城逃。近几天倒是有少量散兵游勇悄悄潜出顺化城试图逃跑,被北越军的巡逻队给抓获,审问之下已经可以确认海汉人的确是攻进了城里,但战况似乎仍处于僵持阶段。

  从逃兵出现的频率来看,海汉人应该还没有攻下城中的核心地段,守军也还没有完全放弃抵抗,这让郑柏稍稍放下一点心来。如果这样的局面能够继续保持一段时间,其实郑柏是乐见其成的海汉民团的实力太过强大,让他们在顺化城多一点损耗,对北越来说其实是有好处的。而且顺化城如此之大,郑柏也不太相信就凭海汉民团现有的兵力,在攻下顺化之后可以完全将城防控制住。

  至于说海汉人与南越朝廷议和这种传闻,郑柏根本就不相信,他深知海汉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花了那么多的气力摧毁南越的各处海港,赶跑了葡萄牙人,如今已经兵临城下胜利在望,岂是南越开出些许条件所能诱惑的?再说了,南越能开出的条件,难道北越就开不出来?两相比较之下,海汉人肯定还是会选择关系牢靠的盟友,而非足足战了一年多的对手。

  以郑柏的估计,海汉人在攻入城内之后,势必遭受到被逼上绝路的守军疯狂反扑,只要多战上几天,海汉民团的死伤一多,到时候颜楚杰自然得主动来请自己出兵协助。但他所没有预料到的是城内居然出现了有组织的带路党,主动站出来找海汉人合作,让海汉民团得以轻松地控制了小部分城区,并且较为顺利地将前沿阵地架设在了皇城之外仅仅一里地的区域。

  局势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基本就已经敲定了最终的结局,守军并不知道海汉民团的实际兵力,他们只知道敌人在攻破外城之后,已经推进了半个城区,抵达了皇城外面。而这消息一传开,很快就被一部分守军解读为“我朝要完”,继而导致了城现大规模的乱兵,失去了有组织的抵抗能力。这也变相减小了海汉民团的压力,否则城内这上万的守军真要压过来跟民团军拼命的话,且不说打不打得过,但民团因此而出现更多的伤亡和弹药物资消耗肯定是难以避免了,同时也会延缓他们对皇城展开进攻的时间。

  当郑柏接到海汉民团即将在今天对皇城发起正式进攻的消息之后,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派兵攻打西城。城中的守军既然要抵御海汉民团对皇城的攻势,势必没有办法再分配太多的兵力防御外城,如果这个机会抓得好,那么北越军应该还有可能在海汉民团攻破皇城之前就进入顺化城,凭借己方的兵力优势,至少顺化这块肥肉还能划拉一大半到自己碗里来。

  郑柏立刻就升帐调兵,准备安排出击。但北越大军刚刚完成集合整队,还没来得及把队伍拉出大营的时候,顺化西城的城门就突然大开,数以千记的南越军队涌了出来,向着北越大营扑来。

  北越这边一开始还以为是守军的主动出击,但很快就发现事情不对南越军的行进并没有保持应有的军阵队列,几乎就是乱糟糟的一窝蜂,而这显然不是他们正常的作战水平。郑柏在亲自确认之后便作出了判断,南越军这并不是在发动进攻,而是逃命!

  这个状况的出现很可能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海汉民团已经攻破了皇城!

  心急如焚的郑柏恨不得立刻让自己手下的几万大军插着翅膀飞进顺化城去,但理智又告诉他不能放跑了现在弃城外逃的这些乱兵,因为阮氏家族的那些大人物,很可能就夹杂在这些乱军之中。如果被他们逃掉,那就等于留下了后患,说不定一两个月之后他们就会在更南边的地方组织起新的抵抗军。而且郑梉当初给他下达的任务当中,第一优先的还是抓住阮氏家族的核心人物,其次才是控制顺化城中的财富。

  “列阵!拦住这些乱兵,一个都不能放跑了!但有反抗者,杀!”郑柏并没有犹豫太长时间,便作出了决定。不管城中的形势如何,他首先得抓住必须要抓的人才行。没抢到钱这个锅可以推给道的海汉人去背,但如果城破却没抓到人,那他郑柏作为统帅就难辞其咎了。

  对于这些逃兵来说,平原上这道宽度达数里的防线简直就是难以逾越的天堑。冲在最前面的数百乱兵被北越军密集的火枪攒射放倒之后,后面的乱军的行进速度就立刻缓了下来。有骑在马上的南越军官开始大吼大叫地组织周围的士兵列成军阵,然而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想要在乱军中维持军纪实在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除了少部分保护贵人从皇城中撤出来的御林军之外,其他的大部分南越军队在这个时候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建制,也根本就谈不上有效的指挥了。

  郑柏可没耐心等着这些乱军在平原上慢慢重新组织,现在晚一刻进城,可能就意味着能从顺化刮出的油水少了若干。而对于北越朝廷来说,阮氏掌权者的死活并不重要,只要把人留下就好,因此郑柏果断下令,让火炮瞄准敌军阵中几处举着军旗的地方开始轰击。

  犀利的炮火迅速将南越逃兵中原本就不多的成建制部队打散,而仓惶出逃的乱军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够与之抗衡的重武器逃命的时候,谁还顾得上把那些几百上千斤重的大炮给带出来。

  “传我命令,骑兵营出击,将敌军向南驱赶!”郑柏见己方军队已经凭借着远程武器取得了优势,便下达了新的作战命令。

  北越军的骑兵营规模并不大,仅仅只有不到五百骑而已,而且马匹也都是身体较为矮小的滇马品种,驮货载重倒是很适用,但作为冲锋陷阵的战马就差了点意思。单以马匹品种而论,其实还不如目前不到五十骑的海汉骑兵队。不过这支部队在目前这种场面占优,战场地势又较为平坦的环境下,投入战场倒是可以发挥出很显著的作用。数百骑兵领命出击,将那些试图折向北方逃窜的南越士兵一一斩杀,并像赶羊一样将南越逃兵赶向南边的香江江岸。

  但这个过程虽然还算顺利,清剿逃兵的作战却并没有能在短时间内结束,因为城中还在不断地涌出一股股的逃兵,后来甚至把冲得太靠南的北越骑兵部队都给夹在了中间。等北越军步骑配合,将大部分逃兵逼到了香江江岸,已经到了中午时分,而这时候距离海汉民团从和平门攻入皇城,已经差不多过去了三个小时。

  “好东西啊!收起来,注意别碰伤了!”颜楚杰一边赞叹一边小心翼翼地将一个青花瓷瓶递给了旁边的民兵。

  “这瓶子很值钱吗?”乔志亚一脸茫然地看着民兵如同捧着至宝一样将这瓶子拿出去,向颜楚杰问道。

  “嗯,很值钱。”颜楚杰点点头道:“那可是宣德年间的青花缠枝莲纹瓶,都是供应宫廷的贡品,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的。你看这个,这是青花海水白龙纹扁壶,也是官窑出的……还有这个海水蕉叶纹尊,这个龙纹钵……啧啧,这次可真是挖到宝了!搬走搬走,统统搬走!”

  “倒是没看出颜总还是瓷器专家啊!”乔志亚见他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得敬佩地说道。

  “专家说不上,其实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恶补了一下。”颜楚杰笑道:“自从去年年底把攻打顺化这事定下来,宁崎这家伙就抓着我硬给我补课,给我恶补文物知识。他说这顺化城里有不少值钱的好东西,怕我们不识货到时候给当成普通的坛坛罐罐给砸了就可惜了。”

  明代官窑所出产的精制瓷器除了供应给宫廷使用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去向就是作为赏赐品赐予一些仆从国。15世纪初郑和七下西洋期间,安南和占城都是郑和船队多次到访的地区,这两个国家在当时各自都得到了不少出自大明官窑的精美瓷器。顺化城中的这些藏品,全都是货真价实,来路有据可查的正牌货,宁崎早早就给颜楚杰打了招呼,让他一定要把这些好东西尽量收集起来运回胜利港去。

  虽说这些瓷器在此时还不至于像后世那样值钱,能在拍卖会上动辄拍出几千万上亿的天价,但终究也是民间难得一见的稀罕物件,就算用来摆放在一些对外的场所作展示品,例如驻广办、海汉银行等等,对于逼格的提升还是会有很显著的作用。

  除了这些瓷器之外,皇宫中的各种来自大明的精美手工艺品、名人书画作品也是为数不少。虽说这里只是一个偏安一隅的小朝廷,但终究也是一方豪强,加上与大明之间的海上贸易一向密切,居然也收罗了不少的好东西。颜楚杰虽然恶补了两个月的文物知识,但终究只是看图识物,见过图片资料的大致还能说得出个一二三,没见过的就只能纯粹靠蒙了。像书画类的东西他就难以鉴别,虽然后面有作者落款印鉴,不过大多都是字、号之类的,颜楚杰根本就不认得几个,只能让士兵们将这些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统统收起来运走。

  文化财富固然重要,不过对海汉民团来说,最重要的还是金银珠宝这种比较实际的东西,毕竟战后发放红利的时候,可没法把花瓶、盘子、条幅之类的东西拿来打发民兵。发的虽然是流通券,但那也是需要用真金白银来作银行储备金才行的。军委的几个大佬在战前就已经合计过,这一趟下来要是不能从顺化城捞个百十来万两银子,那就真算是很失败了。

  然而前一天在清剿户部金库的时候,场景让颜楚杰等人差点心都凉了,堂堂南越朝廷的官方金库,里面的库银还不足五万两,金子也只有三千多两,这么点钱连胜利港的海汉银行兑换中心都比不了。看着空荡荡的库房,当时几名高级军官都有点怀疑战前对这趟跨海作战的预期收获是不是有点期望过高了。

  出现这样的情况倒是并不奇怪,去年年初海汉民团就毁了顺化以北的洞海港,下半年又把顺化南边的会安变成了一片废墟,接连摧毁了南越地区最大的两处海港之后,加上葡萄牙人选择退出南越地界,海汉民团封锁从海南前往南越的航道,种种因素导致南越朝廷治下的海贸生意也大受影响,贸易量萎缩到只有原来的一两成。而与此同时庞大的军费支出却一点都没有减少,为了维持与北越的军事对峙,南越朝廷就只能从财政开支里尽可能挤出军费,这就导致了国库的迅速空虚,即便海汉民团这个时候不来攻打顺化,只要这样的局面再持续几个月,南越朝廷也同样会陷入到破产的境地。不过好在对于城中权贵家庭的抄家行动没有再让军方高层失望,仅在掌管南越地区商贸大权的阮通家中,民兵们就从地下银库中查抄到白银十三万两,黄金七千余两,各种珠宝玉石以百斤计,手工艺品数百件,光这一家所抄出来的值钱货,就足足装了二十几辆大车。颜楚杰不禁感叹,这南越倒是跟大明一脉相承,也是做到了“藏富于民”,国库空空如也,倒是权贵们个个都肥得流油。眼看国家政权都要倒闭了,这些人还舍不得把钱拿出来用于军队作战,也是活该他们现在被入侵者抄了个底朝天。有了这种事例摆在前面,民兵们抄家的热情就高了,在攻打皇城的前一天,海汉民团从城中大户家中抄出来的财产,仅金银价值就已经超过了百万两。这也让颜楚杰在进入皇城之后,有了充裕的时间来慢慢鉴定南越皇宫中的各种艺术收藏品,借此来展示一下自己的人文艺术修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