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兵临内城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兵临内城

  按照双方事前的约定,在阮经文所属的守军投降之后,他本人还将亲自执行带路任务,指引海汉民团向城南发起进攻。  从阮经文所把守的桥梁到皇城外围还有两里多的距离,由熟知城内布防状况的人来带路肯定比民团自行平推过去要强得多。

  正如阮经贵在事前所承诺的那样,城内的带路党已经安排出了一条通往城南的安全行军通道。甚至有人比阮经文更为积极,民团军还没到的时候就已经集合了部队,将所有武器全部堆放在一起等着投降了。仅仅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海汉一方接收的守军降兵就已经超过2200人。民团军一枪未放,便在带路党的指引下进入了南半城。

  城内的守军在几天之前就都已经知悉海汉人攻破了东北角的城墙,并且在那块地区建立了防御阵地,但海汉人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一直被守军围攻,几乎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这让不少人心中又重新生出了希望,认为可以凭借城内的狭窄地形和兵力优势将海汉民团压制在东北角的区域,用时间来慢慢拖垮对手的胜势。然而就在这些人还在做着白日梦的时候,近三牵汉民团的士兵已经悄悄开进城内,沿着城墙向南推进到了顺化城的核心地带。

  当身着灰色军装的民团士兵出现在距离皇城仅仅两个街口的皇城守备司时,驻扎在这附近的南越御林军立刻便炸了窝海汉民团竟然在没有任何警示的状况下便攻到这里,难道整个北半城的守军全都死光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守军的将领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他没有立刻起兵攻击海汉民团的小股先头部队,而是选择了一边集结部队一边进行观望,结果就此错失了战机,以至于海汉民团有充足的时间将拖在队伍后面的火炮运到了一线进行部署。当五门火炮在街上排开对准了守备司大门的时候,这场战斗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五门火炮次第发出轰鸣,炮弹从空荡荡的街面上飞过,将守备司的大门连同门外密密麻麻的街垒一同砸了个粉碎。一部分试图在炮击间隙发起反击的南越士兵,也被密集的火枪铅弹给拦在了百米开外,根本无法靠近海汉民团的阵营。

  在火炮进行了四轮轰击之后,守备司大门连同两边的墙壁都已经化作了一片废墟,大门后的院子里也有数十人伤亡。钱天敦一声令下,士兵们举着步枪排好阵形,以稳定的步速向守备司发动了进攻。在绝对火力优势的压制下,任何想要凭借个人武勇施展近身格斗的企图都是徒劳的,对于这种悍不畏死的反抗者,士兵们也不会吝啬自己的子弹。

  尽管部分守军跟随指挥官从守备司后门撤离了战场,但这里的失陷仍然让御林军的指挥体系立刻陷入了瘫痪状态。数千部署在皇城外围的守军在失去指挥的状况下,只能组织起小规模的零星反击,而这对于战场指挥见长的海汉民团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到中午时分的时候,皇城城墙已经进入到先头部队的火枪射程当中,而此时守备皇城的御林军大部分在失去指挥的状况下已经放弃了城外的驻地,选择缩回皇城内防守。

  御林军的动作直接就导致了城内其他地区守军的混乱,由于身份所限他们无法退入皇城,又不清楚到底战况如何,城中立刻谣言四起。有传闻甚至说海汉民团已经包围了皇城,正在加紧攻打,就快破城了。而失去指挥的御林军又没有及时地派出信使通知城中各处的守军回防,这就导致了战机一再被贻误,让海汉民团能够从容地在皇城外拆去阻挡火炮射界的民房,建立攻城阵地。

  皇城外密密麻麻的房屋给海汉民团接下来的攻势造成了极大的阻碍,军官们不得不停下前进的脚步,先组织士兵和民夫进行强拆,而这一行动却并不在原本的作战计划当中。

  “把左边这个院子的围墙全扒掉!要快!”受命清理场地的于铁柱大声向手下的士兵和民夫们下达命令。他所接到的命令是在天黑之前要将眼前这条街左边所有阻挡射击的房屋和围墙都扒掉,而这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任务。

  七八名士兵合力抱着一根长长的木柱头,一下一下地撞向围墙。这是刚才从另一处民房拆出来的房梁,现在被他们用来充当强拆工具。几组人抬着木头不断撞击之下,很快这片砖墙便朝着院内倒塌下去。院内传来一阵惊呼声,有数名男子拿着刀枪试图进行反抗,但立刻就被补位上来的火枪队打成筛子。在这种时候也不会有人关心这些人到底是良民还是守军,只要有试图攻击民团的举动,都够得上开枪还击的标准。

  强拆行动大大地减缓了民团的进攻速度,以至于钱天敦不得不停下后续的作战计划,等待民夫们在阵地前方清理出足够大的空地。不过好在南越守军的火炮大多布置在了外围的城墙上,皇城的城墙反而没有什么远程武器,一些敢于将头身露出垛口用弓箭射杀城外民夫的守军,也被蹲守在附近各处屋顶上的狙击手们一一点名。

  顺化皇城模仿了明朝的皇城设计,也是中轴式的一殿一广场格局,内有勤政殿、乾成殿、坤泰宫、光明殿、宫广殿、太和殿等宫殿建筑,皇城四周有午门、和平门、显仁门、彰德门四个城门,基本便是一个微缩版的紫禁城模样。此时海汉民团所设立的阵地,便是正对着东北方向的和平门。

  前线指挥部希望能够尽快在和平门外清理出一块地区,然后架设火炮强攻皇城,以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击破南越守军的最后一道防线。不过由于这里民房远比想象的更多更密集,这个作战计划也不得不往后延迟。

  在持续一下午的强拆过程中,民团军所遭遇的抵抗行动甚至比上午行军穿越城区的过程中更多。大量的零散南越兵和民众进行了自发的抵抗行动,给民团军制造了一些麻烦,并且大大拖慢了强拆的速度,以至于到后来负责指挥拆房的军官们纷纷向钱天敦申请,直接用火炮轰击围墙,以免赶不上指挥部所要求的行动进度。

  截止当天夜幕降临,指挥部所要求的拆除区域也只完成了大约三分之二,基层军官们认为按照现在的速度,明天的强拆行动很有可能还需要持续半天时间才能完成任务。

  值得庆幸的是清理入城后的占领区进行得非常顺利,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这当然也是与目前所占领地区的守军几乎都选择了投降有直接关系。在没有遭受到强拆措施的地区,本地民众也并没有多少抵抗的意愿,大多选择了关门闭户自求多福。

  “拆个房子我们就伤了三十多个,死了四个?这在搞什么东西?”刚刚从城外赶来的颜楚杰看到今天的伤亡报告禁不住怒了,他今天下午一直在城外忙于安排上午接收的数以千记的南越降兵,并没有进入城内督战,而下午所取得的战绩显然并不能让他感到满意。

  “颜总,虽然守军是被我们打散了没错,但基本上都还困在城里没逃出去,你是没看到今天的场面,随便推倒一面墙,墙那边就有一两百人直接冲过来拼命,要不是兄弟们训练有素,死伤真的还不止这些。”乔志亚是今天强拆行动的现场指挥之一,这时候便主动站出来进行辩解。

  “一开始我们也没料到会遇到这么多的抵抗,后来让武装部队配合行动之后,伤亡就少了。”钱天敦作为前线作战指挥也开口辩解道。

  颜楚杰大概也是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有点太重,点点头道:“不是我太在意伤亡,而是我们的兵力实在太少,战损一多就很容易影响到整体的战斗力了!”

  战斗打到现在的阶段,海汉民团在兵力上缺陷就越发明显了。这次出征顺化,海汉一方总共出动了四千多人,其中还有近千的辎重民夫,再除去海军,能够入城作战的部队实际只有两千多人。这么点人手如果要分散在顺化城里,基本就跟撒胡椒面差不多了,因此指挥部所选择的作战策略便是只攻一路,决不分兵。然而即便如此,兵力的分配也已经捉襟见肘,甚至不得不调了数百海军士兵上岸,在城外担任看守俘虏的任务。

  从上月二十二日开战至今正好一个月的时间,海汉民团目前战死人员的数目已经超过三位数,需要退下火线进行休养的伤兵更是三倍于此,这就意味着这个一个月的战斗中,海汉民团就差不多失去了三个连编制的作战人员。这种程度的战斗减员对于本来兵力就不雄厚的民团而言,无疑是有非常明显的影响。一些非重要岗位不得不让民夫中拥有预备役民兵资格的人员补充上来,以维持部队的正常战斗力。以军委在战前的预计,如果战损数字达到目前的一倍,而战争还没有结束,那出征的民团军大概就得考虑是不是需要提前撤军了。

  情况真发展到那一步,对于军方来说无疑就是一次失败的远征了。消灭南越政权是这次军事行动的首要目标,如果这次作战没能达成这个目标,那民团大概又得花几个月的时间蓄力,才能发动下一次的进攻了,这显然不是军委和执委会想看到的状况。颜楚杰如此着急,也是担心战损太高影响到接下来的战斗。

  “说说目前城内的战况吧!”颜楚杰也觉得这个话题多说无益,便主动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目前的战局分析上。

  钱天敦指着桌上的顺化城城防图说明道:“目前从东北角顺着城墙往东南这一路的区域都已经清理干净,但城西和城南地区还有大量的南越守军存在,根据投降的南越军官所提供的信息来看,估计城内的守军还大概残余有一万到一万五千人左右。”

  “这个数字包括皇城内的守军吗?”颜楚杰皱眉问道。

  钱天敦摇摇头道:“皇城内大概有四千左右的守军,并没有包括在我刚才所说的数字当中。”

  “那有什么值得我们轻松一点的好消息吗?”颜楚杰对于这样的局势显然也开心不起来,只能半开玩笑地问道。

  “好消息是守卫皇城的南越军队并没有太多的重武器可用,皇城内仅有的几门重炮据说都布置在了面对香江的午门那边了,估计一时半会儿还挪不了窝。所以至少在明后两天时间,我们部署在和平门外面的炮兵会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乔志亚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也有一个坏消息。”

  “什么坏消息?”颜楚杰的情绪还没轻松得下来,便又被乔志亚的话给吊起来了。

  乔志亚接着说道:“据我们现在所知的消息,皇城的城防非常牢固,其城墙的坚固程度并不比外城差,加上护城河的加持,我们想要在短时间内攻进去恐怕还有点麻烦。”

  乔志亚所说的这个“坏消息”无疑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由于皇城的面积小,城内防御力量的布置区域也会相对比较密集。民团在攻击外城时通过突破一个点来建立前沿阵地的做法恐怕很难直接复制过来,因为外城的地域较大,援军赶到城墙豁口处需要较多的时间,而这皇城面积较小,如果数千人在第一时间就补防到位,肯定会给攻入城中的先头部队造成极大的压力。虽然对于自家部队的战斗力拥有百分百的信心,但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的状况,高层们并不愿意用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精锐部队去跟南越的猴子兵拼命。

  指挥部现在所面临的局面有一点左右为难,如果要加快战斗进程,早日结束这一场战事,那很可能就得用硬碰硬的方式攻打皇城,而这势必会造成更多的己方伤亡。如果要打得稳妥一点,慢慢消耗守城部队的战斗力,迟早也是能拿下这场战役的胜利,只是不知道会持续多长时间而已,或许十天半个月,或许会更长一些。而战斗的时间拖得越久,对于跨海作战的民团来说就负担越大,自身的战斗力也会因为作战期的延长而呈现不断下滑的态势。

  “我个人倒是有一个作战方案,但我也不太确定其可行性。”乔志亚见颜楚杰皱眉盯着地图久久无语,便主动提出了新主意。

  “先说来听听看!”颜楚杰抬头望向乔志亚道。

  “其实之前我们在突破外城时用的爆破方式很好,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把同样的方式再来一次。”乔志亚见颜楚杰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便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如果我们用爆破拆出来的城墙缺口太小,当然会被城里的守军堵住,我们不妨玩大一点,把整个和平门都给拆掉!”

  乔志亚说得兴起,俯身指向地图道:“你们看,和平门背后大概三百米,就是皇城的中轴线,我们的火炮不需要过河,就能从现在的阵地直接打到里面的皇宫,到时候城内的守军拿什么来抵挡我们的炮击?”

  钱天敦插嘴道:“我们现在也可以炮击城里的皇宫啊,只要把火炮射角调大一些就是了。”

  “但那么做根本没准头,而且也没办法直接验证炮击的效果如何。最重要的是,城里的那些掌权者能够直观地看到城外的火炮阵地是如何把炮弹打到他们头顶上,这样肯定会比较震慑!”乔志亚一脸兴奋,似乎已经脑补出了城内的守军和达官显贵争相逃命躲避炮击的情景。

  “说到底你小子就是想玩爆破!你外号叫迈克尔贝吗?”颜楚杰毫不客气地指出了乔志亚的恶趣味。但他也不能否认,乔志亚所提出的这个作战方案的确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如果真的能端掉和平门的城楼,那这道长度超过百米的城墙豁口靠着城内的守军是无论如何也补不了的。“我们炸外城城墙的时候,就炸一个四五米的豁口都用了几百斤炸药,你要把和平门的城楼炸塌,你确定我们带来的炸药够用吗?”钱天敦对于乔志亚所提出的作战方案却不是很感冒。“用穿越后造出来的炸药肯定威力差了点,不过我手里正好还有些存货!”乔志亚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穿越前我们买的tnt,这次都装运过来了,正好派上用场。”乔志亚所说的tnt炸药当然不是集团采购的物资,而是北美帮的私人财产。他们在穿越前采购了大量的军用物资,其中就包括了数百公斤的tnt炸药和引爆用的雷管。虽然不知道是否能派上用场,但在乔志亚这个大炸逼主义者的坚持之下,王汤姆还是用船将这些危险品运到了顺化前线。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