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受降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受降

  “这是南越带路党啊!”在座的几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都是闪过了同样的念头。  ..  。

  仗打到现在这个份上,只要不是傻子,基本都能看明白形势的走向了。在海汉人的坚船利炮猛攻之下,南越小朝廷已经岌岌可危,而且连求和的可能性都早已失去。即便这次能扛住了海汉人的和北越宿敌的夹攻,那下次呢?海汉人平均半年就要发动一波大的攻势,而这么短的时间根本就不够南越疗伤,不管是军力还是财力都早已告急,之所以能撑到现在还没有崩盘,其实也只是因为大部分人根本没有退路,只能作困兽之斗。

  身在底层的普通民众和军人都没有自主的选择权,他们只能听命于高层掌权者的摆布,就算想逃离这个战场也无路可走。而某些处于权力金字塔中上层的人士,手上却还有可以打出的保命牌。虽然现在跳出来当带路党似乎时机稍稍有些晚了,但倒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成事的希望。至少在阮经贵看来,这事还是能拿出来跟海汉人谈一谈条件的。

  阮经贵虽然没有官身,但他去年曾经肩负和谈使命去过海汉人的大本营三亚,与海汉人有过较为深入的接触,回来之后在南越就算是数一数二的“海汉问题专家”了,因此他的看法还是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阮经贵认为,海汉民团的战力的确强悍,非如今的南越军队可匹敌,但以他在三亚的经历见闻来看,如此强悍的战力也是巨大的投入所换来的,完完全全就是用银子堆出来的一支天兵。

  这支部队的优点固然突出,但短板也同样明显,投入太大以至于海汉人没办法将其规模扩大化,维持跨海作战所需耗费的资源更是巨大。这也正好解释了前两次海汉人跨海到南越作战,为何要在取得胜势的情况下主动收兵如果不撤军继续打下去,海汉人恐怕很难再用缴获的财富来平衡这支部队在海外的作战消耗。

  阮经贵认为这次海汉发兵攻打顺化也是同样的道理,而且海汉人这次出兵的规模远超前两次,其作战的消耗也必然更大。以海汉人的作战方式,多打一天仗大概就意味着多出上万两银子的消耗,而这还没有计算人员在战争中的损耗,如果能够以某些条件换取早一点结束这场战事,阮经贵觉得海汉人应该也是乐见其成的。

  阮经贵在说出真实意图之前,还特地确认了一下海汉人有没有议和的念头,而颜楚杰不留余地的回答反倒是让他放下心来。如果海汉人愿意为了钱财议和,那么他也没有必要把手上的牌全都亮出来了。

  不过对于海汉一方来说,是否要选择跟带路党合作,需要考虑的条件还不仅仅是减少物资消耗或者人员损耗,更重要的还是这种选择是否会对战后的安南局势带来不利影响,是否会干扰到海汉对中南半岛的战略意图实施。颜楚杰沉吟片刻之后才应道:“阮先生所说的阮氏一族,是指全族还是一部分人?”

  从1558年黎朝大臣阮淦之子阮潢出镇顺化,阮氏一族便开始在安南国南部地区经营自己的势力。1593年到1600年期间,阮潢与当时把控朝政的“都元帅总国政尚父平安王”郑松闹翻,自行派兵把守广南,不再听从北边升龙府朝廷的命令。尽管阮潢后来将女儿嫁给了郑松之子,现今北越政权的实际掌权者郑梉,两家结成姻亲,但郑阮对峙的局面其实已经在这个时候形成了。

  阮潢在1613年的时候已经过世,如今南方的实际统治权掌握在他儿子仁国公阮福源手中。前一阵海汉战船在顺化外海抓获的南越使者阮朱,便是阮福源堂弟阮通的儿子。而阮经贵本人,也是阮氏的旁系子弟,虽然没有进入官场发展,但在南越地区仍然也算是特权阶级的一员了。在海汉一方看来,一直与己方做对的南越死硬派当然是以阮氏为首,而阮经贵现在所代表的投降派带路党,不出意外应该同样也是阮氏的族人,这一个家族中的两个派系,应该还是需要区别对待才行。

  阮经贵听颜楚杰这么一问,便知道这事有门了,不过他还是存着讨价还价的心思反问道:“颜将军可否明言,全族如何?一部分人又如何?”

  “很简单,要是全族就没得谈,一部分人还可以商量。”目前海汉一方占据胜势,颜楚杰也不怕把话给挑明了说:“你们跟北边打了这么久的仗,最终总得有人出来背罪名。想统统得到赦免是不可能的,最后一次机会在五个月之前就已经给过你们了。至于你们家族中有人愿意投诚,协助我军拿下顺化城,那我们也将视其表现,在战后给予一定的照顾。”

  阮经贵连忙追问道:“颜将军可否说得详细一点?”

  “性命、家产可以保下来,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颜楚杰并没有兴趣跟阮经贵慢慢讨价还价,只是给出了一个大致的解决方案。

  目前阮氏家族几乎控制了南越地区的政治、军事、商贸、文教等各个方面,即便让阮氏家族中的一部分人躲过这场灭顶之灾,海汉也绝对不会坐视他们在战后继续把控这些领域。

  “那就如颜将军所说,一言为定!”阮经贵其实也很担心颜楚杰反悔,赶紧把事情敲定下来。

  “行了,先谈正事,你们的人大概怎么个带路……哦不对,协助我军拿下顺化城?”颜楚杰摆摆手,示意阮经贵赶紧亮出底牌。

  阮经贵手一翻,从袖子里取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慢慢摊开在桌上:“颜将军请看,这便是顺化城的布防图!”

  一直坐在旁边围观谈判的几个人立刻都站起身,走过来观看阮经贵拿出来的这张图。与海汉所绘制的军事地图相比,这张图无疑非常粗糙,只有城池的大致轮廓,然后上面用干支标注了一些地方出来。

  阮经贵指着地图解释道:“这些干支标注的地方,便是代表不同的驻防部队。甲字号的便是御林军,兵力八千,都布防在皇城四周,这乙字号的是广义退下来的军队,兵力四千,布防西城……”

  阮经贵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城内的守军部署情况全都一一说了出来。众人也听得十分仔细,由于顺化城早在开战前就已经封闭起来,城中的这些情报完全是搜集不到的,海汉民团现在据守东北角没有急于向城内发动攻势,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由于暂时没有摸清守军的部署状况,不敢冒然发动。

  顺化城与一般人认知中的城池布局有所不同,由于处在紧邻香江的水系发达地带,这座城池在建设的时候就引入了数条水道,除了城外的两道绕城护城河,城内的皇城外也有一道小护城河,此外在城中还有一道由西至东的水道贯穿整个城区,联通了城外的护城河,将顺化城斜着分为了西北、东南两大块。海汉民团现在所占领的城区就属于西北板块,而皇城则是处于东南板块。

  阮经贵的手指在图上的河道划过,口中解释道:“城中的这条水道上共有桥梁六座,贵军要攻打南边的皇城,就必须先占领这几处交通要害。这北边的两座桥是由我们的人负责把守,届时贵军无需攻打,便可通过此地前往南边的城区。如今朝中负隅顽抗之人,抱的心思便是依托这几条水道对抗贵军,一旦水道被突破,南城的守军就只有两条路可走,要嘛退入皇城坚守,要嘛就只能弃城出逃!无论选择哪一种,相信贵军都能轻松应对了。”

  颜楚杰这次没有急于作出答复,而是与钱天敦、王汤姆、乔志亚等人低声交流了几句,才对阮经贵道:“事关重大,请阮先生到外面休息一阵,容我们商议商议再作答复。”

  阮经贵被民兵带出去之后,帐篷里的几个高层立刻开始研究新的作战方案。对于阮经贵所说这些信息的可靠度,众人倒是没有太多的质疑,因为这些信息即便有假,凭南越守军的实力,也很难在城内这么小的战场上给海汉民团挖坑设伏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仗打到现在这个阶段,南越已经毫无胜算,众人都认为阮氏不可能还是铁板一块,都愿意跟海汉死拼到底,总有一些脑子活络的人会跳出来做阮经贵这样的事情。如果谁敢在这种事情上跟海汉耍花样,那战后恐怕会是第一批被拉出来执行枪决的人。

  正如阮经贵所说的那样,如果守军依托城内的水道进行抵抗,那民团的进攻效率势必会受到较大的影响,如果能够控制住城内河道上的桥梁通道,无疑将大大加快攻克城区的速度。众人在商议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将阮经贵又请了进来,和他约定了行动时间和联络方式,让人将他送出营区。

  三月二十一日,破城之后蛰伏了两天的海汉民团突然在天刚破晓时便发动了攻势,顺着东边的城墙向南发起了进攻。

  十人一排的火枪阵在前面负责开路,少量敢于出来阻拦的守军很快就在密集的铅弹下消耗殆尽。在向南推进了两里地之后,便抵达了城内河道所在位置。河道上的桥面上架着密密麻麻的街垒,对岸还架着两门火炮,远远地就能看到桥的另一边至少有近千人的守军挤满了街道。要想硬攻下这个地方,的确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战斗,说不定打到一半守军见势不妙直接用大炮对着桥墩来上一发,那可就真麻烦了。

  “亮出旗帜!”带队的钱天敦下令道:“火枪队暂停攻击!”

  民兵阵营中打出一面红旗,这是约定的行动信号,阮经贵所说的内应看到这个信号,就会立刻采取相应的行动。

  等了片刻之后,对岸的守军阵营中也打出了一面红旗,然后有一队士兵跑步上桥,开始清理桥面上布置的各种拒马、鹿砦和其他障碍物。待守军将桥面清理出通道之后,那边阵营中便出来了一名青年军官,只身过桥来到了海汉阵前。

  “在下黑旗军参将阮经文!”这名皮肤黝黑的军官到了阵前便自报了家门。

  “我是海汉民团黑土港独立营营长钱天敦。”钱天敦也上前依样画葫芦地拱了拱手道:“阮将军,依照事前的约定,贵军现在需要缴械投降,接受我军的安排。”

  阮经文应道:“在下自会履行约定,也请贵军善待我手下儿郎,勿伤其性命!”

  “你放心,我军从来都是言出必行,只要你的手下都老老实实的,我保证他们平安无事,战后也都会被无条件释放!”钱天敦耐着性子给阮经文喂定心丸。

  阮经文点点头,然后回身朝河对岸挥了挥手,这才对钱天敦道:“请贵军过河受降!”

  “高桥南!”

  “到!”

  “带一连过河,收缴武器,控制降兵!”

  “是!”

  高桥南敬了个军礼,便带着一队民兵过河,开始清剿这支守军的武器,并将投降人员驱赶到一起。这是今次开战以来南越方面第一次出现主动成建制投降的部队,也算是开了民团对外战史的一个先河了。稍后这些俘虏将会被押送到城外,在临时修建的囚禁地进行关押。虽说这些降兵难免会当上一段时间的囚徒,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批俘虏的性命倒是已经保住了。

  “阮将军和前两天来和谈的阮先生怎么称呼?”钱天敦察觉到这两人名字似乎有些瓜葛,便趁着清理俘虏的时间饶有兴趣地问道。

  “与贵军和谈的便是家兄!”阮经文倒是丝毫没有掩饰,直接便道明了自己与阮经贵的关系。

  “你们两兄弟倒是深明大义……嗯,今后会有机会东山再起的。”钱天敦话说到一半,忽然觉得似乎有点嘲讽的意味,赶紧就打住了。

  阮经文望了钱天敦一眼,沉声应道:“我兄弟二人并非贪生怕死之徒,只是不希望徒增杀孽,让这些大好儿郎白白送了性命。此战之后,我兄弟二人必被本地民众当作叛徒,又不可能被北边的朝廷启用,多半连立足之地都保不住!”

  “天下之大,只要有本事,哪里去不得?”钱天敦笑道:“你家兄长算是个聪明人,就算在安南待不下去了,也会找到别的出路,实在不行也可以考虑考虑帮我们做事。”

  “你我两家本是敌对,如何会用我兄弟二人?钱将军莫拿在下开玩笑了!”阮经文显然并不觉得钱天敦的说法有什么可行性。

  “朝代更替,后来者用前朝的降将,这样的事情多不胜数,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像这顺化城被攻下来以后,难道北边的朝廷会把南边的官员统统杀个精光吗?并不会,真杀完了哪去找这么多熟悉地理民情的人来补上空位,绝大多数基层官员还是会被留用的,只是换个老板而已。”钱天敦看阮经文一副听得倒懂不懂的神情,便又点了他一句:“你们兄弟俩要是不姓阮,战后给你们在本地安排个差事也不难。不过考虑到北边朝廷的感受,你们最好还是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去发展。”<cmread  type'pagesplit'  num'9'  >

  钱天敦这番交浅言深的话倒不是随口说说,而是实实在在地想要拉人入伙。海汉在中南半岛的图谋极大,光是顺化以南就已经规划了岘港、归仁、金兰、头顿四个大型港口,要开发这些地区除了海汉本身的人员之外,同时也需要大量熟知当地地理民情的土著带路党协助才行。而做这种事情的最佳人选,莫过于商人和卸任官员了,换句话说,就是要懂管理、会经营的人才。

  南越小朝廷覆灭之后,肯定会有一批官员和与其利益相关的商人被清理出场,以腾出空间让北方的势力介入控场。在海汉看来,这些被清理的人员完全可以择优录用,特别是阮氏家族的相关人员,因为政治原因根本没办法再在安南国内获得发展的机会,这部分人完全就可以拉拢过来为己所用了。像阮经贵、阮经文兄弟这种带路党中的积极分子,钱天敦自然是宁错杀不放过,先灌上一剂汤再说。至于这么做能收到多少的效果,钱天敦就不会操这个心了,毕竟他的主业是打仗,收编投降人员这种事情应该由管政工的人去负责,他管得太多反而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受降总算告一段落,好在整个过程非常平顺,收缴武器,集中投降士兵的过程中没有发生任何的冲突,太过安静以至于附近的南越守军都没有发现这边出了问题。这让钱天敦对阮经文的观感又提升了几分,像这种主动投降肯定不可能提前告知部下,以免走漏了风声,如果不是对自己的部属有绝对的控制力,这受降的过程大概也不可能如此顺利地完成,由此看得出这个阮经文应该还是有点能力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