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九十一章 盟军到来

第三百九十一章 盟军到来

  从去年五月在李家庄战役中第一次使用霰弹开始,这种新式炮弹在近距离上的巨大杀伤力使其广受陆军欢迎。  ..由于执委会对于军费的审查一向比较严,所以军委也坚持走精英部队路线,海汉民团在作战时往往会在兵力上处于明显的劣势,这就必须更多地依靠武器性能和战术制定、执行上的优势来取得胜利。除了新式的后膛步枪之外,可以使用陆军现有火炮发射的霰弹也是陆军十分倚重的武器。

  “二营一连后撤休整,二营二连进入战斗位置!”

  随着传令兵的命令,在阵地上坚守了一个上午的作战连队开始有条不紊地后撤,由其他连队接替他们的位置。撤下来的部队首先要检查自己的枪械,清理枪膛,清点补充弹药,然后立刻进餐补充能量,抓紧时间进行休整。

  炮兵阵地上的人员一直处于短缺状态,没办法进行更换,此时也抓紧战火停下的间隙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不过他们的待遇就要比普通步兵好多了,热腾腾的饭食已经分装妥当,由民夫用扁担挑着直接送到炮位上供他们就餐。为了保证前线部队这近三千人的作战人员能够按时吃上热食,黑土港早在去年年底就开始在永安港囤积煤炭,然后在开战后安排两艘货船专门负责从永安港运煤到交战区使用。

  这种后勤供应方式虽然看似麻烦而且耗费不小,但对于作战部队的战斗力保障却有着非常现实的作用。这么几千人吃饭,每天需要消耗的燃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没有稳定的后勤保障,那可是要出大乱子的。何况南越军早早就把城外十里内的树木都砍得一干二净,想要就地取材找燃料根本就不可能。

  这次随队出征的一百多名炮兵学员趁着停战间隙开始进行清理擦洗炮膛和清点补充弹药的工作,虽然干的是粗笨的活,但这批学员可并不是被当作普通的民工在使用。他们每个人都是从去年年底新招收的兵员中挑选出来的佼佼者,头脑灵活,胆子够大。而他们的专业技能训练也由去年从澳门雇来的葡萄牙军事顾问接手,由于教官人数的增加,炮兵的培训速度也比起以前有了成倍的提高。这次出征南越,军委也把他们列入了出战名单中,一方面是见识一下真正的战场,另一方面也可以在必要时候补充到正军当中。虽说这些学员的观瞄技能或许还不太过硬,但当装填手使用已经问题不大。

  当天下午,南越军又发动了两次攻势,但在海汉民团的远程火力打击之下依然只能无功而返,徒增了几百人的伤亡而已。入夜之前南越军终于放弃了争夺了两天的这块临江阵地,因为这地方完全笼罩在海汉民团的射程范围之内,而且已经没有任何遮蔽物可供驻扎在这块阵地上的部队挡住敌军的射击视野,简直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一般毫无抵抗力。

  然而海汉民团的攻势虽然还算顺利,但也并非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不可控因素依然是客观存在的。当晚前线指挥部的作战会议上,气氛就显得十分凝重。

  “两天内可能会有大规模降雨天气?这个东西的可靠程度有没有50?”乔志亚一边眉头紧皱地看着手上拿到的这份最新报告,一边以质疑的口气问道。

  “如果说科学依据,恐怕现在没人能拿得出来,毕竟现在天上也没有气象卫星。这只是根据综合各方面信息所得出的推论,只能提供参考作用。  ”钱天敦倒是显得不急不慢,看样子他是已经知悉了报告中的内容。

  这份天气预报是来自于后勤部门,而其信息来源也是五花八门。既有军中的气象爱好者根据云层和气压变化作出的推测,也有熟知中南半岛天气的安南裔士兵根据体感提供的参考信息,甚至还有来自抓获俘虏的口供往年的三月初顺化府附近地区总会下几场持续多日的大雨。这些缺乏数据支持的推论自然谈不上多大的科学性,但也没人能否认这种天气变化的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

  对于大面积列装火器的海汉民团而言,阴雨天气无疑是最制约战斗力的客观因素。尽管现在民团所使用的火枪采用了后膛装填,火帽击发,但阴雨天气仍然会有很大的可能造成火药受潮而无法击发。使用火药包装填的火炮就更不用说了,如果雨势太大导致炮管进水,那根本就没法开炮了。而如果要跟敌人展开肉搏战,那海汉民团这点人马还真是不够看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不打无准备之仗,不管会不会下雨,做好充分的准备才是我们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颜楚杰很快就给这个事情定了性:“参谋部在出发之前也有应对天气变化的作战方案,按照预案来调整战术就是了。相关的物资,连夜安排装船,明天一早就运到前线阵地,务必要保证前线部队的战斗力不受天气影响!”

  尽管中南半岛的雨季是五月到十一月,现在并没有进入到真正的雨季当中,但当初参谋部在制定作战方案的时候,还是将天气变化这一不确定因素考虑了进来,并制定了相应的作战方案。虽然现在所列装的火枪火炮并不具备在雨中使用的性能,但要通过一些简单的技术手段来保证武器的使用环境,相关部门还是能够实现的。

  这所谓的技术手段说穿了其实也没什么玄乎的东西,无非就是在阵地上搭建防雨棚,尽可能遮挡住从天而降的雨水而已。后勤部门在出发时就在作战物资中准备了大量的油布雨棚和斗篷,为的就是出现天气变化时的不时之需。在开战十来天之后,这些东西终于派上了用场。

  第二天上午,在城楼上观察敌情的南越军赫然发现,海汉人今天丝毫都没有继续发动攻势的意图,反倒是在自己的阵地上开始施工,又是挖沟又是埋桩,不知道是什么道理。

  一头迷雾的南越军看不明白,但海汉民团上下却是已经都很清楚为何要做这些事情。原本从军时就是工兵专业的乔志亚亲自指导民夫和工兵在阵地上挖掘排水沟,以保证几处主要的火力输出点在雨天也不会被地面积水所淹没。地面上所埋设的木桩子不用多说,就是为了搭建雨棚所用。

  很快火力输出点的上方就用油布搭起了一片片的雨棚,这时候城楼上一直云里雾里的南越军才算弄明白,原来海汉人是在搭建防雨的设施。同样察觉到天气变化征兆的南越军在这一天选择了蛰伏不出,就静静地看着海汉人在阵地上不断地扩大雨棚覆盖的范围。南越军中没有那么多的火器,雨天对战斗力的影响肯定会小于对手,与其现在发动进攻,倒不如等到下雨之后再说,说不定海汉人赖以成名的火器就此失去作用,到时候便可轻松拿下了。

  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海汉阵地的外围已经出现了一道由油布雨棚组成的天幕,将所有的火力输出点都罩在了下面。至于围在其中的营地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因为军用的行军帐篷质地本来也都是防水材质的油布,只需在帐篷外面深挖排水沟就足矣。

  三月十日中午,天色突然就变得阴沉起来,浓厚的乌云笼罩在了顺化城上空,风势也逐渐大了起来。眼看大雨将至,海汉阵地上一片繁忙,为迎接即将到来的天气变化做最后的准备。

  “这里再拿绳索来加固一道!”乔志亚指着一处雨棚,对身后的工头吩咐道。作为防雨设施的施工负责人,乔志亚还在对阵地进行查漏补缺,力争万无一失。

  阵地上的雨棚除了木桩支架以外,油布也用绳索牵引栓在了钉入地面一尺的大铁钉上,以避免这些油布轻易被大风给刮跑。各种作战物资特别是枪炮弹药,更是全部用油布包裹起来存放在雨棚下,避免其沾水受潮影响使用。

  下午两点,在一阵响彻天际的雷鸣之后,黄豆大的雨点终于从天而降,噼噼啪啪地砸在了雨棚上面。几乎所有的军官都抬头望向天空,似乎想用肉眼看穿头顶上的雨水究竟有多少份量。

  然而直到所有人脖子都已经酸痛之后,雨势也半点都没有减小,反而还有继续增大的趋势。如果不是提前就加宽加深了阵地上的排水沟,此时恐怕已经是泽国一片了。但即便如此,这种暴雨也已经让交战双方失去了在此时开战的可能性,海汉一方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场暴雨并没有夹杂着大风同时到来,否则阵地上这些用绳索加固的雨棚是否经得住考验还很难说。

  直到天黑的时候,因为雨势一直没有减小,南越军也没有选择出击,好死不死也算是又拖了一天时间。

  到了十一日中午,雨势终于慢慢小了下来,而南越军也抓紧这个时机,再次向海汉阵地发动了攻击。但让南越军感到很绝望的是,海汉民团所使用的武器并没有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而受到太大的影响,火炮火枪依然不出意外地成功击发,将冒雨发起进攻的南越军打得鬼哭狼嚎,几乎是在民团开火的同时就发生了溃退,仅发动了一轮进攻就宣告终止。而由于周围地势已经变得十分泥泞,民团也没有急于继续推进战线,于是这一天的战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好在这场大雨过了这一夜之后便宣告结束,民团的军官们终于不必担心这场雨会继续延误战争的进程。十二日上午,民团步兵踩着稀泥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击,将战线沿着香江河岸继续朝顺化城城墙推进。而试图阻止民团的大约两千人的南越军队,在火枪的集体攒射之下不得不让出了道路。

  不过南越军的指挥倒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想,趁着中间这两天休战的时间,从其他非交战方向的城墙上运来了几门大炮,架在之前被集火轰掉的东北角炮台上,向城外的民团步兵进行反击。不得不说这一招还稍稍出乎了民团指挥官们的预料,在接连几发炮弹飞进了民团的步兵阵列,砸翻了数名士兵之后,军官赶紧命令步兵队伍后撤到安全距离上,然后调集炮兵应战。

  由于地面泥泞,沉重的火炮在推上第一线的时候费了不少力气,虽然仅仅就几百米的距离,但十几门火炮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全部到位,然后对东北角炮台进行了集中打击。城墙上的火炮因为射程比较吃亏,没办法跟城外的海汉炮兵对轰,只能很郁闷地被动挨打。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雨前刚刚运抵火线的48磅攻城臼炮在这一战中也终于登场亮相,并且很快就以一发精准的命中直接报销了城墙炮台上的一门火炮和七名炮手。天黑之前,密集的火炮打击已经让东北角炮台再次彻底哑火,不过海汉试图发动的攻势也因此而没有取得实际的进展。

  但仅仅过了一天,形势又起了新的变化。从北部一路追击过来的北越军直接跳过了广治城不打,已经行军到了顺化城以西不到二十里的地方,并派出先头部队与攻打顺化城东北角的海汉民团取得了联系。

  这次跨过洞海南下追击的北越军总兵力超过四万,虽然其中不可避免地有相当数量战斗力低下的农兵,但也有四千人规模,完全以海汉作战体系为蓝本打造出来的护精锐。这支军队中大概有一万人留在了北边包围广治城,其余部队都在北越大将军郑柏的率领下一路南下,赶到了顺化城外。

  郑柏这么急吼吼地率军南下,甚至跳过了广治城围而不攻,一方面是因为攻打顺化城这种功劳不可错过,另一方面也是有点忌惮海汉人在攻破顺化城之后来个洗劫一空,就如同他们在会安所做的那样。

  这种事并非没有可能,以海汉人做事的风格,他们大概会很乐于把顺化城里的财富统统搬上船运回琼州岛去。而现在北越朝廷已经是将南越地区视作己有,自然不愿让海汉人在顺化城吃独食这城里的每一两银子,今后都是北越朝廷的财产啊!

  郑柏派人联络海汉民团,一是告知盟友,我军已到,你们先别乱来,二来也是想要向海汉这边索要一些补给。北越军急于过来参与攻打顺化城的战斗,挥军南下的速度太快,一百二十里地只用了两天时间就赶过来了,以至于后勤补给全都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现在所携带的军粮仅仅只够三天,而弹药储备也相当有限,如果要打高强度的战斗恐怕就不太够用了。

  对于盟友的请求,前线指挥部还是很大度地同意给予帮助,愿意暂时提供一部分军粮和作战物资。当然了,这种火线援助可并不是无偿的,每一粒米和每一颗子弹的价值在战后都将会被计入到双方的军费结算当中。另外运输物资的运力也必须由北越一方自行解决,海汉民团可不会用有限的人力去替北越军队擦屁股。

  不过由于北越军的不期而至,指挥部先前所制定的孤军作战计划也因而需要作出小小的调整。虽说独力打下顺化城也并非难事,但既然盟友的部队已经到了附近,而且表明了强烈的参战意愿,海汉这边倒也不好把吃相弄得太难看了。至于城破之后该如何捞取好处,现在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就算北越军参与攻城,指挥部也确信他们不可能先于海汉民团攻破城防,有些事一步快就步步快,谁先进城,谁能捞到的好处就会更多。

  三月十五日,北越与海汉双方的军事主官在顺化城北十五里的一个小村庄进行了会面。这一地区早就被海汉民团清理干净,因此双方都没有携带太多的武装随从人员,颜楚杰就只带了钱天敦加上一个警卫排在身边。双方见面之后简短地寒暄了几句,便互相通报了开战以来的经历和战果。海汉民团在顺化城外很顺利地将战线推进到了距离城墙已经不到三百米的地方,并在为期二十多天的战斗中杀伤了超过四千人的南越军队。而北越军队所取得的战绩也同样值得标榜一番,他们在洞海的渡江战斗中击败了留守当地的八千南越军,并将溃兵一路追击到广治城,最后逃入广治城的溃兵大概不足千人,其余的人要嘛战死要嘛就成了北越军的俘虏。虽然广治城还没有拿下,但其城中的守军已经不足三千人,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威胁力了。郑柏是打算打下顺化之后,再抽出部分兵力回去攻打广治,应该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