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九十章 交战

第三百九十章 交战

  “这是想跟我们打持久战啊!”颜楚杰对于南越守军的意图作出了非常清晰的判断。 。

  “倒也不是坏事,反正我们这次也没打算要速战速决。”王汤姆倒是显得非常轻松。这次攻打南越,海军的主要任务是前期的封锁海岸线,清理香江江面,但真正攻打内陆顺化城的战斗,海军所能发挥的作用其实就微乎其微了。根据作战计划,在清理完香江江面上的南越水师残余部队之后,海军的部分战斗舰船就将提前返回三亚,以补充大本营目前较为空虚的海上防卫力量。对于王汤姆来说,这次他作为海军指挥官所需承担的作战任务倒并不繁重,未来的一段作战期之内多半都只能扮演辅助角色。

  “现在光靠民兵在前线侦察已经不够直观了,我明早带上器材去南边走一趟,弄点影像资料回来。”钱天敦在后方的基地里待了几天早就已经坐不住了:“上次我打报告申请的装备,这次也带来了吧?”

  “放心吧,这么大的战役,执委会肯定不会再在小细节上抠门的。”颜楚杰点点头应道:“库存的两台八轴飞行器都带过来了,正好用来拍一拍敌人的阵地。”

  南越军队煞费苦心修建的联防式阵地,以及相应的兵力部署和调动情况,在拥有立体侦查手段的穿越者面前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带有摄录设备的飞行器可以从高空中清晰地拍下守军阵地的分布图,然后前线指挥部再以为参考,来制定相应的进攻战术。可以说正式的大战还没开始,海汉一方就先赢下一半了。

  攻打顺化城是整个作战计划的第一要务,但并不是唯一的作战目标。如何能在短期内尽可能多地消灭掉南越的有生力量,也同样是军方此次行动的目标之一。以南越这种南北跨度超过千里狭长的沿海地形来说,要平推全境所需的作战周期肯定会相当长,参谋部制定的作战计划并不打算一个一个地去攻打城镇,而是以顺化城为饵,诱使南越境内各地驻军赶来救援,然后以围点打援的方式消灭其主力。

  在顺化城附近打掉南越军队的主力,然后端掉顺化城的小朝廷,海汉民团的作战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至于剩下清扫收尾的工作,就不需要海汉民团再亲历亲为了。以北越军现有的实力,慢慢清扫南越地区的残余抵抗力量应该是足以胜任了。

  当然过程说起来简单,具体的执行当中还是有很多问题需要一一解决的。既要给顺化城施加足够大的军事压力,又要让城里那些不死心的掌权派有时间将各地的军队调回顺化城参加决战,同时要兼顾自身的兵力部署,这中间的度还是需要指挥官们好好把握的。

  二月二十七日,在香江口临时基地完成休整的民团陆军主力开始向内陆地区行进。由于在之前的几天当中,南越军派出的巡逻队几乎都被前出侦察的黑土港特战部队剿杀干净,因此主力在行进当中也并没有遭遇到敌军。至于作战物资则是通过了更为便捷的河道,直接送往前线阵地。为了护卫运送物资的货船,海军出动了四艘“探索级”战船和十余艘小型内河巡逻船,前出到距顺化城不到五里的江面上布置防线。

  海汉这边所不知道的是,在武森率领的敢死队毫无还手之力地覆灭之后,南越水师就再没有出战的打算了。这两天所有的船只已经全部收拢到顺化城外的江面上,从南岸抢运物资和兵员进城。当然了,由于武森那一队人的遭遇太过惨烈,水师剩下不多的兵员不可避免地在这两三天当中又逃了不少,这让水师的士气陷入到难以挽救的低谷中,如果再有军官下令出战,剩下的人真的有可能会一哄而散。

  不过这个情况并不会持续太久,只要海汉这边发现了南越一方的退缩,很快就会派出船只封锁住顺化城外的江面,切断两岸的联系。至于水师残存的这些人马,唯一的生机大概就只有退往香江上游,远远离开海汉民团的战船。

  指挥部在经过侦查之后,选定了顺化城以北五里处临江的地区修筑前线大营,这地方距离南越军在城外的联防阵只有一千米左右,以交战状态而言,这几乎就是直接杵到了南越军的眼皮子下面了。在步兵阵的掩护之下,民夫们从停靠在河岸的货船上卸下各种搭建阵地所需的工具和构件,就在远处南越军的注视之下,开始在河岸边修筑施工。

  对于守军来说,坐视对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修筑大营,显然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不管是出于战术考虑还是面子问题,南越军都不得不作出一点姿态。

  于是南越阵中派出了一支千人的队伍扑向海汉民团的阵地,但这种骚扰多少都显得有些敷衍。步兵们用新式步枪在两百米距离上射杀了二三十人之后,这支部队便迅速地选择了收兵,撤回了阵中。

  “想引我们去追啊!”面对敌军的表演,钱天敦很不客气地评价道:“演技太差,就算想作饵,那也得攻一攻再撤走,这在外围兜一圈就跑,算怎么个意思?”

  “这些猴子兵打仗还是挺会动脑子的,只是他们运气不好,这次遇到我们了。”颜楚杰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接过话头道:“越南人当初大胜明朝大军,就是靠了诱敌深入这一招,那一战就搞掉了明朝几万人的大军,从此就被他们当成了经典战例。想想我军才不过几千人,他们肯定是要把老法子拿出来再试一试的。”

  南越军的诱敌行动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民团不急不慢地在预定位置构筑阵地,修建大营,甚至还有余暇在附近的河岸边搭建了一个临时码头来方便货船的停靠。民团并不急于向顺化城发动攻势,因为他们还要再等上一等,让南越有充足的时间从北边的防线上将他们的主力部队悉数调回来参与这场决战。

  目前南越军的一部分主力仍然还在洞海防线与北越军隔江对峙,但海汉民团从顺化附近海岸登陆之后,顺化城这边多半已经向前线发出了调令,只是大军要从洞海拔营出发赶回来,至少也需要五六天时间。而这些赶回来“勤王”的外地部队,同样也是海汉民团所要消灭的目标,与其跋山涉水地一处一处去打,倒不如守着顺化城这个诱饵,以逸待劳地消灭这些军队。

  三月一日,两艘“探索级”战船大胆地驶入了顺化城外的香江水域,但船上作战人员预想的抵抗场面并没有出现,江面上的数十艘船只行动非常一致,调转船头便拼命往上游方向驶去,根本就没有要进行抵抗的念头。海汉民团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顺利控制了顺化城外的香江江面。而这个变化也引起了顺化城里的小小震动,因为这意味着来自顺化以南的所有补给和支援都被就此切断。

  不过由于顺化城临江这面城墙上布置有数个炮台,整个江面基本都笼罩在炮台的射程范围之内,因此海汉这边也并没有让更多的战船冒然进入这段水域,只保留了两艘船在这段江面上进行轮流巡航。

  三月二日,海汉民团陆军从北侧向顺化城外的南越军阵地发动了第一次攻势。不过这次进攻基本还是试探性质,由步兵压阵,炮兵在八百米的距离上架设阵地,对南越这边几个通过航拍照片确定下来的目标进行了轰击。

  南越军中配备的火炮并没有轻量级的野战炮,基本都是布置在顺化城城墙上的大型城防炮,因此对于民团的这种远程打击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己方的几处砖石碉堡被炮弹硬生生地摧垮。不过因为海汉的打击目标非常集中,南越军也得以及时将部队撤离危险地带,因此海汉的炮击虽然达成了作战目标,但并没有实际杀伤多少南越士兵。

  尽管南越这边没有多少还击的能力,海汉民团也同样没有办法把这种攻势保持太长的时间,因为这样的炮击战术对于弹药的消耗量实在是太大了,一个小时大概就打掉了一百发炮弹,而这些弹药都是没有办法在本地进行就地补给的,毕竟要依靠船只从大本营运送过来。尽管前期运来的作战物资中也有充足的弹药,但军方可不敢肆意挥霍,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海运的时效性,要是万一弹药供应断档,那出征当地的民团部队都会立刻陷入到危险之中。

  虽然没办法保持高强度的火力打击频率,但哪怕就这么一轮密集炮击,也已经给南越军造成了不小的震撼。至于顺化城内的气氛就更加紧张了,普通民众根本不知道城外的战事进展如何,也看不到海汉民团现在推进到了哪里,只能听到城外传来的隆隆炮声。

  海汉民团倒是没有急于派出步兵清理南越军的阵地,只是继续保持着每半天发动一轮炮击的频率,安心等着南越的援军赶回来。

  三月五日,外围的侦察部队发回消息,有大约一万四千至一万七千人的南越军队正朝顺化城方向急行军而来,距离顺化城已经不到五十里。同一天驻北边洞海大营的海汉联络处也发来电报,北越军已经如约发动了攻势,并顺利地攻破了洞海防线。目前驻守当地的少量南越军队已经开始向南撤退,而北越军也正衔尾追击而来。

  三月六日,得到调令急急匆匆赶回来的援军终于抵达顺化城,不过这个时候他们还并不知道洞海防线已被攻破,向南撤回的残余部队已经撤到了广治城附近。

  次日,在确定了这次撤回顺化的军队已经是南越朝廷在香江以北区域最大的一股武装力量之后,前线指挥部终于开始动真格的了。

  民团一营、二营的主力全部集中到了顺化城的东北角临江的区域,向南越军的阵地发动了攻击。而海汉海军也捞到了这个阶段难得的一次出场机会,从江面上用炮火策应陆军的进攻。

  南越军在临江这一侧的阵地被超过四十门火炮进行了半小时的扫射,地面上几乎没有留下什么超过两尺高的物件。这个时候步兵排着整齐的矩形阵列,齐步向着这块被犁成平地的阵地进军。

  南越军的将领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不得不从临近阵地调集人马去补充这块空白,然而海汉民团的步枪轮转射击再次给予了南越军沉重的打击,数以百计的士兵倒在了无情的枪口之下。直到这个时候南越将领才赫然发现,他们在此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工作,在绝对火力优势的打击之下并没有起到太大的实际作用。

  南越守军不得不提前动用了顺化城东北角城墙上的炮台,以阻止海汉民团的继续进军。然而这种徒劳的挣扎并没有延迟海汉民团太久,很快海汉民团的六门12磅陆军炮就推到了前线,开始对城墙上的炮台进行定点射击。

  双方对射之下,海汉这边的火炮在射程和精准度上的优势就很快显现出来了。城墙炮台虽然居高临下,但射程却依然赶不上海汉人的火炮,以最大发射角打出去的炮台距离海汉这边的炮兵阵地都尚有三四十米的距离。而海汉炮兵却很快就实现了命中,第三轮的炮击便有一发炮弹击中了城墙炮台的垛口,虽然没有直接打中目标,但垛口被炮弹击碎飞出的石块却将周围的几名炮手都打得血肉横飞。

  在经过了几轮校射之后,海汉炮兵的准头也越来越吓人,接连几发炮弹都打中了炮台所在的位置,如果不是有垛口掩护,恐怕整个炮位都已经被轰上了天。南越炮兵们战战兢兢应战的时候,对手却是不慌不忙地装填瞄准,根本不用担心会有炮弹飞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南越军向海汉又发动了几轮反攻,但结果只是付出更多的牺牲而已,被海汉占领的阵地非但没能夺回,反倒是有继续扩大的倾向。而东北角城墙上的炮台在坚守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被一发炮弹直接命中炮管,将这门炮掀飞出去,还顺带砸翻了两名炮手,当场便吐血身亡了。

  不过在这天天黑之前,已经占领阵地的海汉民团默默地又撤了回去,看样子似乎也是担心留在这个没有任何遮蔽的阵地上过夜会遭受南越军的偷袭。

  南越军连夜调派军队,把这块阵地又占了回来。然而这样的占据其实已经不具备太大的实际意义,由于阵地上所有的防御设施都在前一天的交战中被海汉民团给摧毁,连夜进行修缮肯定也已经来不及了,最终南越军只能很勉强地在阵地上补充了一些鹿砦拒马之类的简易装置。

  这些东西在炮火开路的海汉民团面前自然也没能起到太多的作用,一开打便被炮弹轰城了碎渣。而海汉民团进占这块临江区域的速度,比昨天又快了许多,用时连前次的一半都不到。

  这次民团占领阵地之后就没有再急于扩大阵地,而是有大量的民夫和河面上的货船跟进,立刻就在占领的这块地区修建起阵地来了。

  这一对比,就能显现出双方在土木工程营造技术方面的差距了。南越军足足花了四个多月的时间,才建成了现在的这片防御阵地,而民团的工兵和民夫仅仅用时半天,就已经在顺化城外东北角的临江区域筑起了一片阵地。当然相比南越阵地各种防御设施的齐备,海汉民团这边显得还是非常简陋,基本就是由沙土袋、多功能平板小车和其他构件搭建而成的防御墙,再在外围挖了一道浅壕沟,栽了木桩拉了铁丝网。不过依靠着犀利的武器,海汉民团便能以、依托这种简陋的防御工事,应付南越军上万人反攻了。

  三月八日,南越军发动了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反攻,意图拔除掉海汉民团这处距离城墙仅仅四百米远的阵地。南越军以千人为单位向海汉阵地发动了潮水式的冲锋,指望着依靠兵力优势来冲垮海汉民团的简陋防线。但这种妄图靠人数取胜的战法在过去就已经数次被事实证明行不通,而这次也同样没有例外。杀伤力巨大的霰弹从炮口喷涌而出,在冲锋的南越军中撕出一个个缺口。震耳欲聋的炮声加上飞溅的血肉,足以让身处其中的南越士兵们发疯。仅仅一个上午的交战,南越军的尸体就在海汉阵地前堆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虽然暂时还来不及清点战果,但根据一直在前线指挥作战的颜楚杰估计,在这两个小时的交战中至少打死打伤了超过三千人的敌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