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一击即溃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一击即溃

  武森走出水师衙门,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兵符,无奈地摇了摇头。  ..尽管他在昨晚说服上司并拿到了调兵权,武森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费了许多口水,才终于让上司答应在今天多派十艘船给自己,去下游看看会不会有攻击海汉人船队的机会,然而武森自己也很清楚,这种规模的兵力调动对于香江口的庞大船队来说很难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武森对于上司的抠门很难有什么怨恨,这并不是上司不清楚局势的严重性,而是因为此时还有大量的物资需要从香江南岸运进北岸的顺化城。这个时候能多运几千斤粮食进城,可能就意味着顺化城能够多守一天。相比之下,把手头上有限的船只派去进行毫无把握甚至是徒劳的进攻,性价比的确是低了一些。

  但武森依然不肯放弃进攻的打算,他知道水师唯一的胜机就是趁着对方立足未稳的时候打个措手不及,如果等到海汉人把准备工作做完,一步一步稳扎稳打地向香江上游推进,那时候再开打很可能连还手的机会都不会出现。届时海汉人的战船切断香江,也就等同于切断了顺化城与香江以南广大地域的联系,顺化也就彻彻底底的成了一座孤城,将完全陷入到被动挨打的境地中。因此即便主动进攻只有很渺茫的得手机会,武森也下决心要试上一试。

  不过集合部队的时间比预计的要长了很多,以至于武森赶在天亮前出发的计划只能泡汤了。而最后集结起来的人员也让武森觉得有些悲凉出战人员的满编应有二百八十人,但实际上到码头集合的却只有二百出头。

  武森不需要再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自打去年年底和谈失败的消息传出来,军中的逃役状况就没有断过。相当多的人对朝廷放弃继续和谈,打算跟海汉人决战到底的做法持悲观态度,军中不愿为了岌岌可危的阮氏王朝继续战斗的人便纷纷当了逃兵,水师自然也不例外。

  武森相信昨晚自己离开水师衙门之后,调令就已经在水师中传开了,在水上与海汉人进行作战,对南越水师现有的状况而言基本上就是有去无回的一次任务,自然有不少连夜当逃兵的人。最终能在这儿集齐三分之二的人手,已经算是很不错的结果了。

  武森也没有再作什么加油打气的宣讲,而是让人抬了银箱上来,给在场的人挨着发了二两银子这几乎也是他手上能够拿得出来的全部家当了。在他看来,愿意在这时候留下来参战的人也不需要再作什么思想动员了,倒是发点银子下去,更能刺激他们的战斗。

  发完银子之后,武森便宣布出发,两百多号人分乘十八艘船,驶离顺化城南岸的码头,顺流向下游驶去。

  武森站在甲板上,任由身边的亲兵替自己穿戴上盔甲。这一身甲胄重达三十多斤,武森平时在巡逻中是不会穿的,但接下来的战斗可能要面对海汉人的犀利炮火,穿上盔甲多少能够起到一些防护作用哪怕只是心理上的防护作用,总也要好过什么护具都不穿。

  武森率领的船队离开顺化城码头的同时,高桥南在下游击溃了南越的巡逻队,因此武森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已经不是香江入海口的海汉战船,而是正在试图构筑炮台封锁江面的海汉民团陆军部队。

  “你们不要觉得早上这一仗被黑土港的人抢了功,我告诉你们,这次打顺化,我们陆军可是主力,后面多的是仗可打,早上那一战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把江面上盯紧了!要是谁放过一条船,可别说我于铁柱找麻烦!”于铁柱此时正在给自己的手下们打气鼓劲,早上那一战被高桥南抢去了风头,他的手下多少也是有些不服的,好歹民团一营也是军委直属的王牌嫡系,怎么能让黑土港那帮野人给占了上风?

  “连长,你可别吹牛啊,去年两次对安南出兵,哪次不是海军打主力?海军那帮人现在看人都是用鼻孔在看,哪有我们陆军出风头的机会!”当下便有人出声抱怨道,听起来也是有些资历的老兵了。

  于铁柱应道:“这次跟去年可不一样了,这顺化城不靠海,大船就算顺着香江进来了,也只能在江面上当活动炮台用,这攻城的任务,最终还是得我们陆军来完成!这次打顺化,我们才是主力,海军只配给我们洗脚!”

  于铁柱毫不留情的吐槽引来了手下的一片叫好声,对于这些陆军士兵而言,海军在成立之后的各种待遇的确是让他们有些眼红。执委会划给海军的军费预算明显要多过陆军,要知道一艘“探索级”战船的造价,就已经是超过了一个整编连一年的军费,而海军一造就是十几艘,吨位更大的“探险级”也是日夜不停地建造新船,目前已经有四艘入列服役,但胜利港造船厂的船台上又已经架起了巨大的龙骨,丝毫没有要停下的迹象。为了抓紧时间造出更多的战船,胜利港造船厂甚至将建造货船的船台由原来的四个缩减为了两个,把腾出的船台优先用于建造海军船只。

  再反观陆军这边,虽然去年五月的时候就听说“海汉兵工”制造出了新式步枪,其性能大大优于民团所装备的二八式燧发枪,但直到八月出兵会安的时候,民团才开始小规模地列装新枪,而整个陆军的换装速度就更是缓慢,基本是以每月一个连的速度在更换新武器,直到年底决定要出兵安南之后,才加快了换装速度。至于火炮方面,除了推出了口径惊人的大型攻城臼炮之外,去年一整年基本都没有新产品问世。当然于铁柱这样的归化民军官并不清楚军工部门的研发生产流程,他们所看到的就是海军所使用的舰炮在不断地改型完善,下水一艘战船就装备一艘,甚至就连炮手也是优先分配给了海军。

  其实民团将海军拆分出来也不过一年时间,两军的军官很多都是熟识,双方之间倒也说不上有多大的怨气,但互相不服的情绪肯定是有的。像于铁柱这样的陆军军官也早就憋着一股劲,要用实际的战绩来提升海汉陆军的声望。

  按照指挥部的作战计划,陆军在今天暂时不会继续向南进军,而是以前出侦察和完成对江面的封锁为主要作战任务。在于铁柱所在的这个阵地上,除了他所率领的民团一营二连之外,还部署有一个满编的炮兵连共十二门火炮。

  十二门火炮中有十门炮用于封锁江面,另外两门则是架在支流小河的浮桥两侧,用于封锁浮桥通道,必要时对准浮桥来两发,就可以将敌人隔绝于小河以南。以正常情况而言,这个阵容足以抵御千人规模的敌军从水陆两路同时来袭。而于铁柱可以肯定的是,南越水师不会轻易就彻底放弃从香江上进行侦察甚至发动攻击的机会,他所接到的命令就是使用炮火拦截所有从上游来的船只简单、粗暴,但却是陆军最喜爱的作战方式。

  上午十点,海汉民团前哨阵地以南大约两里地的河岸边突然飞起一支响箭,立刻便引起了哨兵的注意。这支响箭是来自于执行前出侦察任务的黑土港特战部队,按照事前约定的信号,一支响箭就意味着上游有船下来。于铁柱立刻下令所有人员进入战斗位置,火炮提前进行弹药装填。

  尚在上游河面上的武森自然也注意到了岸上树丛中飞出的响箭,不由得绷紧了神经,下令各艘船只注意江岸上可能会出现的敌军然而也仅仅只能提高警惕而已,这些船上几乎没有配备远程武器,无法对河岸上的敌人进行有效打击。

  然而对手远比武森预计的更为嚣张,在往下游又行进了几里地之后,前面开路的船只发出信号,表明河岸上有敌人踪迹出现,并开始减慢了船速。很快武森也注意到了前方江岸上的敌军,显然对方并没有任何想要掩饰行迹的打算,数百个沙土袋在岸边垒成了一道大约有十几丈长,的矮墙,中间有数道垛口,虽然还看不太清楚矮墙后方的状况,但武森已经能够估计到对手摆放在垛口后面的会是什么东西。

  “冲过去!”武森并没有犹豫太久,便下达了命令。如果被海汉民团堵在这不上不下的地方,就这么无功而返,那南越水师的最后一口心气大概也会就此消磨殆尽了。无论如何,武森都要搏上一把,或许海汉人在江岸上弄这临时炮台只是吓唬人而已,那些沙土袋垒成的工事后面并没有他所担心的玩意儿。

  然而现实远比预计的更为残酷,在距离岸边的海汉阵地还有大约三四十丈的时候,垛口处伸出了一根根黑乎乎的炮管,指向河面。

  “散开队形!”这是武森最后所能想到的办法了。除了指望用分散的队形来降低对手的炮火打击密度,他实在也没什么别的招可用了。

  在岸上目睹南越水师阵形变化的于铁柱只是发出了一阵冷笑,便下令各个炮位上的炮兵开始瞄准各自的目标,准备开火。

  当岸上的火炮开始射击的时候,武森很绝望地发现任何的战术在绝对的火力压制面前都是徒劳的。离河岸最近的一艘船在大约十丈的距离上被肆虐的霰弹扫射,船身连同船员都被直接撕成了碎片,几乎是顷刻间便消失在了河面上。而稍远一些的船同样未能在这场风暴式的打击中逃出生天,整个河面都被笼罩在火炮的射程范围之内,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的遮蔽物可以提供掩护和遮挡,这样的目标对于岸上的炮兵来说没有任何的操作难度。

  河面上的南越水师除了拼命向另一边的河岸靠过去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然而这种挣扎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海汉民团所使用的霰弹并不需要很精确的瞄准,只需瞄个大概方位然后开炮就行了。一颗杀伤面积巨大的霰弹足以在两百米距离上覆盖相当大的一片区域,因此尽管岸上的火炮射速并不高,也仍然足以将江面上的船只一一点杀。

  最要命的是这些船上还装着大量的引火物,只要被炮弹击中,哪怕是扫到边,也会立刻就被引燃。侥幸活着的船员除了跳水逃生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很快河面上就多了一堆燃烧着的残骸。

  在船队后方压阵的武森目睹这一过程之后差点连血管都爆了,他虽然也清楚己方这点可怜的阵容大概不是海汉民团的对手,但没想到双方的实力差距竟然大到如此地步。不过十多二十发炮弹,便将他辛辛苦苦组织起来的船队打得七零八落。

  正当武森准备下令继续往前冲的时候,身后的亲兵已经冲上来按住他,剥去他身上的盔甲。武森怒喝道:“你们这是作甚!”

  “大人,战事不利,何苦送死!脱了这盔甲,尚可逃生!”亲兵一边说一边手上不停,已经解开武森身上的甲胄。

  “国难当头,岂可偷生!”武森很痛心地大吼道。他实在不甘心就这么毫无反抗能力地败下阵来,这么多艘船,这么多条人命,连一点麻烦都没能给对手制造出来,唯一给对手造成的损失,大概也就是几十发弹药而已了。

  眼看冲在前面的船只基本都被海汉人的炮弹清扫干净,河面上最显眼的也就是武森这条座船了,炮兵们无需命令,便很自觉地开始调整炮口,对向这个显眼的目标。一轮齐射之后,武森的座船也毫不例外地化作了一团大火,在江面上熊熊燃烧起来。

  “刚打了多少艘船,好好记下来,回头再向指挥部报功!”于铁柱面带喜色地向随军的文书下令道。

  对于驻扎在此的两个连队来说,这无疑是非常轻松的一场战斗。而在陆地使用炮火消灭南越水师的战绩,就足以将海军更多地排挤在这次攻打顺化城的作战计划之外。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这一战无法统计杀伤的敌军数量,也抓不到什么俘虏活口了。能够在刚才的炮击中侥幸逃生的南越士兵,大概都已经游向了另一边的河岸逃生了。

  这一场历时不到十分钟的战斗打掉了南越水师残存部队近三分之一的船只和兵力,而当这个消息传回顺化城的时候,大概也不会再有船敢于顺流而下来探听虚实了。停留在入海口的大型货船现在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进入香江,将各种作战物资通过水路运输直接投放到前线地带。

  被派出打扫战场的两艘小船,最终在靠近另一边河岸的沼泽中俘获了侥幸逃生的南越水师参将武森。他虽然被亲兵剥去盔甲之后推下了船,但却陷在了沼泽中一时无法脱身,结果最终还是成了海汉人的俘虏。而这也是正式开战第一天,海汉民团所俘获的人员中等级最高的一个。

  于铁柱本打算从武森这里撬出一点情报,但他只接受过军事训练,对于情报工作却并不擅长。审了两个小时,除了确定了武森的身份之外,并没有套出任何有价值的情报。考虑到这名俘虏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军官,于铁柱并没有冒然采取暴力逼供,而是派人将他押送去海边的营地,在那里有一帮审判专家会处理相关的事情。

  在此后的两天中,海汉的阵地都没有向南再继续推进,而是维持在目前的地方。倒是高桥南带的侦察队活跃在顺化城外围,基本摸清了顺化城外那一大片防御工事体系的大致范围。尽管高桥南也在进修时学习过不少的防御阵地搭建知识,但顺化城外的这片区域仍然是让他大开眼界,因为在他所学到的各种防御手段当中,都没有出现过综合性如此之强的一块区域。高桥南花了两天时间,也没有找到这块区域的明显漏洞,只能先绘制了草图,带回去让指挥部的高官们参考。

  “这些猴子很会玩啊!”在看到高桥南送回来的顺化城外防御工事的草图之后,就连颜楚杰也忍不住开口吐槽了一句。尽管还没有亲眼见到那片阵地的景象,但根据草图再加上高桥南的描述,颜楚杰大致能够脑补出七八分的当地状况。他的确没有想到南越朝廷居然悄无声息地在顺化城外修筑了这么大一片防御工事,看样子攻打顺化城的作战计划,不会像之前预计的那么顺利了。钱天敦笑道:“再怎么会玩,猴子也始终只是猴子。看得出他们的确是在这上面花了不少的心思,大概是指望靠着这片阵地能拖住我们,然后慢慢消耗我们的物资和兵力,最后逼得我们只能选择自动撤退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4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