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先头部队

第三百八十八章 先头部队

  如何指挥民团部队由海向陆,对南越都城顺化发起攻击,海汉军委早就已经制定了详细的作战方案,参谋部对在此过程中敌军可能会采取的防守措施也进行过多次推演,基本上将各种状况都考虑到了。  ..南越的水军已经没有多少家底,所能玩出的花样也不会太多,像火攻这种很传统的战术,海汉一方又岂会没有提防。武森和他的同僚们虽然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但海汉这边可并没有打算现在就给予他们战死沙场的机会。

  来自三亚和黑土港的两支舰队在顺化外海碰头之后,便直接展开队形驶入了香江入海口,但舰队并没有冒然再向上游前进,而是迅速地停靠香江北岸,开始从船上放下人员和各种作战物资。

  钱天敦和他所率领的黑土港特战营率先登陆,并在登陆地点外围设下了两道防线。民夫们则是按照早已经操练好的步骤,开始在河岸上搭建营地。

  对于在上游准备发起拼死一击的南越水军将士来说,海汉民团的这个举动无疑是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在武森等南越军官的认知当中,海汉民团不论是突袭洞海,还是攻打会安,都是如同雷霆之势一般扫清水面上的障碍之后立刻对陆上的目标发动攻击。在水面拥有绝对优势的海汉民团突然放弃了这套作战方式,转而选择了从陆路发起进攻,这让南越水军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大人,这样我们还打不打?”见武森伫立在船头久久没有出声,他手下的亲兵便上前轻声问道。

  “打……这还怎么打!”武森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立刻便怒了:“你没看到他们已经在外围布置了那么多的小船,就算现在我们杀过去,也很难冲到他们的战船旁边了!”

  海汉这次来的船队中可不仅仅只有火力强大的大型战船,海运部还专门改装了多艘适于内河航行的小型船只,用大船拖运到这边来。这些同时具备帆桨两套动力系统的小型船只行动较为灵活,更适合在宽度仅300米左右的香江上执行日常巡逻警戒和一些强度不大的运输任务。当然这种船只的弱点也比较明显,那就是缺乏火力强度,由于船体太小,船上并没有装备火炮之类的重武器,火力打击就只能依靠步枪来实现。而在河面这种不断变换位置的战场环境下,船上那几杆步枪所能造成的实际杀伤力是很有限的。

  在大型船只靠岸的同时,十来艘小船便已经在河面上展开了队形,从外围对登陆点加以掩护。尽管数量不多,但面对缺兵少将的南越水师来说却已经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了。

  南越水师如今总共才五六十艘船,布置在香江口的船只也只有十来艘,想在并不宽阔的江面上绕开对方小船的拦截难度很大,武森对此也没有半分把握。武森并不怕死,但如果不能伤及到对手的大船,那这种自杀式冲锋所付出的牺牲就实在太不值得了。

  “继续监视敌人动向,速速派人返回顺化城,将这里的情况告知总兵大人!”武森犹豫片刻,终于下达了命令。

  如果现在手上有几十条船的话,武森大概会立刻下令发动进攻,不给对手留下从容登陆上岸的时间。但南越水师残存的几十条船有一多半都还在上游顺化城附近,负责在香江两岸运送人员和物资。  要将水师的船只集合起来发动攻势,并不是武森这个级别的军官能够做主的事情,他所能做的也就是将情况上报,等待上司对战局作出判断之后下达命令。

  不过在海汉一方看来,对手无论有怎样的反应,都无法阻止己方按部就班地实施作战计划。成吨的作战物资不断地吊装上岸,民工们推着大平板车来来往往,在工头的铜哨声指挥下将各种补给和弹药运送到刚刚规划好的物资堆放区。另一群民工则正在平整地基,将承重的木桩打入土中,准备在这里建起存放物资的临时仓库。在兴建临时基地方面,后勤部门经过多次的行动之后已经累积了足够多的经验,不论是仓库还是营房都采用了大量的预制件来进行构筑,虽说这样做会大大增加运输环节的压力,但能够在前线赢得的宝贵时间却是非常值得的。

  “停下!”高桥南举起捏成拳头的左手,示意后面的队伍暂停行进。他从背包中拿出一张手绘简易地图,开始核对周围的地形来确认自己所在的位置。

  这是他在抵达香江口登陆之后,才从作战参谋部领到的新地图,内容便是从香江口到顺化城这一带的地形地貌。临海的三十里区域内都是平原,地图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地标,唯一的参照物大概就只有旁边的这条香江,从香江口到顺化城最近的行军路线也就是沿着香江一路上行。高桥南所率领的侦察队除了要为后续大部队探明行军路线之外,还要在沿途选择适合的地点来设立临江据点,从江岸对江面进行封锁和控制,以减轻下游驻地的防御压力。

  高桥南在来到北越之后跟着钱天敦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学会看军事地图就是他所掌握的新技能之一。这对于一个文化基础几乎为零的人来说绝非易事,光是理解地图上的比例尺就足足花了钱天敦半个月的时间才将他教会。高桥南自己也一度想要放弃这种痛苦的学习过程,但当钱天敦告诉他这是今后晋升高级军官的必备技能之后,高桥南决定无论如何也得掌握这门高深的技术。

  在去年的整个下半年当中,高桥南的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野外侦察科目的训练上。如今他不但能看得懂各种比例的地图,甚至自己也能完成简单的地图绘制工作,因此钱天敦才会放心地将前出侦察的任务交给了他来负责。

  根据实际对比来看,高桥南认为这份地图对地形地貌的描绘虽然很简略,但精确度却非常高,远远超过了特战营所能掌握的绘图水平。而根据高桥南所知,海汉民团布置在安南的侦察部队就只有特战营下属的侦察连,但这地图显然并非是侦察连的作品,很难想像身在三亚的参谋部是如何绘制出这么详尽精确的地形图。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似乎也再一次表现出了执委会无所不能和民团军战无不胜的高大形象,对于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高桥南也就没有再往深处去细想了。

  根据地图,高桥南判断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登陆点已经有七八里远,前方是地图上标示的一条香江支流小河,宽度大概在三十至四十米之间,从所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河上并没有可供通行的桥梁,大部队要通过这里就必须要架设一道或数道浮桥才行当然这种事并不需要高桥南去操心,既然地图上都标出了这道小河,那参谋部肯定早就准备好了相应的渡河方案和工具。

  高桥南所需做的,便是确认这里的地形,为后续部队选择出最适宜渡河的地点。另外由于渡河所需的水面船只肯定需要从下游上来,那么控制支流到香江口这段河面就成为必须完成的作战目标。高桥南用大拇指目测法简单判断了一下这里的江面宽度大概只有两百米出头,而且还带有一定的弧度,下行的船只在这一段江面上也不可能拥有太快的船速,如果在岸边设立起一条火力封锁线,完全可以实现对江面的控制陆军火炮所配备的霰弹在这个距离上集火射击,就足以将对手的小渔船扫成碎片。

  随着太阳西沉,江面上的南越水军小船也慢慢地撤向了上游。尽管知道对方或许不会急于通过水路发动进攻,但谨慎的南越水军将领已经不敢将有限的水面力量留在靠近对手的地方过夜。高桥南站在岸边茂密的石菖蒲丛中,冷冷地看着对手的小船缓缓驶向上游,虽然两军还没有正式交手,但在高桥南的眼中看来,这些人几乎都跟死人无异了。

  第二天凌晨,两艘平底内河货船拖着一串小船就出现在了高桥南前一天侦察过的河岔。两艘大船上装载了搭建浮桥及火力点所需的物资、武器和工兵,而后面拖着的一串小船就是浮桥所用的桥墩了。至于进驻这里的作战部队,正通过陆路行军而来。

  在这种水流平缓,河面不宽的支流小河上搭建浮桥,远比在海岸搭建浮动栈桥要容易得多,所有的构件也都是标准尺寸的预制件,在没有外界干扰的情况下施工难度并不大,工兵们只花了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就在河面上搭起了两座五尺宽的浮桥,其承重能力足以让攻城所用的48磅大口径臼炮从桥面顺利通行。而这个时候,天色才刚蒙蒙亮而已。

  此时被派驻到这里的民团一营二连也已经抵达,士兵们在短暂的休整之后,便立刻投入到修建火力据点的工作当中。这个火力点的打击方向不仅仅只是香江江面,同样也必须要照顾到支流上架设的浮桥,因此布置的火力输出点分为了东、南两个方向。士兵们用军刀割掉了江岸边一些生长过于茂盛而阻挡视野的石菖蒲,然后用麻袋装土垒出炮位和掩护步兵的胸墙。

  “于连长,恭喜你又晋升了!”高桥南主动跟二连连长于铁柱打了声招呼。

  他们两人也算是熟识了,当初高桥南在劳改营当苦力的时候,于铁柱也刚入伍民团,曾在劳改营实习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两人便已经认识了。后来高桥南得到任亮的赏识,破格将他推荐进了民团当兵,两人也就成了同僚,去年一月援越行动的时候,两人也曾并肩作战并且都在战后获得了战功和嘉奖。后来在胜利港参加军官进修班的学习,两人又是成了同期生,也算是有同窗之谊了。

  “高连长,同喜同喜啊!”于铁柱也注意到了高桥南的领章已经从排长换成了连长,心中暗道这家伙也升得不慢啊。

  “提醒你好几次了,我是姓高桥,不是姓高。”高桥南抗议道。

  “好的好的,我记得了。”于铁柱居高临下地拍了拍高桥南的肩膀,很敷衍地应道:“不要在意这种细节……来了这地方总觉得鼻子不太舒服!”

  “大概因为是石菖蒲吧!”高桥南指着江边茂密的石菖蒲说道:“来之前我就听钱长官说过,这地方之所以被称为香江,就是因为这些石菖蒲所散发出来的香气常年不散。”

  “香吗?我倒是不是觉得,大概是闻海腥味闻习惯了吧!”于铁柱打个哈哈,然后将话题回到了正事上:“南越除了派船在水上监视之外,有没有发现他们在陆上有什么动作?”

  “昨天到现在还没有碰到南越的部队,估计他们听说了我们打上门的消息,都缩在顺化城不敢出来了!”高桥南一脸的傲然,语气中充满了对敌人的不屑和强烈的自信心。

  “那你们今天还要继续往前面去?”

  “当然!我们的任务就是摸清南越军队的兵力部署状况,从这里再往南七八里地,就是顺化城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之内就会跟南越的军队遭遇了。”说这番话的时候高桥南脸上没有显现出任何的紧张情绪,反倒是充满了对战斗的渴望。

  不过与敌军的遭遇比高桥南预计的来得更快一些,上午八点,就在高桥南集合手下准备出发的时候,布置在南边的预警哨发出了警示信号。

  “哟,这就来了!”高桥南让人去通知还在指挥修建炮位的于铁柱,自己则是带队跨过刚刚架设好的浮桥,来到小河南岸的阵地上。

  出现在高桥南视野中的敌军规模并不大,寥寥两三百人而已,从编制上看估计只是一支外围的巡逻队伍。这支部队的带队军官大概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就能发现海汉人的前哨阵地,在短暂的愕然之后,便立刻催动手下士兵发起进攻。

  然而这支纯冷兵器的小股军队想要对高桥南所在的阵地完成冲杀,基本就等同于送菜上门。尽管高桥南带领的这支侦察队的人手连对方的一半都不到,但在近距离完成了三轮排枪射击之后,两边的人数就立刻变化到同一水平线上。见识到海汉民团可怕战斗力的南越兵迅速从冲锋转换到溃逃状态,慌不择路地往南逃窜而去。从南越军队发起进攻到调头逃跑,整个战斗过程没有超过三分钟,海汉这边没有出现任何伤亡。等于铁柱带着两个排的援兵匆匆赶到,高桥南已经在指挥着手下打扫战场了。

  “道啊!”于铁柱啧啧连声道:“连菜都不给兄弟剩下点,你这胃口可真是够好的!”

  “这真不能怨我。”高桥南一脸的无辜道:“就放了三轮枪,然后这帮猴子就调头跑了,连追都追不上!如果这次我们要对付的敌人都是这种水平,那大概用不了几天就能拿下顺化城了!”

  “恐怕没那么容易。”于铁柱倒不像高桥南那么盲目乐观,摇摇头道:“从这次的战前准备来看,参谋部的长官们可没把握速战速决,光是作战物资就比前几次出征安南要多得多。而且这一次还没运完,船队卸下东西之后就会立刻返回三亚去运第二趟。要依我看,这次打顺化没个十天半个月恐怕是完不了事。”

  “那倒也未必是坏事,多打上几场,我们立功的机会也多一些。”高桥南忍不住说了一句大实话。

  “你这个观点可要不得,要是被长官们听到了,一定会说你思想态度有问题!”于铁柱笑着吐槽道。

  战果很快就被清点出来了,刚才不到三分钟的战斗当中,发起进攻的南越部队被当场打死三十七人,另外有十几名轻重程度不一的伤者。高桥南和于铁柱各挑了几个伤势较轻的俘虏进行了突击审问,然后将审问结果进行核对,果然这批士兵只是被派往附近区域巡逻的零散部队而已。不过从俘虏所交代的情况中,两人都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那就是南越守军在顺化城外修筑了面积广阔的防御工事,从时间推算,几乎是从去年南越派出使者到胜利港和谈的同时就开始施工了,看样子南越朝廷也是为了这一仗早早就做足了功课。高桥南所期望的速战速决,基本上就没有实现的可能性了。不过对于最终将会取得的胜利,两人倒是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凭借海汉民团现有的战力,南越军就算再怎么准备也不可能翻得了天,无非就是把战斗的过程拉得更长一些而已。军委和参谋部早已经制定好的作战计划,仍然将会按部就班地执行下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