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整装待发

第三百八十六章 整装待发

  这一时期荷兰在远东地区最大的殖民机构就是东印度公司,而东印度公司的总部便设在中南半岛以南,距离顺化府大约1400海里的爪哇岛西端的巴达维亚。  ..  。客观地说,东印度公司的实力的确是要强于正在走下坡路的葡萄牙人,不但拥有更为强大的海上武装力量,而且在远东和东南亚海域实际控制的区域也远大于葡萄牙人。

  巴达维亚所在的位置不仅扼守住了巽他海峡这个从印度洋进出太平洋爪哇海的重要水道,而且也对北边尚在葡萄牙人控制之下的满剌加施加了足够的威胁力。虽然葡萄牙人率先在东南亚发现了香料群岛,但荷兰人后来居上,在巴达维亚建立起殖民基地之后,迅速地控制了爪哇岛以西的萨武海、班达海、马鲁古海地区,并将盛产香料的马鲁古群岛纳入治下,先于荷兰人进入这片海域的葡萄牙人却被排挤得相当厉害,最终手里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帝汶岛。

  除此之外,荷兰人还先于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在台湾建立了据点,并且把持住了经台湾海峡通往大明北部和朝鲜、日本的航道。而这片区域所带给东印度公司的收益,甚至还远远在香料群岛之上,足以让其他来自欧洲的竞争对手们眼红不已。

  以目前荷兰东印度公司在远东地区的据点分布来看,从巴达维亚到台湾岛近两牵里的航线上缺少一个可靠的中转站,而正好位于这条漫长航线中端位置的中南半岛无疑是建立据点的极佳选择。先前南越朝廷选择了与葡萄牙人合作,在葡方的要求下,这种合作关系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因此荷兰人并未获得在这里建立专属据点的机会,但如果能有改变这种状况的机会,荷兰人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目前葡萄牙人的全球竞争力正在走下坡路,而西班牙王国则将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欧洲战场上,无暇顾及到远东地区的形势变化,假以时日,荷兰人肯定能在南海地区获得足够强大的制海权当然,其前提是这个时空中没有海汉这支计划外势力的出现。

  南越朝廷选择向荷兰人请求援助,不管是以钱财还是中南半岛的港口为交换条件,荷兰人肯定都是乐见其成的。至于说荷兰人进来之后,会不会提出其他的要求甚至是要挟,急于扭转不利局面的南越朝廷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眼前就这么一根救命稻草可抓,并没有其他的选择可以用来犹豫了。

  海汉舰队从一月上旬开始封锁了顺化府近海,这让享受了两个多月短暂停战期的南越朝廷顿时紧张起来,派去大明购买军火的船只全都一去不复返,不问可知这些船已经凶多吉少。南越朝廷知道再派使者找海汉议和也没什么用处了,只能使出最后一招,派人去巴达维亚搬救兵。在南越朝廷看来,只有荷兰人的强势介入,大概才能让这些疯狂的海汉人暂停他们的军事行动。

  然而这最后的挣扎也并没有什么鸟用,不但从巴达维亚过来查探风声的荷兰武装商船被海汉舰队逼走,就连南越派出的特使也被封锁外海的海汉战船给逮了个正着。

  乔志亚在船上完成了简单的审讯之后,便知道自己这次是误打误撞立功了。如果这艘船真的成功溜出封锁圈去了巴达维亚,然后荷兰人接受南越朝廷开出的交换条件介入安南内战,势必会让局势发生巨大变化。虽然海汉民团不会因此而退却,但之前所制定的作战计划肯定得全部推翻重来。  毕竟荷兰人的海上实力比南越高出了好几个数量级,民团海军要与其对峙,那丝毫都大意不得,而结束安南内战的时间表肯定也会因此而向后大大推迟。而这次在海上抓住了南越特使,基本就将这种可能性消弥于无形之中了。

  载着南越特使阮朱的战船在第二天上午回到了占婆岛的临时营地,乔志亚上岸后第一件事便是找到王汤姆汇报了前一天的收获。他这样做倒并不是急于表功,而是想让王汤姆参详参详,这事的可信度和有可能会出现的局势变化。

  王汤姆先仔细查验了民兵从船上搜到的南越傀儡皇帝的亲笔书信和特使阮朱的印信,再对照乔志亚所得到的口供,基本排除了这是南越作假设局的可能性。

  “但是按照俘虏的交代,在一个月之前,顺化府就已经派了使者去巴达维亚了,只是级别没有阮朱这么高而已。前些天我们驱逐的那两艘荷兰武装商船,很有可能就是来顺化府谈条件的。你觉得荷兰人会不会坚持介入进来?”乔志亚对于眼下局面的走势并不是很有信心。

  “可能性很小。”王汤姆摇摇头道:“顺化府之所以派出阮朱这个级别的特使,大概就是准备过去跟荷兰人签协议拍板了,但如果没有南越的重量级人物到场,荷兰人大概也不会冒着风险轻率地选择出兵。南越地区从来都不是荷兰人的传统地盘,没有南越的高层人物出面,他们恐怕很难信得过一直跟葡萄牙人合作的南越朝廷。”

  王汤姆的分析无疑是切中了这两方关系的一个要害荷兰人跟葡萄牙人一直都是竞争对手,而南越的沿海港口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葡萄牙人所控制,葡萄牙人也一直都是南越朝廷的座上宾,如今南越突然调转方向主动向荷兰人寻求合作,站在荷兰人的角度上肯定会对此产生极大的疑虑,谁知道这事究竟会不会是南越跟葡萄牙人联手做的一个圈套呢?

  再加上葡萄牙人与海汉人开通双边贸易的事情在此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海汉人却打算把葡萄牙人所支持的政权推翻,巴达维亚的决策者们肯定会对安南这错综复杂的形势感到困惑不解,在他们没有真正弄明白这三方间的关系之前,大概是不会轻易地把出兵作为最后的选择。

  “南越先前派出的使者应该已经把葡萄牙人全面退出安南的消息告知了荷兰人,不过如果你是荷兰人,你会信吗?”王汤姆笑了笑道:“南越选择的救星倒是选对了人,但关键是这个救星根本就不会信任他们,如果没有阮朱这种特殊身份的使者去巴达维亚证明南越朝廷的诚意,荷兰人应该是不会冒险出兵的。”

  乔志亚听了王汤姆的这番分析,也觉得有些道理,便转开话题问道:“那你觉得这个阮朱的特殊身份,对我们能不能有派得上用场的地方?比如拿他的性命去威胁一下阮通?”

  “这么做大概不会有什么实际作用。”王汤姆轻轻摇头道:“阮通把他派去巴达维亚,除了充当使者之外,多半也是有送人质上门的意思,否则南越朝廷还能用什么东西去换取荷兰人的信任?这个阮朱在我们手上,跟在荷兰人手上,对阮通来说其实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差别。”

  “这样啊……”乔志亚难免就有些失望了,虽然能抓住南越特使是功劳一件,但如果能够利用这个俘虏再做点文章,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收获,而王汤姆的看法显然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先把人都关起来吧,说不定后面还能派上什么用场。”王汤姆见乔志亚的失望表情溢于言表,也不好再打击他。

  于是南越官二代阮朱和他的船员们就被关进了占婆岛上的临时监狱,双方尚未正式开战,海汉这边抓获各种身份的战俘就已经多达百人了。当然秉承着海汉一贯物尽其用的理念,这些囚犯也不可能坐着享福,而是要亲历亲为地搭建囚禁自己的监狱牢房。

  在海汉战船封锁南越海岸期间,从胜利港到占婆岛之间的航运线路也开始繁忙起来,多艘货船不停来往于两地之间,将大量的战备物资从胜利港运送到占婆岛的前进基地。

  由于这次作战计划战人员的规模已经远超去年,计划的作战时间也会相对较长一些,因此所需的作战物资也同样增加了不少。军委决定在开战之前就将部分作战物资运送到前进基地,避免再像去年那样,打到战役快结束时弹药已经出现比较紧张的状况。而且北越的海上运力不足,届时也难以指望北越能在物资和人员的运送上能有什么出色的表现,甚至说不定海汉这边还得抽出部分船只去帮北越运兵。

  二月初开始,北越的军队逐渐向洞海一线集中,隔着洞海河与近三万南越守军对峙。北越军队并没有急于对这条天堑防线发起攻击,因为按照海汉所制定的作战计划,首先开打的地方并不是洞海,而是南边的顺化府。届时由民团率先在顺化府海岸发动登陆攻势,而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南越朝廷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从北方防线上调回军队加强防御。到那个时候,北越军队跨越天堑防线向南推进的难度就会比现在小得多了。甚至有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大规模的作战,就能顺着南越军队后撤的步伐一路向南进军。

  二月十四日,北越军的主力部队率先在洞海河北岸完成了集结,近五万人的部队分为五个大营,被部署在20里长的洞海河沿岸,而这已经是出动了北越九成以上的正规军才达到的效果。北边绝大部分城池的驻军都被征调南下,升龙府甚至连皇城守备军都调了一半人马出来南下参与这次进攻。此外为了这次战役被征发到前线的民夫,据说数量也有五万上下。差不多十万人驻扎在这里,即便不打仗,每天人吃马嚼所消耗的物资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毫不夸张地说,北越已经把这一战视作了赌国运的举动,将手里几乎所有的筹码都押下去了。

  二月十七日,由钱天敦亲自率领的黑土港特战营分别搭乘七艘运兵船,再加上五艘补给船所组成的船队,抵达了洞海东南,位于广治城外海约15海里的一座无人小岛这里也是南越控制区内距离顺化府最近的岛屿之一,与大本营先遣船队设立前进基地的占婆岛相距近百海里,一北一南正好将顺化府夹在正中。

  此次黑土港军区共出动作战人员八百余人,钱天敦几乎是将手下的精锐部队全都拉了出来,永安港和涂山港都只各自驻留了一个排的新兵,而黑土港则是干脆就把防务全权交给了预备役民兵和警察部队负责。

  二月十八日,首批由三亚出发的民团陆军部队在经过近三天的海上漂泊之后,抵达了占婆岛临时基地,一天半之后第二批主力部队也顺利抵达这里。占婆岛西部的小港湾外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海船,超过两千名作战人员的到来让这个小岛上原本就不大的居住区显得人满为患。同期抵达这里的多支部队甚至没有办法同时在岸上完成集结,只能分批登陆上岸。

  二月十九日,亲自督战的海汉民团总指挥颜楚杰也搭乘“闪电号”,一路押送着开战前最后一批作战物资抵达占婆岛,这也意味着由北越和海汉联合发起的这场针对南越朝廷的军事行动即将拉开序幕。

  颜楚杰抵达占婆岛的当晚便召开了战前准备会,了解各支部队的休整备战情况。不过北边黑土港特战营的驻地距离占婆岛太远,并没有派人过来参加战备会,只通过电台简要汇报了情况。

  “……从三亚出发参与本次作战的各支部队都已经抵达占婆岛,行军途中有少量战士因为不适应海况而出现比较强烈的晕船反应。不过战地医院在今天上午已经搭建完毕,开始收治那些水土不服的病员。作战物资还在进行清点当中,预计最迟明天上午可以完成这项工作。”王汤姆作为前期战备工作负责人,向颜楚杰简单汇报了目前的状况。

  颜楚杰点点头道:“留给我们的休整时间不多,今天收到从洞海大营联络处发过来的电报,北越将领又在催了。”

  “他们不是怕我们不动手,而是怕这么拖下去负担不起洞海那十万人的消耗。”王汤姆笑着应道。

  海汉出动的人员不到五千人,但所需的物资已经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目。而北越在洞海一线的作战部队加上民夫多达近十万人,要长时间供应其消耗的物资,足以让北越的后勤部门处于崩溃边缘。

  “你明白就好。”颜楚杰伸出两根指头道:“明天和后天,再休整两天时间,二十二日凌晨六点,行动正式开始。”

  然而占婆岛上的活动空间实在太有限,各支部队要整队集合都只能轮流利用同一块空地,所谓的战备时间就真的只能以休整为主了,而这个时候就能很明显地看出新兵与老兵之间的差别了。

  凡是入伍时间超过一年,曾经参与过去年一月的援越行动、五月李家庄战役和担杆岛战役、八月攻打会安城这几次作战行动的士兵,基本情绪都很平静。他们曾经在战场上面对过数倍于己的敌人,也亲身经历了以少胜多的作战过程,深知自己所在的这支部队有着十分可怕的战斗力。再次踏上南越战场,充其量也不过是又一次吊打对手的作战罢了,实在没什么好紧张的。与其担心踏上战场之后会发生的状况,倒不如先盘算一下这次的作战任务完成之后,大概能拿到多少奖励性质的军饷。

  而去年八月之后才从新兵营毕业进入民团的士兵显然就没那么轻松了,尽管军官和老兵们在此之前反复告诉他们,所有胆敢跟海汉民团做对的敌人都是土鸡瓦狗,统统都会跪倒在海汉民团无敌的火力输出面前,但在亲眼见证民团传说中的“碾压式战斗”之前,新兵们还是避免不了出现紧张焦虑的情绪。而这种紧张的情绪如果处理不好,就极有可能演变成畏战心理。对此军方高层的解决办法就是一方面让基层军官尽量多作一些心理疏导工作,另一方面也加大了对战后军功计算、军饷酬劳的宣传,尽可能将新兵的注意力从未知的战局上转移开。只要等战斗打响,这些新兵们经历过战火的洗礼之后,自然就会很快地成长起来。届时他们也会跟现在这些沉着冷静的老兵一样,为自己能够在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中服役而感到幸运和骄傲。在经过了两天的休整之后,一月二十二日早晨,民团士兵们开始分批登船,踏上征程。与此同时,得到海汉民团出发消息的北越大营中的将领们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海汉民团的出击,就意味着洞海河南岸的守军很快就会接到撤往后方的命令了。而北越大军只要度过眼前这条洞海河,前方就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止自己的天堑存在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