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海军动手

第三百八十四章 海军动手

  北美帮六人在穿越之前就是相交多年的好友,相互之间都非常信赖,因此才会相约一起跨越半个地球到海南岛参加了前途未卜的穿越行动。  ..  。但即便行动一致,他们参加穿越的目的也还是各有不同,有人是想要彻底脱离过去的生活圈子,有人是想到未知世界中寻求更多的刺激,有人则是希望能够在一个新的环境中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但从现在的实际状况来看,在穿越之后并不是每个人都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了一步。

  王汤姆无疑是他们六人当中的幸运儿,穿越后仅仅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便成为了民团海军最高指挥官,功成名就之余,也离他穿越前定下成为伟大航海家的目标越来越接近。而渴望能在新世界中冒险的乔志亚,却不得不把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实验室和生产车间里,整日与各种化学制品和瓶瓶罐罐打交道,军方的外勤任务却越来越少,这对他而言当然并不是理想的生活状态。

  但在海汉这个集体当中,人人都必须服从集体的安排,就算是权力金字塔最顶层的执委也不可能随心所欲。以往习惯了自我中心的北美帮众人,也逐渐在这个环境中被磨去了棱角。就王汤姆所知的乔志亚,在过去肯定不可能为调动工作岗位这么到处想办法托关系,以他的性格多半是能调就调,不能调就干脆辞职走人。而现在的乔志亚,似乎思考模式也跟国内出身的穿越者们越来越像了,做事也开始遵循体制内的规则,王汤姆不知道这样的同化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如果能让自己的朋友活得开心一些,他还是很乐于出面帮这个忙的。

  转眼便迎来了1629年的第一天,在新一年到来之际,执委会并没有举行任何形式的新年庆祝活动。这一是因为采用后世国际惯用纪年方式的海汉历在本地还没有完全推行开,绝大多数民众依然习惯于传统的中式黄历。二则是因为这段时间各方面的工作都太过繁忙,哪怕只停工一天也会让多个项目的进展受到影响。特别是开年就有大规模的对外军事行动,相关的准备工作根本就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时间。

  “简直蠢得跟猪一样!这都训练几天了?连左右脚都还分不清楚!”

  古卫回到办公室便大声抱怨着,气呼呼地把军帽摘下来扔在了桌子上。尽管此时已经算是冬季,不过温暖的三亚地区依然阳光普照,白天气温保持在25度上下,古卫接过勤务兵递来的毛巾擦去脑袋上的汗水,又端起茶水咕咚咕咚地灌了一大口,这才慢慢把气息平静下来。

  “你之前不是想过办法,在脚上绑条带子帮新兵分清左右吗?”等到古卫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坐在旁边的哈鲁恭才开口劝解道:“以前用这办法训练新兵不是挺有效的?”

  “老哈,你是不知道这一批收进来的新兵是有多蠢……不行我还是得找颜总说一下,这招人的门槛还是得设高点,特别是这些新来的越南猴子移民,说话口音重得很,我说的他们听不懂,他们说的我听不懂,还不如从山里招回来的黎人苗人好用!”一说起手下这帮受训的新兵,古卫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别猴子猴子的挂在嘴边,民团不论出身,入伍了可都是归化民,这要是被颜总陶总他们听到了,那你这就是政治态度不正确了!”哈鲁恭善意地提醒道。

  “要是有得选,我是真不愿意带这些新兵,太伤神了。”古卫连连摇头道。

  “要是那种智商太低,实在纠不过来的人,你干脆交给我得了,我那里还有些岗位不需要训练战术动作,笨点也没关系。”哈鲁恭笑着替古卫出主意道:“割草喂马这种事总不需要多聪明,你那边淘汰下来的人塞给我就是了,正好我这里也缺劳动力。”

  “就怕这帮猴子兵连割草都学不会!”古卫咕哝了几句,又站起身拿起了军帽:“不行,我还是得去训练场盯着这帮猴崽子,顺便警告他们一下,要是再练不出来,就统统派到金鸡岭去当马夫!”

  由于开年后的跨海作战需要出动大部分的民团部队,军委便临时又招募了一个营编制的新兵,而这批新兵有近七成都是来自于今年四月以后从北越引进的移民,也算是迄今为止安南裔归化民最为集中的一批民兵。虽然北越地区绝大部分民众都与两广地区的语言相通,但口音差异却同样非常明显,如果不配备早期入伍的安南裔民兵当同声翻译,古卫甚至都没办法指挥这些新兵的训练。而军委给他的训练时间又非常有限,最迟一月底的时候民团就会出兵,届时基层民兵、民团新兵和警察部队就将担负起本地的防御任务,古卫可不希望被一群笨蛋毁了自己“禁军教头”的名声。

  在1628年年初的征战之后,尽管军费预算依然被执委会卡得很紧,但军方的扩军行动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平均每三个月就会有一批完成训练的民兵入列服役,同时又会对外招收一批新兵。截止1628年年底,仅胜利港地区的驻军就有陆军两个满编营共1500余人,海军南海舰队22艘作战舰艇共800余人,预备役基层民兵1000余人的规模。

  在编制扩大之后,原本位于胜利港东边的军营区已经人满为患,连靶场也移到了军营区和胜利港盐场之间的山沟里。考虑到今后的发展需要,军委将现在的军营区定为海军专属基地,而陆军的驻扎基地则从现在的军营区搬迁到了鹿回头半岛上。在鹿回头半岛南北两座山岭之间的平原地区已经建起了大片的营房,而新的营区就紧挨着移民隔离观察区,无形中倒是可以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当然针对南越的军事行动除了本部的民团部队之外,还有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就是来自黑土港的特战部队。这支由钱天敦亲自组建、训练、指挥的驻外部队在历次行动中都取得了相当骄人的战绩,已经隐隐有了王牌部队的架势。而执委会和军委给予这支部队的支持也毫不吝啬,除了专门为其开发制作了丛林战、巷战专用的短筒霰弹枪之外,还配发了一批造价高昂的二八式狙击步枪给这支部队,并且从大本营培训的狙击手中挑选了十人到黑土港军区服役。如果一定要说这支部队有什么短板,那或许就是远程火力输出的强度还不够大。

  与大本营的民团有所不同,这支部队所配备的火炮是以轻巧便携的3磅炮为主,有少量的6磅炮作为火力支援,至于大本营陆军所使用的12磅炮,在这支部队中则根本看不到踪影。这倒不是军委有意不给他们配发重型武器,而是因为这支部队的作战理念就是依靠其良好的机动能力,而大量携带较大口径的火炮显然会严重影响机动力。再说正面战场的攻坚一直都不是这支部队所承担的主要任务,真正需要在构筑长期防线或是进行大规模会战的时候,自然有来自大本营的正规军与其协同作战。

  目前黑土港特战部队的编制已经从最初的特战连扩编到了特战营,下属三个战斗连、一个工兵连和一个特务连,共计800余人。除此之外,黑土港同样也有预备役民兵及水面部队的编制,加上特战营也有近两千人的规模,分别驻扎在黑土港、涂山港和永安港三处地方。

  开年之后针对南越的军事行动,军委将会出动的部队肯定超过前一年的水平。仅作战部队肯定就将会超过两千人,而配合作战的海运、辎重、后勤等人员估计也在千人以上,再加上大量随军出征的民夫,整个出战的人员数量估计要超过四千人,这也将创下海汉民团对外军事行动的新纪录。

  将这么多的部队派往南越作战,势必会导致自家防御的空虚。因此军委才会抓紧分分秒秒招募训练新兵,同时也对作战计划做了有针对性的安排,尽可能将部队的出征时间压缩得短一些。

  要想达到这样的效果,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作战效率,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消灭掉南越的有生力量。至于打扫残局的事情,可以交给北越军慢慢去做。南越地区的几处要害港口都已经提前被要到了手上,战略目标算是提前实现了一多半,现在执委会倒也不再会指着延长作战时间来向北越朝廷榨取军费报酬了届时整个中南半岛东海岸的港口几乎都在海汉的控制之下,这就等同于控制了整个安南国的进出口贸易,所能获得的收益可就不止是现在能从北越朝廷手里拿到的那点钱了。

  不过陆军部队还在为这次的远征做准备的时候,民团海军却已经在某天凌晨不声不响地出发了。由二十艘战船所组成的舰队将先期赶赴南越海域打前站,其主要作战任务就是提前封锁南越的海上交通线,切断其进出口物资的海上通道。

  率领这支舰队的自然便是海军最高指挥官王汤姆,近半年前海汉民团攻打会安港的战役,也正是由他指挥完成的。而这次海军的作战计划,也同样是王汤姆主导制定的,如果这次能够较为圆满地完成作战任务,那么未来海军司令这个头衔基本上就不离十会戴在他头上了。

  “还是海上的空气最自由自在啊!”在舰队出行前一天才终于完成调动,重新恢复军人身份乔志亚双手撑着船舷,由衷地赞叹道。

  “你哪次出海不是这么说?多在海上飘几天你就叫嚷着要上岸了!”王汤姆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乔志亚。

  乔志亚也不以为意,大声笑道:“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抱怨了,能够回到海上真是太好了。”

  乔志亚以前在军中的编制其实是工兵,当初黑土港开发修运煤轨道的时候,乔志亚还在现场当了一段时间的施工技术顾问。不过这次的工作调动因为是王汤姆代表海军出面去要人,执委会也很给王汤姆面子,满足了他的这个要求,于是乔志亚回归军籍之后就被划入了海军编制,给王汤姆当副手。当然乔志亚本身也具备了一定的航海能力,航海经验甚至还要超过现在海军当中的大部分船长,完全能够胜任这个副手职位。

  1629年1月7日,民团海军舰队悄无声息地抵达了会安外海仅10海里的占婆岛。前一年王汤姆率军攻打会安港的时候,也同样是选择了这里作为临时据点。而这次再次选择这个小岛落脚,其实多少也有点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在顺化府附近的沿海区域,并没有什么岛屿可以供船队停靠,选择占婆岛也是无奈之举。

  不过让王汤姆微微有点吃惊的是,前一年居住在岛上的十多二十户南越渔民居然还是没有迁走,甚至还将上次民团在岛上修建的一些临时居所占为了己有。王汤姆哭笑不得之余,只能下令先将这些渔民控制起来,于是这批人时隔近半年又再次成为了民团的俘虏。

  在占婆岛上休整了一天之后,王汤姆和乔志亚便各自带了一队战船出海开始执行封锁任务。在此之前胜利港已经向进出胜利港的所有海商发布了禁运令,在两个月之内禁止船只停靠南越的码头,以及以任何方式向南越输送物资。不过这种口头禁令能起到的作用其实很有限,王汤姆率领的船队在第一天巡逻时便堵到了两艘来自大明的商船。

  这两艘商船都是来自儋州,准备前往南方的归仁港进行交易。不过在遇上海汉战船之后,这个计划自然是无法实现了,只能乖乖地打道回府。

  而乔志亚的运气似乎更好一些,他居然在顺化外海碰上了一艘隶属于阮氏名下,前往广州进行贸易的商船,这也是目前南越为数不多能够进行远洋航行的大型船只之一。这艘商船一开始以为遇到了海盗,还准备夺路而逃,不过在海汉战船面前毫无速度优势,仅仅只逃出了不到10海里就已经被乔志亚的船队给赶上。

  在海军战船进行了一轮威胁式的射击之后,这艘南越商船很识时务地选择了停船投降。民兵们接管了这艘船之后,在船上发现了数万两白银,经过简短的审讯之后,乔志亚得知这艘船去往广州的目的竟然是打算去当地购买海汉出产的武器,而且据船长的交代,他们并不是第一艘出发去广州买武器的船,在他们之前就已经有几艘船当了先行者。

  这个发现让乔志亚简直啼笑皆非,看来南越朝廷真是已经急了眼了,什么稻草都打算先抓到手里再说。不过既然碰到了正主,那这广州也就不用再千里迢迢地跑上一趟了这艘船包括船上的所有人员都成为了海汉民团的俘虏,而船上的一切财物,自然也就被查封,成了这次出征的第一笔战利品。

  船上的三十多名水手船员全部被押到了占婆岛关押起来,在今后几个月的交战期之内,他们恐怕都只能乖乖地待在这个小岛上当囚徒了。

  由于会安港在去年的交战中已经彻底被毁,如今会安附近甚至连商船的影子都很少能够看到了,海汉船队几乎不用隐藏自己的行迹,可以大摇大摆地出入于附近海域。

  1月10日,船队在顺化外海再次拦截到从广州返回的两艘南越商船,而这次在船上的发现再次震惊了王汤姆和乔志亚这帮南越人居然真的从广州采购到了一批海汉出产的二七式火绳枪,甚至还有两门前年出口的6磅小炮。根据炮身上的出厂编号来查询,这两门炮应该是当初卖向福建的产品,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样的辗转途径流入到了这些南越商人的手中。不过他们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这批军火永远都没办法抵达顺化府,发放到南越军队的手中了。1月13日,王汤姆带领的四艘巡逻战船在岘港附近海域遭遇了两艘荷兰武装商船,双方都保持了非常谨慎的克制态度,并没有冒然开火。在对峙了一个小时之后,乔志亚带着十艘船赶来增援,荷兰商船见状之后很知趣地选择了退却,海汉一方也没有冒然追击下去。毕竟在现阶段的主要对手还是南越,王汤姆也并不想提前招惹荷兰这个对手。到一月下旬的时候,顺化府大概是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了,派出了不少小船出海查探情况,这才发现了海汉船队的踪迹。然而发现了也没什么用,南越的水面作战部队几乎都已经在去年的几次交战中损失殆尽,就算现在勉强拼凑一支船队出来,也只能是给海汉送菜上门,白白增加经验值而已。...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