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调职申请

第三百八十三章 调职申请

  北越朝廷现在又是出钱出粮又是割地移民,肯定不会是出自心甘情愿,对于北越朝廷目前那种隐藏起来的不甘和怨气,执委会其实早就心里有数,也对其有所提防。  在海汉自身的影响力大到能让安南直接屈服之前,控制安南的最有效方式就是让它身边一直有让其忌惮的对手存在哪怕现在没有,也要给它制造出这样的对手,免得北越朝廷闲下来之后把心思动到海汉头上。

  不过执委会这些腹黑的打算,北越方面还体会不到,现在他们一门心思都在尽快打败南方小朝廷这件事上面,至于外在的压力,或许“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就最适合形容北越执政者目前的心态了。

  郑柞也是同样如此,作为未来最有可能继承安南统治权的人选,他对于国内政局的看法与他父亲清都王郑梉是基本一致的虽然海汉趁火打劫的手段非常可恶,但至少对安南没有抱有真正的恶意,与南越逆贼篡权谋反相比,并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而且跟海汉的合作虽然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但收获也相当的明显,这一年下来,安南护的战斗力可是有了不小的提升,而持续数年的内战也终于有了结束的可能,从合作结果看起来,北越高层人士普遍认为还是很值得的,一定要说有什么不满,无非就是性价比低了一点而已。

  最关键的是,升龙府跟海汉这边可以讨价还价,慢慢讲条件,甚至在很多合作项目上有着共同的利益,而跟南越逆贼却没什么好谈的,双方的利益冲突不可调和,到最后肯定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以海汉过去的作为来看,把这几处地点交到海汉手中并不见得是坏事,至少现有的几处租界都还发展得不错,而且得益于海汉在租界所建设的港口,现在北越的海运业比起前几年的萧条状况已经有了不小的起色,虽然看似海汉得了不少好处,但北越也并非没有收获。郑柞并没有思考太长时间,便点头表示海汉提出的新租界在大方向上不存在问题。

  有了这个铺垫之后,陶东来再提出后续的条件就显得理所当然了安南国须将原有的黑土港、涂山港、永安港,加上四个新加入的港口地区,作为通商口岸向海汉开放,海汉在以上地区除了拥有定居、通商的权力之外,还享有行政自治权和治外法权。虽然在此之前,北方的三处港口已经是基本贯彻了这样的做法,但治外法权所涵盖的人群只有极少数的海汉干部,而这次陶东来所提出的适用范围却要增大到所有租界内的归化民群体。

  北越地区几处由海汉人掌握的港口在近一年中有了非常显著的发展,而当地为海汉工作,甚至加入归化籍的民众人口也在逐步增加。除了黑土港这个彻头彻尾置于海汉统治之下的区域外,原本只是作为军事据点和临时港口建设起来涂山港和永安港,现在也都各自拥有了上千的常驻人口。

  人一多麻烦就多,在这两个地方所发生的民事案件究竟该遵循哪一方的法律法规来进行处理,双方就此也已经明里暗里较劲了多次。涂山港这个军管区还好,毕竟这里的北越军官也都是听海汉教官的指挥,地方事务也基本都是海汉一方说了算,而永安港的情况相对就比较复杂一些了。

  永安港是一月海汉援越行动时在当时的战线后方建设的临时转运港口,战后北越军队在前线仍然部署了相当数量的军队,于是这个港口便被保留下来,并且一直都由海汉一方进行经营管理。由于北越官方的海运能力有限,从洪河三角洲向前线运输物资的任务基本都是由海汉货船承担,每个月固定往返于涂山港和永安港的海汉货船就多达十余艘,这也逐渐带动了永安港以及周边地区的人气。然而随着永安港的日益繁荣,麻烦也就慢慢增多了。

  在永安港为海汉人工作的民工,不管是否拥有归化籍,其待遇都要大大地好于北越从民间硬性征发的民夫,而永安港因为位置靠近前线,附近也驻扎了大量的民夫。于是慢慢地便有民夫开始逃役,进入永安港为海汉人做事,甚至申请了归化籍。而主管民夫的北越军队在试图从永安港抓回这些人的时候,难免就跟当地驻守的海汉民团起了摩擦。如果不设法明确海汉租界的海汉归化民待遇,那么这种事情将来只会越来越多,而没有法规可依的状况下,双方甚至会有爆发小规模武装冲突的可能。

  关于海汉租界所引起的这些问题,郑柞其实也早就有所耳闻,既然执委会把这事提到台面上来说,那郑柞也少不得要表明一下北越朝廷的态度:“据本国与贵方之前所签署的协议,向贵方提供移民的事务必须通过本国的专管机构来进行,这种逃役后进入租界,并申请海汉籍的行为,按照双方协议来说当属违法之举。贵方非但不进行制止,反倒是为其提供庇护,这未免就违背了我们当初所商定的协议。”

  在这件事情上,郑柞的确是可以理直气壮地指出海汉的不妥之处。当初为了付给海汉军费,升龙府同意了以移民人口作为抵价品,由于移民的规模较大,升龙府还为此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移民管理机构移民司,负责与海汉接洽和组织移民。为了避免不可控的状况,在当时的协议中的确是注明了合法移民与非法移民的差异,只有通过移民司的渠道输送给海汉的移民,才能拥有双方认可的合法身份。而永安港那些自发加入海汉籍贯的北越民众,显然并不是通过这样的正规渠道进去的。

  宁崎开口应道:“关于小王爷所说的这个问题,其实我们也早就意识到了。有问题不可怕,只要我们愿意去协商解决就好。关于这件事我们也有一个相应的提案,简单说就是让贵国的移民司在几处租界都设立办公地点,以便就近为民众解决移民身份问题。”

  听了这话郑柞禁不住皱了皱眉头,海汉人这真是得寸进尺啊!自己刚投诉完租界有收留庇护非法移民的嫌疑,对面就跳出来要求将这些非法移民的身份合法化,真要按海汉要求的这么去做,那民间恐怕会有大量的人口涌向海汉一方。

  想到这里郑柞摇头拒绝了宁崎的提议:“这事恕在下不能答应。移民一事,继续照以前的规矩就好。”

  宁崎还待要与郑柞辩论几句,陶东来已经作势打断了这个话题:“我们现在先达成框架协议,移民问题的细节可以稍后慢慢再议。”

  郑柞在胜利港的谈判持续了整整五天时间,在此期间,双方就今后一段时期的合作方式和合作项目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特别是执委会想要的几处天然良港,最终都如愿以偿到手当然真要开始建设还得等上一段时间,至少要消灭了南越政权之后才行。除此之外,双方在经贸、政治、文化等方面也达成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

  而郑柞所带来的军官团,在这五天里几乎都泡在了军委的参谋部,与海汉军方的高层人员商议未来数月的作战计划。即便是对穿越后已经参加了多次战斗的海汉军官们来说,这次的作战计划也有着不同凡响的意义。

  南越政权现在虽然已经摇摇欲坠,但其统治区之大,也不是简单几次作战就能彻底解决的。从洞海到顺化,再到南方的归仁、庆和、平顺、头顿,这条沿着中南半岛东岸一路南下的进攻线路竟然长达千余公里,对于这个时代的部队来说,机动和补给都将是非常现实的困难。如果没有足够的海运力量作为补充,单单只依靠陆军作战平推过去,恐怕很难一口气消灭掉南越的武装势力。

  就算是海汉民团愿意倾力相助,出兵助战,这么长的战线也足以让战局产生很多不可控的变数,因此双方的将领对于如何能够尽快地歼灭南越有生力量都有着各自的不同看法。五天谈下来之后,虽然在大的作战谋略上的意见已经趋向一致,但具体的作战方式和安排却仍然存在着相当多的分歧。

  1628年12月25日,王汤姆率领刚刚在珠江口海战中大胜的民团海军舰队回到了胜利港。在这位航海专家加入讨论之后,作战计划的轮廓才终于明朗起来。

  王汤姆的意见非常明确,考虑到新式军队的作战方式对于后勤补给有着极大的依赖性,整个作战过程必须要以补给线为基本考量,作战计划也必须要依照后勤补给半径来制定。现在南越军队的实力已经远不及北越,因此前线的推进速度已经不是取决于作战部队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强,而是要看后勤能不能够跟得上去换言之就是看海运部门的能力了。

  在参谋部连续熬了二十四小时之后,王汤姆也撑不住了,请假回到住处一口气睡了大半天时间。醒来的时候他还没睁眼就闻到了一阵食物的香味,忍不住抽了抽鼻子道:“烧鹅?”

  “你现在马上起来还赶得上吃热的。”

  王汤姆掀开辈子坐起身来,见北美帮的几个人都在屋里,正将各种热腾腾的饭菜摆到桌上。摩根嘴里叼着一支卤鸡翅道:“今天休假,难得你也回来了,所以建议兄弟们来找你聚一聚。”

  “来了怎么不早点叫醒我?”王汤姆口中应道,心中也一暖,这几个朋友在最近一段时间内都是各自有事情在忙,聚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很少了。

  摩根和约翰逊现在除了坐镇胜利港医疗中心,为穿越者们提供卫生医疗保障之外,还要轮流在卫生学校为学员授课,而且每个月都还要出门巡诊,最远的时候甚至要去到黑土港。约翰逊还稍好一点,毕竟老婆孩子一堆,执委会也有意识没有给他安排太多的外务。而单身的老摩根就不同了,除了医生这个本职工作之外,他还要在胜利港军营里充当狙击手教官,并且参与各种对外的军事行动,算是北美帮里除了王汤姆之外第二活跃的人物。而乔志亚、罗杰、石迪文这三个工科男最近冒头的机会就少多了。乔志亚被按在了化工部门一直难以脱身,而罗杰和石迪文也长期都待在田独的军品车间里充当技术顾问。近期的李家庄、担杆岛、会安港以及万山港几次战斗,他们都因为工作原因而没有能够参加。很快众人便围坐到了一起,乔志亚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了一瓶酒来:“royalsalute,女王加冕60周年典藏版,这可是我的私人珍藏!”

  “居然还有这种好东西!”王汤姆接过手来看了看,递还给他,然后点点头道:“看来是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

  “也说不上什么好事。”乔志亚一边拧开瓶盖,一边说道:“执委会打算把化工部门独立出来,成立一个司级单位,顺便给我升升职位。”

  在此之前乔志亚所在的化工部门行政归属是在工业部名下,但管理上并没有独立的体系,基本就是属于垂管单位。不过随着三酸二碱生产线的逐步投入使用,执委会决定在工业部之下成立一个化工司,以便今后的管理和发展。而一直作为化工部门主要技术骨干之一的乔志亚,因为一贯表现良好,也就顺理成章地得到了提拔。

  “那真是得祝贺你一下了,乔司长!”王汤姆在体系内待了一年,慢慢也开始学会来事了,当下便举杯恭喜乔志亚升迁。

  乔志亚与众人一一捧杯之后,抿了一口酒然后苦笑道:“其实我并不想当这个司长,如果让我选,我宁可到民团去当师长。”

  “然而民团现在并没有师长编制。”石迪文立刻给他泼了一盆凉水:“即便有,那肯定也是颜总和陶总首先得到这样的职位,你这种小透明大概得等上很久才能有机会。”

  “怎么了,在现在的单位待得不开心?”王汤姆察觉到乔志亚的情绪并不是很高,便关心地问道。

  “他怎么开心得起来。”罗杰接过话头道:“化工司十几个技术人员,就他一个人是海外华裔,就算没人排挤他,他在单位上也会显得格格不入。我和石迪文,约翰逊和老摩根,至少在单位里还能有个伴,乔志亚可是一直都在孤军奋战。”

  “说得我好像不是一个人似的。”王汤姆耸了耸肩道:“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待在这里多好,不用出生入死,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你们看看约翰逊,这个老家伙在穿越之后体重至少又增加了十公斤。”

  “准确的说是十四点五公斤。”约翰逊毫无羞愧地举起酒杯向众人炫耀,引发了一阵笑声。

  乔志亚也跟着笑了笑,不过从他略带僵硬的表情来看,显然情绪并没有因此而得到好转。王汤姆也察觉到了他的这种低落,伸手拍拍他肩头道:“好吧,说说你的真实想法,你有什么打算?”

  “我希望能调离现在的单位,到陆军或者到海军都行……我只是不想继续再在实验室里待下去了。”乔志亚的表情显得很无奈:“我的兴趣根本就不在化工方面,如果早知道穿越之后也是在实验室里度日,那我还不如不来这一趟了。”

  王汤姆皱眉道:“但是像你这样有专业资历的人员,执委会未必肯放你离开啊!除非你现在的工作有其他人可以接手完成,不然你即便打了调职报告也只能被拒绝。”

  “这不是什么问题,单位其他同事的专业水平并不比我逊色,他们当中也有很多能干的人,并且比我更适合从事专业的研究工作。”乔志亚注视着王汤姆道:“我现在需要有人帮我一把。”

  话说到这个份上,王汤姆便彻底明白乔志亚的意思了。乔志亚想离开现在的单位,回归到军队,除了他自己打调职报告这个办法之外,如果能有军方的高层人员提出要人,那成事的把握无疑能增加不少。王汤姆现在在军委排进前五毫无问题,也算是说话有份量的高层人员了,乔志亚想要在军方找人出声帮忙,自然王汤姆就成了首选。

  “所以你是想让军方出面向执委会要人?”王汤姆很直接地问道。

  “如果能这样就最好不过了。”乔志亚的脸上满是期望,其他几人也将眼光都转到了王汤姆身上。对于朋友们的这种注视,王汤姆突然觉得有点不太适应,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应道:“好吧,我会尽力帮助你的,我的兄弟!”“谢谢,汤姆!”乔志亚伸出手臂,与王汤姆轻轻拥抱了一下,然后举起酒杯大声祝酒道:“为汤姆的胜利,为我的新生,为我们的友情!”...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