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攻守之间

第三百七十九章 攻守之间

  当刘香看到那艘转头逃跑的船上放出烟火示警的时候,便知道己方的意图已经提前暴露了。  .  。不过让他担心倒并不是得到消息的海汉人会派船出击,而是对方龟缩在岛上,采用消极防御的战略来应对己方的攻势。

  大万山岛这地方,刘香早几年的时候也曾经去过,这岛面积不大,岛岸陡峭,整个岛屿四周也就只有西南的小海湾能够停靠船只,而那地方据说已经被海汉人修成了码头,同时将各种岸防工事筑得如同铁桶一般,要从海上发起攻击,只怕还会有些麻烦。如果海汉人缩在岛上利用火枪火炮进行防御,那不付出一些代价肯定是攻不上岛的,而刘香手下这些海盗虽然不乏亡命之徒,但终究还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也有些担心靠着手下这些人是不是能啃得动万山港这块硬骨头。

  而这种担心似乎正在一点点地变成现实,前方已经能够在海平面上看到大万山岛的影迹了,但却并未发现海汉人的战船迎出来拦截。如果海汉人真的在万山港里驻有战船,那么指挥官应该不至于蠢到让战船蹲守在港口。

  “海汉人在万山港内真的有战船?”刘香侧过头有些困惑地向刘信问道。

  刘信连忙应道:“卑职在广州时多方打探消息,确认万山港至少有两艘海汉战船常驻,不过海汉人在番禺县还有一处据点,或许战船此时不在港内也难说。”

  “海汉人都跟老子开干了,会让万山港这种地方不设防?”刘香能混到今天的局面,脑子也并不笨,对于刘信的这种说法立刻就表示了怀疑。

  “据卑职所知,海汉人非常重视从广州府引送移民到胜利港,时常会派出战船护送,或许万山港的战船是出港护送民船去了。”刘信连忙对自己的说法进行了补充。

  “唔……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倒是拣着好机会了!”刘香虽然仍然有点将信将疑,但显然这种说法的可信度就比刚才高多了,听起来似乎也有些道理。如果万山港没有海上武装力量的护卫,那等下攻打这个港口的压力至少能减少一半。

  不过刘香倒也没有下令冒进,仍然按部就班地保持着船队的现有队形,不急不慢地从万山岛南端绕行,在确实目视范围内的海面上并没有其他船只踪迹之后,这才集体折向北面,将万山港港湾的出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此时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港湾内的码头上停靠着大大小小十几条船,刘信嗤笑道:“海汉人这示警看来也没什么用,中间隔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驾船逃跑!”

  刘香却没他那么乐观,摇摇头道:“没那么简单,你看看,码头上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这些人都已经躲起来了!还有港口南北岸边那些弧形建筑,看样子好像是炮台啊!”

  “炮台!”刘信也吃了一惊。他所打听的消息中虽然也有海汉人在万山港修筑炮台的传闻,但并没有任何人能给予证实,因此他一直便是将这类说法当作不实消息在看待。

  但事实上是港口的岸防工事在修筑期间为了避嫌,从一开始就采用了各种手段进行遮挡伪装,而且岛上有严格划定的军事区域,非驻岛人员根本就没办法靠近岸防工事所在的区域,因此炮台的传闻一直也没有很确定的说法。直到前几天进入备战状态,陈一鑫才让士兵们拆去了工事外一些遮挡射击观瞄视角的伪装,露出了一部分的真身。

  这里的炮台在港口南北各布有五门岸防炮,这次王汤姆率领部队前来,又带来了不少火炮,在南北两端分别增加了三门陆军炮,剩下的火炮则是布置在了码头正面,大大小小总共有二十余门炮,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形成了交叉火力,能够彻底覆盖这个小小的港湾。敌人如果不进来倒也罢了,但进来之后还想毫发无伤地退出去,那大概就基本不可能了。

  刘香并没有急于下令冲进港口,而是让船队停在港湾外面,很小心地观察港湾内的状况。码头上停靠的船都是普通的民船商船,并没有见到传说中桅杆船帆样式古怪,侧舷带有炮窗的海汉战船。而岸上也是一片寂静,一个活人都看不到,这种诡异的状况让刘香越发觉得事情有点不妙。

  “这家伙在外面等了这么久,是不是把我们的手段看穿了?”厉斗手上拿着望远镜,从指挥部的二楼张望着港湾外的海盗船队,一边看一边对旁边的陈一鑫询问道。

  陈一鑫应道:“就算他们能看穿,也不太可能就这么调头离开。他们这么多人和船,花了三天时间才到这里,连个屁都不放就调头离开,我觉得刘香应该丢不起这个脸。”

  在刚刚得到海盗来袭消息的时候,厉斗还难免有些慌乱,在此之前他的人生中所经历过最激烈的武装冲突,不过就是在三亚抓捕一些不愿搬迁的钉子户罢了,跟这种真刀真枪性命相搏的战斗根本是两码事。他还偷偷问了陈一鑫,是不是真的能对这一战的结果有十足把握。但真正等这些海盗船抵达万山港的时候,厉斗反倒是平静下来,因为陈一鑫很淡定地告诉他,如果以现有的条件,还是连一群17世纪的海盗都打不过,那大家干脆直接跳海得了。

  王汤姆为这次的作战布置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圈套,就是等着刘香踩进来。十艘战船早在两个多小时之前就已经出港,不过他们并不是去应战刘香的海盗船队,而是悄悄地溜到西边相邻的小万山岛后面躲了起来。

  王汤姆作这种布置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在刘香船队冲击港口的时候,依靠港口的岸防工事拖住敌人,然后自己率领船队从后方杀出来,对敌人进行前后夹击。

  这个战术如果把握住时机,加上操作得当,配合默契,无疑能够将刘香的船队堵在港口痛打一顿,将其重创也并非不可能。即便运气差点,也不会因为双方的船只数量差距而被围困,完全可以在对方调头之前刷出一波炮火攻击,然后安全撤离战场。

  如果刘香选择继续攻打万山港,那就必须得承受前后夹攻的困境和由此带来的可怕伤亡数字。如果刘香的船队要追,那就只能放弃继续攻击万山港,而海盗船队在速度和灵活性上,跟民团的战船完全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届时只会被海汉战船带着在海面上放风筝。刘香船队远道而来,客场作战,在海上的持久力自然比不过主人家,到时候不管是战是退,都难免会被海汉战船再咬上一口。

  当然这个战术说来简单,要真正执行的时候还是有相当多的细节需要一一推敲,特别是战机的把握,更是整个计划的关键环节。战船出现得早了,刘香船队有充足的时间反应,可以调头退出港口应战,那样一来船只数目严重处于劣势的海汉船队就不太敢冲杀到近处与敌船厮杀,以免被其围困。如果出现得晚了,说不定刘香船队就凭借兵力优势强行登陆了,虽然不必担心刘香真的能攻下万山岛,但若是海盗毁了码头里的商船货物,或是杀伤一些岛上的民众,那对海汉的名声也将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这种结果绝对是执委会所不希望看到的。

  在这个时代的战争中,即便作战环境是在陆地上,想让相隔太远的两支部队协同作战也是困扰指挥官的难题,如果把作战环境换到海上,基本就不太可能从技术层面去解决这样的问题,不管是释放狼烟还是以别的声光手段作为预定信号,躲在小万山岛背后距离万山港足有四千米距离的海汉战船都难以及时准确地收到信号,从而很有可能对战机的判断出现偏差。

  不过同时代军队的缺陷,就正好是海汉民团的长处。依靠着跨越时代的黑科技,海汉民团的作战部队可以通过即时的信息互通来实现区域协同作战,这就大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以及对于稍纵即逝战机的把握能力。而这样的能力,是这个时代的同行们没法想象也根本意料不到的。

  刘香在港口外观察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确定附近海域并没有其他威胁存在,这才下达了进攻万山港的命令。其实对于这个决定,刘香自己也还有一些忐忑,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想想即便这万山港是个圈套,也总不可能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阵之后就调头离开,这么怂的事情,南海多年的刘香可抹不下脸面来做。

  为了以防万一,刘香还是下令留下十几条稍小的船在港口之外的海域戒备,而他自己则是指挥着主力船队杀入到港湾当中。

  万山港的港湾进深不过里许,刘香指挥着船队直接便冲向港口码头,他的作战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抢在岸边的炮台对己方船队造成重大伤害之前,实现登陆作战。只要能占领港口地区,抓住一批海汉人当俘虏,那港口两岸的炮台自然就能不攻而破了。

  然而岸边的炮火密度显然超乎了刘香的预计,当第一轮开火的二十多发炮弹砸向海盗船队的时候,刘香就有点急眼了刚才在港湾外面看不是没几个炮台吗?怎么一开火有这么多门大炮!

  这当然也是因为炮台外特地修筑了掩体,以各种假石假木来掩饰炮台的轮廓,让人从远处难以分辨出岸防工事的真正火力点。刘香在外围看了半天,觉得不过五六门火炮,值得冲上一冲,运气好说不定损失一两艘船就能靠岸登陆了。但现实显然跟他预计的有很大的差距,万山港南北两端的炮台相距还不到400米,距离最近的海盗船只有甚至百米左右,在这种距离上用岸防炮对着正在进港的船只进行轰击,其实跟枪口抵在脑门上也没差多少了。

  南北两端岸防工事的第一击,便各自打中了两艘海盗船,在船舷上开出了几个大窟窿。船上的海盗大呼小叫,有的便用手头的火枪和弓箭对岸上的炮台进行反击。但在这种距离上,他们的零星反击效果几乎是起不到丝毫的作用。片刻之后,密集的海盗船队又迎来了第二轮的攒射,这次有一艘稍大的船直接被打断了主桅杆,而桅杆倒下的时候又拦腰砸中了旁边并行的另一艘船,顿时将原本就不太宽敞的航道又堵住了一段。

  “别停下,继续冲!往岸上冲!”刘香自然也已经发现了自己先前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一点,海汉人的岸防工事可不是摆设,这硬冲港口是要拿人命去填的,也难怪海汉人居然有胆量连战船都不留一艘,如果是小股的海盗来袭,只怕还不够这些岸上的火炮塞牙缝的。但事已至此,刘香肯定也不敢让船队停下来往后退,只能是保持现在的态势,指挥部下继续往码头上冲。

  刘香这个海盗头子尚且被打得心惊肉跳,他手下的这些海盗就更不用说了,出发之前他们所听到的说法可是去海汉人的岛上搬运金银财宝,就算要打仗,那也应该是当面锣对面鼓地较量,怎么变成了一边倒的被大炮轰?说好的金银财宝还没看到,脑袋大的黑铁炮弹倒是不停地呼啸着砸过来。不少从未见识过这种密集炮战威力的海盗甚至吓得直接抱头趴在了甲板上,根本就没有了作战的勇气。

  第三轮炮击的时候,已经有四五条船的船身开始进水,虽然因为中式帆船的水密舱结构,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沉没,但因为进水而造成的船速减缓和船身倾斜,却是难以避免。冲进港湾的几十艘海盗船,最快的已经抵达了码头栈桥,而最慢的却因为船身被击伤而被拖在了港湾口。

  然而即便是侥幸躲过炮弹,冲到近岸处的海盗船也并没有结束噩梦,因为此时岸上的一排临时炮位上也撤掉了遮拦物,露出了黑洞洞的炮口。

  “探险一号,探险一号,这里是万山港,你们可以出动了!”陈一鑫用电台呼叫完之后,拿起军帽戴在头上,拍拍厉斗肩膀道:“你就在这里督战,不要乱跑,我到防线上去指挥作战了。”

  “好好好!”厉斗连连点头道:“你自己也小心一点!”

  在小万山岛以西等待多时的海汉战船,终于得到了出战的命令。水手们喊着号子升起了船帆,船队从小万山岛南端以长蛇阵形驶出,径直杀向了万山港。

  从小万山岛背后到万山港的距离并不远,因此海汉人的战船船队甫一出现,刘香船队留在港湾外的哨船立刻就发现了敌人的踪迹,然后升旗示警。

  然而此时刘香的座舰已经冲进了万山港,前后左右都是自家的帆船,混乱之中船上负责瞭望的船员竟然也没能在第一时间看到港湾外的示警信号。

  在密集的炮火之下,第一艘海盗船终于靠上了码头,一众亡命徒手里抓着各种武器,从船舷直接就跳到了岸上,然后迂回着冲向岸边坡地上的火炮阵地想要拿下港口,就必须先摧毁这个火炮阵地,以便能让后面的船只安然靠岸。

  然而这种冲锋在海汉民团精心构筑的防御线面前显得非常徒劳,在距离火炮阵地仅有十丈的地方,海盗们发现他们遇到了非常难缠的对手齐胸高的蛇腹状铁丝网。而且这种铁丝网上还有许多的倒刺和刀片,若是想强行越过,难免就会被划得浑身是伤,海盗们不得不分出人手,打算找一些重物或者木板来破解这道防线。

  不过没等乱哄哄的海盗队伍理出头绪,火炮阵地旁边已经出现了让他们感到绝望的火枪阵。足足四个连的步兵,构成了射击宽度超过百米的火力输出线,而他们手中最新式的二八式后膛火枪在这种近距离上几乎是指哪儿打哪儿弹无虚发,仅第一轮射击就至少打死打伤了近百名海盗,这让还没来得及登岸指挥作战的刘香目眦欲裂。火炮从北东南三个方向上不断轰击着港湾内乱作一团的海盗船队,而登陆的海盗们则是在铁丝网防线前面被密集的铅弹打得无法寸进。正像刘香事前所担心的那样,他手下这些海盗或许在顺风仗的时候还具备一定的战斗力,但在眼下这种单方面遭受打击的不利状况下,士气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跌落到谷底,其表现并不会比当初围攻李家庄的流寇们更好。虽然靠岸的海盗船在逐步增多,但攻击线上的海盗却已经在开始出现了溃逃的迹象。刘香知道这时候若是退下来,这万山港恐怕就很难打下来了,当下正准备要上岸亲自督战,却被人一把抱住了大腿。他正待踢开这家伙,便听到刘信哭喊道:“大当家的,大事不妙,海汉的战船从后面杀出来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3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