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翻脸动手

第三百七十七章 翻脸动手

  刘信能被刘香委任为使者,孤身前来驻广办谈判,就说明了他其实并不是庸人,多少还是有点头脑的。  。  不过海汉人的把戏一套接着一套,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这么多天下来,就算是正常人也已经被折腾得发懵了。刘信在驻广办就军火禁售范围跟马力科吵了两天的架之后,才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又被对方给白白耽搁了两天的宝贵时间。

  眼看已经到了谈判时限的最后一天,马上就得赶回潮州复命,刘信也没有心思再跟马力科打嘴皮子仗了,咬咬牙索性摊牌了如果今后发现仍有海汉武器流入福建,那么“十八芝”恐怕就不得不对海汉采取某些强硬手段了。

  “强硬手段?贵方是准备要跟我们开战吗?”马力科脸上的神情是一种略带夸张的惊讶,他转头跟坐在旁边的何夕交换了一下眼神,才接着说道:“动武这种事,一旦动起来可就不容易停手了,刘先生真的考虑好了?由此所引起的后果,刘先生担当得起吗?”

  刘信板着脸道:“有什么后果,都是贵方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

  马力科故作惶恐道:“那要如何才能让贵方改变这个决定?”

  刘信摇摇头道:“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过你们若是肯向我方出售武器,在下回去之后替你们说几句好话倒也未尝不可。”

  关于军火买卖这件事,双方前前后后已经扯了十几天,各种各样的交换条件基本上都已经拿出来讨论过了,要求海汉向己方出售武器这件事,刘信也早就当成条件提出来了。不过执委会从一开始就对武器有较为严格的管控,就是不想自家出产的武器大量流入到“十八芝”手里,直接向其出售那就更是不可能了,因此刘信提出这个条件之后立刻就碰了钉子,马力科甚至连讨论的兴趣都没有就回绝了他。

  此时刘信再次提起此事,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海汉人先前东拉西扯的不肯答应,说不定现在迫于开战的压力就改变主意了呢?

  马力科笑了笑道:“出售武器,也不是不能商量,不过价格恐怕会让贵方接受不了。”

  “哦?”刘信一听马力科的口气有松动迹象,立刻打起精神问道:“马老板不妨先说来听听,我家主人虽不敢说富可敌国,但些许钱财还是拿得出来的。”

  “步枪一百两银一支,火炮二千五百两银一门,弹药、配件,还有操作培训,费用另计。”马力科这时候才不慌不忙地亮出了刀子,刘信要是敢要,他就会趁此机会给“十八芝”狠狠捅上一刀。

  刘信一下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什么?马老板你可不要信口开河!你海汉的武器什么价格,当在下没打听过吗?你怎么不直接明抢算了!”

  海汉卖出去的火绳枪早就超过千支,这价格自然也早就不是什么秘密。火绳枪二十两一支,火炮八百两一门,先前刘香花高价从黑市上收购到几十条火绳枪,也不过才四十两一支,相比马力科报出的天价堪称厚道了。刘信本想若是马力科的报价合理,那这事再议一议也未尝不可,但听到这个可怕的价格,他自然已经明白了马力科的诚意究竟有几分了。

  “这怎么能叫做抢呢?”马力科冷笑着应道:“我们开门坐店,讲究的就是买卖公平,绝无强买强卖,如果嫌我们的东西价格,那大可不买。”

  “马老板如此戏弄在下,看来是没打算继续谈下去了。”刘信忿忿地抱拳道:“既然如此,在下也不需在此继续浪费口水了!今日之事,你我改日再论!”

  “恕不远送!”既然已经公然翻脸,马力科也没有再继续插科打诨的念头,拱拱手送走了刘信。

  “你这家伙……翻脸就翻脸吧,临走还踩人一脚!”等刘信离开之后,何夕笑着说道:“你这一来,他回去之后只怕要添油加醋,让刘香对我们的敌意更大了!”

  “打起来是迟早的事情,现在制造好感也没多大用了。”马力科此时已经收起了先前的嬉笑神情,严肃地说道:“我们虽然不怕十八芝上岸,但也要防着他们搞突然袭击,防务方面的事情你得看紧点。”

  何夕点头应道:“这个当然,我昨晚跟萧良、虞尧已经重新安排了驻广办的警戒执勤轮次,即日起就开始施行。”

  开始忙碌起来的并不止驻广办一处,此时的万山港里也是一片喧闹声。从胜利港派驻到这里的第一批船队已经在今天抵港,除了运来了岸防炮充实港口的岸防设施战斗力之外,还有四百名海军和三个连编制的陆军进驻这里,与岛上原有的驻军一起防御珠江口海域。

  “从明天开始,每天保持两艘船出港巡逻,驻岛部队也开始进入三级战备状态。另外所有进万山港的商船,也必须加大检查力度,严防海盗奸细混到岛上来。”刚刚抵达万山港不久的王汤姆立刻便召集本地的军官们开会,布置战备任务。

  尽管对手是让执委会忌惮了很长时间的“十八芝”,但王汤姆对于未来可能会爆发的战事却有极强的信心。在他的专业眼光看来,军事技战术落后又缺乏足够情报的对手,要想通过海路攻打万山港并非易事,不来个百十艘船恐怕连冲上岸的机会都争不到。

  即便是要在海上交战,王汤姆对于战局走势的判断也远比其他执委要更为乐观。如果说“十八芝”的优势在于水手们有丰富的航海和海上作战经验,那么海汉民团的优势就在于装备先进,即便还不能纯熟地依靠火炮在海面上击沉对手的船只,但至少能够依靠着自家战船良好的机动能力与对手周旋,就算郑芝龙能从荷兰人那里借来武装盖伦船,也很难与海汉这种利用先进技术打造出来的超时代战船相抗衡。海汉这边想溜的话,仅凭船速就可以把对手拿来在海上放风筝了。

  当然了,王汤姆也没忘记出发前陶东来和颜楚杰特地叮嘱过的话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尽管对自己所指挥的部队有着充分的信心,王汤姆还是很细致地参与了防御警戒计划的制定,并且将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坐镇万山港,担当本地最高军事指挥官。至于这个临时职位能做到什么时候,那就要看接下来的局势变化而定了。

  刘信离开广州的时候带着满心的怨恨,而这种怨恨也化作了行动力,半个月之后,便有潮州的客户传来消息,称刘香已经封锁了从广东潮州通往福建漳州的近海航道,所有前往福建方向的商船一律禁行,凡“琼联发”属下的商船,则是直接进行劫掠。在海汉这边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先后有三艘“琼联发”股东名下的商船在海上被刘香的人马抢劫一空。

  “刘香大概是知道我们这边骨头太硬不好咬,专挑了软柿子捏。”陈一鑫在情报分析会上发言道:“不过他们这种搞法,多少也能起到一点作用,现在丢了船的几家股东都把状告到驻广办了,我们不管这事好像也说不太过去。”

  “我们是不可能出兵去漳州的,他们不愿意主动过来攻打我们,那这个局面就只能照现在这样继续维持下去。不过这也不一定是坏事,这些被刘香抢劫的商人,来告状的时候都没忘了向我们订购一批军火,也算是变相促进了我们的军火销售状况。”王汤姆可不会像陈一鑫那么冲动,有去往福建的商船会遭受“十八芝”的袭扰,这本来就是预料中会发生的状况,但如果刘香认为凭借这种伎俩就能让海汉就范,那未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如果我们不出兵阻止他们,那这仗要怎么打?”作为万山港民政主官旁听会议的厉斗好奇地追问道。

  “很简单,他打他的,我打我的。我们不用去潮州那么远的地方,不需要冒着风险直接去攻打刘香的老窝,就立足于本地,先慢慢把他安排在岸上的各种暗桩、坐商清扫干净再说。”王汤姆笑着解释道:“关于这件事,驻广办的何夕何主任已经在进行了,我们这边只需配合行动就够了。”

  “间谍战?”厉斗听到这里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我听说何主任在广州可是很有些手段的,真想去见识一下。”

  “你还是好好做的你的文职吧,在这个时代想当007可不是电影里那么容易。”王汤姆起身戴好军帽:“我现在带船出港,天黑前回来,岛上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们了。”

  1628年11月13日,大明崇祯元年十月十八,广州城。

  前些日子那场大雨给广州城造成了多处内涝,如今虽然积水已经褪去,但城中依然到处都有散发着臭味的淤泥坑,好在天气已经渐渐凉了,倒是没有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天灾引发出疫病。

  “广盛号”在这场天灾中也是受害者之一,这家专卖漳州特产的小商号因为所处的地势低洼,在大雨中被淹了个通透,连着清理了数天都还没有将店中彻底清理干净,这几天虽然已经开门了,却因为屋里的淤泥味道还没有散发出去,并没有什么顾客登门。

  眼看天色将暗,坐在门口打了一下午瞌睡的伙计站起身来,准备去搬门板过来关门了。这时候忽然有两个男子急急匆匆地到了门口,其中一人抬手招呼道:“别忙关门!”

  “两位是要买东西?那里面请!”伙计也不疑有他,便在前面领路,将两人带入店中,不过刚一进店,这两人便一起上前从后面扭住伙计的胳膊,一顶膝盖,将其放倒在地。那伙计正准备要大声呼叫,口中就被塞进了一团麻布,一时呜呜啊啊地发不出声响来。

  “不想死就别动!”其中一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伙计感觉到一个冰冷而锋利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当下赶紧停止了挣扎,唯恐一个不小心自己把自己给报废了。他只感到自己被扭在身后的手臂上很快捆上了几圈绳子,然后又听到有纷乱的脚步声进入到店内,却没有人再出声说话,正待要抬头偷看时,就被一个黑布口袋罩在了头上,顿时眼前一片漆黑。

  涌进店里的人足有十多个,全是身着黑衣的青壮汉子,手里都提着两尺长的腰刀,最后进屋的两人立刻便反身开始将门板装上,其余的人则是不声不响地穿过店堂,摸向店面后方的院落。

  刚进院子,突然从走廊的阴影中蹿出一条黑狗,不够它刚吠出半声,就被打头那人一刀给砍断了脖子,连哀鸣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倒毙在地。但这一下依然是惊动了房里的人,两侧厢房立刻有人打开房门出来查看情况。

  “动手!”带队的人一看局面要失去控制,当机立断下达了命令,说话间一刀便捅进了刚刚从旁边房门中走出来这倒霉鬼的肚子。

  这场厮杀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片刻之后几名护院就被这群来历不明的刀客砍翻在地。领头的人踢开正房房门,将缩在床上瑟瑟发抖的老板给揪了出来。

  “好汉饶命啊……”这个心道是遇上了打家劫舍的强人,当下不敢抬头去看他们的面孔,只是忙不迭地求饶道:“西厢房的红色木柜中有纹银七百两,是店中仅有的一点财物,各位好汉尽可取去自用,求放过小人这条贱命!”

  “我们不要你的命,要你手里的名册。”带头那人将刀口抵在老板的喉咙上,沉声说道:“交出你手里的名册,你的性命就保住了。”

  “小人不知好汉所说名册是何物……”那老板身体一颤,赶紧推说不知。

  这个头目冷笑道:“戏就不用再演了,我们既然找上门来,当然就已经知道你的底细,我们要的是名册,你要是不肯招供,那你这条命就对我们没有任何价值了。”

  “你们……你们究竟是谁!”老板心知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脸色也变得更为惶恐。

  “这你就不用知道了。赶紧招吧,这样你还有活着离开这个院子的机会!”

  半个时辰之后,这队人抬着几个箱子悄无声息地从后面出了院子,然后分头上了几辆马车。这几辆马车径直便到了东门,守城门的士兵正打算上车查验,押车的男子已经将一锭银子塞进了他的手心里:“空车而已,不劳烦军爷检查了。”

  士兵悄悄掂了掂手中银两的份量,摆摆手道:“走吧走吧!”

  几辆马车出城之后径直便来了驻广办,从后门下车进了院子。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平时来驻广办办事的人,此时也早就已经回城里了,因此周围基本没有人留意到这几辆马车的存在。

  “还以为你们赶不及在关城门之前出城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何夕得到通知,立刻来到后罩房的院子里接见这些人。

  “属下幸不辱命!”那头目上前拱手鞠躬应道:“广盛号果然便是刘香的坐商,属下带队在店中抄得纹银三千三百两,金一百五十两,还有大人所说的名册。”

  旁边两人立刻将缴获的东西抬了上来,何夕并没有打开箱子去清点银两,而是先接过了那本三寸宽五寸长薄薄的书册进行翻看。

  像刘香这样的大海盗头子,必定在陆上的城镇布有大量的眼线,以及为他购买物资,销售赃物的商家。广州虽然并不是刘香的地盘,但作为广东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刘香当然也在这里布置了自己的人手。而何夕命人去端掉的这处窝点,就是刘香在广州城里的坐商窝子。

  这处坐商倒不是何夕最近才发现的,而是几个月之前担杆岛一役所俘虏的海盗口中交代出来的。不过在此之前海汉和刘香之间并无冲突,何夕也犯不着去对付他们。但这次刘香主动踩上门来表明了态度,双方再无缓冲的余地,何夕自然是要先下手为强,拔出刘香埋在广州城内外的耳目暗桩。而首当其冲的,便是“广盛号”这个指挥机构。何夕在动手之前,便通过拐弯抹角的手段收买了店中的一名店员,知道这店主手里有一份秘密名册,专门用于联络附近州县的其他坐商和耳目,所以才不惜派人冒着风险进城动手,抢出这份名册。有了这个玩意儿,何夕就可以乘势在广州附近玩一出点名游戏,照着名册上列得清清楚楚的人名地址,一个一个地把刘香的人手清楚干净。“做得不错,这个事要给你记上一功了。”何夕大概翻看了一下名册,便基本可以肯定这次的战果了。他又将名册交还给那名头目道:“你把这个拿到机要室去,让他们先抄一份作为备份。”...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