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刘香的使者

第三百七十五章 刘香的使者

  当然郑芝龙改换门庭的历史可并未就此结束,在花费了数年打败荷兰人,并整合了内部势力之后,郑芝龙彻底控制住了台湾海峡,并在台湾岛上建立起了属于郑家的殖民区。  。

  1644年,被野猪皮打得快要灭国的南明小朝廷册封郑芝龙为南安伯,负责福建全省的抗清事务,第二年他又被加封为南安侯,掌握了南明的全部兵权。然而这些封赏都并没能挽救郑芝龙已经欠费的节操,他在1646年开始主动与占据胜势的清朝洽商投降事宜。而正是这个时候,他那个后来成为民族英雄的儿子郑成功终于跟他翻了脸,率部出海反清,也算是挽救了郑家的名声。

  投降清军的郑芝龙最终也遭受了自己多行不义的报复,于1655年被弹劾纵子叛国而削爵下狱,过了几年又被判流放宁古塔。1661年顺治一死,郑芝龙与其亲族就被辅政大臣苏克萨哈矫诏斩首示众,至此才完结了他经历丰富的一生。

  从头到尾,郑芝龙就没有忠心过任何一个上司或者任何一支势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几乎一生都在不断的投诚与背叛中反复。对于这样的一个人物,执委会绝对不敢放心与其合作,谁也不能保证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家伙会不会哪股筋不对就突然生事。

  但由于双方的实力存在着比较大的差距,海汉这边一直都在避免与“十八芝”发生正面冲突。而“十八芝”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对付许心素这件事情上,之前也并没有任何针对海汉的动作,这次“十八芝”派出使者向驻广办表明态度,可以说标志着双方的关系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对抗终于从地下转移到了明面上。

  “十八芝”是对手而非潜在的合作伙伴,这一点是早已经在执委会中达成了共识,因此不会有人去考虑改变对“十八芝”的态度,如今需要作出决定的,是如何应对可能将会出现的冲突。

  “军委半年前就已经做了应对的预案,而且每个季度都在根据我们的实际状况进行修订,老颜,你给大家说说吧。”陶东来在明确了讨论方向之后,便将主导权交给了颜楚杰。

  “首先我要声明一点,我们针对十八芝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状况所做的行动预案,其费用都是在军费预算之外的,而且与十八芝的军事对抗大概不会有打南越那么多的收获,希望各位能明白这一点。”颜楚杰环视众人道:“如果在军费上出现卡壳,那有可能会影响到行动的实际效果。”

  军费预算问题一直都是军方的痛脚,按照现行的预算规则,军方所制定的各种紧急预案的实施费用并不在预算当中,因此颜楚杰必须要把丑话说在前面,以免临到动手因为军费问题再跟有关部门扯皮。

  “这个不是问题,我们可以依照现行的规则,安全项目采用紧急预算方案,在座的应该也不会有人反对。”财政部长施耐德立刻回应了这个问题。当然事实上施耐德在会前就与陶东来、颜楚杰碰过头,就一些关键性的问题达成了默契,以避免在这种需要尽快作出决议的会议上再发生意见分歧耽搁时间。

  “那么我就来说说我们制定的应对预案。”颜楚杰起身做了个手势,立刻有民兵上来将大幅的东南海域地图挂到了会议室前方的墙上。

  “各位,请看用红笔标识出来的这部分区域。”颜楚杰抬手指向地图说道。在这张地图上,从珠江口以东,到福建北端的宁德,包括台湾西岸在内广阔地区,都被显眼的一道红线圈了起来。

  “红线标识的区域,就是目前十八芝的主要活动范围。看起来地盘很大是不是?不过大家不用太紧张,这只是他们的活动范围,而不是能够实际控制的范围。”颜楚杰一边说,一边用手在红圈以内又划出一个稍小一些的圈子:“我们之前曾认为十八芝的势力已经控制了珠江口以东的大鹏湾,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他们的控制范围却是在不断地缩小,匪首刘香已经从大鹏湾向北撤出了一大段,目前其驻地在潮州外围的南澳岛。据参谋部分析,认为十八芝主动缩小控制区的原因应该还是与福建的战局不利有关,他们必须要将力量集中到福建沿岸海域,以保持对台湾海峡航道的控制力。”

  颜楚杰接着说道:“说到这里我必须要提一下目前福建方面的战局。大家也知道这一年时间我们向许心素集团提供了不少的军火,这些军火也的确帮助当地的明军打败了十八芝的多次进攻。不过许心素的优势目前也只能停留在陆地上,如果要出海作战,整个福建水师捆在一起,恐怕也打不过船多人多的十八芝。因此在联合许心素打击十八芝的问题上,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拖住十八芝的兵力,但想要指望他们出海和我们协同作战就不太现实了。”

  “而关于我们自己的海军实力,在这里就顺便向各位执委报备一下了。”颜楚杰抬手指向了旁听会议的王汤姆:“请汤姆给大家说下吧。”

  王汤姆站起身道:“目前民团海军编制下共有探险级战船两艘,其中二号船的舾装已经结束,正处于试航验收阶段。探索级战船八艘,已全部入列服役。以上为主力作战船只,另有各类补给船、运兵船、侦察船共十二艘。水兵编制850人,不过目前炮手岗位还存在人员缺口。海军的人手现在主要驻扎在胜利港和万山港两个据点,弹药和物资的保障都没有问题。”

  “黑土港的人手算进去了吗?”宁崎打了个岔问道。

  “黑土港军区的作战部队编制都是单独列编的,现在那边的水上部队是挂在黑土港特战营的名下,暂时没有算在民团海军的编制之内。”王汤姆向他解释道:“而且黑土港的造船水平还比较有限,像探索级的战船,目前都没有建造的条件,只能以一些近海小型船只为主,承担日常巡逻、运兵之类的作战任务倒是可以,但如果是海上对战,那效果就很堪忧了。当然,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我们也可以调集那边的人员参与行动。”

  王汤姆介绍完之后,颜楚杰接过了话头:“我们的海军要对付南越是够用了,但要跟十八芝这个海上巨无霸比起来,兵力还是太单薄了。和海盗相比,我们的战船火炮有一定的火力优势,但我们承受不起船只或者兵员的损失,在海上正面对敌对我们而言风险太大。因此我们所准备的预案,还是以港口据点为中心建立防御网。”

  颜楚杰指向地图道:“从地图上我们可以很直观地看到,目前十八芝的实际控制范围与三亚之间的直线超过500海里,想到胜利港周边海域来进行军事行动,单程至少得要七八天,光是路途中所需的补给就相当麻烦,而且这边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陌生海域,想要提前制定好作战计划几乎不太可能。就福建方面胶着的战况来看,郑芝龙不太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派出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袭击我们的大本营,倒是珠江口的万山港有可能会成为他们的第一目标,毕竟那边距离他们的控制区要近多了。”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十八芝要跟我们翻脸动手,那么最有可能遭受到攻击的目标,就是珠江口的万山港了?”任亮开口问道。

  颜楚杰点头应道:“没错,如果十八芝想对付我们,最有可能下手的就是看起来比较容易攻打的万山港,而且当地每天都有商船进进出出,对外界也很难有什么秘密可言。只要十八芝的人不聋不瞎,应该很容易就知道那里是我们与大陆贸易的一个重要转运港口,而且地理位置绝佳,可以监控出入广州的航道,那群老海盗不会不明白其中的意义。”

  “那么军委的行动方案是什么?”任亮接着问道。

  “军委认为有必要把作战船只尽快调往珠江口驻扎,岛上的驻守民兵规模也需要进一步的增加。另外相关的情报部门也需要开动起来,尽可能多搜集一些十八芝近期的动向消息,以便让军方作出正确的判断。”颜楚杰望向在座的执委道:“各位,这次的作战对手可不是之前几乎没什么还手之力的南越,而是能够跟大明正面进行军事对抗的武装力量,我希望大家对此都能有足够的重视,并给予军方配合和支持。”

  会议开到最后,其实颜楚杰也并没有向执委们详细介绍兵力部署和作战计划安排,因为这些东西专业性太强,如果要一一向执委们解释清楚,这个会恐怕得开上两三天了。而召开紧急碰头会的目的是为了统一大家的思想认识,并不是战术讨论会,因此在通过了紧急预算案之后,陶东来便宣布散场,各个单位开始厉兵秣马进行备战。

  1628年11月1日,大明崇祯元年十月初六,广州城。

  刘信在客房中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不时抬头看一看窗外的天空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如同天河倒悬一般,将整个广州城都冲刷得干干净净。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已经连续下了两天,一解广州附近的干旱状况,只是这场雨实在来得太晚了一些,早已经过了粮田需要灌溉的季节,而因为夏粮欠收而破产的农民,如今这场雨也不会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什么转机,反倒是大风大雨摧毁了不少贫苦人家的茅草棚屋,让更多的人陷入到离家逃难的境地中。

  但刘信对于这场雨会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后果并不在意,他只知道自己所肩负的重任由此已经耽搁了整整两天。因为雨势太大,广州城内所有的载人工具都暂时停止了营业,以至于刘信没有办法出城去拜访海汉人的驻广办机构除非他愿意挽起裤脚,不计形象地趟过客栈外面深度几乎盈尺的大水坑,再踏着满是泥泞的道路步行去登门拜访。

  这当然是不行的,刘信就算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形象,也得顾及到自家老板的名声他可是代表“十八芝”大头目之一的刘香来找海汉人谈判的,虽说海上混饭吃的汉子都很粗犷,但上了岸之后该讲究形象的地方也不能太马虎,以免被人当作上不了台面的泥腿子看待。

  刘信在入伙之前读过几天私塾,会读书识字,在海盗团伙当中也算是有文化的人,因此在刘香身边一直都是充当幕僚角色,为刘香出谋划策。一年前海汉货物刚开始出现在广东市面上的时候,他便已经注意到了,并且建议刘香通过地下渠道购买这类货物贩往福建。但由于当时的海汉货的出货量极少,又是独家代理,行情十分紧俏,刘香并没有能从这种走私生意中捞取到太多的好处。而海汉军火通过某些渠道被贩卖到福建这件事,刘香并非没有发现,而是出于自身的考虑,不愿把这些事情放到台面上来说。

  “十八芝”是东南沿海势力最大的海盗团伙,但这个海盗团伙也并不是郑芝龙一个人说了算,而是有杨天生、施大瑄、钟斌、李国柱、刘香、李魁奇等十几名头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属下和地盘。攻打福建境内的明军,这件事在“十八芝”内部就并非意见一致,比如主要地盘都在广东沿海的刘香,对于郑芝龙一心想要打败福建水师的执念就有些不太感冒。

  郑芝龙如果打下了中左所,攻破了漳州、泉州,那也是他得了好处的大头,对于刘香并没有太大的实际利益可言。而海汉人出产的武器流向许心素一方,反倒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磨郑芝龙的实力,本来就有些看不惯郑芝龙的刘香对此就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当然他也曾有过购买海汉武器的念头,但奈何人家根本就不卖第二家,出再高的价钱也没用。直到今年上半年“琼联发”成立之后,海汉人开始放开了武器出口的限制,公司股东也有了购买武器装备自家民团的权力,刘香才想方设法用高价买到了一批海汉火绳枪。

  郑芝龙能当上“十八芝”的首领,自然也不是什么蠢人,刘香能发现的事情,他同样也会发现。自打知道许心素麾下部队的武器是来自海汉人之后,他就已经向刘香下达过命令,让他在广东海域尽可能截击贩运武器的商船。但这种命令并没有什么效果,因为“福瑞丰”也早就防着了这一天,将武器运输方式由海运改为了陆运为主。

  而此时海汉民团因为李家庄一役,其战斗力强横的名声已经传播开来。加上民团不声不响地就端掉了担杆岛上那伙给刘香供货的海盗,充分展示了肌肉,刘香不愿冒着风险去招惹这帮武装到牙齿的家伙,因此并没有爆发当时让执委会担心的武装冲突。

  由于“十八芝”在福建沿海的战事不利,死伤颇多,郑芝龙不得不下令让各家头领都必须出人出力参与进来,于是被抽走部分人手船只的刘香不得不放弃了原来的一部分势力范围,将控制区缩小到广东北部沿海地区。而这个时候他的心态就开始发生了变化之前福建战场上打生打死,那都是郑芝龙的人,可现在自己的兄弟也踏入了那个战场,那就不能再放任海汉军火流入福建了。

  刘香与身边的智囊团经过商量之后,认为还是不要冒然撕破脸比较好,毕竟海汉人也并非什么软柿子,打起来容易,收场就难了。于是刘香便委托了刘信作为使者,前往广州与海汉人进行直接接触。刘香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让海汉一方立刻终止向福建贩卖军火。刘信虽然在此之前就搜集了不少关于海汉的情报,几乎也算是半个海汉通了,但有些事情不亲身经历一次是无法体会到的,比如海汉人兜圈子打太极的功夫,就让刘信难以适应。刘信在驻广办谈了几次,双方都说得口干舌燥,然而到最后却什么实质性的结论都没有得出。特别是那个姓马的海汉头目,每次谈判都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其中还夹杂着大量刘信根本不明其意的词汇,往往让他辩无可辩,无从下手。当然刘信也不是没有打过“给海汉人一点颜色瞧瞧”之类的主意,但当他第一次登门就看到驻广办里驻扎着不少荷枪实弹的民兵之后,就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他主子手里虽然也有一支火枪兵,但那可是被当作宝贝一样藏着,根本不会拉出来在外面展示,更别说跟名气极大的海汉民团刚正面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8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